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25章 真能忍呀
    九公主蹙眉,有些小紧张:“有可能,可是——我还那么小呀,谁会相信!”

    文珠叹息一声,不厌其烦地开口:“殿下,您已经满十岁了,是个大姑娘了!且男女七岁不同席,您一点不知避嫌,如果有人用这个陷害您,完全没有翻身的余地。”哎,她主子就这点不好,对男女之别没有一点意识,虽然平日里自己也有给她念叨,但是宫中接近男子的地方不多,倒没有引起重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文珠走上前,凑近灯笼一看,自个也差点被吓死:怎么又是他呀!

    九公主把那人翻过身,正是宁辞,惨白的一张小脸,身上又是血迹斑斑,看着不如宴会上的高不可攀。

    九公主突然想要哭泣:“文珠,是不是上次救了他被人知道了吧,怎么办,怎么办……”说着在不大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愁的抓乱了自己的一头秀发。

    片刻后她抬起头:“要不,我们抬他出去扔了吧。”半晌又想起,上次让他无辜受牵连,她虽救了他,却也算不上做了什么好事。

    文珠轻声道:“不好吧,说不定是他自己寻来的,公主别多想了。”

    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任命地去忙活。

    因上次洗澡水的事情,文珠用五公主等人掉落的发簪,去跟厨房的王婆子换了一口锅,当时文珠和秋叶根据锅的大小,在院中刨了一个洞,平日里都会自己打水,用锅热水,倒也方便。

    文珠自去院中点火烧水,九公主留在屋内盯着床上的宁辞,对着他那毫无瑕疵的精致五官翻了翻白眼:“你说你怎么这么背呢,一次两次的都是捅着你了,你是一国皇子,怎么比我这个不受宠的公主还要窝囊呀!”说完,脱去了他穿着的缎面短筒靴子。

    宁辞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九公主一把扯开他层层衣袍,扯不开的,直接拿了柜子上的剪刀。

    片刻后,露出他洁白的胸膛,上次的两道刀口已经结疤,粉嫩伤口上,又添了一道新的,虽然这次的伤口不深,但他衣服上的血渍看着很唬人。

    九公主想了想,也许上次穿的是石青色的衣服,血渍看不出来,这次是浅色的衣服,就明显了许多。

    文珠提了热水进来,拎干帕子递给九公主。

    九公主拿着温热的帕子,一点点地给他擦干净,动作粗鲁,文珠看着她擦,感觉自己的胸口都一阵疼痛,待九公主擦伤口之时,文珠忍了忍实在没有忍住,皱眉出声道:“殿下,您需要给他抹上治伤口的药,这样才能止血,伤口的血渍不用擦,不然等会又要裂开流血。”

    九公主一下恍然大悟:“噢。”不用擦吗,怪不得上次他能痛醒。

    九公主有些心虚地放轻了动作。

    “殿下,您把帕子给奴婢,需要重新洗一下。”

    “哦,好的。”

    一会后,文珠又忍不住出声道:“殿下,您给他上了药,需要用干净的布条给他绑一下,免得伤口再裂开。”说着递上了刚才准备好的布条。

    又过了一会,文珠满头黑线的道:“殿下,您需要重新给他换衣服,这样擦干净的身体便不会再弄上血。”

    九公主怒:“我去哪里给他拿干净的衣服。”

    文珠毫不理会她的小脾气,已经递上了一套她的中衣,还是崭新的。

    九公主大怒:“怎么是拿我的衣服?而且还是新的,我都没有穿过呢!”

    “你们身高差不多,只有您的合适,过几天奴婢再给殿下做新的就是了。”公主也忒小气了。

    九公主继续怒:“为什么是我来做这些事情?”

    “因为奴婢是您的婢子,不是皇子的,如果奴婢来做,反倒不妥,且你们是姐弟……”文珠有些脸红,她已经大了,皇子虽然小也是男子,今晚做的这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她的底线。

    她叹息一声:看来以后还是多教教公主关于男女大防的事情。

    “有什么关系吗?对了他……晚上睡哪里?”

    “哎,他是殿下的弟弟,身份尊贵,只能睡在您的床上。”

    九公主不满地叫唤:“那我呢?”她也是娇滴滴的公主呀,身份难道就不尊贵了吗?

    “只有委屈公主跟奴婢挤在这榻上。”说着又看了眼床上的皇子,轻声提醒,“公主,您快给他换衣服吧。”

    说完走出屋中。

    九公主轻手轻脚地脱着他的外衣,可是总也弄不好,既怕弄疼他,又怕一不小心把他的瘦胳膊给折断,所以脱得那个费劲呀。

    不一会就大汗淋漓。

    文珠基本能想象得出里面的情景,也不着急,慢慢地烧着水,等会她们还要洗呢!

    过了好一会,九公主才把宁辞的锦袍脱光,穿衣服时,只能穿进一只袖子,另一只袖子怎么也穿不进,正着急上火的时候,床上的人被折磨得睁开了水雾雾的眼睛,虽然意识清醒,也大概猜到了这样的场景,可亲眼见了心中还是不一样,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极轻声道:“九皇姐,又是你救了本皇子呢。”

    这声音虽小,九公主还是被惊得一跳,脚下没有站稳,上身直接压在了宁辞的胸上,顿时,他胸口处那本来雪白的布条上浸出了点点殷红。

    宁辞好看的眉头蹙起,光洁的额头冒出点点汗珠,紧紧地抿着唇,倒是没有吭声。

    九公主更觉心虚:真能忍呀!

    “那个……你别突然出声呀,你醒了就自己穿吧,我总也穿不上这个衣服。”

    宁辞瞥了眼床下他的衣服,一些带子已经被剪开,不忍再看第二眼:原来自己的衣服就是这样被她脱掉的吗?

    他慢慢地用手支起身体,缓缓地坐直身体,再慢条斯理地穿好另一只袖子……

    九公主在旁边看着有些着急:这性子!就不能快点吗?

    她长呼一口气:算啦,他是病患,不跟他计较!

    片刻后,她望着穿着白色中衣的宁辞,只觉得他更惹人怜爱,放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到我这里的?”这是她目前最关心的一点,她这里这么偏僻,他又受伤了,怎么可能走那么快。

    宁辞望着她,想了想,诚恳的道:“不知道,被一护卫相救,他把本皇子弄晕了过去。”

    九公主大惊,赶紧上前推宁辞:“你赶快走,这是有人要害我呀!”这一推下足了力气,宁辞本来就有伤的身体被推得一偏。

    脸上却不动声色:“如果真是那样……恐怕现在也来不及了。”

    九公主都快哭了:“不行不行,你必须走,来不及也得给我走。”

    宁辞无语:以为他想呆在这里吗?可是那人为什么要救了自己再把他放在这里?还有那人是谁?

    ------题外话------

    昨天头昏,然后码了1000个字的存稿,感觉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一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