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96章 不是亲生
    现在她葵水越发不规律,好不容把陛下从那些个年轻美貌的妃嫔中盼了过来,结果,她葵水还没有完!

    她算了一下,葵水来的时间就占了半月,这让她如何侍寝,如何侍寝!

    她一个宠妃不侍寝,如何能固宠?

    吃了好些药也不见好,太医又总是那几贴方子,又说没有什么大病,可不是大病,她……

    宁奚听见这话又瞧见王贵妃的脸色,觉得更加委屈了,眼泪簌簌地淌下来,岂知王贵妃瞧见她还在哭,心中越发烦闷,脸上带着愠怒。

    等了许久才压了压火气,她慵懒地躺回榻上,眼波流荡,柔声道:“你呀,就知道哭,”她叹息一声,接着道,“你父皇也因为这件事,对那卫国看不顺眼,母妃再求求你父皇,这桩婚事便取消吧。”

    宁奚抬眸,抽噎着道:“可……现在还有什么合适的国家和人,上国中的君主,不是老的,就是有后的,里面的皇子也多半是没有希望的。”

    王贵妃烟嘴一笑:“他总归是你的父皇,也算有点慈父之心,谁的消息还能有他的多和全呢,你就放心吧,母妃定然是为着你好的。”

    宁奚止了哭声,这才感觉好点。

    宁辞瞧见下面许久不见的母妃,心中五味陈杂,最后竟说不清是何滋味。

    原来母妃也会笑,也会对宁奚露出如慈母一般的笑容,虽然话中不好听,可全是为了宁奚打算。

    母妃何曾这样对过他!

    王贵妃想到宁辞,转了话头,沉声道:“你说宁辞和你走到了门口,他又为何不进来。”这个儿子真是长大了,她连着让人请了几次他都不曾再来过景仁宫。

    片刻后,她眼露寒芒:难道是有多嘴的宫人对他说了什么?

    宁奚感受到王贵妃的怒气,不敢做声,微微垂着头,过了一会,才开口问道:“母妃,孩儿一直不明白,您……您为何不让孩儿亲近……他?”虽然问了出来,也暗暗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询问,以后都不会再问她,毕竟每次问,她母妃什么也不说,只让她听话。

    王贵妃听见“皇弟”两个字,心情一下低落,她又想到那未满百日便夭折的皇儿,心中一阵沉痛,又涌出一阵疲乏,最后只剩下无力,她闷闷地道:“如果他果真是本宫亲生,本宫怎么会对他嫌恶至此。”话毕,脸上带着浓浓的自嘲笑意。

    宁奚瞪大了双眸,震惊地望着王贵妃。

    宁辞听见这话,到没有多大的反应,似乎是早已经知道般。

    其实他是惊骇得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眸中的神色一层层地冷了下来。

    “如果他果真是本宫亲生,本宫怎么会对他嫌恶至此。”

    是了,因为不是亲生,却因为她所有的荣耀和以后的富贵均来自于自己,所以她不得不养着自己,怀子时又不敢把脸撕得太破,才态度疏离暧昧。

    可自己又是谁?是谁生的自己?

    巧合吗?可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

    他茫然地望着下面的两人,顷刻间,一颗心如天塌下来了一般慌乱不安。

    他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希望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到了天明终会醒来。

    赵德如同五雷轰顶,差点滚下去:难怪,难怪她平日里对着殿下那般冷淡,怀孕时又漠不关心……

    赵德望了旁边的宁辞一眼,他眉目如冰霜一般寒冷,有些呼吸急促:那他们家殿下是谁?

    旁边的暗卫心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瞬间,心中便平静无波,如同没有听见这话般。

    王贵妃收了冷笑,冷嗤道:“本宫一直以为,他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心思,他不知道自己的生世,只会把本宫当母亲,可他最近行事越发乖张,不敬本宫,本宫……”说着,转了话头,“罢了,就这样吧。”

    让她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教养和亲近,她心中就一阵恶心。

    可就这样放弃他、远离他,只怕以后,她们在宫中的地位只会更加难堪,毕竟那皇后可是有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嫡子!

    但——

    莫非以后宁辞做了王爷,她还能跟着出府,整日面对他不成?

    王贵妃想到以后,又是一阵心烦气躁,眼中全是怨恨,如淬了毒的刀剑,再无之前的温柔婉约。

    宁奚有些害怕这样的母妃,过了好一会,王贵妃的眼眸渐渐地暗了下来,想到以后的日子,没有了指望,突然觉得无趣得紧。

    又是好一阵后,想起女儿的婚事,强打起精神。

    宁辞再不想听下去,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他身上的,他感觉浑身都冷起来,跌跌撞撞地直起身,向另一方走去,他们三人本来是在殿顶,没有多宽可以容脚的位子,宁辞没有轻功如何下得去,赵德赶紧拦了一下,宁辞兀自向前走着,身形不稳,锦袍在春风中翩飞起舞。

    带着苍凉和孤寂。

    暗卫一惊,带着宁辞飞身离开。

    重华宫。

    宁辞立在庄严、富贵的殿门口,仰望着湛蓝的天空,慢悠悠地说:“你也听见了贵妃的话,现在本皇子身份存疑,你是否要禀告你的主子?”

