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4章 让你提这茬
    宫映雪伸出手,看了好半晌才轻声问道:“你说我这是什么?”

    九公主回神快速地瞥了一眼:“手?”还需要问吗,不就是一双可恶的手,不仅白还那么修长,保养得更是比女子的还要娇嫩,真是气人!

    宫映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继续瞧着自己的手,眸中带着深思。

    九公主以为他不满意自己的答案,又道:“漂亮的手。”

    宫映雪听见“漂亮”两个字,脸黑了一分,一股淡淡的压迫感袭来。

    许久后,宫映雪叹息一声,似呢喃一般开口:“你说——这翻手为云,覆手是雨,是不是全在这掌间。”

    这话饱含深意,九公主当然听不懂,也不想去计较他里面的“深意”,只当做他在炫耀,又想到他这几天不见,一过来竟是问这没头没脑的话,似没有注意到她的狼狈,没有瞧见她身上的伤口。

    心中一堵,端起桌上的一杯冷水,泼出去:“你给我翻覆下试试。”

    这话——

    饶是再好脾性的人听见,都忍不住想要收拾她一番,何况宫映雪的脾气一直算不得太好,当下撩袖,手执一颗黑棋子飞了出去,九公主大惊,腾空而起,飞到了高高的墙头站着俯视他。

    日头洒落在墙头,给她雪白的一身披上了一层红霞,如天边踏云而来的仙子,令人目眩。

    宫映雪心惊:什么时候这丫头喜欢穿白色的了?

    白色似乎挺配她,让她如高山之巅迎风绽放的白莲,弱中带着强……

    “下来!”宫映雪在下面喊道。

    “不,你要打我,我才不。”九公主麻溜地回复。

    宫映雪轻掀眼帘:“随便你,等会外面的宫人瞧见了,寻你麻烦可不要怨我。”

    真是小气!

    九公主思考了一阵,翻身下来,下来后,坐在一旁,没有理会他。

    九公主偷瞄一眼,瞧见他只顾看书,心中不由得有些气,九公主拿出身上的药,轻轻地抹在自己的手上,药膏雪白清凉,有淡淡的药香味,抹上之后感觉手中那火辣辣的伤口好受了许多,只是九公主瞧见宫映雪还是没有理会她,有些小别扭,不自觉把手中的动作弄大了一些,这一下又扯动了伤口,疼得有些抽气。

    宫映雪不再装作没有注意到,他轻蔑一笑,眉眼却带着冷色:“你怎生得这般笨,教也教不会。”

    “对啊,我就是笨!你最聪明了。”九公主气呼呼地喊道。

    “弄得这般狼狈,还好意思上药,莫要浪费了我这难得的药膏。”宫映雪又道。

    九公主有些咬牙切齿,瞪了一会,眼睛有些发酸,抽回目光,抹了一把辛酸泪开口:“你又不是公主,怎么知道我们的艰难,何况我一直也不受宠,今日算是用这伤口给宁欣一个警告,莫非我还能真的伤她不成?”

    宫映雪翻了一页书,没有接话:笨就是笨还给自己找理由。

    九公主的肚子突然传出“咕咕”的声音,她这才发觉自己大半天没有进食,文珠去了厨房拿食还没有回来。

    宫映雪从旁边的石凳上提出一个食盒,放在石桌上。

    从食盒里面飘出淡淡的酒香,九公主蹙眉:“你又喝酒啦?”说着好奇地打开,浓烈的酒香和鸡肉香味窜入鼻中,原来是一道绍地醉鸡,鸡肉肥嫩油润,香糟芳香扑鼻。

    九公主一喜,想起了上次他说要带一道菜过来,她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有想到他是真的带来了。

    她忙伸手拿出一块正准备咬,余光中瞥见那人正盯着自己,凉薄的嘴角噙着笑,那笑难得的少了冰冷疏离,而是温文尔雅。

    九公主讪讪地放下手中的鸡腿,露出温婉一笑,改拿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美味……真是美味!肥而不腻,嫩滑爽口,是她从来没有吃过的。

    文珠一走进来就瞧见她们公主端坐在桌前,小口的吃着东西,说不上雅致天成,却让她感觉欣慰:她们公主终于像一个公主的样子了!

