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95章 黑雪日常
    宫映雪瞧见她满眼的星光,被她目光看着,没有丝毫的不自在,他笑了笑:“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呀,你这样的人,以后你的娘子会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也要一个……就是一个完美得人神共愤的?”

    宫映雪下棋的手一顿,眼中雾气氤氲,片刻后,不着痕迹地垂眸落了子,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眸中的神色:娘子么?血仇未报,大业未成,他这样的人会有未来吗?

    他那般喜欢过一人,最后还是……

    宫映雪微不可查地哽了一下。

    九公主见他神色不对,猛然想起这人是太监,自己说这话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吗?

    也不好说什么道歉的话来,九公主不再作声,突然觉得院中闷得不像话。

    许久许久后,宫映雪才出声道:“你觉得我好吗?”

    九公主头也不敢抬:“你对我总是不错的,虽然有好几次都差点置我于死地,每次嘴里也没有什么好话,也总是拿冷冰冰的脸对我,可我不计较了,毕竟那时候我们也不熟悉,且我也知道你那些尖酸刻薄的话也是为了我好……”

    “尖酸刻薄?”宫映雪出声打断。

    “嘿嘿嘿……口误。”

    “那现在,我们算得上熟悉了吗?”

    九公主又是咧嘴一笑:“当然。”

    “既然你觉得我们已经熟悉,那我要告诉你——”

    九公主一愣,接着便有一丝莫名地激动,眼睛直愣愣地望着他,内心有些小阴暗:快说吧,把你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说出来后,那些人再问她,她也知道该怎么回复,也不至于如今天这般得罪人……

    宫映雪微微抿唇,望着她的亮得惊人的眼眸,转了话头,轻描淡写地道:“黑丫头,这个世间大多数人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不过是站的立场不同而已。人性是复杂的,我对这点深信不疑,你以为如何?”

    原来是说教,没意思。

    九公主“啧啧”叹道:“哦?那你是偶尔为恶的善人,还是偶做善事的恶人?还有,你站的立场又是哪个立场。”

    宫映雪眸光如乌云密布,一瞬间幽深,他落了一颗棋子,整个棋盘,被黑子占了江山。

    好半晌,他淡淡一笑道:“人生如棋,棋如人生,不管是哪个立场,都是一早定了的……”

    九公主摇头:“听不懂,总感觉你高深莫测,神秘得紧。”瞥了眼棋盘,已经没有她的地了,她越发不满道,“你这样步步算计着下,不累吗?”

    累?什么是累!

    宫映雪眸光微动,没有做声。

    半晌,又缓缓笑起来:下棋不算计着下有意思吗?

    出乎文珠意料,两人很快下完一盘,文珠把笔墨纸砚等用具拿了出来,并翻开了女诫,九公主哀嚎了一阵,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笔,心中更是把宁欣骂了一个遍。

    宫映雪一个飞身,便躺在了旁边的秋千上,他从秋千中抬起头,就瞧见九公主灰暗的脸色,那满心的愁绪和思量竟缓缓散去,嘴角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你要写多少遍?”

    “一百遍。”九公主头也不抬。

    “有时间限制?”

    九公主都要哭了:“嗯,两天的时间。”都是宁欣这个祸害,哦哦还有皇后那个小气的国母。

    “你大概要写多久?”

    九公主:“……谁知道会写多久!”

    “这个罚人的法子甚妙。”

    九公主:“……”祸害还挺多!

    她随手把桌上的砚台砸了过去,不过瞬间,砚台便回到石桌上,一滴未洒。

    九公主咬碎一口银牙,写字的手更加用力。

    又过了一阵。

    宫映雪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地问道:“最近怎么不想着嫁人的事了,莫非黑丫头当真是看上了漠北国的皇子?”

    他还记得,半年前这小丫头一天心心念的事情就是早点嫁出去。

    九公主麻溜地回道:“看上你还差不多……”

    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的是什么,手中的笔一顿,微微有些尴尬,暗恼自己说话不过脑,因他提起的话头,心中一动:还要嫁人吗?她早已经不想了,现在能在这宫中呆一天是一天吧,没有想到以前她深恶这后宫,现在也不那么厌烦了。

    果然是此一时彼一时。

    一滴墨汁顺着笔尖滴落,污了下面一篇快要写完了的女诫,九公主一惊,悲痛地拿起来:“啊——你看看,都是你害的,都快写完了,这下好了,又得重来!”

