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94章 你怕是赢不了我
    宁奚有些踟蹰:母妃说,在外面的时候他们要团结友爱,这样对自己有利。

    忙出声唤道:“皇、皇弟——”

    宁辞一顿,转身望着三公主,一双凤目散发着墨玉般温润的光芒,直直地望着她,似乎等着她说后面的话,又在鼓励他。

    这目光诱人无比。

    三公主咬着下唇,刚才把“皇弟”两个字唤出了声,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她极轻声地开始:“皇弟,一起走吧。”目光躲闪,还有些羞赧。

    极为了解她的宫婢知道,三公主这是觉得有些丢面,脸才红的。

    宁辞听见了这小声的话语,他轻轻颔首,跟三公主一起往景仁宫走去。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本公主瞧错了人,你们两个也有走在一起的时候。”宁欣淡淡的出声嘲讽。

    两人不做声,脚步不停地向前走着。

    几个公主见他们一起走了,顿觉无趣,也纷纷朝自己的宫中走去。

    一路无话。

    宁辞和三公主等人走至景仁宫朱门前,三公主微微有些不自在:她还是不想跟这个弟弟一起进去,总感觉怪怪的。

    宁辞瞧了眼高高的宫门,心中涌过万千思绪:他有多久没有踏入过这里了,连里面的摆设、里面的景致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呢!

    任他怎么也想不通,母妃要这样对他,伤透了自己的心。

    宁辞驻足,愣愣地望着前面朱红色的宫门,他记不得有多少次想进入这里,都被这道门挡了回去,可现在这门就在眼前,他只需要吩咐一身,里面的人就会大开,让他进去,就是瞧见那人……

    可到底不能做到毫无芥蒂。

    许久后,宁辞温声道:“三皇姐进去吧,下次本皇子再来向母妃问安。”说着转身离开。

    宁奚回眸,不解地唤道:“……皇弟!”可宁辞已经走开,宁奚望着阳光下他的身影,似乎带着破土而出的坚毅,冷寂。

    她突觉得阳光刺目起来。

    宁辞往回走着,刚走至花园边就瞧见了刚才“休息”好一阵的九公主,他心中的郁气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轻快起来,他出声唤道:“九皇姐——”

    九公主回头,瞧见来人,嘴角不自觉地露出笑意:“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一起去景仁宫了吗?

    不知不觉间,他已长成十岁翩翩少年,阳光下的他一身暖黄,眼睛清亮透彻如水晶,九公主心中感慨万分,颇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成就感。

    宁辞避开这话,笑问:“九皇姐最近身姿轻盈不少,可是在舞课上下了功夫?”

    九公主嘻嘻笑问:“真的?”

    “嗯。”宁辞轻轻的应声。

    九公主凑近宁辞耳边,喜滋滋地道:“你别告诉别人啊,我在学轻功,现在能飞身上树了,下次我寻到机会偷偷教你,你以后就再也不怕那些个人了。”

    呼出的热气喷在宁辞的耳边,有些痒意,宁辞错开了一小步,听见这话,小声地“嗯”了一下,他心中隐约有个猜想,教她功夫的人……

    他眸光沉静,低声问:“可是上次送你……来的宫人教的?”

    九公主点点头。

    宁辞目光微动:他听暗卫说,那宫人白天一直住在九公主处,武功高强,暗卫也无法靠近,也不知道在宫中哪里当值,神秘莫测得紧。

    现在居然教九皇姐功夫,是真的为她好?还是有其他的图谋?

    “你们……何时认识的?”

    什么意思?“……有两年了。”

    两年了!他多想问问是怎么认识的,那次相救又是怎么一回事,顿了好久,宁辞笑问:“那他是何人?”

    九公主侧目,突然想起了这人的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皇子,他从小就防备着每一个人,曾经也是那般防备着她,他现在已经长成,早已经开始在为自己筹谋,现在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九公主认真瞧了瞧他眸中的神色,他脸颊稚嫩,但他的眸子如望不见底的潭水,虽然水汪汪的,可什么也瞧不清楚,不似之前见的星星点点。

    九公主抽回目光,唇边的笑意缓缓地绽放开:“我向来喜欢直来直往,有话明说,奈何生在这宫中万般无奈,不得不拐着弯说话,因着之前的缘故,我对着你我还是跟你明明白白地说清楚,”

    话毕顿了片刻,收起嘴角的笑容,接着道,“我自认待你不错,也不会欺瞒你,可你别问这些,你问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反倒生分了。皇弟,如果你要知道他的来历,等你有实力后可以自己打探,莫要来问我。”

    说完,气呼呼地朝前走去。

    宁辞错愕:她、她竟然为了保护那宫人,对他这般防备……

    还有什么叫“有话明说”,他难道说得不明白?

