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90章 真假公主(替换)
    直到下学后,一个个还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又过了一阵,殿中才传出细细碎碎的响声,原来是宫婢在收公主们的东西,准备离开。

    十公主走到九公主的面前,娇笑道:“九皇姐,在围场上你的表现可真棒,还很厉害呀。”今日十一公主没有来勤学殿,是以,她才有机会过来亲近九皇姐。

    她眼睛亮晶晶的,九公主笑道:“小十也很厉害。”

    这句话如风暴,公主们全部都望过来。

    二公主、五公主走了过来,十公主不由得一抖。

    五公主正准备开口,就瞧见九公主不紧不慢地从身上掏出那把银弓。

    五公主瞧见那弓,把话咽了回去:她可没有忘记,这弓代表的意思!可这宁九怎么一回事,一次拿这弓出来,这次又来!感情一招鲜吃遍天呀!

    九公主心中窃喜:这弓果然好用呀!

    宁欣款款走近几人,瞧了瞧那银弓,假惺惺一笑:“九皇妹拿着鸡毛当令箭,真当成稀罕玩意了?果然是没有见识的。”说完,倒难得的没有理会,带着宫人悠然地离开。

    十公主神情一阵放松,紧紧地挽着九公主的手臂,相携离开勤学殿。

    五公主瞪着九公主的背影恨恨道:“这宁九怎么可能会那么……”美吗?说不上来,但总之比之前好看了许多。

    二公主抬眼看了她一眼,嬉笑道:“五皇妹是不是受刺激了,现在连最丑的公主都比你美?那你岂不是成为荣宫中最……”

    五公主嗤笑:“二皇姐还是自个照照镜子再来说本公主吧,且小九今日不过是穿得比平日要好的,夏天再晒晒还不是那最丑的公主,这又不是真的变美了!”敢说她是最丑的,活腻歪了!也不看看自己尖嘴猴腮的样子!哪有她丰盈的有韵味!

    二公主毫不在乎,笑道:“哎……这小九的美虽不知真假,但五皇妹你的丑却是真的。”

    “噗……”

    一群人笑了起来。

    五公主被气得面红耳赤,恨不能上去撕烂她的嘴:狗嘴吐不出象牙,也不瞧瞧自己长什么德行呢,好意思说她,脸呢?不要了吗!

    ……

    连着好几天明月殿都不允许探望和窥视,一拨拨打探的宫人都被拒之门外,所以谁也不知道宁月在里面是不是已经死了。

    九公主每天都来,好话也说了,银子也塞了,可现在这些守门的护卫瞧也不瞧她。

    宁辞自那次后,让暗卫也过来瞧了瞧九公主,暗卫是个成人,知道这公主的情况,但这话也不好跟自家年少的主子回禀,所以少不得在这事拿话头一次哄了宁辞,只说这公主已经无碍了。

    宁辞也渐渐的放下心来。

    又是几天后,护卫终于让九公主进去,九公主有些错愕,片刻后一喜,赶紧拉着文珠进去。

    才一进去,就看见她的四皇姐额头上还包着洁白的纱布,脸色苍白,身体瘦了一些,想来是因为受了伤,心中忧思,这才瘦了。

    九公主遣散周围的宫人,喜极而泣,拉着四公主的手就开始哭起来,“你怎么那么傻呀,不跟我商量就去找了父皇,还去御书房找,说剃发就剃发也还好,大不了成秃子,你偏偏想不开去撞什么柱子!这下知道到底是柱子硬了吧……还有呀,你嫁给晋国那件事情,不用担心,我……”

    “九皇妹——”宁月出声打断九公主的话,九公主错愕地抬起头,一张小脸满是泪痕,鼻子哭得通红。宁月接着道,“九皇妹,这婚事我已经想通了……”

    九公主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人:她在说什么呀?

    九公主没有听进她后面的话,被那一声“九皇妹”骇得背脊发凉,霎时脸上微微变色,心里暗想:她们从小要好,她叫过自己“小九”;叫过自己“臭丫头”;甚至是骂过自己“死蹄子”,却独独没有叫过自己一声“九皇妹”!

    而现在她叫自己什么?

    九皇妹

    ?九皇妹!

    九公主不敢相信,又仔细打量了眼前人片刻,她的五官身高和宁月如出一辙,可她的美只是浮于表面,没有宁月的生动,也没有那傲视一切的淡然,更没有那如月光仙子一般的空灵……

    美人美骨!

    还有她的手,不似宁月的冰冷和骨气,宁月的手看似雪白,柔弱无骨,摸着才感觉到她手里的力量和分明的骨节,而自己手中捂着的这手确是柔软无骨,标标准准的美人手!

