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29章 寻找
    宁辞低头,清淡的声音飘了出来:“再珍贵的物件也没有命重要,九皇姐你说是不是?如果有心人找到同样的书本,只怕知道上面的是哪种植物,也会寻到你的蛛丝马迹,何况宫中之人,就算是没有都要杜撰出来的。”见九公主还舍不得的样子,他低声叹道,“可留一页有她笔记却又没有图画和印字的即可。”

    九公主不愿意,没有理会他,细细的包了,把那本书藏了一个自认为较隐秘的地方,片刻后又拿出来。爬上一旁的柜子,放在横梁的一个小角落:找到又如何,做都做了,大不了承认!且等发现再说吧……

    宁辞见了一笑,不置可否,只扫了一眼柜子上的那株兰花,又道:“九皇姐,你那兰草从何处而来?”

    九公主从柜子上爬下来,听见这话,眼也不眨:“自是我娘亲养的。”

    “哦?上次我来可不曾瞧见。”

    “嘁,你没有瞧见的东西多了去。”

    宁辞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虽然不知道这花从何处来,想来这花的出处也不甚“光明”,真是说她胆子大呢?还是她自以为在这角落便没有人会在意和关注她。

    宁辞在九公主这里赖了两日,她敢怒却不敢再出言让他走,毕竟她也明白,那些人等着他回去后,随时可能寻着机会再害他,而他也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被人救。

    三公主那里是指望不上,不知道为何,就连王贵妃那里对他也是不闻不问。

    九公主无语:这有母妃的还不如她这个母亲早去了的!

    见他两日都是乖乖地坐在床上看书,没有出去一步,外面也是一片风平浪静,悬着的心微微落下去一点点。

    ……

    连着两日,秦丞相在上书房都没有见到皇子来上课,他学富五车,在散朝后还会来教导皇子的文章,前几个月,皇子去和公主们一块学习。他告诉了皇上,皇上一笑置之,他便没有再多相问,如今这皇子是越加不成体统,连着两日都不来上课!气得秦丞相甩袖离开了上书房,直接跑到了御书房见荣帝。

    荣帝正在商议大事,身边的周公公赶紧出来让秦丞相等等。

    秦丞相直等到晚上,才见到书桌后在批折子的荣帝,他拜见后,忍不住询问道:“陛下,做学问者都道:‘业精于勤荒于嬉’,皇子虽然天资聪颖,可也不能置学问于不顾,殿下已有两日未曾来上书房,不知是何缘故,如果皇子不愿意跟臣学习,可跟臣明示,也请陛下早日免去微臣的职责。”

    荣帝有些吃惊,忙安抚:“丞相学识过人,皇儿能跟你学习是福分。”说着,放下手中的折子,侧眸瞟了眼旁边的周公公,“你去瞧瞧皇子在做什么,务必让他滚过来,亲自给他先生赔罪。”

    旁边的周公公赶紧下去安排,等了一炷香的功夫,重华宫的人才说:皇子已经失踪两日。

    荣帝这才惊觉事情严重,忙唤了重华宫护卫统领曲辛过来问话,曲辛见到荣帝,心中一跳,知道是皇子失踪的消息败露了,他战战兢兢地跪着行礼后,未敢起身。

    荣帝火冒三丈,瞥见一旁大腹便便的秦丞相,也不敢把这家事露在外人面前,且皇子不见了是国之大事,宣扬出去,未免朝中人心不稳,只好不动声色的对着曲辛道:“你通知禁卫军挨个寻找皇子,务必要找到皇子的下落。”说完,怒目看向旁边的周公公,“去,通知皇后和贵妃,在重华宫给朕候着,摆驾重华宫。”他倒要亲自去皇子殿中看看。

    “是。”周公公应一声忙出去安排。皇子不见了两天这可是大事,特别这全宫就这么一个皇子!

    秦丞相见此情况,赶紧告退。

    荣帝脸色不愉,带着一众宫侍赶到重华宫,重华宫灯火明亮,里面的宫人早已经跪了一地,无不瑟瑟发抖。

    荣帝到的时候,皇后已经先到,从宫人那里听说了这件事,也担忧不已:那可是唯一的皇子呀,虽然不是自己肚皮里出来的,平日里不怎么待见,可也盼着他能安好,现在不见,且都两天了,怎么不让她着急。

    荣帝黑着脸进去,皇后和贴身的宫婢忙迎上前,和众宫人一起拜见齐齐出声:“恭请圣安。”

    荣帝扫了一圈重华宫,这里是皇子自小居住的殿宇,里面的摆设和器皿无一不精巧,无一不用心,还有很多都是他以前把玩过的东西,他也有许久没有见过了。

    他大步走向主位,瞥了眼旁边的赵德,手上的青筋暴起,压抑着雷霆般的怒气,清声道:“起来吧。”

    皇后心中有些打鼓,宫人们在皇后起来后,才起身,一些宫人恭敬有序地退至大殿的门口处。

    “赵德,你先说说情况,皇子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

    赵德也是下午才清醒,知道自己的主子还没有找到,怎么能不着急,现在背上的伤口都还痛得如撕裂一般,可他更担心皇子的安全,正想出去禀报之时,陛下身边的公公已经来询问,他只好在这里等着。

    见皇上相问,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带着颤音一五一十地把那晚上的情况说了一个明白。

    “据你所说,那人应该认识皇子才是,你竟然不知道救皇子的是何人?”

    “奴才不知,以为他是宫中的护卫,就放开了手。”说着顿了下,悄悄地撇了眼皇后的脚尖,继续道,“当晚情况凶险,如若那人不救,想来殿下……”

    皇后眼眸暗了暗:那晚她的人应该没有行动才是呀,而且她也不会拿皇子怎么样的,所以那晚绝对不是她的人,那要杀皇子的是谁,救皇子的人又是谁?

    荣帝不待听完,怒不可遏,伸手把桌上的碗拂在了地上,玉碗摔个粉碎,皇后见他这番模样,心中的鼓打得更是厉害。

    荣帝清冽的眼神直视眼前的皇后,声音冷若寒霜:“你果然是朕的好皇后,皇子连着失踪了两日,你竟然还不知道,平日里那些个怀孕的妃子,你都查看得一清二楚,现在说不知道,你是跟朕装傻呢?”那些没有生出来的也就算了,这个已经长成这么大,还要处处针对,难道要这偌大的江山要落到无人继承,断送在他手里的地步吗?

    ------题外话------

    宁辞的自称变了哦,有没有发现呢……

    今天下午要去医院,虽然我是看起来很女汉子,其实打个针我也很怕的,我可能是血涌之人,被激怒了的时候疼痛的阈值会降低,那希望下午有个人来气我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