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6章 旖旎的心思
    他眼神温柔、迷人,那细薄的肌肤下是一块圆圆的——

    随着他说话的动作,如荷叶上的露珠一般上下滚动,轻轻颤动,令人神魂颠倒。

    是自己没有的!

    也是太监没有的!

    九公主脑袋空白成一片,痴痴迷迷地转过头。

    见她窘迫的样子,宫映雪心情更加畅快,这时,他的胸襟突然敞开、衣服滑落,露出他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肤如凝脂又如白玉,锁骨清晰、平直,肩头圆润,胸口略有一些肌肉,极其销魂……

    九公主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脸不争气地又红起来:我的娘啊!

    “黑丫头,你看我是不是男人。”宫映雪俯视着她,眼神纯净如仙,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似湖水一般荡漾开来,“还要看吗?”说完,放开了她的手,好笑的望着她。

    九公主以为他还要脱,刚想说话,没有想到他俯身在她的脸颊边留下一个轻柔如雾的吻。

    软软的唇瓣,带着陌生的触感,又带着熟悉的酒香气息。

    让人心悸……

    “嗡”的一声,九公主的脑袋大了,全然忘记了身在何处……

    谁说女子美色勾人,要是男子勾起人来,那几乎是无处可逃,特别是这样一个好皮相的人!

    更何况她本就心悦他。

    这样的一个结果是,九公主“果断”地、很脓包地逃远了,跌跌撞撞,也不知道在这路上跌了多少个跟头,撞了多少棵树,吓飞了多少鸟兽……

    总之好不狼狈,就是这样很没有脾气的“滚”了,她多想如之前看的话本那样,含羞带怯地凝视他,巧笑嫣然地道:“公子果然一颗心全系奴家身上,以后奴家定不相负公子意!”

    亦或是捏起他洁白刀刻般的下巴,仰天大笑:“好呀,你以后生是本公主的人,死亦是本公主的魂!记住要生死相随!本公主好好待你便是。”

    再或者,直接回亲一下,宣告主权。

    可她就这样毫无骨气地逃走了,胸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羞怒有之、惊慌有之、茫然无措有之还有点点甜蜜……

    奔回院中,她脑袋埋在被子里,低低的浅笑声从小屋中漫开。

    文珠回来就瞧见她们家殿下这如鸵鸟的一幕,笑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做了错事?”

    “没。”九公主收了笑回道。

    文珠边放下手中的衣裳,边拿出绣品,手中一刻不停:“那怎么这幅神态?”

    九公主瓮声道:“文珠不是很忙吗?怎么在问我这话?”

    “是很忙,不过所有的忙碌都是为了公主,如果公主受了委屈,那忙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般毫不计较得失,真心付出,比之刚才那人说的爱,似乎来得要真实、安心许多——

    九公主一顿,半晌,从被子里传出一声沉沉的声音:“文珠辛苦了,干脆我……我禀报上去,请几个小丫头给文珠管管,帮着你点。”

    不论那人说的真假,她都已经沉沦。

    “可别,奴婢可没有那什么功夫管人,还有,咱们这院子太过简单,多了人岂不是多了麻烦,难道公主打算不跟他学功夫了不成。”

    九公主又是一顿:她以后还要怎么面对他呀。

    又想起刚才在林中的话和那个轻柔的吻,似乎脸颊边那吻意还在,九公主一时间想笑又想哭,可文珠在这里,她不想让文珠担心,当下飞身而出,丢下一句:“我去去就回,晚上不用等我。”

    好在文珠已经习惯,自她学会功夫后,如一只脱缰的马,总是这般说走就走,有时天不亮就要起来练功,文珠依旧张罗着自己手上的活计,她们公主越发大了,她得多备一点女子用的东西。

    她走过去,瞧见刚才她们公主趴着的被子上一点点湿润,似乎还有点粘粘的,文珠不禁莞尔一笑:她们公主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流鼻涕!

    九公主无地可去,直接飞到了重华宫上方,天渐渐的暗下去,薄雾升了起来,在暗色中,重华宫如一潭幽深的湖水,没有一点烛火,让人不敢轻易踏入。

    宁辞听见上面的动静,眸中一暗:有完没完,一波波人,总也死不完!不就是父皇让他去了一次御书房吗?这些人就等不及了?

    他走出大殿,站在花园正中,抬头仰望,只见高高的屋脊上站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月白的宫装,于薄雾缥缈中带着一身的仙气。

    原来是她——

    他仰头对着那人一笑,这一笑别样灿烂。

    九公主纵身一跃,眨眼的功夫便站在他的面前。

    赵德点燃了院中亭子的一豆烛火,这个亭子位子绝佳,在当中偏右一点,宫门前是一块挡住冲煞杀气作用的飞龙影壁,坐在亭中,四方的情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也皆在掌握中。

    九公主走过去坐在亭中的长凳上,宁辞跟着走近,这才瞧清楚了她月白的宫装上,袖口、领口用丝线绣着花纹复杂的图案,于飘飞间翻滚如潮水,腰间系着同色花纹的腰带,束着的纤腰不堪一握,望之整个人美艳绝伦。

    脚上是一双同样花纹的鞋子。

    倒是越来越会打扮自己!