    九公主慢慢地放开了那手,退后两步。

    宁月没有再说话,一脸谨慎地盯着她。

    宫人们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大气也不敢出,大殿上顿时落针可闻。

    九公主突然摸出身上的银弓,迅速欺身上前,用弓线勒紧她的脖子,厉声道:“说,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九公主跑马不是白跑的,这一身灵活和反应便是练了无数次才有的。

    文珠上前,不明所以地望着九公主,“公主?”

    九公主没有理会文珠,她神情严肃,手中的弓又往后提了提,直到一丝血腥味在殿中漫开,九公主冷声喝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何人?”

    文珠惊愕,瞧了眼宫殿四周,果然不似平日的清冷,除了殿中几个,其他的宫人都躲在暗处细细观察。

    “我、我……咳咳……你快放手,本公主是你四皇姐呀。”

    九公主害怕真的把她给勒死了,到时候徒惹麻烦,她微微松开一些力道,瞧见她眼中的害怕,当即嗤笑出声:“真当我傻了不成,我们俩自幼要好,岂会分不出她来,说,为何在这里假扮她?”

    那人慌了,眸光四散,忙道:“四公主让我假扮的,她说她不想嫁。”

    周围的气息顿时一变,文珠突然觉得温暖如春的明月殿冷飕飕的。

    面前的人身高毕竟比自己高,九公主勒着有些吃力,她又松开了一点:“真的?”

    那人忙不迭地点头。

    “那她在哪?”

    “不、不知道。”

    “那你知道些什么?”

    “我、奴、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九公主心中满是怀疑,这明月殿上上下下,她哪里没有去过,可真的让她找不成,找到了到时候让其他的人知道了怎么办?岂不是会给四公主带来危险。

    要不就先等等,等那太子一死,婚事作废,四公主知道了自然会出来。

    可……

    她眸中一下惊恐,脸色霎时一变:四皇姐是何时找到这个跟她长相如此相似之人?她不可能一开始就防到有这样的事情,会提前找这么一个人替换自己!

    宫殿四周的空气更冷,有不少的宫人神经紧绷着想要冲过来,这就如一根弦,随时会绷断。

    许久后,九公主松开力道,放开了面前的女人,几缕青丝滑落在地上,九公主仰着头和文珠大步走出明月殿。

    她一走,那人一双阴郁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九公主的背影。

    “公主?”

    “公主——”

    “……公主。”

    文珠唤了好几声,九公主置若罔闻,只顾闷头朝前走着。

    过了许久才回到院中,她径直朝屋中走去,宫映雪抬起头瞥了眼她的身影,微微有些错愕:她不是应该去明月殿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回来。

    九公主低头向屋中走去。

    “黑丫头——”宫映雪轻唤。

    九公主没有理会他,文珠递了一个眼色,宫映雪纡尊降贵地站起来,走到九公主的面前,站定——

    他伸出修长的手抬起九公主的下颌。

    手中是冰冷一片,宫映雪的心突觉一凉:“你……”

    九公主抬头,满脸满眸的泪水,看见是宫映雪,似找到主心骨一般,她哽咽道:“我……四皇姐没啦。”

    文珠当即否定:“不可能?那人不是说四殿下让她假扮的吗?”随即想到那人的长相和两人的对话,当即一噎,心中渐渐涌起恐慌。

    宫映雪:“……”

    “她可以绣出栩栩如生的花鸟,可以奏出仙仙乐曲,可以跳出整篇的霓裳羽衣……她是所有公主的典范,是女子仰慕的对象,是荣国闪耀的明珠。在宫中她对我最好,什么好东西都给我留着,如果不是她,我也不可能在这龙潭虎穴中苟活至今,每次有难,也是她挡在我的前头……可她现在生死不明,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九公主自顾说着,顿了片刻又道,“不仅不能做什么,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只能这么离开……”说着又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没事偏拉她去什么古刹,然后才有这后面的一出出……她自小谨小慎微,何时会想不通去撞了那柱子,定然是心中觉得到了末路才敢以命相博……”

    “黑丫头为何这么笃定她生死不明?且这后面的种种哪里是你能预料的呢。”

    九公主微愕,抬眸望着眼前的人,那话虽然有着安慰她的成分,可他面容如水,眸中依旧不露出分毫情绪。

    他什么意思?

    宫映雪见她望着自己,缓缓一笑:“生生死死,怎能这么下定论,如果她确实是死了,那么你要瞧见了她的尸首,确定了,才这般哭一场吧,”顿了一会,接着道,“你可还记得你的丫鬟?”

    ------题外话------

    小九:为什么把我四皇姐换了?

    则宁:为了后面更隆重的出场!

    小九:那是什么时候?

    则宁:你意想不到的时候。

    四公主:小九——救我!

    小九:姐,你别慌,我会想办法的。

    晚上修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