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0章 生死不明
    一场春雨一场暖,几场雨一过,天气慢慢的热起来。

    九公主因着这一场变故,自然也没有搬去长平轩。

    自大公主出嫁以后,二公主也跟着高丽国派来的迎亲使团离开。

    在九公主背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五公主、六公主相继出嫁,因五公主下嫁的是宛国,虽送了公主过去和亲,可荣帝对他们之前骚扰荣国百姓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孙炳南又及时奏报了荣帝西边边境不稳,希望这次送亲的使臣可以前往边境考察,话里话外还大大赞扬了秦陌一番,大有希望这次送亲使臣就是秦陌的意思。

    荣帝对几个世家的地位本就有些心酸,在朝堂上也有暗中限制、削弱几家的势力,而这秦陌才识过人,扬名众国,他早就看不顺眼……

    于是这次送亲的使者,荣帝便准了孙炳南的提议,派秦陌前去。

    考察送亲是假,路上的艰难险阻才是真……

    宁欣忙着学习《素女经》,不常来勤学殿,是以学堂上一下冷清了不少又平和了许多。

    宁奚望着几个空出的位子,突然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她母妃找过父皇,父皇说让她再等等,定为她寻一门好的,虽是这么说,可她已经及笄,宫中人每天都明里暗里笑话她,她怎能不着急。

    好在宁月那个贱人虽然被许配,但是那晋国迟迟没有派使臣前来迎亲,不然她非得更加憋气。

    一支毛笔在她的手中被折断,旁边的婢女赶紧为她换上一支新的。

    六月底,秦陌回朝途中,在边境先是遇狼群偷袭,再遇到几波盗匪抢杀,和亲队伍的人员到底不是军队,数量也不多,几番突袭下,秦陌带领的使团死的死,伤的伤,四分五裂,最后就连秦陌也下落不明。

    消息传回朝廷,荣帝佯装大怒,从朝中派人去找已经来不及,最后只让人飞骑传书西边边境节度使孙炳南,让其暗中搜寻秦陌,一有消息立刻回报朝廷。

    这段时间,朝中也不太平,秦陌下落不明期间,有大臣终日弹劾秦家一脉仗持荣帝宠爱,在朝结党营私,都被荣帝压了下来,只告诫秦丞相要不失本心,为荣国为苍生计。

    秦太后在宫中得知秦陌的消息,一时气血上涌,直接晕了过去,荣帝前去探望时,秦太后抓着荣帝的衣袖苦苦垂泪一番,让荣帝务必要从朝中派军队前往边境寻找,荣帝应允。

    皇后乘机让人传递消息给自己女儿,让其在边境暗中派人寻找,以后秦家必然是她的助力,哪怕帮助不了什么,只要在陛下册立太子之时,这秦家不反对,不暗中做些小手段,就算是有恩与她了!

    毕竟现在这王家又活跃了起来呢。

    九公主这一天在学堂和路上听到不少宫人的讨论,知道秦陌现在生死不明,西边宛城形式严峻,忽地想到那张总是带笑的脸,心中暗中担忧。

    下学后,她漫不经心地走着,惆怅万分地推开小院的宫门,一阵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九公主顿时肖了暑气。

    宫映雪从棋盘上抬起头,瞥了一眼门口的人,淡淡地开口:“黑丫头,过来。”

    九公主寻声望去,不由得呆了一呆,生机勃勃的海棠树下,男子静静地坐在石凳上,一身白衣似雪,洁白无垢。

    好半晌九公主才反问:“干嘛?”

    “陪我下一盘棋。”

    九公主摇摇头,兴致缺缺。

    宫映雪抬眸,饶有兴趣地望着九公主:“今儿个倒是稀奇,你在烦恼什么?”

    九公主又摇摇头。

    宫映雪挑眉。

    九公主有些挫败的回道:“下不过。”之前和他下棋,不过是想要靠近他,想要了解他的一切,她本来就不喜欢下棋。

    且这人每次都把她杀得片甲不留,试问她陪他下棋还有什么意思呢。

    宫映雪听见她低落的声音,微微勾唇,也不再强迫她。

    突然,他欺身向前,似笑非笑地凝视着面前的一张小脸,亲昵地开口:“在想什么呢。”

    九公主一顿,怔怔地盯着眼前这张天人之颜,他的呼吸浅浅地落在她脸颊边,如此的温软、旖旎。

    九公主心蓦地一动,顿时脑中一片空白,于空白中,突兀地跳出两个字:美人——

    美人计!

