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5章 那你嫁给我,可好?
    又过了一月,晋国太子姬余在晋国养了十个月,依旧不见好,甚至不能下床,三皇子以太子在荣国受伤为由,兴兵集结于荣国东边边境,声讨荣国种种罪行,不远的赵国王爷火上浇油,募兵八万兵士相助晋国。

    这一消息在朝廷上炸开了锅,不管文臣还是武将大家都主张派兵过去战一场,朝中意见难得一致,毕竟他们这代朝臣,安定平稳,可难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如何能在后世留名,现在有两个不知好歹的小国上蹿下跳,他们怎么能不逮着这个机会收拾一番,弘扬国威!

    殿中大臣豪气万丈,一番激烈谴责晋国和赵国的不自量力。

    荣帝端坐正中的宝座,俯看着下面的臣子,眸光扫向一旁的宁国公和其子汤寰身上,两人穿着朝服,威风凛凛,一声的气势,通身的气派。

    他心中思虑,这朝中的武将均是汤家子弟,这次一派去,平息了战争,汤家的声望岂不是更高?

    可是不派他去,该如何!

    汤寰出列,忽然跪下奏请带兵去东边守卫家国,宁国公瞧见自己儿子那般着急,本欲拖一拖时间,让荣帝先开口的想法顿时消散,只好垂目不语,儿子到底年轻想要打仗立功心切,只是这荣帝……

    荣帝犯难。

    朝中难处重重,之前众国来朝,已经花去了不少银子,嫡皇子降生,嫡公主出嫁,连着两番大赦天下收买民心,又要花钱给西边的节度使镇守,哪有钱来打仗?

    满堂寂静。

    众臣均抬头望向主位上神色不明的皇帝。

    王尚书站在前头心中不断的计较:这番打仗,朝中无其他将领可派遣,只有派汤家,这兵钱粮草等最后还不是让他筹措,不管输赢如何,最后的最后,他岂不是给他们汤家做了嫁衣,又给皇后生的小皇子增加了筹码?

    那宁辞?

    好半晌,荣帝问道:“兵马钱粮可准备妥当?”

    当先有一大臣出来,回道:“陛下,荣国这几年收成较好,粮草都不成问题。只要陛下令下,微臣下去便筹措。”

    王尚书飞快地瞥了眼说话的大人,心中冷嗤,汤月龙好得很,竟在他的属下中安插人。

    想着,又小心地环顾整个朝堂:不知道这文武百官里头有多少是他汤家的人!

    荣帝点点头:他如何不想成为千古之帝,留身后名,这是一个机会,可汤家到时候得胜归来,地位莫不是更加不可撼动……

    他沉吟片刻,又问了好几处打仗需要注意的事情,众臣心思一致,这一番讨论下来,朝臣均斗志昂扬,荣帝也不好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让汤寰下朝后便去他那里取兵符和诏书,兵符只是调兵的信物,而调兵还需要诏书,两种吻合才能调动军队,才能领兵前往。

    要开战的消息在荣国传开,荣国久不经战事,百姓过了一百多年的安定太平日子,平日都是西边边境小打小闹,现在突然告诉他们有兵来犯,都觉得不可思议,还带着蹊跷,又带着点迷惘:荣国这最太平的地方还会打仗?打仗是什么?!

    一时间荣国百姓人心惶惶。

    消息也在宫中传开,宫中之人,无不对四公主议论纷纷,均觉得这战事便是由她和亲引起的。

    四公主好不委屈!

    卫律趁此机会又在城中闹了两场,渐渐的百姓对这场战争的目的有了猜想。

    九公主听闻这些传言,怒气冲冲地找宫映雪,可直过了几天他才出现在院中。

    他悠闲地坐在石凳上,脚边是一只橘色的大猫,在他脚边穿来穿去,他正闲情逸致地逗弄着。

    目光带着难得的耐心和纵容。

    九公主想到她当时问他,晋国会不会派兵前来。他说不会,还说狩猎中受的伤,众国都在,说不清,且晋国没有人愿意为姬余出头……

    现在人家派兵过来,不是打脸么?

    九公主暗暗焦急,语气有些不好:“你不是说那晋国不会派兵过来吗?”说着踢飞了脚下的一颗石子,石子打在墙上,咚的一声。

    橘猫胆小,身姿活跃地跑开。

    宫映雪目光追随着橘猫跑远的身影,有些惋惜。

    宫映雪不想跟她说这些事情,他起身,躺在秋千上,闭眼假寐,过了好一会才开口:“此一时彼一时,你问我之时隔今日已经有十月的时间,”说着睁开了眼眸,好笑地望着九公主,“我又不是神人,岂能算到十月之后的事情,你说是吗?定城公主。”

    九公主一噎,闷着头,不再说话。

    过一会,才呐呐的道:“反正是你伤的他,也算是无端的给荣国惹了祸。”

    宫映雪冷冷一笑,“怎不记得我救了你的命,若是不伤他,你最爱的四皇姐可要嫁过去……黑丫头到底在怪我什么?”

