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26章 豁出去了
    他环顾四周:房间不大,地板干净,布置简单,挑空很高的横梁上布满了蜘蛛网,他微微眯眼:莫非是……

    这里偏僻、安静,最主要的是安全!

    对,安全!就算有人要追究,宁九也算是自己的姐姐,总比去了其他的地方要强。

    想到这里,宁辞渐渐放下心来。

    文珠听见里面的声音,推门走进来,看见两人的神色,有些不解。

    九公主直接道:“文珠,赶快送皇子殿下回去。”

    文珠莫名地望着九公主,悄悄地使眼色:“可外面是黑的呀!”

    九公主眨眨眼:“我们的小命才是要紧的。”

    文珠又挤挤眼,神情为难:“可——这是皇子呀,皇子!”

    九公主依旧眨眨眼,有些犹豫:“小命呀小命。”

    文珠气结,继续弄眼:“以后的泼天富贵呀,你要放弃?可不要事后后悔。”

    九公主垂眸:怕没有命享受诶。

    文珠一瞪:“赌一把咯。”两人处境已经是这样了,以后还指望能有好的出路和姻缘吗?有大公主、七公主之流,只怕好事都不会落到九公主身上!

    九公主眼里冒光,似乎想到了以后的自己成为“护驾”长公主,被人奉为上宾的画面。

    那些个讨人厌的二公主、五公主,还有那草菅人命的七公主……哼哼,还不是都得滚远点……

    还有用不完的银钱和珠宝……

    宁辞早看见了两人的挤眉弄眼,见她们一副“豁出去”的神情,才慢悠悠地开口:“怎么样,是要本皇子走呢还是不走呢?”

    两人一惊,齐齐回神。

    文珠有些尴尬。

    九公主则没有这自觉,她嬉皮笑脸的开口:“如果我要你现在走呢?”

    宁辞想也不想:“不走。”

    九公主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那好吧,但你要记住,你现在又欠我一条命,以后可是要补偿的。”话毕,想着平日里觉得这个皇子还挺好欺负的样子,她眨巴眼睛,抬高了自己的下巴,凶巴巴的道,“不过今晚你得睡那边的床榻,本公主和文珠睡床!”

    文珠突然有些后悔了:别善缘没有结成,反倒被她们家公主弄成了仇怨!那可就得不偿失。

    宁辞见她点头,理也不理她说的话,轻轻地躺下去,再闭上了眼眸。

    这一闭眼,似乎把夜空中漫天的星光关住,好看得令人自惭形秽,那纤长的睫毛止不住地微微颤动,整个人如一只脆弱的小兽,让人忍不住升起一腔同情心,泛滥成湖泊。

    九公主瞪大了眼睛:这哪里好欺负了嘛!

    片刻又哀叹:她欺负个人怎么这么难。

    文珠生恐她再闹,快速地拉了九公主的手,暗暗捏了捏,再把她推自己身后一点,牵过床里面的被子,轻柔地给宁辞盖上。

    ……

    这边帝后回到正阳宫。

    正阳宫灯火辉煌,映亮了一方天空。

    荣帝因晚上喝了几杯酒,有些疲乏,喝了点汤羹后便歪在制作精良的软榻上闭目修心养神,见皇后取了簪环,披着一头青丝进来,洁白的脸上未施粉黛,虽然已过花期,可仍是秀丽端庄,望之神圣不可侵犯,却又忍不住想要侵犯、征服。

    殿门外的灯光一暗,殿内变得昏暗不少,荣帝抬眸,看着皇后,似乎比平日见了更是动人可亲不少,他微微一笑:“今日这宴会办得隆重,你费心不少。”

    皇后走过去,轻轻地揉捏着荣帝的腿,柔声道:“这都是臣妾该做的。”

    荣帝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熏香之气,直接开门见山:“你之前找朕,可是为了梦儿的婚事?”

