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87章 你到底是谁?
    九公主皱眉寻思片刻,如果晋太子下不了床,以后只会无缘宝座,岂不是更恨毒了她和四公主,毕竟当时她被这人所救,许多人都瞧见了,她想到四公主的处境,一五一十地把那晋国太子为什么要杀她们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希望他能给她们出主意。

    宫映雪早知道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听完后一张脸依如之前一般淡然,没有任何的表情。

    九公主慌了,还有些紧张,他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不该惊骇吗?

    她不禁又走了两步的距离,挠挠头笑道:“我和四皇姐向来要好,现在别无它法,莫非眼睁睁地看着她扑入那火坑,我自知欠你许多,也知道你向来神通广大,可否再帮我这一次?我没有什么好给的东西,只有这小院和银弓,你若看得上,这小院你也拿去吧。”

    说着从层层叠叠的衣服中掏出那被她夺回来的银弓,递上前。

    她身上的纱裙被风吹起,轻轻地扫到宫映雪的手背上,痒痒的、柔柔的、麻麻的,挠人心扉。

    宫映雪睁开眼眸,侧目瞧了眼那柄她拼命夺来的弓,弓在细碎的阳光照耀下如刺眼一般明亮,他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淡红色的唇瓣轻启:“晋太子已经启程回国就医,晋国会大乱,想来没有心思迎亲,你们无需做什么,等着就好。”

    九公主心放宽了一分:就这么简单,什么都不用做?

    片刻后,她谨慎地盯着秋千上的雪衣男子,他还是一副冰冷淡漠的样子,神态中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淡然,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整个人仿如九天之外的仙人,周身仙气飘飘,那些繁华喧嚣仿若从不入他的身,可这人却处心积虑的谋划着什么,她总也看不透,他躲在她的小院,偶尔会连着几天不出现。

    这次秋围易容去林中谋杀那晋国皇子,也猜到了晋国以后的形式,仿佛就是要晋国如此……

    可她又次次受他的恩。

    九公主沉思一会,问出自己的疑惑:“那晋国太子在荣国受的伤,他们会起兵来荣国讨说法吗?”

    宫映雪慢慢起身,瞅着眼前的小公主不禁失笑:“不会,狩猎中受的伤,众国都在,说不清,且晋国其他的皇子争位,谁愿意为他出头。”

    九公主没有因他说的话而放松,她警惕地望着前面的男子,不如之前的咄咄逼人,这次,她的声音中带着点点颤抖:“你到底是谁?”

    满是惊慌和疑问,这逗乐了眼前的人。

    宫映雪学着秦陌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发,柔滑的触感让他手心都变得柔软,这似冬日的一抹暖阳,让人心中微暖。

    这一软一暖间,让宫映雪心愣,他抽回了手。

    怪不得那秦陌喜欢揉她的头发,原来是这样的感觉,他望着她纤尘不染的眸子,轻声道:“黑丫头还不知道吗?我叫宫映雪。”

    他一直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宫映雪——”

    宫映雪。九公主心中重复,又细细思索了一番,没有听说过。

    映雪?

    囊萤映雪。

    莫非他家里很贫困,这才入宫做了那太监?可太监进宫不都得自称什么某公公,什么小某子吗?他这连名带姓的称呼是什么意思?

    一时不由得有些挫败,这么久了,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他的目的,他的家世,他的一切……

    宫映雪瞧见她垂头,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紧抿的唇瓣,可以猜到她是一脸憋屈,宫映雪心中顿时如春风拂过那茫茫的冰山,一点点地开始融化倾泻。

    九公主又把那弓递上前道:“宫、宫映雪,这次我拿了第一,这是你之前要的,你怎么不拿,好不容易得来的,你可要收好了……”

    文珠在另一边听见这话大惊:她们公主那般舍命夺这弓,竟然是因为这个人想要?

