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3章 看清了她的高义
    这是九公主第一次进入这里,这里是历代皇帝读书、藏书、批阅奏折之所,里面尽陈书格、多宝格、炕案、炕几、香几、长条桌等,墙壁上挂有御笔字、山水、花鸟等,正中便是皇帝金黄色的龙座和案桌,空间不大,却全是精品,带着皇家特有的庄严、压迫之气。

    九公主瞧见荣帝明黄色的高大身影,她的心急速地跳着,恭敬地行了礼。

    荣帝没有叫起,细细地打量着下面的女儿,她一身月白的衣裙,显得比春花娇弱瘦小,头发只是简单地挽了一个发髻,现在有微微的散乱,一边脸颊上落着明显的巴掌印,骤然看上去,只觉得她仪容不整。

    低垂着头,瞧不见她眼中的神色,虽然在肃穆的御书房中,也不见她有片刻的不自在,她背脊挺直,仿若带着顽强、高傲、淡然。

    整个人气质卓绝。

    荣帝透着她的身影,仿佛瞧见了那歪在榻上,为他缝制龙袍的角色女子……

    为何当时那般喜欢,后面却淡了呢,他偶尔想起,却怎么也想不通,是不是不把她带回来,她便永远是他心中那抹美好的记忆。

    许久许久,荣帝抽回目光,他沉声道:“欣儿即将出嫁,以后能忍则忍吧!”

    九公主一愣,抬起头,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因为他的声音,优雅、低沉中带着一股苍凉。

    什么意思,感情父皇什么都明白?

    荣帝见她抬头,一张小脸较之前白皙了许多,隐隐露出一张灵动的美颜,她眸中干干净净,让荣帝不自觉地开口:“月儿……你也别再寻了,朕自有安排。”

    九公主心中涌出惊涛骇浪,眸光却平静的注视着上面的荣帝。

    不待她问什么,荣帝叹息一声,破天荒的解释:“月儿那次撞了柱子,差点要了命,后来她有一个宫婢,冒死来找到朕……”

    九公主心中激动,突然出声打断:“可是禄儿?”

    荣帝错愕,倒没有生气,微微颔首。

    九公主想到禄儿那段时间因被晋国太子刺了一剑,一直在休息,只有她才会去冒死找父皇。

    “根据她说的情况,朕这才发觉那殿中已经换了人,朕知道你一直明里暗里在打探她的消息,是以,告诉你一声,莫要再寻。”她这一番寻找,倒让他瞧清楚了这冷漠的宫中也有如此的情谊。

    他想起那一天,一个叫禄儿的宫婢,跌跌撞撞的拦了他的御撵,他瞧着面熟,便让她过来了,谁知那禄尔告诉了他这样惊骇的消息!

    他本不相信,派人去查,才发现,他疼爱的女儿居然被人这样明目张胆的掉了包,且那假的公主和他的女儿那般相似。

    他突然觉得惊恐无比,不知道自己身边睡了一个怎么样的人,才早早的准备了这一手,如此的居心叵测,用心险恶,是不是有一天,她也备着一个人准备随时替换掉自己?!

    怎能让他不震愕。

    “她现在可好。”

    荣帝点点头。

    九公主宽了心,不敢问她在哪里,现在知道她很好,一时竟有些想要哭泣:她父皇都知道,都知道四皇姐受的委屈。

    她不敢再问其他的,只怕他父皇有另一番部署,自己何必再多此一举。

    “多谢父皇。”九公主真诚的道谢,想了想忙拍马屁道,“您是全天下最好的父皇。”

    他总是那么忙,总是一副眉头紧锁,忧心忡忡的样子,一腔心思全是荣国的百姓荣国的苍生社稷,现在抽空关心关注、指点自己……

    不管如何,她都该道谢,为了那天他来救自己,为了他愿意给四公主操心部署……

    虽然之前冷落了她,可她一直都不怨的。

    荣帝俯视着她炯炯有神的眼睛,听见后面一句话,情不自禁一笑,眼角露出深深的纹路:“谢朕做什么?”他坐上这位子有多久,怎么样的好话没有听过,现在想来都不如这句“您是最好的父皇”来得真实,让人高兴。

    谢上次赶过来救自己:“总之就是想谢父皇,若不是父皇深明大义,四皇姐和小九的日子都怕不好过呢……”九公主笑着道,第一次对着荣帝说了那么多话,没有想象的那般难,荣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般不明事理。

    她这一笑,似明珠灿烂,眼如一弯月牙,让人不由得心生亲近,荣帝的心情好了许多,也没了之前那般沉重压迫的气息。

    “那晋国太子的事情,父皇可知道?”

