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39章 滋事寻衅的本事
    九公主莫名其妙地望着那人,月光下的男子,负手而立,仰望着天空的明月,面容完美无瑕,淡漠清冷,白衣胜雪,头发如上好的绸缎披在身后,冷风吹起他的衣角在夜空中飘然而舞,整个人都散发着朦胧的光辉又带着浓浓的寒气,仿若这苍穹间只余他一人,九公主觉得这个侧影太过遥远和悲怆,似乎跟这深深宫廷有千丝万缕的牵扯……

    她一点也看不懂,抽回目光,又虚了眼下面:好高呀!

    她有些胆战心惊,提着布袋子,一步步小心地向着那人靠近,片刻后,有些无语望苍天:这个酒疯子把自己甩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飞累了?半路赏景?还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把他得罪了!

    好歹给个提示呀!

    小气!

    九公主突然脚下一滑,心肝一颤,一个不稳,差点一头栽下去,她快速地跌坐在横梁上,好容易稳住心神。那袋中的橙子如圆球,“噔噔”地跳了出来,九公主忙伸手一捞,只抓着了上面挂着的青叶子,没有捞住橙子,只好眼睁睁地望着橙子向下面的宫院滚去。

    接着又是一个跳出来,滚了下去……

    闯祸了——

    九公主赶紧抓住袋子口,想来是带的东西太多了,只是今夜她没有想到那里已经如此艰难,又不敢给他留下在宫殿中。

    “啊——”果然传出一声短促凄厉的尖叫声。

    “谁……”

    “抓刺客啊——”

    “有刺客!”

    “……”

    下面传出阵阵的呼喊声,也不知道是谁的院落,早已经整装齐备,一个个的仰着脸,向上面望来。

    宫映雪回神,一把捞起九公主,向西边的院落飞去,众人只感觉眼睛一花,便没有了人的影子,仿佛这一切不过是幻象……

    可两个圆滚滚、红澄澄的橙子告诉他们,确实是有人来过的,毕竟橙子在这个季节属稀罕玩意,又是贡品,他们宫这样的主子哪里会有这种东西!

    而且这个确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既然是仙人好歹丢下点金子呀,丢两个橙子算几个意思!

    翌日,天蒙蒙亮,九公主和文珠如往常一般早早的去了勤学殿。

    对面的钱公公刚刚值了夜,走到自己的院落门口,他想起小贱人上次砸他的那一下,心中便一阵憋屈,似乎现在都还疼着呢。

    他回身,靠近对面的院子:不知道对面在做什么,前几天有几个宫人进进出出,莫不是那小贱人得到陛下重视了?

    想至此,他从宫门缝中朝里面望去。

    只听“啪”的一声响,原来是钱公公飞出了两米远,正是屁股着地,疼的钻心。

    他刚才什么都没有瞧清楚,便被一阵强大的气息弹出来,他再也不敢偷瞧,捂着屁股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心中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寻个合适的机会弄死这个小贱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哼!

    且说今日勤学殿更显冷清,因天气渐渐变冷,正是好睡时节,众公主都有些贪暖,所以一个个不如夏天那般用心装扮自己。

    早课先生还没有来,几个公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有的说哪个宫的什么花开了;有的说哪个宫的宫人会杂耍;还有的在说最近流行什么妆容……

    大公主神色寡淡地带着自己的婢女走进来,接着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整个人如被抽了魂一般,她这样已经有许多天了,不知道是何原因,外人也不敢窥探。

    几个公主因为她的到来早已经停止了讲话,瞧见她那副样子都暗中撇撇嘴。

    殿门处传来争吵和女孩的哭泣声,殿中的几个公主和宫人回头望去。

    哭的正是勤学殿中最小的一个公主——十五公主,公主们满了三岁便可以进入勤学殿中启蒙,这十五公主才来一年,因她生母是四妃之一的德妃,十五公主年纪又小,平日里也乖觉,这一年过得还算自在,不知道今日是怎么回事,居然哭起来。

    众人又看了一阵,瞧见殿门口一个眉眼艳丽,盛装华服的女孩,正是那七公主宁欣,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最近宁欣行事越发张扬,据说她的宫里现在还养着乐师和戏子!试问哪个公主敢如她这般大胆。

    四公主冷哼,心下恨极了宁欣这张狂的样子,她朝着大公主望去,大公主不闻不问,俨然没有听见。

    “来人——”七公主心不在焉地开口。

    “殿下。”身后的一宫人赶紧上前听候差遣。

    “把这老货给我狠狠地打,既然伺候不好十五公主就该打。”

    众人一惊,七公主的宫人也是一颤:这、这德妃娘娘给十五公主选的奶嬷嬷他们哪里有本事打!

    十五公主听见这话嚎啕得更凶了,余光不断地向着自己奶嬷嬷瞟去:她不过是不小心把糕点挨着了七皇姐的裙子,又没有给她弄脏,她真小气——

    奶嬷嬷是德妃娘娘亲自挑选的,自小长在宫中,面对这样的话,还算镇定,她没有动,周围的宫人也不敢上前。

    正僵持着,三公主带着自己的仪仗仪态万千地走到大门口,她目不斜视地跨过门槛。

    七公主冷冷一笑:“某些人别以为有了保障,便可以在这宫中横着走,要知道,这宫中是父皇的,而不是你那什么王舅家的。”说完斜了眼正欲走进殿里的三公主,自己率先抬步走进去,嘴角的笑意还在。

    身后的宫人见七公主没有再提刚才那茬,也都明白了,这是七公主找茬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一众宫人纷纷退后,片刻间便没了踪影,只留下七公主的贴身婢女跟着七公主进去。

    小十五见这个讨厌的七姐姐走了,她便停止了哭泣。

    三公主听见这话,微微蹙眉,虽然这话大逆不道,但是也没有跟她计较:现在母妃正是紧张时刻,她只有更加低调行事,宁欣一向胡作非为,不知天高地厚,跟这种人计较只会污了自己的名声,何况她也不是某个人能胡乱攀咬的。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就算再低调,也架不住那人滋事寻衅的本事,只见七公主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手上拿着她舅舅前段时间送的她的眉心坠,在手上转呀转。

    那下面的宝石坠子极为难得,如鸽子血一般红的耀眼、妩媚。

    ------题外话------

    不厌其烦地求收中

    好久没有去看我种的那棵树,也不知道活了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