    皇后一喜,望着榻上那明黄色的身影,止不住的爱慕,他闭着目,利眉剑目,眉心有点点的川字纹,挺鼻薄唇,头上已经被宫人拆去了金冠,一头丝滑的秀发披散开来,虽慵懒温和却掌握着生杀大权,望之尊贵非凡又不忍逼视……

    皇后心中一颤,忙收敛心神,接口道:“陛下英明,正是梦儿和其他几个姊妹的婚事,前面三个公主,年纪相差都不大,过一段时间可让她们离开勤学殿,单独学习《素女经》之类,特别是梦儿,还有不到一年及笄,臣妾心中无不忧思。”

    荣帝微微点点头:“她们的婚事朕自有安排。”

    皇后微微蹙眉,只一瞬又笑道:“哦?不知陛下可否给臣妾说说是哪家的公子。”

    荣帝抬了抬眼眸,知道她是操心大公主的婚事,可他是公主的父皇,为父者,哪有不关心自己子女的道理,只是他一心扑在政事上,便显得有些冷漠。

    荣帝有些不悦地开口:“荣国东边相邻的有一个晋国,朕以前瞧见过那储君很是不错,年纪跟梦儿差不多大,想来也合适;西域之地也可,兵强马壮,只是当今可汗的年龄稍大了些,且最近有两个小国内乱不服西域可汗的管教,屡屡有侵扰西边子民,可见这可汗不如之前呀,朕打算派人出使……”说着,微微蹙眉接着道,“来年举办一场春猎,可让这些国家前来观朕荣国国威,你也正好相看一番,好好的选选。”

    皇后听见这话,神情一顿:那些国家……不知道是怎样的粗鄙、荒芜,不通教化,她怎么能放心梦儿过去,且还是随时会打仗会内乱的国家!

    她低垂着头,露出从荣帝那位子看下来的最好角度,万种风情的笑道:“臣妾就这么一个女儿,真想留她在荣国,臣妾见秦陌那小子就不错,小小年纪也极为出色,如果可以……”

    荣帝斜睨了一眼,皇后这样他怎么不会懂,论起来还是淑妃做这个最有韵味,偏偏皇后要学,不过是东施效颦,徒增笑柄而已。

    皇后见他不说话,心中有些没底。

    荣帝嗤笑:“今晚太后的意思你不是没有看见,现在跟朕提这个,你让朕如何做,且过段时间你定会后悔跟朕提这话。”见皇后犹不死心,直接堵了她后面的话头,“朕的女儿身份不凡,怎么可能去下嫁世家公子。”

    看来皇后还是不如贵妃明白呢。

    皇后心中翻起万千思绪:第一次没有表态,这次是明确的拒绝,而且阻隔梦儿嫁在荣国的可能,难道她们母女真的要骨肉分离。

    想到这,她心中止不住的荒凉:她是皇后呀,女儿是大荣国的公主呀,为什么要去联姻,女儿知道后又该有多伤心!

    荣帝又闭了眼眸,瑞兽内香气弥漫,浸人心脾,他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皇后,天色已晚,安歇吧。”

    皇后把心中的苦涩压下去,柔和一笑,走上前。

    两人自是一番巫云楚雨,不必细说。

    ……

    ------题外话------

    【小剧场】

    上部作品的李可可来找心安则宁,还带来了很多好吃的。

    吃人嘴短……

    李可可:安宁大大,不是说这部戏给我增加戏份吗,新作品怎么没有瞧见我的名字呢?

    心安则宁:亲亲,我一直记得你,可是“可可”两个字不古风呀?我怎么加得进古言中!

    李可可:就知道你不靠谱!

    心安则宁:亲亲,你不要这么说嘛,我还在努力的挖坑中……这样好了,那四公主容颜极盛,颇有你之神韵,那便是你!

    李可可:可……那不是我呀,哪里像了,还有名字也不是,个性也不同。

    心安则宁:不是流行那个穿越吗?你就当那是你穿越了嘛!我还要挖坑,抱歉啊,拜拜……

    李可可:……这、这、这,也行?你……人呢?安宁大大?大大?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