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27章 同床而眠
    只说九公主这一晚过得是极其辛苦,她本就有择床的毛病,现在身边还睡着文珠,让她怎么睡得着,虽然她的床离文珠的不远,可始终不是睡在那上面。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只感觉在睡梦中摸着了一块上好的玉石,光滑,微凉,抱着后又生暖,似乎还带着一股香气,她更加不舍得放开……

    九公主在睡梦中还甜甜一笑:真是极品玉石……

    宁辞被惊醒,眼中有一瞬间的迷蒙之色,他就着从外面落进来的月光,侧眸看向旁边的女孩,这女孩紧紧地抱着自己,是极其陌生的触感,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温软。

    她五官在暗淡的月光下看不真切,她明明比自己要高半个头,却非要把脑袋依靠在自己的肩膀处,浅浅地呼吸落在自己的脖颈间……

    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尖,让宁辞大惊,忙把那人推远了一些,可没有过一会,她又凑了过来,宁辞头疼不已:要不是被人带到了这里,他真想把这个姐姐丢进猪窝!

    简直、简直是岂有此理。

    那边床榻上的文珠轻轻翻了一个身,宁辞再也不敢动了,只好任她抱着自己,小脸上满是恼怒之色: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胸口隐隐地疼痛传来,他抽回目光,想起了晚上自己干的蠢事:母子之情也不过如此,自己还傻傻的跟着,还往刀尖上撞去,是希望得到那人的怜悯吗?

    可最终怎么样呢,不过是——被有心人利用,最后竟落到这般田地!

    那人果然是绝情之人,明明有听见他的呼喊,都不屑回头见自己,自己就那么让她厌弃吗?

    宁辞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她亲生的!哪有母亲对自己的孩儿如此的绝情。

    可——

    是不是她有难处?

    宁辞想到这,在黑暗里的眼神骤然一亮:是呀,如果母妃怀孕了,有那么多妃子对着她的位子虎视眈眈,她当然要先保自己!

    对,绝对是这样!

    这么久不见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然被那些可恶的人知道了,就会打她的主意!

    思及此,宁辞才呼出心中的一口闷气,对身边的姐姐也看顺眼了许多:她要抱就抱着,自己是占了她的床……

    夜渐渐的深了,周围都静悄悄的,窗外明亮的月光落进来,让屋中的一切都泛着淡淡的清辉,柜子上放着一盆兰花,是宴会上她送给太后的那种,只是这一株没有开花,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送过去。

    叶尖上还带着晶莹的露珠,很有“秋空明月悬,光彩露沾湿”的意境,屋中的一切在朦朦胧胧中透着安宁。

    也多少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重担,自记事以来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即便是在梦中都在忧心着自己的安全和课业,从不敢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没有想到在这里,在被另一个人紧紧挨着的情况下,他居然睡熟了,直到翌日天空微微发白,他才睁眼。

    宁辞突然觉得有些闷。

    他轻轻地抽了抽自己的胳膊,旁边的人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倒是把宁辞吓了一跳。

    只见她闭着眼睛跳下床,闭着眼睛把脚伸进床下的鞋子里,闭着眼睛绕过一旁的矮桌,再闭着眼睛取过一旁架子上搭着的衣服……

    动作熟练一气呵成,显然经常这么干。

    宁辞终于想明白了这人晚上是如何爬上床的……

    一旁的文珠听见动静,赶紧起身,帮她把衣服穿起来,现在九公主身边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做,起来的也没有平时早了。

    突然,她纤手一顿。

    有些迷蒙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床上的皇子身上,想到刚刚起身摸着的床那边似乎是冰凉的,文珠大惊失色,眼前的小人还闭着眼睛、伸着双手等着她穿衣服,没有一点自觉,不禁又是气又好笑!

    她又撇了眼床上的皇子,他呼吸平稳,双目紧闭,还没有醒来。那颗提起的小心脏微微落了回去,只是给九公主系衣服带子时,手止不住的发抖。

    今日上午的课业有舞蹈,算是比较重要的课程,一些有钱或者有路子的宫妃会单独为自己女儿请女先生教导,如九公主这般只等着老师教导的倒是不多,所以在这课程上,难免会吃些苦头。

    过了一会,九公主终于睁开了眼睛,两人快速的收拾一番,她翻出昨天晚上拿回来的桂花松糕,自己叼了一块,递给文珠两块,又给宁辞拿出来两块放在碗里。

    做完这一切后,两人急冲冲地向学堂赶去,也没有管床上的宁辞。

    九公主想:他定会如上次一般天亮了便走。

    文珠因早上那一出吓得有些魂不守舍,再加上她着急九公主的课业,也就没有问。

    舞蹈课安排在勤学殿后方的一个大殿里,大殿一旁放着各种乐器,中间是用木板铺成的舞台,光滑又不凉脚,两人走进去时,里面已经到了十二个公主,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娇俏可人。

    有的在一旁卸着不方便的金簪和翠镯;有的正在做一些柔软肢体的动作;还有的在宫人的拥护下,小口小口地吃着早点。

    没有办法,课业严苛,早课时间也较早,大家都是长身体的年纪,哪里睡得饱。

    九公主打个一个哈欠,赶紧换上鞋子跳上去。

    上面最小的十四公主才五岁,粉嫩灵秀,脸颊如一个包子,惹人心软。

    她看见九皇姐来了,嘟着嘴极不爽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子,九公主看着她那别扭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在她粉嘟嘟的脸上捏了一把。

    那边的奶嬷嬷赶紧上前,恨恨地瞪了文珠一眼,她不敢瞪九公主,只好瞪文珠。

    文珠心中那个郁闷呀,恨不得把自己主子的手打一下:没事手贱捏人家脸做什么!

    九公主扁扁嘴:小气劲!捏也捏不得了?

    随即想到宁辞的脸,心中那个后悔呀:可惜了,忘记捏他!不知道捏着是如何的松软柔滑……

    “曾大家到——”门口的小太监喊了一嗓子。

    殿中的人赶紧站好,见曾大家和她的弟子走进来后,公主和在殿中的宫人们统一行礼问安:“曾大家”。

    曾大家和弟子回礼。

    她婀娜地走上台,把公主们分成了两组,一组是跳的好的,一组是没有什么指导性的,她的重点当然是放在了第一组的身上,教她们跳最新的舞曲。

    九公主“不幸”地被分到了没有什么指导性的第二组上,她便偷偷地观望着第一组跳,文珠在下面看着都有些替她赧颜。

    ------题外话------

    以后的更新时间可能会在早上8—10点

    这两天在小小的推荐,感谢亲亲们送的小花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