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40章 宝石引发的猜忌
    “七皇妹,你手上的是什么呀,真漂亮呢!”六公主宁袖笑道。

    三公主大惊失色,着急赶上前,一把抓住那链子,准备从宁欣手中夺过来,两人都下足了劲,链子一下断裂开,那颗红宝石飞了出去,在地上转了几圈后,如一滴血躺在勤学殿的金砖上,色彩鲜艳、光彩刺目。

    众人呆愣地望着这一幕,均有些回不过神来。

    六公主显然没有料到自己随便的一句话会引来这一出,当下缩了缩脖子,拿起了桌上的书,心不在焉地看起来。

    宝石掉落的旁边正是坐着十公主,见到这一幕,赶紧起身挪远了些,红着脸小声辩解:“这、这可不关我的事情。”

    三公主平日里温和的星眸,此刻盛满了火气,她直视着宁欣,清声道:“七皇妹可真是好本事,本公主宫里的东西,竟然出现在你的手里,莫非是长了三只手不成!”

    七公主故作吃惊,然后温和一笑:“三皇姐可不要胡说,本公主见路边盈盈发光,以为是什么宝贝,便捡起来,捡起来一看,果然是宝物!哦?原来是三皇姐的?哎……自己丢了东西赖在本公主身上,三皇姐可不要乱说呀。”

    三公主气笑了:这是她才得的宝贝,一次都没有佩戴过,怎么可能丢在路边?

    片刻后,三公主脸上的表情渐渐冷凝:宁欣还不至于狂妄到她宫中去拿,莫非是她宫中有吃里扒外的不成!

    七公主转了转眸子,弯腰捡起地上的宝石,对着初升的阳光细看起来,惊呼出声:“呀,这宝物之前没有细看,刚三皇姐这么在意,真是让人好奇,众姐妹看看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血红宝石呀!”

    殿中众人又望向那宝石,果然红得绚丽、闪耀。

    三公主正待说话,七公主娇嗔道:“父皇也忒不公平了,独独把这么个好东西给三皇姐,我们这些姐妹这一辈子仅仅见过这一回呢。”她目光扫了一圈大殿,见有的公主已经面露不愉,她心中一阵得意。

    “七皇妹,可否让我瞧瞧?”五公主道。

    “有何不可。”七公主拿了过去。

    五公主认真看起来,真是恨得牙痒痒,这宫中除了她母妃家,就数这三公主母妃家最有钱了。

    七公主把宝石抽了回来,目光落在了大公主的身上,她款款走近大公主:“大皇姐,你见识广博,看看这是什么?”

    说完,在大公主的面前展开手中的宝石,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宝石,虽然是血红色,可也红得剔透,灼人眼目,她竟从未见过。

    大公主没有理会她,拿起桌上的《史学》翻了起来:这宁欣想干嘛,借自己的手惩治宁奚?母后现在怀有身孕,只怕她现在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人。

    何况这些个妹妹被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还不够资格,她何必操这份心,被人当做刀把子。

    三公主见到这一幕,走上前,伸出纤长的手,硬声道:“把东西给本公主。”

    “凭什么?”

    “这是本公主的。”

    “哦?你的?写你名字了吗?怎么来的,说清楚本公主就给你。”

    “对呀,怎么来的?”有公主不满的开口。

    三公主嗤笑:“为什么要对着你说。”她算老几?这后宫还没有她做主的份!

    七公主娇俏一笑:“那就不能给你了。”说完走回了自己的位子。

    三公主气结,忍气吞声的坐下。

    十几岁的女孩,正是反叛倔强的时候,而这些公主都是出身在宫中,且各自有势力,是以总有矛盾和冲突,殿外的先生见众公主不闹了,这才战战兢兢地走进来上课。

    ……

    九公主以为这不过是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跟平日里七公主针对自己一样,第二天就会过去。哪知道这件事,被七公主引起了一场风暴,连下午的骑射课,三公主也没能来参加,要知道,这课可是三公主擅长的,特别是射箭。

    大荣国圣祖皇帝便是马上夺的天下,公主们从入学后,便开设了这堂课,宁奚和宁欣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父皇更加喜欢她们。

    后来细细一琢磨,才知道七公主一开始的打算。

    至此她再也不敢小瞧这个跋扈的七皇姐,毕竟人家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父皇的宠爱呀。

    七公主当然没有还给三公主那宝石,而是直接拿着宝石找到了荣帝诉苦撒娇了一番,说了些“自己没有这宝石,而三皇姐却有,父皇偏心”之类的话。

    荣帝在朝堂上本就烦愁了一天,回到宫中当然不耐疼爱的女儿哭泣,直接让内务府给七公主找一颗,内务府一看,这宝石竟是众国都在寻的“血月”,只此一颗,宫中哪里会有。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荣帝惊到了,心中也极不平衡:自己都没有这件宝物,女儿却有,他当的什么皇上!当即召了三公主问这宝石的来处。

