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92章 嫡公主出嫁
    九公主寻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四公主,直到半个月后,才有人悄悄递给九公主一张纸条。

    上写着:“一切安好,请勿再寻。”落款便是一个“月”字,这字骨气洞达,爽爽有神,九公主自认没有人可以模仿到这般神似,可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不出来?

    再回神时,路上已经没了递纸条人的影子。

    九公主把手中的纸条揉成一团,心中腹诽:既然要传递消息,可不可以多写几个字啊!

    这几个字,不明不白的,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九公主没有因为得了这个消息有所放松,她还是一直闷闷不乐,整日闭门不出。

    宫映雪瞧见她恹恹的样子,很不习惯,心中觉得还是那个如猴子一般的人要好些,破天荒的对着她道:“黑丫头,你跟我出来,我教你轻功,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吗?”

    九公主不为所动:在乎的人都不需要她,她学轻功做什么?

    宫映雪似笑非笑,清冷的目光静静地凝视着她:“学轻功,也许下次你用的上。”

    九公主想想自己如果学会了,下次不用拜托他帮自己爬墙,甚至有危险之时,她可以不如之前那般狼狈逃命,现在还不知道四公主的情况,以后少不得要打探消息。

    又想到两次被他提着衣领走……

    如果自己学会功夫之后,就再也不会出现这极其丢面的一幕……

    九公主望着他出神,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天上的星子:是不是跟他学之后,能靠近他一些……

    只是他这幅似笑非笑,漫不经心诱鱼上钩的神情让她着实不舒服了些。

    九公主防备地盯着他,少顷,说道:“那我问你,你为何要去扮那雪先生?还剃我眉毛!”

    “因为无趣呀——”宫映雪淡淡地吐出几个字。心中想,如果教她练功,想来也会发生许多趣事。

    九公主倒抽一口气,赏了他一个“有病”的眼神,你说多无聊的人才会假扮成先生去给公主上课,还剃她的眉毛!

    九公主思索了一阵,暗想自己若是同意后,这人……

    可他这诱饵又撒得极好,微不可察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之后,九公主依旧去学堂上课,每天早上和晚上还要跟宫映雪学本事,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

    宫映雪可比学堂中的先生教导的要细致许多,不仅是轻功,妆容、医术,他都会给她一一讲解传授。

    如果不认真,他也不罚,直接板着脸,本来就冰冷的面容看着让人更不敢亲近。

    九公主极怕他这样,特别是他一生气,一连几天都不曾拿好脸色对着她,免不得会放下面子,又是讨好他一番。

    一段时间后九公主叫苦不迭,心中又恨,又暗暗佩服这人。

    刚开始一段时间着实受了些罪,她毫无基础,身子又瘦,宫映雪还拿了一些滋补的药方,给她调理身体。

    这一天,九公主起了一个大早在院中等着宫映雪,宫映雪披星而来,瞧见九公主傻傻地站在院中,有些不悦地开口:“你难道不知道先扎马步,或者先活动活动身体?非要等着我来不成?”清冷的声音带着质问和不满。

    九公主有些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了几分,手足无措地捏着衣角。

    小气劲!九公主不悦的扁扁嘴:“不是说练功要心平气和,切勿急躁易怒吗?你自己说的话反倒忘记了?”

    宫映雪缓缓一笑,如月牙一般勾人,这笑昙花一现便没了:“呵,你倒是学会了顶嘴。”

    说完,单手押着九公主的脖子,再挥手一推,九公主身子不稳,飞扑出去,直接摔了一个狗啃屎。

    九公主大怒,她虽然跟他在学习,可她也是一国公主,是个女子,他居然这样对待自己,不学了,不学了!

    她翻身爬起来,恨恨地朝屋中走去。

    宫映雪清冷的声音飘下来:“如果昨天学的,今日便忘记,你这样的态度,也不用学了。”说完,甩袖飞身离开。

    九公主气得牙痒痒,开始后悔自己那天答应得太快,显然这是落入他的“陷阱”,她还“骑虎难下”,当然也不排除他狭私报复自己的可能,毕竟自那天她在明月殿中无意抱着他开始,他便是这幅不阴不阳的样子!

    真是小气,这么一件小事记了这么久!

    就算是不学,也该是由她来说!

