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88章 葵水初至
    不过一会,四个太监抬着一软铺走了出来,上面正是四公主宁月,她肤若凝脂,只额头上血迹斑斑,生生破坏了一张绝色倾城的脸,因这些血迹,又在脸上胡成了一团。

    狼狈万分。

    九公主呼吸一窒,奔上前,想要抹去她脸上的血渍,一大堆宫人强制把她拖到了阶梯下。

    不一会四公主带去的两名婢女也被人带了出来,已经奄奄一息,不知道被罚了什么。

    一路的宫人瞧见这样的情况,心中均明白了七七八八,纷纷报给自家的主子,于是自赐婚后除了宁月闹过,其他的公主都接受了安排,年纪大一点的宫人们私下感慨:这辈的公主们比上辈的公主听话了许多,之前的长公主那可是有好几个都折损在了抗婚上。

    最后只有一个新安长公主给留在了荣宫中,可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个老姑娘了。

    九公主跟着那几个抬着四公主的小太监到了明月殿,哪知还没有进入公主殿便被宫人赶了出来。

    九公主被几个太监猛地推倒在地,突然肚子一阵绞痛,竟站也站不起来,细密的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

    文珠追上来,上前扶起九公主,收起心中的愤恨,走到一个年龄稍大的公公面前,递上袖中的黄白之物,这些还是自家公主过年得的压岁钱,拿出去有些心疼,可宫中就是这样,不递这物根本行不通,她忙笑道:“这位公公,咱们家公主就去看一眼,只一眼便离开。”

    那公公收回手道:“这是陛下亲自吩咐的,奴才可不敢放你们进去,还是快走吧。”

    文珠瞧见他银两未收,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知道陛下是铁了心,她脸一红,又多拿了些银子递上前,轻声道:“公公知道陛下最疼爱明月公主,我们公主跟明月公主最是要好,放我们公主进去吧,我们公主就看一眼便走,求公公……”

    那公公不想与这两人纠缠,冷了声:“咱家好话也说尽,姑娘还在这纠缠,等会被其他人发现了,报给陛下和娘娘,可别怪咱家!”

    文珠捏紧了手中的物件,回身扶着九公主离开公主殿。

    她瞧见九公主苍白的脸色和额头的冷汗。

    白着脸急声问道:“公主可是被他们推伤着了?怎么脸色这般不好?”

    九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气若游丝。

    文珠前后检查了一番,均没有发现异样,不禁更加着急了:“公主是哪里不舒服?”

    “肚子,肚子……刚才一摔倒便痛了起来,一阵阵地绞痛,我都站不起来……”

    文珠当即明白了这情况,她侧目看向九公主身后,月白的裙子上果然落着一点殷红,刚才没有注意到。

    这里正好是一个圆形的亭子,叫做千秋亭。

    她扶着九公主坐在凉亭的木凳上,低声道:“公主别担心,您在这里等等,奴婢回去给你拿斗篷。”

    九公主也不知道文珠为什么要回去拿斗篷,她靠在亭柱上眼睛紧闭,脑中还在想着四公主。

    宁辞赶过来时,就看见她雪白着一张小脸,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有气无力地靠在凉亭边,一双小手捂着肚子,眉头紧紧地蹙起,冷汗津津,轻薄的衣裙一角在微风中翻飞……

    宁辞疾步走近:“九皇姐,你这是?可有大碍……”

    九公主睁眼,仰望着面前的少年,他身姿秀挺,容颜出众,神情冷峻,周身沐浴在阳光中,耀眼得不得了,九公主见他眸中的担忧,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么?我没有事。”

    宁辞吃惊:“无事?既无事脸色为何这般不好?”他知道御书房发生的那一出,便过来瞧瞧,生怕他这个傻气的皇姐把自己给搭进去,没有想到还是来晚了。

    “我真没事……”

    声音有些嘶哑,细听下似乎带着点点痛苦的颤音。

    宁辞不敢苟同,脸色都成这样了,还没有事?