    什么叫“自己打探”,真是气人!

    片刻后,他眸中冷凝:那人到底是谁,无故救了自己两次,所图怕是不简单吧!

    现在跟在九皇姐身边,可知是不是要害她!

    赵德咬牙:这公主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识好歹,他们家殿下总是为她着想,时刻不敢怠慢,就算是之前欠着她的也早该清了,现在不过是问了那人一句,她竟然为了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人如临大敌,这般说他们家殿下。

    一个个公主都不是省油的灯!

    文珠跟在后面,出声道:“公主,你跑什么!”

    “我生气!”

    “你跑太快,奴婢追不上。”她们家公主怕是在飞吧?也不怕被人瞧见!

    “气死了,我那般待他,他把我当成什么了,问问问,每个人都问我,我去问谁!”她都不知道那人的身份,还说什么,真是烦躁。

    文珠觉得她们家殿下有些小题大做,神经敏感了些,喘着粗气劝说道:“奴婢觉得皇子没有说什么呀?”

    九公主怒目回视:“你跟谁一头的!”

    文珠哄道:“当然是跟公主您一头的。”

    九公主这才感觉好点,斜了眼文珠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想到还有一百遍的女诫,顿时又是一脸的菜色。

    回来后,才一推开门,便瞧见正坐在石凳上的男子,一身雪衣,发丝轻挽,梳了一个发髻,其余的皆披在身后,执着黑棋正在凝眉思索,比宫中的人多了几分的慵懒和淡然。

    瞧见她回来,他在一树繁花中抬起头,对她缓缓一勾唇:“回来得正好,来对弈一盘。”

    落英缤纷,他的笑容无与伦比,让九公主的心蓦地一动,刚才的不愉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失魂般地走过去,愣愣地执了白棋。

    九公主才一落子,他便拂了棋盘:“这般心不在焉,如何能下好棋。”

    九公主回神:“定是知道下不赢我,这才拂了棋。”

    “还挺有底气,可惜——这辈子,你怕是赢不了我。”

    狂妄的语气让九公主有些泄气,因为他说的都是真的,她就不知道这下棋是有什么意思。

    两人捡子重新开始,文珠瞧见两人对弈,只怕一时半刻不会停歇,她削了一盘水果端上去,九公主单手托着腮,无趣地耷拉着脑袋,整个人趴在石桌上,有些漫不经心。

    “黑丫头?”

    九公主听见这称呼,腮帮子有些气鼓鼓:“……都说了不要这样叫我。”就不能称她定城公主?或者小九也可以呀!

    “春日虽不热,但日头也毒,你再出去跑几圈,也不用白了,黑着吧。”

    九公主盯着他,他一举一动都风姿动人,说着刻薄的话,也让人生不起反感,果然是绝色的美人,看久了,不由得眼睛有些发直、发酸:“……是呀,你怎么那么白呢?”

    宫映雪抿唇一笑,这一笑使周遭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他难得有些骄傲地开口:“呵——你如何跟我比得。”

    九公主刚想翻个白眼给他,想到自己的面貌和他的面貌,到底有些底气不足,她不自觉地呲牙一笑:“那你就把所有的都传授给我呗,可不准藏私啊。”教她吧,教她吧,她也要当美人!

    宫映雪伸出修长的两根手指,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九公主吃痛,赶紧伸手捂住脑袋,哀怨地瞪着他,嘴角撅着老高。

    “咚”的一声,手中白色的棋子落下来,打乱了棋局。

    “那你就要时刻注意了,比如现在,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姿,要大方有礼。另外,女子的笑容可以多种多样,别再呲牙笑,露出你的牙齿。平白的让人笑话你,要是有人打探到你是跟我学的,我这名声也不要了。”

    九公主又是一呲牙:“习惯了嘛!说得好像你很有名气似的,”说完,认真请教,“还有你,你躺在秋千上的时候也是很随意的……”说着羞愧地低下了头。

    他虽然随意,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自然而然的慵懒?而她……

    不敢对比啊,一对比——

    天呐,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宫映雪摇头叹息。

    九公主依旧趴在桌上,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轻捻手中的棋子,明亮的眸子深深地盯着他,他脸颊弧度优美,九公主讷讷地开口:“是呀,你说你怎么这般完美呢,简直让人羞愤,你是怎么做到的呢?”话毕,换了一只手拖着脑袋,笑嘻嘻的凝视着眼前的人。

    ------题外话------

    求评论,求评论

    今日与文文有关评论的都有奖励……

    我知道可能不多,嘿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