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75章 阐明立场
    九公主不为众人的神色所震,接着道:“可——小九自知技不如人,如果小九跟七皇姐比一场,父皇当检查儿臣们的课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现在晋国将军却以此为要求,不知道小九是哪里得罪了将军,还是将军高看小九,把两国输赢的大事,交给两个荣国的公主,不知道这是何种道理?”

    她的立场很重要,比可以,但凭什么应你晋国将军的要求比赛!

    荣帝心中的那颗提起的心如石头一下落了回去,还以为这丫头不知死活的要答应呢!

    众人想想也对:是呀,两国输赢的大事,为什么交给两个女儿家?换成他们,他们哪里会提这种要求,这晋国将军脑袋被门夹了?

    九公主说着瞧了眼旁边的秦陌,容颜一展,“输了便是输了,技不如人,男子汉大丈夫,岂有各处找理由找借口的道理,晋国为一个大国,难道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何况,我大荣国还不至于做将军猜想的那种宵小行径!何必生这怨怼之心。”

    哼,怼不死你!

    秦陌听见这话噗嗤一下笑出声:干嘛学他的话!

    荣国的公子们听见这话,想止不住的给她鼓掌:说得太好了!

    众国使臣听见这话,相继出声:

    “是呀——”

    “如果荣国做这种有损颜面之事,也不至于与你晋国差这么几分了!”

    “今天累了一天了,还让不让众人休息了?”

    “晋国输不起,大可以狩猎的时候努力几分!”

    “晋国的人莫非都是跟将军这般,当真是输不起呀。”有人抓住了要点。

    众人又想到晋国太子那弱不禁风的样,看着都着急,看看这才第一天围,就受伤了。

    那七皇子步真走上前,沉声道:“晋国开始以剔除有孕的动物为借口,按照这样的说法,我西域不是第一?”他一身的血腥味,直冲人鼻,大公主挪远了一步。

    众人纷纷出声应和:“是呀,照这样算西域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你——”晋国将军听见这些气死人的话,浑身都气得一抖,就差上去杀了这些人,但更想杀的是那小丫头。

    还有这些个国家,刚刚还不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吗?现在又是这样,真是墙头草!

    九公主高昂头颅,眉毛微微上挑:“怎么,将军现在是见为难不成,便想杀了本公主吗?”她就是要在这样的场合得罪晋国,看他们拿什么借口为难她,或者想在她的婚事上做主也是没有门的!毕竟现在谁都知道她得罪了晋国的将军!

    她那毫不怯弱,也没有半分退步的样子落在荣帝眼中,有微微的惊愣,这丫头怎么会有那样的神情,仿佛带着通身的骄傲和光芒,虽然人在这里,却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世间万物都不入她眼中。

    曾经他也见到过女子有这样的神情,后来,他带她回到宫中,却再也瞧不见那女子出现这样的神情,他也慢慢地失去了兴致。

    再后来她不知死活的做了一件事,彻底失去了他的宠爱,最后也落得一个跟大多宫妃一样的下场。

    这便是他为自己生下的女儿么?他之前怎么从来没有关注过?

    公主们也神情不一地望着九公主:这还是那惜命如金的宁九?没有想到伶牙俐齿的,那平日里那个又是谁。

    半晌又凉凉的嗤笑:果然宫中之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啧啧啧,够能藏的呀。

    一些人又悄悄地打量那公主,想到他们之前拿到的画像,无一例外的是把这个公主画得最丑,有的画得还如一个怪物,现在却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场中顿时一静。

    荣帝适时的开口:“今日大家捕猎辛苦都累了,明日赛马比赛,朕当让众位瞧瞧荣国公主的比试,赢得者,朕会赏赐一件宝物——银弓。”

    众人目光“唰”的一下转向说话人的方向。

    荣帝说完,在众人山呼“万岁”的声音中,带着帝王的仪仗离开。

    公主们听见这话,均有些兴奋,眼中露出志在必得,荣国祖上就是马上得的天下,她们虽为公主,却也有骑射的课程,自小就是学了的。

    那银弓是祖上留下的宝物,极为难得,主要是这件宝物的权利,拥有银弓之人,没有人能对其主人随便惩罚和灭杀,相当于拿着了一块免死金牌,只是这银弓之前的主人是长乐长公主,前几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着实让人叹息。

    九公主也有些激动,那可是传说中的银弓呀!