    他眉眼微挑,声音凉薄入骨,九公主心中陡然一寒,撇头小声道:“这些家国大事,我不懂,只是因为我们两人的性命,让荣国兴战事,我宁可不要活。”

    宫映雪嗤笑:“你倒是自信,这般高看自己。”说着一下坐起身来,突然靠近九公主,俯视着她澄净的眼睛,媚惑地一笑,“黑丫头,你要记住,战争便是战争,不管以任何原因开端的,那些原因不过都是有心人捏造的幌子而已,如何能把这样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雾气尽褪,低声道,“这世间最没用的便是为别人的错误自责,不仅伤身还伤情,何苦来哉。”

    “是、是吗……”九公主懵懂地望着面前的脸,他绝色的脸庞离自己那么近,身上没了那酒味,清爽得让人还想再靠近,此时,他一双眼里似乎弥漫着爱意和纵容,深深沉沉的笼罩着九公主。

    那眼眸如桃花瓣,形状优美动人。

    九公主的脸不争气的一下红了。

    宫映雪瞧见她脸颊红如胭脂,心情大好,当下一把抱着九公主飞身而起,只见他脚尖轻点,一会在墙头,一会在树顶,明明是日头高照的下午,却无一人发现。

    九公主惊呼出声:“你做什么?”她感到腰间那温热的手掌,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肌肤,这触碰让她心中不由得一阵颤栗。

    还有一些脚软。

    宫映雪没有作声,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他速度极快,似乎想要挣脱这牢笼,九公主感觉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两人衣裙在空中翻飞,发出猎猎的声响,青丝缠绕分不清是谁的。

    九公主撇了眼下面,很熟悉,这不是西边的乱葬林吗。

    脸色有些不好:“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宫映雪也不回复,抱着她选了一棵高大干净的树。

    外面阳光刺眼,但在林中连一点光斑也无,九公主不明所以地盯着他。

    他定定地看着她,眼里充满了希冀和笑意,眼睛明艳如桃花:“黑丫头,你以后就叫荣定城,可好?”

    九公主本来就喜欢这名字,当下扬脸看着他,嫣然一笑道:“好啊。”

    宫映雪语笑盈盈,眼中光芒大盛,九公主一呆,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笑得这般明朗的样子,如黑夜一瞬间骤亮;如大地刹那间春暖花开;如奔腾的河流一下静止。

    于静止中,宫映雪笑问:“那你嫁给我,可好?”

    那你嫁给我,可好——

    嫁给他?

    九公主被这句话震得神魂出窍,脸色潮红,斜着目光,悄悄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心中紧张不已——

    她是公主,虽然知道未来和夫君由不得自己做主,可谁还没有过豆蔻年华,谁还没有幻想过未来那人的样子呢,她常常在想,以后那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定要和那人相亲相爱。

    而面前的男人无一例外的总是出现在她想象的夫君形象上,现在他还突然说出来!让她如何受得了!

    一缕秀发在她手中绞啊绞的——

    要说这两年,特别是这一年来,自己对他没有感情,说出来恐怕也是自欺欺人,她看见他便觉得欣喜;

    一日不见他便觉得失落,提不起精神;

    会为了他穿白色的衣裙;

    时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为了接近他或者与他多呆一会,学那烦人的围棋;

    知道他注重容貌,特地的美白,修眉,整妆;

    还努力的学轻功,只想有朝一日可以跟上他的步伐,追上他的速度……

    可是——

    好半晌才恍然想起,她被父皇许配给那什么漠北国的皇子了呀——

    虽是知道,可心中还是有一些幻想和小小的期待。

    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只见她垂着头,脸上的红渐渐退却,许久才抬头直视着面前的绝色男子,开口道:“你……不是太监吗?”语调低沉带着点点难以言喻的失落。她竟然忘记了这人是太监,她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太监!

    额……

    心情有些纠结,她怎么会喜欢一个太监!

    可这人一点都不像太监呀!

    宫映雪的脸色变了变:太监?!她竟然一直这样认为?

    瞧见她一张小脸的颜色也是精彩纷呈,他猜想两人的脸色定然差不多。

    他拉着她带着伤疤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喉间笑问:“黑丫头的先生难道没有教你,男子和女子的不同吗?”

    ------题外话------

    简介和开篇中的一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