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48章 公主如剑,书生如棍
    “刚听两位公子谈话,有些好奇而已,不知道陈兄对我们荣国的公主有什么误会不成?”

    秦陌和宫映雪齐齐地低头看着九公主,没有料到她会说话。

    那陈兄干瘪瘪的说道:“没有。”看了那气质迥然不同的两人又道,“小公子这样可没有礼貌,在下只是跟朋友闲话,‘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小公子莫不是不懂?”

    桥上的人一听这两人杠上了,似乎都是有学问的样子,忙围了过来瞧热闹。

    九公主脸立刻冷了下来,这些话她没有听见也就算了,现在她听见了,岂有不说说的道理,她直接忽略那人后半句话,清声道:“陈兄可见过我荣国的公主?”

    被一个小子这般问,陈兄的脸色微赧,见对面的两个公子望着自己,也不好不回,只好道:“自然是……没有。”荣国公主在宫中,他地位低下从哪里能见!

    “既然没有,陈兄说这样的话被不知就里的人听见了,便会滋生谣言。你可知道荣国公主一年只有这一天晚上能出来两个时辰,且还在远远的船舫中,何时抛头露面了?荣国公主是我大荣国尊贵的女子,即便她们想乘坐小船,想轻步街头,谁会允许?我不知道香楼的姑娘们是怎么揽客的,但是我知道荣国的公主天生带着圣光,大概她们只想悄悄地看看这元宵灯会,可百姓们热情拥护,她们还能赶跑不成?试问,谁想被众人围观呢?”

    秦陌听见这话,笑了,灿烂邪魅,众人一呆,觉得这年轻公子的笑容比周围的华灯还要耀眼明亮,如话本中的妖精,勾人摄魄的,忽又觉得面前说话的这个小公子太可人,小小年纪说“香楼的姑娘”、“揽客”,也说得理直气壮。

    那陈兄听见周围的笑声,脸色红得如同猪肝,扭捏半晌才道:“说的你好像是公主似的!”

    九公主定定地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自是知道才会这般说,陈兄,错既是错了,勇于承认便是大丈夫,没有什么大不了。与其整日里盯着公主们的错处,不如好好的考功名报效朝廷,尽自己的所学让百姓富足安定。”九公主平日里在宫中,被嬷嬷说教得还少?耳濡目染下总会说几句,在加上脸一黑,一身的威严,极其唬人,对着外人还是很起作用的。

    又一记焰火在空中绽放,霎时间,漫天金光,璀璨锦绣。

    周围的人纷纷赞叹。

    那陈兄听见这话,脸红得恨不能挖个洞钻进去,心中无不感慨:自己一介书生,这小小的道理还要这个不到自己肩膀的小公子教!说出去都会让他夫子汗颜。

    他正准备再反驳些什么,只见那小公子微微一笑,眼睛如弯弯的月牙,眸中干净透彻,脸上浮现出一对浅浅的梨涡,在绚丽的焰火照耀下,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可人。

    他一愣,忘记了语言。

    这样的笑——

    那般真诚、透彻。

    他低头认真凝视小公子片刻,确定在他的眼眸中找不到奚落和嘲笑。

    是呀,自己总是在抱怨这个世道,从来没有想过要该怎么做,这个小小的公子都明白的事情,他还不知道,枉读多年的圣贤书。

    直到他朋友推了一下,他才回神,呐道:“不知小公子怎么称呼,陈某今天得公子一席话,如醍醐灌顶,甚是感慨,日后定当铭记。”

    今天连着几次都被问名字,九公主心下难掩欣喜,笑呵呵的道:“在下荣定城,再会。”

    说着已经转身,离开了拱桥。

    众人瞧见那几人的背影在满天的烟火下,越加尊贵非凡,均觉得这世间真有这天生就如此风华气度的人儿,不由得欣赏起来。

    秦陌揉了揉九公主的脑袋,面带微笑的问道:“刚才说的真好,定城公主可真厉害呀。”

    宫映雪心中了然:“定城”原来是她的封号。

    片刻后,嘴角又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定城、定城,何为定城!

    半晌又恼自己在意这些做什么。

    眸光不自觉的落在那碍眼的手上,突然想出手给他废掉。

    九公主脸皮一红:“过奖过奖,等会全靠表叔相送了。”说着把手中的花灯塞回到秦陌的怀中。

    等会带个灯回去,被人问起了她怎么交代。

    秦陌把花灯丢给身后的护卫,桀然一笑:“我看你挺能应付的嘛,还需要我帮什么。”

    护卫冷着脸,无可奈何的拿着个跟他形象极不协调的花灯。

    九公主叹息一声,手中甩着自己腰间的玉佩,小脸上充满了无奈,娓娓说道:“表叔呀,你是不知道,我们公主可比书生难应付得多!公主就算再无能,她的身边还有那么多宫人守着,这就好比一柄剑,被人淬了毒,稍有不慎,碰着便有性命之忧,被刺了一剑那更是一命呜呼了;书生则不一样,他们就如一根棍子,年轻气盛,抱怨时运不济而已,手中无权身上无名,自己本身也不是利器,如何能伤人?被书生说了,如同被敲了一闷棍,心中不舒服、身上痛一阵而已,大多不会致命。”话一出口,九公主就恨不得扒了自己的舌头,她刚刚都在胡说些什么!万一这人给别人说了,岂不是有得她受!

    秦陌开怀一笑:“想来你平日里被欺负得不少,这都有感悟了,”他侧头俯视旁边女孩的小脑袋,“嗯,这‘公主如剑,书生如棍’的比喻,还挺新鲜,我竟是闻所未闻。”

    九公主:“……”

    宫映雪撇了眼秦陌:这人话怎么这么多!

    九公主讪笑,抿着唇,不敢再接话。

    几人到了之前上船的地方,面河而立,冷风吹来,让人脸皮发紧。

    又过了一阵,才见游船慢慢靠拢岸边,等停稳后,秦陌带着他们走到船上,九公主低着头,不去看四周的动静。

    等到了船甲板上,在秦陌和他护卫的遮掩下,九公主猫着腰溜向舫中的休息间,秦陌和宫映雪则大摇大摆地走向甲板。

    他们刚刚已经商量过了,如果没有人发现,九公主就悄悄地跑进去,装作一晚上都没有出来的样子。

    可惜——

    ------题外话------

    选了一些后面的对话,在评论区,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看看、瞧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