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83章 无人求娶
    “小九,你莫要指责我们,我们谁有你反应快,”说着顿了顿,瞥了眼宁辞的身高,继续道,“先不说皇子体重,我们拉不上来,就是拉了到时候被人瞧见该如何想我们公主,男女授受不亲,公主的脸面还要不要?难道就你心有荣国不成!”再说了,谁有她的那蛮劲呀,一个弱小的公主居然把一个皇子给拉了上来,真是野蛮!

    “脸面、脸面……”九公主呼吸一滞,重复着,神情颇为痛心地开口,“要脸面有何用,他是我们的至亲呀,这个时候谈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同属宁氏血脉,他又不大……还有,他若是有伤,你们以为父皇就不会怪罪追究了吗?还是你们以为即将出嫁,离开荣宫,父皇便拿你们无法!”

    还什么反应快,刚才的时间够马儿跑一圈了!别以为她不知道她们的那点心思,不过都是些看好戏的,巴不得自己的兄弟姐妹都死掉!

    十公主走上前,轻轻地执起九公主的手,九公主一颤,十公主哭道:“九皇姐,小十错了,小十……”不该胆怯不该想那么多,命悬一线,她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这般冷漠麻木呢!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九公主想伸手抹掉她的眼泪,试了一试,胳膊沉得如灌铅,终是徒劳,她叹息一声:她不是责怪任何人,她只是刚刚有点失去了理智。

    十公主哭得泪眼朦胧的点点头。

    “啧啧啧,说得你好似最正义最明事理似的,我们能不着急吗?”二公主嗤笑道,尖酸的话从嘴中冒了出来。

    九公主侧目望着她,冷声道:“二皇姐就不必再说了,你着急吗?你若真的着急,即便自己不上前,也不该让你身边的宫人挡着前面的路口!”

    二公主被说中心事,脸色有些微红,她身边的宫人悄悄地退了一步,她还想争辩几句,余光中瞧见宁辞正幽幽地盯着她,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如溺人的海水,又如山上的野狼在明亮的火把下散发着骇人的光芒。

    她识趣地闭了嘴没有再说话。

    宁辞目光定定地落在九公主的脸上,她脸红扑扑的,因和人吵着,脸颊如同包子气鼓鼓的,他平时觉得其他的公主吵吵闹闹的很烦,很厌恶,可为什么他九皇姐吵起来是那般可爱,又让人安心呢。

    宁辞扫了眼宁奚,瞧见她一张鹅蛋脸在火光映照下,生动美丽,没有任何的情绪,宁辞敛目,在赵德的搀扶中下了城墙。

    宁欣也带着自己的宫人从九公主前面过去,走到面前,她止了步伐,嘴角带笑地扫了眼身侧的人,这小小的宁九果然是让人刮目相看呢,她之前还以为这人是长本事了,原来不过是一蛮人,且看她能在这宫中活多久!

    又闹了一阵众人才散去,宁袖抬眸望了宁辞一眼,瞧见他冰冷的目光没有任何情感地扫了她一眼。

    宁袖一慌,落后了众人几步。

    九公主和四公主两人身上旧伤未好又添了新伤,着实痛苦了几日,特别是第二日那手和胸口简直是一动、呼吸都费劲。

    好在第二天荣帝知道了当天晚上的情况,特许几人在行宫中修养不用出来参加秋围。

    因着这一出,又悄悄地斩杀了一批皇子、公主的护卫。

    他暗中着人调查,实际心中早已经认定是皇后所为,想起上次皇后对宁辞的伤害,他便警告过她,她还不吸取教训,现在这样还视宁辞为眼中的肉中刺!

    他心中对皇后难免怨怼,只是众国都在,他又不好在这个当口问询、处罚皇后,只把这件事憋在心中。

    此后的十几天,晋国太子都没有出来,不禁让人好奇晋国太子是伤的有多重,才不敢出来。

    后来的时间,晋国自顾不暇,当然没有机会为难四公主、九公主,两人过了十几天安心太平的日子。

    众人心中险恶地猜想:不会是死了吧?死了最好,反正是在荣国!

    ……

    半月后,众人从麓山围场满载而归,那晋国的太子还是不曾露面,有的人心中难免又活泛起来,紧接着众国上朝觐见再次递上求娶公主们的文书。

    文书中每个公主都有被国家求娶,只有九公主无人提及,只怕荣国王朝几代公主也只有这一个例外!

    一些尚文的国家,想到九公主宫中传出的名声,又想到那天骑马的“彪悍”,纷纷摇头叹息:他们要这种公主干什么!

    尚武的国家,又瞧不上这个瘦弱的公主,他们也不是找将军,可好歹还是要有一点肉吧,且他们要的是能在宫中能生又能管好后宫的女子,九公主如果能管好后宫,还能传出那样“丑女”的名声吗?显然是不能的,他们又何必要这样的公主。

    弱小的国家,又希望求娶一个身份既没有那么尊贵的,也还是要有点身份的,自然不会把目光放在九公主的身上,且九公主显然得罪了晋国,晋国他们可惹不起。

    最主要的是雪苹楼放出的消息,让他们也不敢违背。

    是以,九公主就这么被华丽丽的剩下了。

    九公主经过古刹那事,心中茫然万分,对自己的婚事自然也没有之前那般在意。

    她拿着银弓,期待万分地推开自己的小院,满院的清香扑来,院中的海棠静默,旁边的那棵小树依旧要死不活,周围的荆棘已经长得繁茂无比,牵着藤蔓,藤蔓上开满了密密匝匝的花朵,石桌上放着他的棋盘……

    九公主又扫了眼院中,凳子上、秋千上、海棠树下空空荡荡,院中没有他的身影……

    她眼睛盯着海棠下的秋千,只是发愣。

    脑中突兀地想起他总是闭目躺在上面的身影。

    他今日为何不在?那这银弓……

    银弓上的花纹繁杂,摸上去冰凉,沉手,质感很好,九公主又想起那晚他那清清淡淡的身影,他为何要这玩意。

    文珠见旁边的人愣着轻轻地推她一下。

    九公主回神,呼出一口气,少顷,轻快地踏进去:那醉鬼一定是出去了,她还想让他先看看这宝物呢……

    文珠瞧见九公主一脸失望的神色,犹豫地问道:“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九公主回眸,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望着文珠:“没有怎么呀,你问这话做什么?”

    文珠不相信,这失魂落魄的样子,绝对有事情。

    九公主伸伸懒腰,撇撇嘴:“不跟你说了,本公主要去补眠了。”天知道她这十几天是怎么过的,虽然是好好的休息不参加秋围,可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哪里有片刻的大意。

    ……

    ------题外话------

    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一如既往的求评论

    你们还会喜欢我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