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7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四公主抬起头不解地望着大公主:“大皇姐这是?”

    大公主没有理会四公主,一双如潭水般幽深的眸子只盯着九公主,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九皇妹今天让人好生吃惊,真是好本事呢。”

    九公主心中一跳,难道是指今天在第二圈时,晋国那将军误打了大公主的马?她斟酌地开口:“小九今日不过是侥幸才得赢。”

    “九皇妹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知道是想‘惊’何人呢?”

    还是阴阳怪气的,九公主有些受不了,又不敢发脾气,只有低头任她说,心中思索:莫非是哪个她看中的人在场上多看了自己两眼?

    女人心莫测得紧!

    有权有势的女人就更如此了!

    大公主脑中突然忆起那次元宵灯会,这宁九一晚上不曾出现,才一出现在船上,秦陌就寻了过来,明着是给她们请安,现在想来,那时候,他只是帮她解围而已……

    草地上的秋风吹得人生冷,大公主身形一颤,眸中带着伤痛,一股股伤痛又化作了想要毁天灭地的暴怒情绪,只是她从小就善于隐藏和伪装,才没有让人发现。

    宁辞远远地瞧见这一幕,那昌平公主身上的气息他太过熟悉,狠厉不容一人。

    他带着赵德毫不避讳地走上前。

    走近后一双墨玉般的眼眸,只望着九公主,淡淡地开口:“九皇姐,可否让本皇子瞧下你手中的银弓?”

    九公主不明所以地递给宁辞:他何时对这个有兴趣了,他想要?

    宁辞的目光落在她手背上,光滑小巧的手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鞭痕,可见打人的人用尽了力气,片刻后他才移开目光,仔细地看她手中的弓,温和笑道:“刚才瞧见秦大人对这弓极感兴趣,想来也是爱好弓箭之人,心中不舍,九皇姐可是夺人所爱了。”

    这话清清楚楚的传进了大公主的耳中,大公主回神,认真凝视了宁辞片刻,这个皇弟还是那般瘦弱胆小,才说了一句话,脸红如霞,大公主瞧见他眼中对弓的喜爱之情,心中也微微怀疑:莫非是自己猜错了,秦陌只是看弓而已?不然昨天在众国面前说的兔子,也没有给她猎!

    “本公主就不打扰皇弟瞧弓了。”说着,带着人仪态万方地离开。

    四公主、九公主和两人的宫婢顿时觉得一松,连周围的空气都比刚才要多了起来,这大公主虽然常常温和大气,可宫中的人都知道,这人绝对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毕竟是皇后唯一的公主呀!她毁灭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如宁欣一般,声势浩大,而她作为嫡出的公主,往往只需要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便能让她不喜欢的人悄无声息地消失!

    宁辞把弓放在九公主的手中,浅浅一笑道:“好弓,当要好好的利用。”

    这一笑如一弯月牙,煞是好看。

    说着带着赵德离开,向着自己的行宫走去,如来时一般莫名其妙。

    四公主望着他的背影沉思:小九和皇子什么时候这般熟稔。

    九公主捏着手中的弓,恍然大悟:“对呀,自己拼命地拿这个弓是做什么,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吗?”她之前就打定了主意,如果再有人如之前那般欺负她们,她们就亮出这弓的啊!

    九公主懊恼地拍拍自己的头:一定是她被欺压得太久了,没有想起自己有这块“免死金牌”!

    片刻后,又暗叹:还是宁辞聪明!

    随即又想起来这弓最后还不是要给那人,自己应承了的,岂能说话不算话!

    四公主长了九公主两岁,又是局外人,看得也明白了几分,她叹息一声:“小九,你我均是最惜命不过的人,万不可因为不相干的人平白地丢了自己的性命。虽有这弓,可有的人从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围场这段时间我们最好不要再跟其他的人有接触。”

    九公主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呀,一个两个都是奇奇怪怪的,但是那大公主刚才欲灭了她的心思,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有今天赛马的那一出,我本来也不打算再出来。”九公主嘀咕道。

    两人才回到行宫,便瞧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宫人,宫人们脸上都是道道血痕,红得刺眼,显然已经受伤,冷冽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几人心中大骇,忙冲向大厅,只见中间的主位上坐着一人,正是宁欣,她翘着腿,手上拿着新得的红鞭,红鞭在她的手中灵活如一条小蛇,正一副悠闲地等她们回来。

    她旁边站着几名侍女,身姿不似宫中多数的婢女那般娇弱,看样子都是些练家子。

    瞧见几人进来,宁欣抬头露出一抹笑容,几人浑身一冷。

    九公主防备地盯着她,冷声道:“你这是要如何?”

    “你也瞧见了,本公主今日心中不爽快。”

    “呵,就因为输了比赛?早知道有今日,你何不好好练练本事,现在做这般输不起的神态是什么意思!”

    “宁九你少在这里装糊涂,从昨日起,本公主就想来找你,生生忍了一天,那晋国太子跟你有何恩怨,还有林中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一一道来。”她昨天也让人打听,可根本打探不到,加上晋国太子现在受了伤,里里外外防备异常。

    “七皇姐,虽然你我互看生厌,可你好歹是我的亲姐,我自然不忍心看着你望火坑中跳,那晋国的太子……”

    宁欣站起来,不自觉地走近一步,眼眸突然凌厉:“如何?”

    四公主忙拉了下九公主。

    九公主对着四公主一笑:“她知道也好,现在那边已经要害我等性命,我何苦还要守着这秘密。”说完,对着宁欣道,“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七皇姐可要保证,以后可不能随便的为难我等!”

    宁欣嗤笑,干脆地坐下:“哦?那要看你的消息值不值得本公主保证。”

    “既然七皇姐没有这个诚意,那七皇姐还是差人慢慢打探的好。”

    旁边的侍女上前一步,正待出手。

    九公主拿出身上的银弓,捏在手中慢慢的把玩,那弓在烛火中发出亮闪的光泽:还是宁辞说得对,好弓就要好好的利用。

    “七皇姐,可是想来夺我的弓?”

    那侍女有些犹豫,望了身后的宁欣一眼,宁欣瞧见那弓,想起今天输了的比赛,心中又是一阵胸闷。

    宁欣的眼眸沉了沉,嘴角扯出一抹阴笑:“一直以为你是软柿子,没有想到之前是本公主大意了,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说完,转身,再次开口,“好,我保证——”

    九公主也不敢跟她计较得太清,见好就收,她笑道:“七皇姐呀,那晋国当真嫁不得,那太子有龙阳之好,嫁过去岂有好日子。”

    没有想到宁欣听见这番话,大笑起来,“宁九,你当真单纯,宫中之人哪一个是正正经经的干净人,哪一个不是有一堆的腌臜事,这点算什么,就连那些个太监奴才也是一堆的龌龊心思!他一国太子,这话传了就传了,且又不是在他的晋国,还不至于为了这点要你的性命!”

    九公主蹙眉,想起秦陌也有类似的疑惑,他说“只怕这个原因还不至于要害你”,可她们上去只有听见后面的半截话,至于前面说了、商讨了什么,她们哪里知道。

    九公主跟四公主对视一眼,两人均是一脸疑问。

    九公主一直不敢小巧宁欣,这人跋扈嚣张,但从来不是傻的,相反,她极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

    宁欣瞧见两人不似作假的神色,估计这两人也不知道,只好又问道:“那伤他的黑衣人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救你?”

    ------题外话------

    评论

    评论

    哪怕说爱我也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