    暗卫想也不想,沉声道:“殿下便是属下的主子。”

    宁辞一笑,这笑的极浅,如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只荡了一个圈便消失了:“既然如此,你听本皇子吩咐,把这事告诉尚书令大人,尚书令大人如果还想趟这趟浑水,那本皇子还需要他安排几个武功高强的人手过来,如果他不愿,或者后悔了,那你回去之前的地方罢,以后也不用再来。”

    “是,属下立刻去办。”暗卫应声,飞身离开。

    宁辞仰天长叹一声,走出了护卫重重的重华宫。

    护卫面面相觑:这皇子今日是怎么了,没有陛下的吩咐也愿意踏出殿门了?

    但是他们也不敢拦着呀,人家是皇子诶!

    宁辞漫无目的地走着,脑中如一团乱麻,怎么理也理不清楚,这是一年多以来,他第一次没有奉诏而出。

    可笑,真是可笑——

    正是繁花盛开的好季节,花园中各珍贵品种相继吐艳,花开似锦,姿态万千。

    莹白、绯红、紫红,嫩黄……各色花朵,香气袭人,芬芳扑鼻。

    妩媚的、可爱的、艳丽的、清丽的、婉约的……让人迷恋不止。

    一波波宫人从他身边、身后路过,有胆大的抬头快速地扫了眼明显失魂落魄的大皇子。

    不知不觉路过御花园、上书房、梅林,再通过长长的青石铺就的道路,越走越偏,越走路上的宫人越少。

    最后,他停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小院前,小院的宫门明明斑驳,屋檐残破不堪,却仿佛有种魔力,吸引人前往,宁辞伸出骨节分明的手用力推开——

    里面却是另一番天地。

    满院海棠花飘飘扬扬中,一白衣锦袍男子随意地躺在秋千上翻着书,孤傲冷漠,容颜出尘绝世;

    女子眉目如画,坐在石桌前正“奋笔疾书”,一脸的苦大仇深……

    这一幕静谧,安宁如置身世外桃源,宛若瑰丽的画卷,美不胜收。

    连风里都是甜甜的花香味儿。

    宁辞呼吸一窒,呆呆地立在门口,从没有一刻感觉自己是那般多余,哪怕是刚才在得知自己不是母妃的儿子时。

    也许是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没有得到过温暖就没有再失去这温暖时感觉到寒冷,他一直以为这九皇姐是不一样的,至少对他是不一样的,可她也会对着其他人这般温柔带笑……

    他还是多余的……

    九公主和宫映雪齐齐抬起头,不解地望向门口处的少年,他头发有微微的凌乱,穿着上午送亲的华贵锦袍,因着开门的刹那有风带入,衣袂翩飞,花瓣卷起,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觉得淡雅至极。

    九公主望望宫映雪,宫映雪也回头望着她。

    九公主又望望屋中纳鞋底的文珠,文珠也莫名其妙地望着她。

    九公主再望望门口的宁辞,宁辞回神,小心地收起狼狈,收起那颗沉重的心,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自在、舒心的笑容,这笑容跟平日里那藏着掖着的浅笑、淡笑大不相同。

    这笑容如日头终于跳出云彩,露出的万丈光芒;

    如隆冬之际绽放的花朵,带着新生和震撼;

    又如雨后放晴,天空挂着一抹彩虹带来的惊艳。

    美得真实又炫目。

    三人同时一愣。

    文珠终于明白了,为何宫中人总是叹息说可惜了大皇子的好皮相,原来他笑起来竟这般瞩目,温雅,淡然。

    此时看着风淡云轻,气质卓然,跟宫映雪那淡漠、冰冷的姿态大不相同,虽然都是绝美的面容,但皇子更亲切、更讨人喜欢。

    九公主率先回神,她放下手中的毛笔,飞奔过去,把人一把拉了进来,再探出脑袋,对着外面左右一瞧,见无人跟来,才把门掩上。

    这一套动作干脆利落。

    有风贯入,把他身上清冽的梅花香吹在了九公主的身上。

    宁辞被她拉得一个踉跄,将将才站定,九公主就急忙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是一个人,万一被人瞧见了怎么办?不对——你这么大摇大摆的过来,一路上的宫人肯定都瞧见了。”

    九公主哀嚎:“我完了!”

    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往山上行吗?真勇士呀!可勇士也不能害了我呀!

    这宁辞让她怎么说呢,聪明,沉静,平日也是有风度知进退,可这聪明的人大多有一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偏执。

    若是一件事情没有弄明白或者受到了伤害,就容易钻进一头,怎么说都不听!

    ------题外话------

    后面还会交代宁辞的身份,现在还不是时候。

    今天520,没有撒糖,是不想虐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