    文珠提着食盒走进来,就瞧见这幕,白净的脸庞骤然黑了一层,清清嗓子“咳”了一声。

    九公主惊慌不已,一张小脸如八月的红果又如煮熟的虾子,红透了!她赶紧奔到文珠身边,揭开食盒,装模作样地瞧了眼里面的饭菜。

    本来是漫不经心地一瞧,瞧见里面的菜后,九公主火大了。

    食盒里还是青黑的一团,看不出是什么菜,下面是一个硬邦邦的黄馒头!

    突然间,她有些抑郁,想起以前四公主在的时候,她还时不时地去明月殿打牙祭,可现在……

    厨房里面的宫人倒底知不知道她正在长身体呀,还给她吃这个!

    对门的钱公公都比她有口福!气死了!

    还有后边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怪怪的!

    宫映雪瞧见她的脸先是一红,现在是一脸菜色,又是一笑:“我那有个好厨子,最会做一道醉鸡,过几天给你带来。”

    九公主眼睛一亮,背对着他忙不迭地点点头,半晌又耷拉了下去嘀咕:“四皇姐到底在哪里呀!”

    夜晚的重华宫,千姿百态,上有繁星点点,下有宫灯照耀,如一个琉璃世界。

    宁辞端坐在重华宫书桌前,瘦弱的身影,绝美的脸庞,影子在烛火中摇曳,一会拉长,一会变大。

    他眼睛幽深如海,望着却有一股凌然之气。

    过了一会,一个黑脸的护卫走进来,对着宁辞禀道:“殿下,六公主宁袖已经嫁入北荣国,途中虽有惊却无险,只是六公主还是受了不少的惊吓,连新婚之夜也病着,未曾服侍。”

    宁辞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上次城墙上,宁袖虽听命于宁梦,可到底是对自己出手了,他虽一直没有计较,并不表示他忘记,虽然他心底对那晚发生的事情,莫名的不厌恶,可总归是要一报还一报的。

    这次途中他只为难一次,若是宁袖逃过了,那则是她的命,他以后都不会再旧事重提;若是她死了,那也是她命该如此。

    有因有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公平得很。

    赵德只望了一眼,便垂下了头,给宁辞换了一杯清水后,躬身离去:他们家殿下越发有一个皇子的样子了。

    一暗卫闪身进来,宁辞头也未抬,清声道:“秦家是大族,底蕴深厚,只是嫡支到底人口单薄,这两代均是独子……秦陌那样的人,死在这样的阴谋中,未免可惜……”顿了片刻,低头看了一遍荣国的西边边境地图,接着道,“你通知吕洛,让他派吕家人在宛城和宛城周边寻找。”那吕洛自上次被他的暗卫救起后,便有意向他致谢,也不知道真假,这个当口,正是让他谢自己的时机。

    宁辞年纪虽小,也懂得现在他的处境,他不再如之前一般只是要求保住自己的性命,现在的他已经开始为未来筹谋。

    “是。”暗卫领命离开。

    那宛国和宛城之前本属一个大城池,后来偏西的一大半土地独立了出来,成立了王国,又以宛城为皇城,所以,宛国是异国,这宛城便成了荣国的一座城池。

    暗卫走后,宁辞轻捻手中的地图,蹙眉凝思片刻,把地图放在烛火上烧了一个干净。

    直到全部化为灰烬,宁辞才敛目轻轻靠在后面的座椅上,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投出一片阴影。

    重华宫一直不平静,比之前那些隐秘的手段,现在明目张胆了许多,一批批死士不断过来行暗杀之事。

    好在王尚书给的暗卫都是数一数二的,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少次……

    连着几日都没有秦陌的消息,秦太后心中忧思,这一病一直不见好,皇后和宫中嫔妃常去养心殿探望,让一众无所图的宫妃苦不堪言。

    九公主因马场夺了银弓之后,宫人对她渐渐地关注起来,倒不似之前的自在,这日午后按例去养心殿请安,远远的便瞧见了一大波宫人和主子向着养心殿走去。

    转过御花园便瞧见了一个陌生的小姐,这小姐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生得极美,鹅蛋脸,柳叶弯眉,肤光胜雪,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腰间系着同色的腰带,更显得纤腰盈盈一握。

    她瞧见九公主一身简单的白衣宫装装扮,猜到了这是一个公主,却不知是哪个公主,不管是哪个公主,她都得恭敬,便屈膝行礼道:“臣女宋汝青见过公主殿下。”

    礼仪周到。

    九公主微微颔首,原来是宋文凯的嫡女,传闻太后有意把此女许配给秦陌,九公主又瞧了一眼,觉得这女子容貌虽没有谢飞采出众,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小小年纪也是荣国公认的才女。

    九公主暗自琢磨,她这表叔还是有艳福呀,只是这一番凶险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题外话------

    别问我为什么

    因为要上架了诶

    中午修改

    还有一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