    荣帝的脸色有些不好,好半晌才吐出两个字:“知道。”

    九公主的心终于落回了实处,一身的轻松自在。

    荣帝瞧着这个女儿已经长那般大了,似乎也等不了两年便要出嫁,不知怎么的,脑中突然冒出她刚出生,他小心翼翼抱着的那刻,他也曾那般欢喜、激动,好半晌他才沉声道:“你身边服侍的宫人够不够,要不要父皇给你派几个,或者换个宫殿?”

    九公主心中警铃大作,干脆地回复:“够了,够了的,父皇。”那院中秘密不少,她怎么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荣帝狐疑地望着她。

    九公主转了转眼珠,轻松一笑:“父皇每日为国事操劳,已经够辛苦的了,小九怎么忍心父皇再为女儿的住所、侍从操心呢。”

    荣帝当即一笑,露出欣慰的笑容:还是这个女儿有情有义,从她这大半年来一直不停地找月儿,就看得出。

    这是两人第一次谈了那么久的话,心中都有点异样,直过了许久,九公主才离开御书房。

    离开时那炙热的太阳已经斜了下去,九公主深吸一口气,带着文珠向自己的小院走去。

    九公主进去时,不少宫人都猜测,这九公主怕是要完了,毕竟那里不允许女子踏入半步,哪怕是中宫皇后娘娘,也没有进去过,半年前明月公主冲进去之后,可是躺着出来的……

    再加上上午两个公主在御花园闹的那一出,还有陛下对七公主的宠爱。

    没有过一会,众人便瞧见九公主好好的走出来,真是跌破眼球,还有不少的宫人暗中伸长了脑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好好”的……

    皇后淑妃很快便得到这消息,一时气得胸口疼,自是不表。

    九公主穿过牡丹园,在一旁的小亭中便听见凉亭一侧两人宫人正窃窃私语。

    一小太监道:“……这事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太后娘娘都没有法子,还得求陛下,我们这样的身份……”

    另一太监惆怅道:“本以为我兄弟是谋了一好差事,回来还能得些银子,没有想到这番在边境生死不明。”

    “别想了,吉人自有天相。之前就跟你兄弟说了陛下有意为难秦家,偏你们还为了银子上赶着去”

    “那银子着实诱人,我们猜想不会是现在,也就赌一把了……”

    两人的声音一顿,朝着九公主和文珠望了过来,登时吓了一大跳,九公主正思索着,没听见了声音,顺目看过去,是两个相貌清秀的小太监,已经发现了她。

    两个小太监忙小跑过来请安,其中一人笑道:“九殿下这是回去吗?”

    九公主强自镇定下来,冷冷一笑:“少问这些,”两人心中“咯噔”一下,瞧见这公主一身狼狈,年纪又小,当下准备说番话哄过去,只听她又道,“刚才说的那话,不要再外面说了。”

    两个小太监齐齐一愣,知道这九公主已经把他们说的话听了一个分明,见她没有问缘由,还说这话,心中无不感激。

    一时觉得这个公主以后只怕是越来越耀眼,刚想要亲近示好,抬头时便瞧见两人已经走开。

    九公主抬步和文珠向西边走去。

    她和父皇刚刚还那般“亲密”地谈了一番,且又是她的父皇,是大荣国的陛下,他一直高高在上,威严不容触犯,怎么可能会因为忌惮秦家的势力,而这样害秦陌呢,可……

    秦陌是谁,说实话,一直是她向往的存在,生为男子,出生显贵,自由自在,还有一副吸引天下女子的好皮相,总能做一些她们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可他也有被皇权忌惮的一天,果然是树大招风,名高引谤。

    太出色了也不行。

    一时想到那如妖精一般的男子,遭受此难,心中又说不出的郁闷……

    九公主推来宫门,果然见那人坐在树下,绿树荫荫,阳光照射下来,透过细碎的树叶,在他的身上落着斑驳的光点,随着微风吹拂,那光影点点浮动。

    又牵动了他的一头青丝和衣角……

    九公主伫立,心中的郁气一扫,眼里有一丝惊喜,接着便是无端的恼怒。

    惊喜他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恼怒他这么几天才出现在这里……

    宫映雪抬眸,眼中如层层流淌的水波,对着门口的九公主唤道:“黑丫头,过来。”

    轻轻柔柔的声音,带着男子特有的清冷和低哑,让九公主如魔怔一般愣愣地走近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