    宫映雪浅浅地笑开,一颗心突然就变得有些柔软、温暖起来,似初春的阳光照耀,那般舒适惬意。

    他漫不经心地晃了眼她的身影,纤细小巧,还未有女子的身段,算不上顶好看的脸庞,背脊挺直,丢在各色美人扎堆的宫中难以让人注意到她,如果说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便是一身的气度和眼睛。

    她整个人偶尔透着骄傲,淡然,宁静,让人想要不由自主的亲近;

    她眼睛明亮水盈,像是会说话,又带着莫名的熟悉。

    正是海棠芬芳吐蕊的时节,粉红的海棠花瓣被暖分吹落,小院如同下了一场花瓣雨,有的落在两人的书卷上,有的落在了衣襟上,还有的落在了两人的青丝上,空气中满是温柔香甜的味道。

    这边宁辞和九公主不欢而散后,心情有些郁闷,他真是想不通,那个人的目的,跟在一个毫无背景的公主身边,还教她轻功,怎么想都有点匪夷所思。

    赵德瞧见自家殿下的脸色不好,忍了许久,才开口道:“殿下,贵妃娘娘已经派人来重华宫好几次请殿下过去,为何殿下……”

    “你是想说,为何本皇子今日走到了宫门都没有进去是么?”宁辞淡淡的开口。

    赵德点点头:“殿下英明。”

    宁辞叹息一声:“她之前既那样对本皇子,现在又何苦想要修复我们之间的母子之情。”宁辞一顿,接着道,“本皇子也算是看明白了,她对我从来没有慈母之心,之前本皇子危难之时,几次向她求助,她一律置之不理,大概是觉得本皇子迟早不会是她的依靠吧。现在何必又做这些,见了面岂不是徒增烦恼,反倒两看生厌。”

    “可……她毕竟是您的生母,还有那王家是殿下的依靠,难道殿下……”

    “一直想着她毕竟是生母,才那般期待她给予的温暖,现在对本皇子来说,她不过是跟其他的宫妃一样的人,”他想了想接着道,“那王家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对本皇子有所疏远,还派了暗卫来暗中保护,不管他们出于何种原因,本皇子想到这些,都不该对她和王家一同看待。”

    赵德也明白了些,当即点点头,片刻后,才道,“殿下,您心中一直不明白原因,这样不见也不是道理,何不过去见上一面,说不定有什么隐情才是。”早点解决,他们家殿下能在宫中站得更稳,没有母亲护着的皇子,真是可怜得紧,难道他们家殿下要一直这样么。

    宁辞侧目,那幽深如潭水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赵德。

    赵德垂着头,感受到宁辞的目光,额头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不明白自己是哪里说错了吗,他不过是为着他们家殿下考虑而已。

    片刻后又怪自己不长记性,三番两次地提这茬,他们家殿下心中不愉和怀疑是正常的。毕竟殿下身边的护卫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如果不小心不防范,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宁辞抽回目光,望着前方的迎春花藤蔓,凤眸微动:“好,那便去吧,不过——本皇子要偷偷的过去。”

    赵德闻言,不解地抬起头,瞧见宁辞眸中的冷意,又垂下了头:他们家殿下果然是连他也怀疑上了!

    宁辞招来了暗卫,让他带自己悄悄地去景仁宫,暗卫有瞬间的疑惑,想到自己过来时,王振飞就交代过:在宫中以皇子的安全为重,二以皇子的命令为尊。

    他是最优秀的王家暗卫,当然没有拒绝的份。

    富丽堂皇的景仁宫中。

    王贵妃瞧着面前的女儿,鹅蛋脸,跟她有七分的相似,清丽无双,她还如小时候一般,受了欺负只会到她面前来哭,可她只要听见女儿哭着,气就不打一处来:“活该成为全宫的笑柄,本宫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公主们笑你,你也只知道哭,你可瞧见那些个没有母妃的公主,何时这样在众人面前哭过。”

    宁奚脸带泪痕,不服气地侧着脸望向一处:她愿意成为笑柄的吗?被退婚,又不是她的错,为什么人人都笑话她,现在连母妃也笑话自己!

    “本宫花尽心思,让你上了美人排行榜,结果你还是混到了这般田地,本宫能怎么办?”瞧见女儿的眼泪,到底有些心疼,她放低了声音道,“母妃也不是那个意思,母妃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的问题,你平日样样都优秀努力,母妃……母妃就是心有不甘而已……”

    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生下孩子后,她的脾气一日不如一日,遇到芝麻大点的事情就想发火……

    ------题外话------

    章节名字将就着看吧,随意取的……

    宁辞和九公主的,我打算写“九辞日常”

    原因嘛,你们懂的,酒池肉林,嘿嘿嘿……

    反正你们也不评论,也不看,也不收,我伤心伤心伤心

    哼哼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