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2章 反败
    正待发落两人,外面忽然传来尖细的声音:“陛下驾到,淑妃娘娘驾到——”

    皇后听见这声音,当即撇了眼宁欣,眼中的神色意味不明:这祸害,传报消息倒是快,哼,不过今天能少一个公主,她也算是得偿所愿。

    宁欣听见这声音,大概猜到是她母妃得到她的消息,怕这皇后不公允,便请了父皇来,一张小脸对着宁九笑得更得意了:“宁九,今日你死定了。”

    文珠心中咯噔一下,心中升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熟悉而又忧心。

    九公主依然静静地站立在殿中的一旁,仿若未觉察到殿中众人的变化。

    众人走了进来,殿中的人忙躬身请安,荣帝带着一身风坐上了主位,淑妃赶紧奔过去,拉着自己的女儿,上下仔细瞧了一番,目光落在宁欣的脸上,只见上面有一道血痕。

    她瞧了后,当下便对荣帝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陛下,你看欣儿的脸,她没有多久时日便要出嫁,这毁了容貌,以后可怎么办,你可要为她做主呀。”一脸的泪水,楚楚动人。

    皇后忍住心中的恶心,忍了许久,才没有当场发作把这贱女人扔出去。

    在她的宫里哭什么哭,不是寻她的晦气吗?

    她还当着她的面对陛下哭!

    荣帝瞧着左边的皇后沉声问道:“她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后收起心思回道:“欣儿说小九伤了她的脸,小九说欣儿起了杀她之心,她反抗时不小心伤着了她的脸。”后面那句话是皇后故意加的。

    荣帝瞧见宁欣的右脸有一长条红痕,看不清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但上面的血痕犹在,穿着华贵,一看就是天之娇宠。

    而另一个丫头背脊挺直,眼神沉静,站立在殿中,姿态高贵昂扬,穿着白色的宫装衣裙,稍狼狈了些,却看不出哪里受了伤。

    荣帝赶过来时已经升了几分的怒气,现在听见皇后的禀报,又瞧见两人狼狈的样子,便怒了:“你们可有什么话说?”

    宁欣“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小声哭泣道:“父皇,孩儿不明白小九为何要毁去孩儿的容貌,过不了多久,孩儿便要出嫁,莫非要顶着这张烂脸出嫁吗?呜呜呜……还是九皇妹不喜孩儿的容貌抑或是不满孩儿嫁入的那国家?”

    荣帝听见爱女的哭泣,眉心跳了几跳,望着宁九沉声问:“你为何要毁去你姐姐的容貌?”

    九公主瞧见淑妃和宁欣的如出一辙的脸庞和神情,在地上跪好,带着颤声道:“父皇,定城没有伤她。”

    她明明没有哭,但那样的声音和神情让人觉得她很委屈,忍不住心怜她。

    宁欣听见这话,瞧见荣帝微微缓和的脸色,急忙对着宁九嗤笑:“你当父皇看不见吗,我脸上的伤口还在,还说没有伤我!”

    九公主没有说话,见荣帝的脸色有点黑,心中也有些怨怼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父皇,眼中总是没有自己的存在,连他喜欢的四公主,也不过是利用她的美貌,方便和亲而已。

    她突然举着自己的右手,对着荣帝道:“父皇请看,这伤痕,可是她在马场上得的红菱鞭所伤。”

    众人望去,只见本该雪白小巧的手上,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鞭痕上有一条刀伤,整个手还肿了起来,看起来极为可怖,鞭痕正是那红菱鞭的花纹,独特繁杂。

    荣帝目光一寒:他虽有偏爱,却讨厌他的子女为了丁点利益便互相伤害。

    宁欣自知这点她理亏,可是就这样放过这贱人吗,她怎么会甘心。

    还不待说什么,那清淡的声音又响起:“父皇,当时御花园中有除了我和文珠,七皇姐的随侍以外,还有去给祖母问安的宋大人千金,她定然也瞧见了七皇姐当众抽打定城。”

    “宋大人?是宋文凯大人?”荣帝出声。

    九公主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问这个,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荣帝摩挲着手中的扳指:母后莫非又瞧上了宋家千金,这宋文凯是什么意思,还当真看上了秦陌为女婿不成?!

    荣帝还在兀自思索着,宁欣上前,哭道:“父皇,她一直在狡辩,是她要毁去女儿的容貌,还有那刀,就是她身上带着的。”

    “父皇,女儿去瞧皇祖母,身上连银弓都没有带怎么会带刀?”