    瞧,这吃东西的动作,多么优雅、贵气,没有个一年半载是练不出来的。

    今天为她惊怒的火气顿时消散了几分。

    今天文珠带了三碗饭,三人一起吃起来,满院的酒肉香飘了出来。

    九公主给宫映雪夹了一块鸡屁股笑嘻嘻地道:“这个你吃了吧……”

    宫映雪盯着那鸡屁股放下了碗筷,傲娇的不吃了。

    九公主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不就是一块凤尾嘛,不吃夹出来就好,至于嘛?”

    “哦,是吗?”宫映雪淡淡的说完这一句,拿起书又看起来。

    九公主顿觉得无趣:“我就从来没有你这么挑食,我什么都能吃的!”

    宫映雪嘴角轻扬:他一定会让她吃个够。

    九公主放下碗筷,趴近了一点,拖着脑袋望着他问道:“你明天会过来吗?”眼如初升之月,亮得惊人。

    那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崇拜、期待和爱意……

    宫映雪瞧见这目光有片刻的愣怔,心中一片酥软,又有些沉闷,透不过气来。

    九公主瞧见他不说话,又笑道:“看这天气明天好像要下雨,你……你如果要来,可要记得带伞。”

    说完,一脸喜悦地跑开,脸红如朝霞。

    文珠突然觉得有些倒胃口:她们公主怎么回事,对着这人的时候真是幼稚可笑得紧!

    翌日,文珠正在给九公主用蜂蜜敷脸,宫映雪果然来了,还提来了一个食盒,九公主欢快地跑过去。

    突然想起自己脸上有蜜,赶紧去屋中净脸,收拾妥当后才走出。

    可院中已经没了那人,食盒放在石桌上,九公主靠近,打开一看,顿时气得磨牙,正是一盘油光水滑的凤尾。

    她有些无语望苍天:真是后悔说那句话,她也挑食的好不好!

    她喜欢吃鸡翅膀,讨厌鸡屁股!

    没有想到后面的时间,宫映雪连着给九公主带了一个月的鸡屁股,如果他不来,也是让人送过来的,做法还次次不同,相同的都是那凤尾个个肥翘光滑,让九公主瞧见这个就脸黑想吐,如霜打的茄子一般。

    一个小角落的厨子有些忧伤,他连着为自家公子做了一个月的鸡屁股,他始终想象不出来他们家那淡漠冰冷的公子啃鸡屁股是什么样:莫非自己做的鸡屁股这般好吃?他们主子吃不腻!

    可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吧,明天他做什么样式的呀!虽然他是大厨,他也要新鲜感的噢,哎,这不是为难人嘛!

    ……

    边境四支人马均在寻找秦陌,半个月后,由吕洛在荣国宛城寻到了秦陌,宁辞当即让人传消息给吕洛,让他们不着急回皇城。

    是以两大荣国公子均在宛城躲起来。

    两个纤瘦的身影坐在重华宫殿顶,一男一女,女子个头略微高些,夜风吹来,把两人的衣角绞在了一起。

    九公主咬了一口脆苹果,咕哝道:“找到秦陌了?”

    宁辞笑着点点头,在浓浓的月光下,一张脸俊美无俦,清辉洒落,银光般的线条把他的脸颊勾勒得完美无瑕,如美玉又如仙人。

    九公主“哦”了一声,有些感伤:“没曾想,他那样的人也有今天这样的遭遇。”她开始始终不相信,但种种的迹象,由不得她不相信。

    “这是必然的,秦家、汤家或许还有……王家,他们如三座大山,占着荣国最好的地,怎么不让帝王忌惮。”

    “可秦家这代只有秦陌呀,他……怎么还会这么忌惮呢?”