    宫映雪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弓上,小小的女子拿着那弓,带着笑,一脸的纯真,如镜子一般澄净的眸子中是他淡漠的倒影。

    银色的弓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晃花了他的眼。

    刚才那旖旎的心情蓦地消失得一干二净。

    脑中有些本来清晰的影像在见到这弓的那刻,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恍惚记得曾经有个倾城绝世的女孩拿着这弓,巧笑嫣然地递给他说,“这是给你的免死金牌,你可要收好了。”

    你可要收好了——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触碰那弓的龙头,指尖都止不住的颤抖:这东西不该再存在这世间,就合该随她主人一般消亡,现在怎么能变成另一个公主的物件!

    龙头冰凉,这冰凉仿佛入皮入骨,宫映雪抽回了手,最终没有把这物件化为粉末。

    “既然是你夺的,便是属于你的。”落下冰冷的一句话,便飞身离开,心中愤懑不已:黑丫头没有眼色吗?第一次他都没有接,何苦再递一次!

    文珠和九公主只瞧见墙头的一抹白色影,院中便少了那人。

    九公主感觉莫名其妙,她一点点地打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裙:什么凑脾气呀!一会要的一会又不要的。

    过了好一会,才走出海棠树下,去屋前换了文珠,两人走出院子。

    她要赶紧把这些告诉四公主,免得她着急担心。

    文珠跟在九公主身侧,她在屋中把两人的动作都瞧了一个一清二楚,心中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觉得那人遥远得让人无法企及。

    一路无话。

    两人走至明月殿,殿中的宫人告诉九公主,四公主已经带着两个婢女去了御书房外面。

    九公主大惊失色,赶紧和文珠向御书房跑去:四皇姐怎么可以去那里,御书房从不会允许女子踏入,即便是女子地位极高的荣国,也有不可触碰的底线。

    还有,这么多公主都被赐婚,偏偏只有四皇姐一个人去那里,只怕会让父皇大怒,反倒适得其反。

    九公主赶到御书房外面,层层的阶梯上空无一人,两人喘着粗气跑到了御书房门口,两个小太监赶紧上前拦住。

    九公主着急道:“公公,刚才四公主可来过了?”

    小公公也有些想哭,将将那四公主闯进去,里面就传出圣上粗声呵斥的声音,现在这公主又来?

    九公主望着里面,急声道:“我四皇姐可在里面?”

    “殿下,您快走吧。”小公公语带哀求。

    “……父皇如不许,女儿削发明志。”里面传出四公主的声音,声音里带着一如以往的清冷还有一点坚定。

    荣帝大怒的声音传来:“反了反了,还敢威胁朕,定是朕平日里太过宠你,你越发无法无天。秋围上你丢尽了荣国的脸不说,现在还敢对着朕说出这样的话,朕自问对你一向宠爱,婚事也处处为你考虑,那晋国是公主们都想嫁的地方,朕特地给你留着,你毫不领情不说,还来威胁朕!来人……”

    这是父皇要罚人的前兆了。

    九公主一下警醒,忙向里面冲去,几个太监重重拦住,文珠也上前,不让几个太监碰着挨着他们公主。

    “父皇若是为月儿考虑,就取消这婚事,她们想嫁,就让她们嫁,我是不愿意的,若父皇不准,月儿以死明志!”

    “你、你,来人!来人给朕赶出去!”

    只听“嘭”的一声响,接着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再接着是荣帝暴怒的声音,“你今天就算是死了,朕也要把你的尸体抬过去!来人,抬下去!”

    九公主不知道里面的情形,惊恐地瞪大了双眸,不管不顾地往里面冲去——

    ------题外话------

    则宁:九九,你现在还想着嫁人吗?

    九公主:想啊!

    则宁:鸟不拉屎的小国家诶,你还想?

    九公主桃心眼:谁说我嫁去那里,我要嫁宫映雪——

    则宁:可是我很忧伤,我一直写他,读者不买账啊。后面你们两人还有很长的相处,怎么办?

    九公主: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现在喜欢他。

    则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