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55章 众国觐见
    翌日早朝,荣帝穿着龙袍,站在含元殿正门阶梯上,望着乌压压一大片过来觐见的使者,荣帝头上的华盖在冷风中猎猎作响,百官穿着朝服,手中拿着朝板,昂头挺胸,站在荣帝下手的阶梯两侧。

    使者在太监的通报下,渐渐走近,那荣帝一身明黄色,站在最高的大殿门口处,如日之初升,气势磅礴,众使者在心中早已经震撼不止。

    走至阶梯下,众使者以自己国家拜见圣颜的大礼,拜见荣帝,荣帝受礼,颇有种“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威仪景象。

    荣帝这才带着百官和使臣走过层层宫门,最后进入金碧辉煌,威严肃穆的含元殿,荣帝端坐殿上,显示出大荣王朝的威严和尊荣。

    在殿上各国使者纷纷献上国君亲自准备的礼物,表达了对大国尊崇和敬仰的诚意,惹得荣帝和荣国百官大喜。

    还有的不仅递上了礼物还递上了求娶荣国公主为后为妃的文书,荣帝一时拿不定主意,笑道:“朕的女儿,大荣国公主,自是尊贵非凡,只是朕只有十八个女儿,可许婚者也才十一个,众国求娶者甚多,朕自是要多多考察才定。”沉吟片刻,又笑道,“这样,晚宴和秋围朕自当考察诸位一番,众者当好好表现才是。”

    底下的使臣听罢,均欢喜雀跃,斗志昂扬。

    含元殿一时响起山呼万岁的声音。

    秦陌在殿下,望着宝座上俊逸非凡的荣帝,脑袋中首先冒出那抹小小的身影,那句“可许婚者也才十一个”久久地在耳边回响不止,为什么要送公主们去和亲,这锦绣江山不该是男儿来守护的吗!

    ……

    此时,各公主今天难得休沐,正在自己的宫殿用心打扮着,早就有宫人告诉她们众使来朝,今晚设宴麟德殿,据说使臣里不乏一个国家的国君和太子,听说那晋国的太子和楚国的国君都来了,这两人都是众国公主仰慕的对象。

    她们荣国的公主,从来不敢想像能嫁入本国世家,所有的公主,都是嫁入其他国家的。

    据说今晚见后,使臣们会替自家主君或储君求娶看中的公主,被众国求娶得多的公主,可以挑选里面合心意的国家;如果无人求娶的,只等圣上做主赐婚或者等以后,这就比较被动了。

    是以,公主们格外看中这场宴会,只有在今晚的宴会中好好的表现,才有丁点的机会挑选自己合心意的,这也是身为公主最大的一点自由,她们之前的所学也是为了今晚。

    宫映雪拿着酒壶躺在海棠花树下,眸光若有若无地划过屋中正在梳妆打扮的九公主:她身量拔高了不少,脸较去年白皙了一些,远远地看上去倒也惹人喜爱。

    他浅浅勾唇一笑,整个人如月光散发出的淡淡光华,如不似人间之人,他小饮了一口酒,那辛辣的味道在嘴里漫开:好一个四方来朝的繁荣昌盛景象,只是哪一次他们来朝最后不是带走更多的东西回去。

    还有——这个黑丫头到底懂不懂今晚宴会让她们过去的目的,不过是荣帝卖女儿,她还上赶着去,真真可笑。

    他抬头又望屋中那丫头一眼:她的侍女正在为她梳样式及其复杂的发髻,她举着铜镜,认真地看着镜中的影像,显然很在乎今晚的宴会,这个发髻让她看起来成熟不少。

    正想着,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捻起树上的一个海棠果,轻弹出去,微微一笑:老气横秋的发髻,真难看。