    不过瞬间,她眸中的光彩便淡了下来:后面的时间,那晋国会怎么害她和四皇姐?

    她望向四公主的方向,正瞧见四公主也向她望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撞出一阵火花,别人都不懂,只有她们两人能懂,那就是都瞧见了对方眼里的担忧。

    夜晚的公主驿站,在鸟叫虫鸣中,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九公主换了床,睡得极不安稳,她翻了一个身,一阵淡淡的酒味袭来,九公主又翻了一个身,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睁开迷蒙的双眼。

    只见月光朦胧中,窗边箱柜上坐着一人,窗户大开,淡淡的清辉落在他的身上,平白地为他添了一抹莹白的光晕。

    本就出尘绝世的五官,在清清淡淡的月光和黑黑沉沉的夜色中显得如仙似画一般。

    好半晌九公主才清醒,一个激灵从床上一下坐起来,不解地望着那神灵一般存在的男人:“你、你、你怎么在这里?”要死了,什么时候来的,是鬼吗?突然就出现,突然就消失,哪哪都有他!

    而且她是公主,是女子啊!这人突闯她闺房,这人懂不懂礼数!她不要面子吗?

    “你说要感谢我?”宫映雪坐在窗前,望着床上的九公主笑问,虽然是笑着,但语声如冰。

    九公主一愣,想到下午林中的危险,下意识地开口:“是啊,你救了我,我自然该感谢,你是要……”要钱?他好像不缺钱吧,而且她也没有钱呀。

    “那好,”宫映雪打断她的话,继续道,“那你明天便把那银弓夺了给我。”漫不经心又带着点点慵懒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情绪,眼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似有万种风情。

    九公主瞪大了眼睛,抓紧了床上的被褥,翻了翻白眼:“你……耳目可真多呀!”父皇晚间的一句话,他又是从哪里知道的,不过当时那么多的人……

    “怎么,对自己说的的话要收回不成?”

    九公主扁扁嘴,不服气地辩解道:“我又岂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只是我……尽力。”说着低垂下头,黑暗中,她小小的模糊身形看上去有些泄气,“你知道的,三公主擅射,八公主擅骑,七公主骑射均得到名师用心教导,而我……”

    “呵,黑丫头可是要打退堂鼓?”

    谁要打退堂鼓了,她哪里会怕:“我、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尽量。”

    “如果黑丫头连几个公主都比不过,以后再莫说感谢的话,现在除了银弓,其他的我还真看不上眼。”说完飞身离开,这来去自如样子如入无人之地。

    九公主无语,拉过被子气呼呼地睡下:公主怎么了,她们公主很厉害的好不好,哪一个是能让人小瞧的!

    片刻后,又迷迷糊糊地想:那银弓……据说以前是先帝赏给长乐长公主的物件,长乐长公主容貌倾城,自然是很得宠爱,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长乐长公主离开人世,那弓便落入了父皇手中。

    可他一个男子要那女子的物件做什么!送给哪个小宫女?

    ------题外话------

    推荐好友超稀饭潇新文。

    《盛世娇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18岁的安初希在酒吧里初次见到27岁的商宵墨,他冷魅的俊颜,独有的霸气让她一见倾心。安初希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绞尽脑汁想让他成为她的男人。

    在世人眼里,他是长辈,她是晚辈。在安初希眼里,商宵墨是她的男人,是她不顾一切去爱的人。在商宵墨眼里,安初希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宠她护她,都是为了最后吃掉她。

    【一句话简介】商宵墨说过,安初希就是上帝从他身上抽走的那根肋骨,因为只有她在,他的心才不会隐隐作痛。

    PS: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一个没羞没臊,一个故作矜持,这是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欢迎小可爱们入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