    宁欣大惊,没有想到这宁九口齿伶俐,现在反倒让她说不清了,她兀自不肯罢休,咬牙怒道:“那刀明明就是你的,还想抵赖不成,当着父皇的面,你也不说实话是吗?今日本公主就要撕去你的伪装,让你装可怜的贱人。”说着欲过去逮住宁九。

    九公主往旁边躲了躲,望着荣帝怯道:“父皇、母后,七皇姐平日就这样凶的。”

    众人一惊,纷纷侧目望着一脸愤恨的宁欣,那眸中的狠厉不似作假,荣帝瞧见这目光,当即一愣,冷声道:“大胆!还不给朕闭嘴!”

    淑妃有些着急,唤道:“欣儿呀,你以后可怎么办呀!”

    宁欣回神,气得胸口直颤,想逮着这贱人骂一顿,打一顿,又想到父皇在上面看着。

    荣帝知道这个女儿被自己宠坏了,素来也愿意包容她,他看向下面宁九,声音一如平日般冷凝道:“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你的七皇姐,你怎么能毁去她的容貌?”

    九公主更委屈了,声音有些哽咽的道:“定城没有。”

    还是这句话!

    烦不烦?

    腻不腻?

    反正他们是听得不耐烦了!

    除了皇后和皇后的人眼观鼻鼻观心外,其余的人听见这话,都升起了一肚子火气,九公主瞧见众人都不相信她,当下笑出声,嘴角带着几分讽刺几分狠厉,走到宁欣的面前,望着满面阴狠的宁欣,“七皇姐这般污蔑小九,是早已经看小九不顺眼了吧,不就是一把弓吗,也不用为了这身外之物,如此的伤你我姐妹之间的感情。”

    宁欣一愣,听见这话,瞧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宁九,习惯性地伸出手就打了一巴掌。

    “啪!”声音响亮。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这巴掌狠狠地落在九公主的脸上,她毫不在意,单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只手摸向宁欣脸上的伤口。

    “还不抓住她!她还要伤欣儿——”淑妃大惊,急忙叫出声,几个宫婢上前,把九公主死死地抓牢。

    荣帝拍案而起,横眉怒目望着那小小的白色身影,她如一个白莲花,无辜、可怜的得紧。

    可刚刚那气势——

    殿中宫人纷纷垂头,身体都有些发颤,仿佛承受不住这雷霆之怒。

    九公主缓缓的笑了,半张脸上是一个清晰可见的五指印,衣着狼狈,但神情倨傲:“我没有要伤她,她脸上也根本没有伤,如果七皇姐要以这种借口要定城的命,定城只当这一世白来了一遭,只是没有好好的孝顺父皇、母后,定城去后,父皇不要怪罪定城。”

    这番话说的极其轻柔,让荣帝微微一震。

    淑妃有些疑惑,宁欣终于察觉到一点不对劲,她赶紧伸手摸自己的脸颊,入手光滑,没有一点伤口,两人均松了一口气。

    宁欣突然想起这宁九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给自己跳,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心中的恨意不减,可现在骑虎难下,希望父皇莫要怪罪她最好。

    荣帝瞧见宁欣脸上血痕已掉,肌肤雪白,哪里有什么伤口,想到太后的事情,和国中大事,均让他烦躁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们小打小闹不止,还让他来做裁断!

    他有多少精力。

    当下给了淑妃一个嫌弃的眼神,又撇了眼皇后,便起身离开。

    皇后不解:陛下这是——就这么算了,难道只把这一出当做闹剧不成,还有刚才瞪自己做什么!

    荣帝走道门口,回眸对着宁九道:“定城公主跟朕来。”

    九公主心中一惊,忙跟了上去,心中疑惑不止:莫非父皇还是要发落我吗?可该怎么办!

    这下她是真的着急了。

    文珠也小心地跟在九公主身边,不知道这日子何时是一个头。

    皇后这才感觉好点:对嘛,至少要收拾一个她才觉得舒坦!

    淑妃被荣帝那意味不明的眼神,看得心中有些打鼓,也没有心情呆在这正阳宫里头,寻了机会带着宁欣退了出去。

    一路无话,九公主跟着荣帝直到了御书房门口。

    御书房门口上方是名家挥墨书写的大字,端的是威严肃穆,门窗上是象征皇权,内涵天地,寓意四方的三交六椀菱花样式图案。

    门槛高且粗,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过了一会,周公公出来对着九公主笑道:“哎哟,九公主殿下怎么在这里呢,陛下寻您呢。”

    九公主有些错愕,望着周公公问道:“我能进?”

    这周公公已有六十面有婴儿之色,可见其养生之道,他笑容可掬道:“陛下在里面等着殿下呢,您不进去,陛下可怎么跟您谈呢。”

    九公主眼眸闪过一丝讶然,轻抬脚步,迈过门槛不疾不徐地走进去。

    文珠跟随才走了一步,便被周公公拦了下来,她只有在外面垂头小心地等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