    “秦家这代虽只有秦陌,可他才华横溢,在众国闻名,加上秦家几百年经营,学子、宗族之人早已经遍布整个荣国,你说这数量有多庞大。”

    九公主唏嘘一阵,想起秦陌那总是带笑的嘴角和飞扬的性情,这般经历,以后他那笑会不会变了一番味道。

    宁辞望着月光下九公主的侧脸,恬静、悠远,眸中有淡淡的伤感。他突然觉得两人这样安静的坐着恍然如隔世一般。

    九公主突然侧眸,看着宁辞,不满地开口:“你老盯着我做什么?”说完,微微眯了眼睛,仔细的审视宁辞,“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宁辞哑然失笑:“哪里敢呢。”这笑容如一池春水,带着说不出的温柔。

    九公主回头威胁:“没有最好!总觉得你最近怪怪的。”想到宁辞小小年纪也总是经历生死,暗恨自己刚才不该那般感慨。

    九公主瞧着自己的裙摆,在皎洁明亮的月光下,微微泛着白光,随着她晃动的脚在月光下划出优美的弧度,她突然问道:“你觉得我穿白色的裙子好看吗?”

    “好看。”宁辞垂目瞅了一眼甜甜一笑。

    脑中突然想起那树下的白衣男子,他心中一紧,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瞧见九公主的脚在空中晃呀晃的。

    好一会,才接着道,“九皇姐风姿卓绝,不论怎么穿都好看。”

    九公主嘻嘻一笑,双脚晃得更凶了,又咬了一口苹果,只觉得一丝丝甜入心扉。

    过了一会,九公主觉得还是应该关心下这个弟弟,遂问道:“你母妃还是没有来瞧你呀?”

    宁辞垂目,眼神凉薄,他突然不想说话,微微偏头靠在了九公主的肩膀上,苹果和女子特有的馨香飘入鼻中,觉得无比的安心和宁静。

    九公主咬苹果的动作一顿,背脊一僵,晃动的脚也停了下来。

    宁辞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微微一笑:让你提这茬,该!

    她低头,正好瞧见他眼中来不及散去的哀伤和孤寂,心中突生怜惜,拿着苹果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却不似刚才那般甘甜爽口。

    许久许久,九公主感觉自己全身都麻了,宁辞才起身笑道:“九皇姐总是能给我力量。”

    “是、是吗。”九公主有些局促的应声,见他离远了些,才活动了下胳膊和肩膀。

    下面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两人在重华殿的后门,拉着一辆板车,车上放着几个木桶,正在做什么,九公主指着那处,疑惑的开口,“那是——”

    还有那身影好熟悉!

    宁辞脸色有些古怪,见她还盯着自己,一副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样子,轻声道:“那是倒夜香的宫人。”

    还以为是探子呢,“哦,”九公主满不在乎的应声,又望了一阵后,接着捂嘴大笑起来。她自跟宫映雪学了轻功后,耳力视力都有所不同,那两人刚刚转身时,那面貌她便看得清清楚楚。

    宁辞侧目,“你认识?”

    “哈哈哈,认识认识——简直不要太熟悉!”

    银铃般的笑声让宁辞摇头轻笑:“莫非是不长眼欺负你的宫人?”

    九公主讶异地望了她一眼,解释道:“我院子对面的钱公公和他徒弟!”九公主笑了好一阵,才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平日里总是看我不顺眼,我以为他们是在宫里的哪个贵地当值,还不敢得罪他,平白受了好多气,没有想到是你重华宫倒夜香的宫人!就他还看不起本公主,真是眼瞎!”

    宁辞:“……”

    九公主笑完,立刻站起来,站稳后,举着啃剩下的半个苹果向那钱公公的身影扔去,动作爽快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

    苹果带着熊熊怒火,正中钱公公脑门。

    “啊——”

    一阵凄厉的短叫声传来,九公主似乎瞧见了那苹果打在他脑门上碎成渣的一幕,她“咯咯”的笑出声,白衣飘飘,在皎皎月光下极其耀眼。

    宁辞一时竟有些看痴了。

    张扬、狡黠的九皇姐是如此的夺目。

    下面传出一声尖细的骂娘声,骂了一句后,大概想起这是贵地,忙又把话咽了回去。

    九公主心情大好,拍拍手,重新坐了下来:“真是痛快!”

    ……

    ------题外话------

    翻手为云,覆手是雨的那段,本来是我写的小剧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加进了正文

    加进去后,莫名的喜欢

    猜到钱公公的职业了吗?

    嘿嘿,倒夜香的宫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