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89章 变化
    宁辞黯然叹息一声,眼眸暗了暗,线条流畅的下颚轻抬,转身走出亭子:他自小就不得母妃和亲姐喜欢,现在有个对自己稍微好一点的九皇姐,便以为这就是亲情,以为就可以依靠了吗?是他太过天真……

    九公主瞧见他那失魂落魄的背影,跟之前在树下和三公主说完话后如出一辙,只怕他又在乱想,心中又不愿他那般模样,有些无奈又有些虚弱地唤道:“喂——”

    宁辞回眸,带着茫然和恍惚,树上为数不多的秋叶被风吹落,让他的身影站在这大树下有一种萧索、悲凉的味道。

    九公主难堪地望了他一眼,他的眼睛生得极美,看着你时,仿佛把所有的情谊都藏在了那汪水盈盈里,又仿佛是广袤的星空,让人忍不住一望再望,九公主别扭地垂眸,窘迫地开口:“你……你不要乱想,文珠回去给我准备了,”说着跺了跺脚,“我没有生病,你说的话,我也知道,你快回去吧……”声音中似乎都带着哭腔。

    宁辞颔首,收敛心神,转身后又转回来望着她轻声问道:“你上次……在麓山围场为何要出手救我,当时那么多的人……”她最是惜命的一人,还当着众人挺身而出。他眉眼如秋波,水盈盈的动人至极。

    九公主抬起头,“因为你是我弟弟呀,莫非见死不救?”

    这是极窝心的话,可宁辞现在听见却有些心酸。

    “九皇姐,你可以不救的,就跟其他的人一样,我就算是掉下去也不会怪你……”宁辞转身小声说道,说完挺直着背脊离开:其实就算她不救,他那躲在暗处的暗卫也会上来搭救,不过是早点暴露了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也许……她始终不一样吧,她不会让自己乱想,也没有拿冰冷的语言伤害自己,在自己危险的一刻会舍命相救……

    九公主瞧见他离开,紧绷的神经一下松开,腹部的疼痛又开始袭来……

    回去后,文珠又是一阵忙活,给她温了一个暖壶,喂了她一碗红糖水,又收拾了她弄脏的衣裙,直把她按在了床上才宽心。

    宫映雪只给她开了回春贴,便没有说什么。

    九公主毕竟也有些尴尬,只拿被子蒙着头,不看他,肚子上有暖壶贴着,让整个身体都暖暖的起来,肚子不似之前的冰凉疼痛,身体上一好,她又开始担忧起四公主来,只觉得这日子难熬。

    夜晚,皇城驿馆。

    漠鹰煌拍碎了几张价值不菲的桌椅,他那般求娶,用如此多的“天马”,最后竟只换来那最没有地位的公主,他怎能不气。

    且那公主还要等几年才能嫁过来,还是他的正妻位子,难道这几年他的妃位便空着不成?

    在朝堂上,他一听见自己的旨意,当场便想发作,要不是他一向忍功了得,又想到自己的地位,他真想把那荣帝给打一顿,当他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哼!

    “殿下——”漠鹰煌的侍卫躬身行礼道,瞥见一地的狼藉,心中暗道不好。

    漠鹰煌语气不善:“什么事?”

    侍卫更加恭敬地回禀:“属下早打探了一番,众国都没有人求娶这九公主,宫中不仅有人传出这公主骇人的相貌,更有雪苹楼早放的话,让众国不准求娶她,现在这九公主偏偏被荣国皇帝许给殿下,不会是其他国家在这中间……”侍卫的话没有说完,漠鹰煌却懂了里面的意思。

    这雪苹楼势力极大,传说雪苹楼楼主冷酷无情,果断狠辣,令人闻风丧胆。?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传出这样的话,或者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既然众国都这么默认且遵守,他们也就该随大流,现在偏他漠北国违背了,这不是被人推到风口浪尖吗?

    再说那公主极能惹事,晋国有灭她之心,那雪苹楼一个在众国都有产业的江湖门派,跟她一个公主能有什么恩怨?

