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68章 自身难保
    四公主起身,款款向白马的方向走去,踩上马镫,翻身上马,动作潇洒轻盈,如一只起舞的彩蝶,不等众人反应,率先策马而出,顿时那蝴蝶变成了闪电,英姿飒爽。

    但听点将台上的城墙上,一声令下,士兵们手拿弓箭万箭齐发,霎时间,百骑并发,律皇子这才反应过来和卫国的队员策马疾驰追着那身影和护卫而去。

    众人大惊,收起刚才看笑话的心思和之前的轻视,纷纷纵马追了出去,都怕那特殊野兽的线索被卫国人先发现。

    此时太阳已经升高,马蹄溅起的浅草,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大地也随着众人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一颤一颤的。

    大公主在马上,回眸望了眼秦陌的方向,眼似秋水,如怨如慕,许是阳光太过刺眼,她的眼眶竟有些许的湿意,听见远处鸣号声,她夹紧马腹,随着七皇子步真而去。

    七公主穿着火红的骑装,一手策马,一手甩鞭,鞭子在空气中发出“啪”的一声响,她得意地扬起小脸,对着晋国太子一笑,眉目艳丽无双。

    身后的人均已入迷。

    奈何姬余的目光落在了城墙上,上面挂着尸首,让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戾气:昨天那护卫身姿矫健,逃走后,他急忙赶回林中,可林中再也没有瞧见那洛公子!他亲自来荣国,好不容易寻得了他,他却不知道被人藏在了哪里,怎么能不气!

    想到卫律昨天的破坏,心中更是气得牙痒痒,他专门让自己的暗卫去卫律所在的住处找洛公子,可他的暗卫一个都没有回来,没有想到是被荣帝的护卫给杀了,还一个不留!

    他忘记了这不是晋国,处处受制不说,对一切都无法掌控。

    可他对卫律却毫无办法,只恨不得找个机会一剑结果了他。

    九公主恍惚起身,踩着马镫端坐马背,挺直腰杆,虽目视前方,里面却没有焦距。她心中还在思索着四公主话里的意思。

    秦陌见她心不在焉,情绪低落,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笑道:“小九——”

    “嗯?”九公主应一声,抬眸看向身侧的秦陌,秦陌一怔,第一次发现这丫头的眸子是那般的澄净明亮。

    “你还能骑马吗?要不给陛下请责,今日就算了罢。”

    九公主这才想起自己的屁股有点疼,可她哪里敢跟父皇说不参与,不是让父皇对四公主不喜,对自己更厌恶吗:“屁股的肉厚现在也不疼了。”

    “哈哈哈……”秦陌一笑,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如同送来了春风般的温暖,美得舒服,他摇头道,“汤寰带人已经出发了,我们快点吧。”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好,敢把“屁股”两个字如此毫无避讳说出来的女子,也只怕只有她一个人了。

    “好。”九公主有些窘迫,这表叔一天在笑些什么!想完她抛开心中纷杂的思绪,纵马驰骋远去。

    蓝白色的衣裙和一头墨发在她身后纠缠翩飞,让秦陌又是不自觉的开怀一笑,紧追而上。

    宁辞收回两人骑马远去的身影,咳嗽一声,对着身边的荣帝恭敬地一行礼,朗声道:“父皇,儿臣身体不适,就先行告退了。”

    “以你之见,这场秋围可当邀请众国参与?”

    宁辞抬眸,正好瞧见荣帝眼里的沉思和眉头的川字纹,乌发中还有几丝晶莹,明明正是男子最好的年纪,又是九五之尊,却比一般人家的老爷还显老态。

    这皇位是荣耀还是桎梏。

    他打量荣帝,荣帝也在打量他。

    荣帝睨了眼身量瘦小的宁辞,习惯性的一蹙眉道:“你平日可吃得好?瞧着怎这般瘦弱?”

    周公公上前,笑眯眯地开口:“陛下,殿下一直病了许久,这才将将能下床呢。”

    荣帝点点头,又望向前面宽阔碧绿的草场,周边的彩旗迎风猎猎作响,与那城墙上的尸身形成鲜明的对比。

    荣帝叹息一声,喃喃轻语:“你以后若是为帝王,一定要记住守候宁荣的江山,没有什么能比这江山重要……荣宝之乱后,荣国面上看着好看,但国库中的银子却是越来越少,你说没有银子能干成什么事情呢……”

    宁辞不解地望了眼荣帝面容;

    周公公惊诧地望着荣帝的后脑勺;

    宁辞身后的赵德惊喜地盯着荣帝周围的地面,只瞧见黄袍上一片花团锦绣的龙纹花边;

    远处的护卫神色不变地站立在风中。

    宁辞抽回目光,望着场面宏大的围场和众人远处驰聘的身影,眸中思虑:圣祖皇帝建这麓山围场的初衷是以锻炼荣国军队的战斗力,震慑周边国家,同时也加强百姓和各民族对宁荣王朝拥护的作用。

    现在却只向众国炫耀荣国昔日辉煌、今日繁华,来使的一应费用均是出自国库,甚至后面的赏赐也将是荣国最大的一笔支出。可他的父皇却还在感慨库中无银钱,怎么能不让人叹息。

    宁辞只能装作没有听清楚,心中似乎有闷意,轻轻地咳嗽几声,赵德忙轻抚宁辞的背脊,好一阵才稳住气息。

    他躬身行礼:“容儿臣先行告退。”

    荣帝凝思一会,良久,从嘴里迸出三个字:“下去吧。”

    凉风习习,荣帝眉头的纹路更深了,宁辞在赵德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向着一旁的行宫方向行驶去。

    “殿下——”赵德轻唤出声。

    宁辞睁开眼,凤目如一潭湖水,沉默片刻,他道:“你让暗卫去告诉秦陌,小心有人在途中设陷……九……”那些个护卫只怕都是些不中用的,他自己就是吃够了护卫的亏。

    “殿下!”赵德不满的出声。他根本不是想问这个,刚才圣上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主子一点都不在意,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那公主,且让暗卫过去不是把自己唯一的力量暴露了吗,那秦陌是何等才智之人,怎么不会怀疑。

    宁辞凤目一扫,眸中威严乍现,赵德毕竟年纪也不大,瞧见宁辞难得的这幅神态,知道是不喜他这样说,立刻噤声,咬着下唇,不敢再问。

    “算了,暗卫过去,反倒容易惹人注目,只希望她自己注意,不要离开秦陌和汤寰为好。”九公主身份不高,从小便处处被人为难,本就惜命,从那两次便看得出来,想来这次也跟之前一样。

    “是。”

    宁辞闭目,靠在马车上,脸色煞白,长长的睫毛在眼眸下投下一片阴影,桃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只希望她能有自己的实力,不要这般小心生存,以后,怕是没有什么机会再这般相助了……”现在众国都以为他病弱将不久于人世,加上宫中有一个正经的嫡子,倒是不会在意他。

    可刚才父皇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被中宫知晓,若是中宫那人知道,岂会留他的性命苟活。

    他自身难保。

    他声音中带着点点颤抖和无力,赵德听见这话心中一喜,抬眼望去,只见他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落寞。

    ……

    ------题外话------

    猜猜特殊猛兽是什么,猜对有奖励……

    忽然感觉自己从言情跳到了游戏。

    哈哈哈,我老弟说这么写好玩,你们觉得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