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33章 且先丑着吧
    先生瞧见她皱着的眉头,唇角微微一勾,小声道:“身上的海棠花香味不错。”

    九公主错愕,立刻又扁扁嘴:狗鼻子吗?文珠不过是在她衣柜里放了几枝,且这么长时间了,这都还能闻见!

    先生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揶揄道:“大概跟你一个属相,鼻子灵的很!”

    手中的动作不停,见九公主不做声,下手时使足了劲,直看见皮肤红了,这才好受些。

    不过片刻的功夫,九公主两条粗浓的眉毛换上了两条娥眉,乍然看上去,也算得上是螓首蛾眉,巧兮倩兮的女子。

    先生在身上又拿出点点东西,鼓捣一阵后,只见一个绝色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女子脸若银盘,肌肤如雪,眉目如画,眸如繁星,唇形优美,看着美艳绝伦、清丽绝俗……

    众人呼吸一滞,眼中皆是惊艳之色:这还是刚才那粗鄙的宁九?!

    可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众人恍然,皆看向那边的四公主,又看看宁九,两人长相相似如同一人。

    文珠也满眼不可置信地望着九公主,她们家公主上妆之后,居然也可以如此的好看!

    四公主看见与自己相似的面容有些惊诧。

    七公主坐不住了,率先走过来,仔细的瞧了一番,已然是惊怒不已:这世间竟有这样的巧手,要是为她所有,那——

    在这宫中若是没有宁月,她定然是第一美人,可有宁月的仙姿玉色在前,她再美的样貌都显得黯淡无光了,现在如果得了这先生,她岂不是力压宁月!

    想至此,宁欣看着先生的目光不一样了,那是热切、贪婪、犀利的目光,还充满了志在必得。

    先生感受到那火辣辣的目光,回头不悦地扫了七公主一眼,淡淡地开口:“真丑。”

    九公主听见这话,直觉以为他在说自己,恨得磨牙:丑?丑还不是你化的妆容,废话可真多!

    先生说完水袖一挥,只见一团粉末飞腾开,宁九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相貌,脸上只有两条眉毛变细变弯,其余的皆没有变化。

    但——

    似乎还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这样的宁九看着温柔可亲不少,原本不出彩的面容,也隐隐透着秀美,望着神采飞扬,甚至压了在座的许多公主一头。

    先生仔细的看了片刻,轻声低喃:“妆容之术不过是幻象、是障眼法,女子学习这个大多也是为‘悦已者容’。我对着你这面貌看了一阵,似乎又看惯了,嗯,这样就不错,怎么化,你也只是你,变不成别人,且先丑着吧。”说完优雅踱步向门口走去,渐渐淡出了公主们的视野。

    七公主有些残忍的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先生的离开惊得一慌,赶紧让身边的宫女追出去,可哪里还瞧得见先生的影子。

    九公主全程懵:到底刚刚给自己化成了什么样呀,也没有人给递把铜镜!

    还有那句:“且先丑着吧”是几个意思?哎呀,真是气死个人了!

    先生挥袖的那刻是那般的熟悉。

    “哼!”七公主瞪了九公主一眼,像一只高傲的凤凰哼一声,施施然走开。

    ……

    这件小事,不过一中午的时间便被传得阖宫上下知晓,硬是笑话了九公主好一阵,还有那没有见过九公主的纷纷对她的相貌产生了好奇。

    七公主让人在宫中对着这先生好一阵打听,均没有结果,气得摔了许多价值连成的瓶子。

    秋意渐浓,荣帝亲自问了太医院首关于王贵妃肚子里孩子性别,荣帝听了太医的回报,喜得仰天大笑,对着身边的周公公道:“如若贵妃真的为朕生下第二个皇子,朕定要派遣使者让众国来贺,且亲自祷告山川诸神。”

    周公公赶紧应声:“这确是天大的喜事。老奴先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了,陛下千秋鼎盛,以后宫中会有更多的皇子!”

    听得荣帝又是一喜。

    宁辞这段时间也如众星捧月般,人人恭敬奉承,他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去了景仁宫祝贺,这次景仁宫的宫人倒也没有拦着,他见到了许久不曾召见过他的王贵妃。

    她对着宁辞还是如之前那般淡淡的样子,让宁辞大为不解。

    两人没有说几句话,王贵妃便觉疲惫,让人扶着去了榻上休憩。

    宁辞只得告辞离开景仁宫。

    宫中之人随着王贵妃肚子里的孩子可能是个男孩,变得越发不可捉摸,这直接体现在宁辞身上。

    一些宫人既想讨好皇子,又不想太明显,态度上倒是空前的客气和巴结;

    皇后这边可不想以后的宁荣宫廷出现两宫太后的先例!那样她会被后世之人笑死,于是想尽了办法和手段让宫中之人从宁辞这里下手,一些宫人明白了皇后的深意,明里暗里不如之前的热络;

    淑妃仗着荣帝的宠爱,又气自己怎么没有这等福气怀一个皇子来,每每逮着机会就向荣帝和太后进王贵妃和皇子的谗言,极力诬陷中伤王贵妃。

    荣帝是知道淑妃的性子,平日里也及其喜欢这种无心机无城府的女人,听见这些话只是一笑置之,倒也不说什么。

    只是太后那里,往往是漫不经心的打发了她,她虽然是太后的侄女,可出生并不好,毕竟是庶出之女,太后不待见她到也正常。可现在她已经是一国宠妃,太后还这个样子,淑妃怎么能不气红了眼。

    于是连带着也在荣帝面前,每有露出对太后的不喜,岂知这正好对了荣帝内心里的心思。对她宠爱备至,犯了错事也不忍心苛责于她。她就越发把自己这种“无心机、无城府”的资本发扬,弄得后宫服侍的人们那是怨声载道,又不敢说淑妃的不是,只好恶意诋毁皇子,毕竟这样能让主子高兴……

    荣帝来得勤,自然也听了不少,心中难免也有罅隙。

    皇子殿虽然换了一批宫人,可这批人只管刺杀和暗杀之类的,哪里能防到其他的阴谋呢,宁辞呢也不可能时时禀报荣帝,有人要害他吧!

    所以他的日子过得甚是艰难,每每给王贵妃请安,王贵妃都找理由搪塞,哪里还会庇护他这个皇子。

    ------题外话------

    知道这先生是谁吗?

    谁这么无聊呀!

    猜对有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