    他想了片刻,认真地凝视着她,黑沉沉的眼眸如潭水,九公主瞧见这样的目光,微微一愣,这不含杂质的目光让人感觉,他的眼里只有她自己。

    宁辞不悦,粉的唇瓣几乎唇抿成了一条线,他沉声道:“四皇姐的事情,你不要再掺和进去,晋国太子已经受伤回国,你先想想自己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再去瞧她不迟……”

    九公主出声打断:“她是我最好的姐姐,我怎么能不管,你没有瞧见,今天她被抬着出来,面目都看不清了。”

    “可你去了又如何,一样瞧不见她,几次后,难免会惹上面……的不喜,甚至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到时候你该怎么办。且这样也会让他们对四皇姐更加厌恶,岂不是给她增加了麻烦。”

    九公主立刻噤声,道理她都懂,可是……

    几缕头发汗湿在她的脸颊,小脸更显苍白。

    宁辞走上前,犹豫地伸手覆上她的额头,额头饱满,虽汗津津的,但温度属正常,他轻声道:“先别说了,你的侍女是去请太医了吗,如果没有,我让赵德拿我的牌子,给你请太医过来瞧瞧。”

    九公主想到宫映雪的医术不比那些个太医差,当即摇摇头:“……不用。”

    宁辞以为她因为没有瞧见四公主还在这边闹别扭,沉声道:“都这样了,如何还不叫太医过来瞧瞧,你怎么这般逞强。”

    虽是沉声,可嗓音也是带着少年特有的清澈柔嫩,好听得紧。

    九公主莫名其妙,这哪里是逞强,只是不想给他和自己添麻烦而已。她强撑着一旁的柱子站起来,回道:“都说了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你赶快回去吧,这四周虽偏僻但也有来来往往的宫人,等会待久了,有人又该多想。”

    说着她率先离开,朝院子的方向走去,刚走两步,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九公主心中一动,知道了文珠回去的缘由。

    耳根子红透了。

    她身体不稳,脚步虚浮无力,想坐回去,又不好再转身,毕竟后面站着一个人,虽是自己的弟弟,可也是皇子!

    现在她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不同,让他瞧见这幕,她也会尴尬的好不好。

    宁辞刚想上去扶着她,眼睛恰巧落在她的白裙上,上面落着如梅花一点殷红,他有些吃惊:莫非父皇打了她的板子?可又不像,如果被打了板子,她如何能如刚才那般坐立!

    宁辞越发不解,他上前,不容拒绝地开口:“你在这里好好坐着,我去唤太医。”

    “真的不用……你别去!”九公主立刻回复,又赶忙拉住他,如果她猜的没有错,她这是……

    她的裙子一定是污了,这个时候他还去叫太医干嘛,让人围观自己的狼狈样子吗?

    九公主侧身,低着头,小声嘀咕道:“你快走吧!”声音颤抖,语气透着点点不耐烦。

    她只差求他了……

    宁辞蹙眉,惴惴地望着九公主,目光如一汪湖水,氤氲着雾气:她怎么也如他三皇姐一样了,是嫌他多余吗……

    他心一慌,移步至九公主的面前,一双潋滟的凤目望着九公主,见她低着头,看也不看自己,心中苦涩一大片,他急声道:“周围有赵德替我把守,想来有人过来还是不易,别人只当我开解你,不会想其他,你……为何还要赶我走。”

    眼神忧戚,又带着无辜和不安。

    让九公主有些欲哭无泪:这人怎么不似之前那般通透了,这让她怎么说!

    她撇开头,没有理会他的话,苍白的脸上又涨得通红:文珠怎么还没有过来呀。

    宁辞的暗卫明白了什么,想带自家殿下离开,可也不好突然现身,只好尴尬地隐在一旁,他觉得等他们家殿下明事后,一定会对今天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

    ------题外话------

    十年前

    记得当时正在教室午休……

    时间过得真快,班上同学的名字,都忘得差不多了,奇怪的是,当时同学们的神态和说的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虽说,时无重至,华不再阳

    可我更想说的是,人生无常,珍惜当下。

    祝大家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