    三公主见小小的事情闹得那般大,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已知事情不对,可惜却不得不说,过了好半晌才交代,是她舅舅送的生辰礼物。

    荣帝一听,心中对王家和王贵妃暗暗的气恼,不知道平日里王家是怎样的权势滔天,怎么能不让人意外和怀疑!晚上去瞧王贵妃时,便笑着对王贵妃道:“可见真正富贵者不是朕,也不是富商,而是这些个世家,王国舅随便送给奚公主的礼物,都是众国难寻的宝石,这才是一个有底蕴的簪缨之家。”

    王贵妃听见这话,心头一跳,圆肚一抖:这话让她怎么回呀,莫非说内务府看错了,那石头不是“血月”,这不是狡辩么?

    或者说专门寻来的稀罕玩意逗公主一乐?这不是自己打脸承认了么。

    最让她担忧的是:圣上会往她哥哥勾结皇子这方面想!毕竟现在宫中只她有皇子!

    她只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语笑嫣然道:“陛下何苦说这样的话,天下之物皆是陛下的。”

    荣帝勾唇一笑,眼中闪过光芒,没有再说话。

    她怀着身孕,本不耐烦,又猜到了她哥哥的目的,怎么会想见他!

    奈何她哥哥又让嫂嫂递了好几次牌子,王贵妃抹不开面子只得见了,照往常一样收了礼物,却没有想到是那么“大有来头的”。现在她们母女因为这件事情被荣帝不喜,真是有苦说不出。

    等荣帝离开后,王贵妃让三公主细细查了一番宫人的底细,难免又是一番忧思,后来还是打发了几个跟着她年头不久的宫人。

    这之后,她连着对自己的哥哥王振飞也怪上了。

    公主们更加忌惮七公主,别看人家“无头无脑”,可就是这样的蛮横毒辣就能让一个家族受到圣上的猜忌。

    因宫映雪心情不佳,九公主便没能再央求得动她带自己去重华宫,发生了这些事后,心中不由得暗暗焦急,她每日下学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在宫映雪的身边,企图让他带自己过去,让宫映雪不胜其烦却也不为所动。

    又过了几日,天气越加冷冽,上早课的时间却没有变化,公主们往往天未亮就要出门,九公主和文珠举着灯笼刚刚跨出门槛,便瞧见了对面出来的钱公公和小豆子,这是这几年以来,四人第一次齐整的面对面瞧着,脸色都有些不太好。

    大眼瞪小眼的,气氛有些冷。

    钱公公撇了眼这两人,新仇旧恨一下涌上心头,嗤了声:“出门就碰见了这两个没规矩的东西,晦气!”说完剁了下脚,甩了甩自己的兽毛拂尘,带着自己的徒弟往前走去。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她们院里常常有一个男人进进出出,上次就是那男人把自己打出来的吧!虽然没有看清楚,但是那人绝对不是太监!

    这公主才多大,竟然开始带着男人回到自己的住处,而且还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公主!这宁荣宫中的主子真是一代比一代荒唐,从骨子里都烂透了。

    文珠冷笑,没有规矩的人反倒来说她们,一个太监而已,居然走在她们公主的前面,当即也不客气了:“殿下,小心点走,前面有狗挡道。”

    九公主点点小脑袋。

    钱公公听见这句话,止了步伐,回头呸了一口:“毛都没有长齐整的小丫头,居然还敢口出恶言,今天咱家不教训你当真以为这宫中是你们主仆的天下呢!”说着就要上前来打文珠。

    小豆子赶紧把自己的师傅拦住,钱公公回头就拍了小豆子一巴掌,用那尖细的嗓音骂道:“吃里扒外的东西,咱家被人欺负了,也不见得你这个狗东西去帮咱家出气,还反倒来拦着咱家。”他打个不受宠的公主怎么了,谁管的着!

    小豆子还是个少年,干瘦干瘦的,看着就是一副机灵样,他捂着脸,嬉皮笑脸的笑道:“钱爷,主子们等会该唤人了。”

    钱公公嗤了一口,准备开口再骂,余光中瞥见了站在九公主身后一抹高大的白色身影,披散着墨发,看不清面容,在微微灯光中和蓝蓝的晨光中,显得如冤魂来索命一般。

    ------题外话------

    多写了一千字……

    心安则宁平时要上班,已经尽力了

    猜猜这钱公公在宫中从什么职,猜对有奖,不过要后面许多章、许多章之后才会揭晓谜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