    那海棠果正中文珠手腕,文珠吃痛的收回手,本来准备固定的发髻,一下松散,如绸缎一般披散在九公主身后。

    宫映雪瞧见她那欲吃人的样子,心情愉悦地笑了:黑丫头这个样子,估计被荣帝卖出去的可能性不大……

    毕竟谁会注意到她呢!且之前的部署也算是帮了她。

    九公主和文珠愤恨地瞪了树下那人一眼,瞧见那人还在若有若无的浅笑,九公主心中更是一阵气血翻涌:他们上辈子绝对有仇!这都这么久了,这人的底细,她还没有探出来!再一个此人又没有朋友,让她怎么打探。霸着她的院子,现在就连她去海棠树下也不行!更可气的是,你跟他讲十句话,他心情好会回你两句,往往是自己被憋得要死。

    也有好说话之时,比如他易容后,大概话会多一些。有好多次都让九公主以为两人的关系似乎是亲近了,不比以前;可待亲近他时,他又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若即若离的,让人只觉得这人深不可测,高不可攀又捉摸不透。

    九公主捏了捏手:她一定要早点嫁掉!这是她的梦想。这人从中搞破坏,她今晚还怎么好选未来的夫君?真是气得牙痒痒。

    九公主把屋中的门“嘭”地一声关上,抓着文珠的手轻轻地揉了起来:“痛不痛?”

    文珠洁白的手腕上已经出现了一团青,她嗔了一声:“哪里就痛了,奴婢重新给公主梳吧。”

    九公主呐呐不做声,既心疼她的手,又没有其他的法子。

    因时间紧迫,文珠只得给九公主编了一个简单的未出阁女子发髻,大半的头发都披散在身后,好在她头发极好,这样也不显得凌乱。

    穿了一件新作的青色华裳,如青葱一般的色彩,娇嫩新鲜,夺人眼球,九公主原地转了一圈,无奈道:“本公主穿着这个怎么感觉更黑了呢,不好不好,换一个。”

    文珠也觉得不好,大殿上如此多的女子,穿这个岂不是一开始就让人注意到九公主?反倒招恨。

    最后只给她穿了一身优雅柔和的湖蓝色裙子,头上配了一支同色的松石发簪,看着也是俏丽可人。

    九公主满意地点点头:“甚合我心意呀,走,我们去明月殿瞧瞧四公主。”

    文珠有些担忧:“殿下,您不会要和四殿下一起进去吧?”

    九公主不以为然:“有什么问题?”

    文珠汗:不是她嫌弃自家公主,有四公主的珠玉在前,谁会喜欢上自家这个!

    最终还是文珠妥协,两人相挟而出,离开屋子,九公主瞥了眼树下喝酒的人,他闭着眼睛,随意地躺在树干上,洁白的身上无尘无垢,只落着几片青幽幽的树叶,整个人慵懒倦怠,一张脸纯净绝色,如世间最好的颜色,亦如上好的画卷。

    只是他看上去似有淡淡的悲凉流淌,仿若这天地之间,他的心中只有这片小院和他手中的酒。

    可再悲凉,也掩盖不了这人的臭脾气,九公主真想把石桌上的酒泼他身上,也许是怨念太深,宫映雪“嚯”地睁开了潋滟的双眸,对着九公主突然慵懒地一勾唇。

    刹那间,只让人觉得他如仙子变成了妖物,九公主一窒,拉着文珠落荒而逃。

    ------题外话------

    含元殿和麟德殿,是唐朝大明宫主要的宫殿。

    含元殿是大明宫的前朝第一正殿,也是唐长安城的标志建筑;

    麟德殿是皇帝举行宫廷宴会、观看乐舞表演、会见来使的主要场所,公元703年,武则天在此会见并设宴款待日本遣唐使,唐代宗曾在此一次欢宴神策军将士3500余人。

    这里描写的虽然用两殿的规模、用途、名称,主要是我特别是喜欢这两殿,红墙青瓦,威严雄壮,实际上我文中大多数的建筑样式参考的是紫禁城的,黄色的琉璃瓦,辉煌耀眼,更显皇家气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