    他猜测多半是晋国太子花了银子,让雪苹楼那边故意放的消息!

    他凝思一会,粗长的眉毛皱成一团:“之前那消息可靠吗?确定是雪苹楼传出的消息吗,可为何有这个要求。”

    侍卫摇头:“属下无能,打探不到。”他们漠北国还是太弱,在这里打听消息是难上加难。

    漠鹰煌脸上的横肉颤了颤,片刻后,大出一口气,无奈道:“退下吧。”先只有这样,再说离那公主嫁过来,还有几年的时间,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她先得罪了晋国,又惹了雪苹楼,到和亲之时,那公主还在不在世都难说。

    且说到时候出嫁,迎亲的队伍是他的人,遥遥路途有的是意外,他还会害怕她?死了一个公主谁会在意!

    虽是如此想,可心中还在为那些送出去的“天马”肉疼着。

    ……

    翌日,勤学殿中。

    这是公主们停了许多课的第一堂,公主们走进来时都不自觉地望向宁九的位子,这个毫不起眼的公主在这次秋围上刷新了她们对她的看法。

    直到开课的时间,她才踩着点进来,殿中公主和宫婢纷纷向她望去,她还是老样子,只眉有变细,脸微微白了些,让精致的五官变得讨人喜起来,要说大的变化却没有,可为什么那围场赢了的女子那般耀眼,是她吗……

    她不疾不徐地走到座位上,不等身边的宫婢给她收拾书桌,她自己就开始收拾,没有一点公主的架子,但就是简简单单的动作,被她做起来矜贵,优雅万分,仿佛她才是那个被皇室精心培养的嫡出公主。

    宁欣单手托腮,望着九公主,颇有些“深情款款”的意味。

    九公主没有理会殿中人的打量,撇了眼四公主的位子,果然——

    空的。

    她要是知道公主们觉得她懒懒地收拾桌子的样子很优雅,她定会仰天大笑。

    “先生到——”外面一声尖锐的通报声,公主们收起心思,看着一个陌生的女先生进来。

    这个女先生长相普通,虽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特别的韵味,只让人觉得女子就该是她这般,但这样的长相和装扮,难免让心高气傲的公主们生出几分轻视。

    这女先生抬步走进来,通身带着无边的风月,她巧笑道:“我是教导殿下们女子私事的先生,”说着一顿,她的声音极好听,如泉水叮叮,又带着温柔低沉,公主和宫婢们一愣,纷纷望过去,这先生温婉一笑,柔情似水,她扫视了一圈大殿,发现果然只有几个已经许配的公主在这里,是按她要求的做的,当下接着道,“现在你们都被指婚,有些话,我现在就要告诉殿下们,免得日后殿下们嫁去他国还要慢慢摸索,到时候反倒怨我这个先生的不是。”

    六公主宁袖笑道:“先生说笑了,我等还指望先生的教导呢。”

    这先生对她报以微笑:“这殿中有多少公主是来了葵水的?”先生依旧面带微笑,看见许多公主低了头,脸颊绯红,先生继续道,“很好,大部分的公主都来了,葵水至,意味着你们从女孩长大成了女子,慢慢的殿下们会发现身体的变化,无需惊慌,也不要着急,这是一个过程,但这之后,殿下们行事需更加稳妥才行……”

    九公主飞快地抬起头瞧了一眼,她正好来了,其他的公主有她们的母妃和嬷嬷口耳相授,而她——

    文珠平日害羞得紧,从不会给她讲这些,她又没有嬷嬷,所以这两天内心还是有点不安,现在有先生讲着更好。

    先生讲得很好,一堂课的时间,让公主们均害羞温婉不少。

    ------题外话------

    则宁:小辞辞,这一出尴尬吗?

    楚辞:你说呢?

    则宁:有点,不过没事,你还小,反正你都不懂!

    楚辞:你记着,你让我在九皇姐面前没脸,我会记你一笔的。

    则宁:……那以后补偿你一场滚床单的戏如何?

    楚辞:跟谁?

    则宁心中思考:这人年纪虽小却不好糊弄呀!

    人狠话不多,毒得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