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53章 四方来朝
    新年一过,各处开始忙活起来,公主们长了一岁,宫中又请了许多大家来仔细教导公主们的课业。

    王贵妃生下的皇子,虽然被太医日夜守着,无奈先天太弱,没过百日便夭折,王贵妃和荣帝均哀伤不已,礼部按无服之殇,祭葬礼仪均从简,只出殡日百官行奉慰礼。

    上元十六年三月,因皇后即将临盆,取消了每年的围场春猎,荣帝趁此机会根据礼部提出的意见,遵循“顺天则时”、“林麓串泽以时入而不禁”的原则,特改春猎为秋围。

    此例一改,意味着除春天动物怀孕之时,他们便可以进入林中捕兽,水中捕鱼,这以后将没有限制,大大的增加了百姓们的收入和生活来源呀。

    百姓纷纷赞扬荣帝的仁德和慈爱,想到是因为小皇子即将降生才有这先例,更是引得荣国众人对小皇子的期待。

    五月,皇后在荣国万众期待中,诞下一名皇子,普天共贺,诸国纷纷派遣国中有地位、有身份的使者准备前来荣国庆贺。

    宁国府汤家均被陛下册封,满府荣耀,皇后特为子侄汤寰求娶国之大儒谢茂营千金——谢飞采为宁国公府世子夫人。

    皇上考虑到皇后刚生下小皇子,欣然应允,为两者赐婚,汤寰为皇城四大公子之一,才貌双全,家世浑厚,本来就得皇城各闺阁小姐的仰慕,现在陛下为他赐婚,不知道伤了多少人的心。

    汤寰喜得才女为妻,一时风头无两,自是不表。

    只是这谢飞采是皇太后之前为秦陌选的意中人,现在被皇后横插一脚,心生不满,再后来不知道是两人合计了什么,皇太后也没有计较。

    六月,大公主年十五,宫中为其举办隆重的笄礼。当日,帝后出席,按照礼仪流程见证大公主改髻加服,太后执簪亲自为其插冠,众嫔妃庆贺。

    礼后,大公主首先离开了勤学殿,此后将不再与公主们一起上课。

    没有过多久,就有不少的国家递请折子,求取大公主、四公主为后为妃,荣帝一一接了,没有表态。

    ……

    上元十六年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又恰逢小皇子满百日,礼官上折建议把两个日子放在一起,办一场隆重的宴会,邀请众国参与,以示荣国国威。这得到了朝廷上下的赞同,荣帝自然应允,这更是吸引了许多国家,当知道周围的国家要来荣国,自己岂有落下的道理,也纷纷备了礼物,派遣使者前往。

    荣帝应礼部的折子,特把秋围安排在中秋之后,正好在诸国面前展现泱泱大国风度。

    于是宴会、接待等一系列事宜均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准备,虽然匆忙,好在荣国常常有诸国来朝的盛况,一切倒也井井有条。

    使者来访,各州府一接到使者,必盛情款待之,又立即安排人马飞书上报朝廷,各州府和朝廷因这事花费巨大,银两如水一般哗哗流走。

    不一会又有难题了,原来是大皇子病弱,国中亦无亲王,竟无人去接待外国使臣和皇子,总不能让堂堂的一大国天子亲自去城门口接待那些小国使臣吧!

    荣帝这时候才发现大皇子有许久没有来过上书房,心下对其越发不喜,最后应皇后的提议,荣帝把接待等一应差事交给了与众国皆有往来的秦陌身上。

    秦陌游历各国,经历广泛,才貌皆佳,诗词多情且旖旎,被众国文人传唱,也被誉为“第一公子”。

    荣帝也是这时才逐渐了然皇太后对赐婚汤寰和谢飞采一事,如此容易就揭过的原因,最终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一个秦家罢了!

    中秋节前一天,来荣国的使者聚集在皇城门口,他们之前住在城外的驿馆,今日统一安排进入皇城。

    秦陌率领文武百官齐聚城门,城门大开,率先出来一人一骑,下午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衬得他五官深刻明朗,他灿烂一笑,更是集聚了世间所有的光华,众使臣见来人,纷纷走上前招呼:“秦大人好!”

    “秦大人别来无恙——”

    “幸会——”

    “久慕秦大人盛名,今日一见,果然是才貌双全。”

    秦陌一一见礼寒暄,既不热络也不显得谦卑,他年纪虽小,却让人无法轻视,因常在众国走动,也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官职,只是比起他的身份,这个官职还是太小。

    来的都是各国的佼佼者,有的还是国君或者皇子!秦陌更多了几分凝重,对着各国的代表朗声道:“众位来使好,荣国百官在此恭候多时,请进——”秦陌笑着伸手,迎着众使臣进入皇城。

    “请。”

    这一天皇城内已经热闹非凡,百姓围在街道两旁,无一空隙,甚至还有挤不进来的孩童在外面叫嚷哭泣,挤进来的百姓纷纷交头接耳。

    使臣中有身份、地位的,无一不是骑着高头大马或乘坐着自己国家华丽的马车,只是这辉煌的装饰落在见惯排场的皇城子民眼里,也没有激起多大的兴趣。

    只对着使者的相貌、穿着、打扮等议论不止:

    “看来还是我大荣国繁荣呀,你看看里面有不少的东西都出自我们荣国呢。”那马车、有的衣服、装饰哪一样不是他们荣国的!

    “那是,你瞧瞧那马上的马镫,不就是我荣国发明的吗?”

    那骑马的漠鹰煌听见这句,满是胡渣的脸上一寒,直直地望向说话人的方向。

    旁边的群众感到一股寒意,马上转了话头:“不过他们的马,确实是好马,嘿嘿。”

    “对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马。”

    漠鹰煌冷哼,没有跟这等低贱的平民百姓计较。

    又有人瞧见走在最前的一个穿朝服的人身上,那人举止神态都相当贵气优雅,他的嘴角似乎时刻都荡着笑意,让人忍不住驻足观赏,人群中又是一阵尖叫和讨论:

    “走在前面的是秦陌吗?”

    “如此风采的人,除了他还会有谁,真是当得起‘当朝第一美男子’呀!”

    “那是晋国的皇太子吧?果然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呀。”又有人指着后面的一个贵公子问道。

    “真是稀奇了,你这小子也会文绉绉地说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曾仰慕过皇子的天颜。”屁个天颜,他曾经在排行榜上见过此人的画像,他是排在前十五的公子,刚才觉得眼熟,没有想到蒙对了。

    “据说这次来了好多国家的国君和太子。”

    “哎,还不如我荣国的公子有气度。”大国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听说西域的七皇子来了,哪个是呀?”

    “不知道呀,还有那卫国的律皇子也是一个有名的人,到底是哪个呀?”

    “哇,你看后面那个国家,穿着真是艳丽哟——”

    “南国的人服饰就是这样。”也有懂得多的赶紧插嘴。

    “我觉得比前面的高丽国服饰要美一些。”

    “好怪哦,为什么他们后面跟着的全是女子!”

    “听说南国段家皇族,无一不是好色的……”有人小声道,刚一说完便感觉有一道气息封了喉咙,便再也说不出话来,那人一急赶紧跑远,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了,虽然是小国却也是龙子龙孙,他们惹不起。

    “……”

    ------题外话------

    今天下午还要去选家具,为什么没有一点兴奋和激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