    九公主想定,还没有付出行动,她就感觉自己有了微微的变化。

    又一段时间之后,变化明显了些,她感觉身子轻盈不少,耳朵眼睛也灵了不少,连外面躲着的宫人她也能隐隐约约地辨别清楚!

    她犹豫了,只好顶着面皮讨好那人,总之憋屈得紧!

    ……

    上元十七年,春分,春回大地,百花盛开,到处一片暖洋洋。

    西域使者来朝,告知西域已准备好府邸等各方事宜,只等迎娶大公主去西域,这一天,宫中举办了隆重的宴会,整个皇城张灯结彩,金碧辉煌,声乐不止,一派喜庆。

    按礼部的要求,内务府早已经让人把大公主的妆奁等一应器具物品准备妥当,仅金器一项折合银两便是3800两,陪嫁的宫人更是数以万计,真是荣宫中头一份,可见皇后娘娘对其宠爱。

    荣帝为此大赦天下,更是让百姓感念大公主的恩德。

    九公主站在人群中望着大公主一身红妆,对着站在阶梯最上方的帝后行叩礼。

    晨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为她添了一抹温和,一举一动标准得如同书上一般,一行一止皆是女子典范。

    如同莲花盛开般优雅、高贵。

    众人的目光均落在她的身上。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可能因为凤冠过重,她身体有微微地颤抖。

    她拜倒在地,又是一拜时,余光中瞧见那人一身青色朝服,盛装打扮,嘴角噙着笑意,站在众人中依然耀眼夺目。

    她记得那一年——

    她落水后,那种窒息冰冷漫过全身,她挣扎着,扑腾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那种感觉让她绝望。

    后来,一只手带着暖意拉住了她,慢慢的向岸上靠去。她睁开眼睛,仿佛看见了一道光,照亮了她一直灰暗暗的人生。

    梨花明明没有香味,可那一刻,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满树梨花的香味,如此的扰人心扉。

    上岸后,他赶紧给她擦水,拧干发髻,宫人们才陆陆续续地围上来,后来,母后怪罪,他自有太后保着,便会无事。

    可他低头揽了错,挺着背脊跪在梨花树下接受宫中的惩罚,神情如大人般严肃。

    最后,两人都生了病,她病好后,在御花园中瞧见了他,她走上前,想着要说道谢,又想跟他说一句“对不起”,只是她嘴唇嚅动了下,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他却桀然一笑,那笑容似暖阳普照,似青草缓缓滋长,似溪流涓涓流淌,似花开刹那……

    她一下便感觉到了春天,从此后,总也忘不掉那笑,又总喜欢看见那笑。

    现在想来,那雪白纯洁的一树梨花,果然应了那“离”字。

    离,离散、分离——

    此去,一生,怕是不会再相见。

    荣宫中的一切,那些恩恩怨怨,那些情情爱爱,那些得失计较都将成为过往云烟,昨日黄花。

    不舍呀,却又不得不舍。

    一滴清泪滚入尘埃,大公主起身,退后几步,坐上轿舆。

    皇后不由得踏出两步,轻唤道:“梦儿——”

    那一声带着不舍,带着挂念,带着浓浓的哀痛。

    轿舆起步,汤寰送亲,带着望不到头的队伍起驾,彩旗翻飞,十里红妆随行,乐曲不停,嫡公主出嫁的盛景,让皇城百姓无不啧啧称叹。

    直到红衣的人再也瞧不见,众人心中一时百感交集,有伤感、有激动、有得意、有忧心,还有的公主想到不久后自己也有这样一刻,心中有些酸楚。

    ------题外话------

    这便是宁梦暗恋的故事,写这段的时候,我花费不少时间,也反复揣摩,因为主角不是她嘛,但是又要把那种暗恋的前因和深沉给写出来……

    写完后,我自我感觉还挺满意的。

    一个是梨花的寓意,刚开始只觉得美,后面才知道宫中不怎么种梨花,原因就是这个寓意不好;

    二个是分成了两个部分,虽然加起来也只有短短的几百字,但也符合古代公主暗恋、和亲的无奈,且她们在宫中难得见到男子,偶尔接触的男子是这么优秀的,不可能不被吸引……

    所以……你们喜欢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