    还有这功夫,真是进步神速。

    九公主惆怅地盯着那一豆灯火,好半晌幽幽叹息一声。

    宁辞有些紧张:“你怎么了?”怎么是这个神态,她虽然神色怅然,但是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春意。

    春意?

    可不是春意嘛,少女脸庞光洁温和,带着诱人的红晕,一嗔一怒间自带风情,千娇百媚。

    宁辞愣了愣,神思思索间,一宫婢端着托盘从旁边走过来,瞧见亭中有两人,还正是大皇子,另一个是?

    她骇了一跳,只得佯装镇定地走过来行礼问安。

    宁辞没有动,凤眸中有一瞬间的寒冷,九公主瞧着那宫婢走近,还不待看清楚来人,这宫婢便如失魂的布偶一般,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托盘中的汤药洒落一地,黑乎乎的药汤和在夜色下同样黑乎乎的血液混在一起,难闻的味道顿时污了这片空气。

    宁辞神色不清,旁边的护卫走了过来,躬身行礼后把那尸体拖了下去。

    赵德忙带着两个小公公,快速地收拾干净,还摆上了熏香,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平和,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觉。

    九公主脸颊上的微红褪得个干干净净,还有微微苍白,好半晌才恢复平静,可她却不想呆在这里了。

    这里暗潮涌动,哪里是一方净土,哪里可以让她倾诉这一腔心事。

    宁辞抬眸望着她,瞧见她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和怜悯,心中跳的厉害起来。

    九公主起身,走出这一方凉亭,站在一树玉兰下回眸,瞧见那暖暖的烛火下,宁辞一个人孤寂地坐着,小小的身影那般的哀伤、失落。

    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许久后,直到院中沉寂下来,宁辞淡淡地撇了眼面前的赵德,轻声道:“你和那伤人的暗卫,自去领罚。”说完,起身离开,向着黑沉沉的重华殿走去。

    “是。”赵德应一声,虽然不知道自己和那暗卫哪里做错了,这宫婢突然出现在院中,还端着东西,他们不小心也不成,不管这是不是无辜,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都有嫌疑!

    想到现在殿下也是立威之时,他听了吩咐去外面认了一顿板子。

    同样瘦弱的身影,挨了板子后,连站着都费力,小小年纪,背脊却有微微的佝偻。

    宁辞躺在床上,一双眼睛无神地盯着顶上的幔帐,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了,他自己都不清楚,可今夜是为何失眠的呢?

    夜凉如水,外面又响起细碎的脚步声、瓦片的翻动声还有刀剑相博的铮铮声……

    许久后,还是没有一丝睡意,他起身向着窗边走去,身上穿着淡黄色的中衣,难得的合身。

    月亮早已经升起来,悬挂夜空,高远莫测,今夜是满月,满月如镜,清辉把这座宫城耀得分明,树木、花草在清辉中呈现出各种形态……

    一白影坐在不远的大树上,晃动着双脚,瞧见窗边的宁辞,她飞身过来。

    宁辞大喜,刚才的阴郁、愁容、不快一扫而光。

    他凝视着沐浴在月光清辉下的她,银辉给她的身影加上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色泽,似月光精灵,空灵美丽。

    好半晌才道:“你……”只这个字后,又没有后面的话。

    九公主一跃进屋,果然是皇子殿,就算是寝殿也比她的小院大,满殿全是梅花的淡香,让人闻不够。

    九公主和他一起靠在床榻边坐了下来,有些许的月光从窗边洒到她的身上。

    九公主轻声道:“你怎么不睡?”片刻后想到这重华宫的所见,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自言自语道,“我真笨,定然是那些人吵着你了,睡也睡不着,既然你睡不着,何不跟我聊一聊。”

    宁辞柔和一笑,没有作声。

    九公主叹息一声,踟蹰了许久,又道:“我院中的那人,你知道吧……”宁辞侧目,只瞧见她的侧颜,月光洒在她线条优美的侧颜上,本就姣好的五官比平日多了两分的美、三分的丽、五分的风情,九公主又叹息一声,仿佛是豁出去了一般再开口道,“他说他叫宫映雪,我一直以为他是太监,可是今天才知道,他不是……上次你问我他是谁,其实他的来历我也不知道。”

    九公主没有听过此人,宁辞听过,原来他竟然是神龙不见首尾的宫院首!竟然是他,年纪怎么那般轻!

    他们之间素来没有瓜葛,他为何对自己频频伸手施救……

    瞧见她话没有说完的样子,宁辞当下也没有给她解释。

    九公主不好意思一笑,清婉中带着欣喜的声音又传来:“我发现我喜欢他,你说我年纪明明也不大,可就是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宁辞听见这话,唇边的笑容渐渐消失,九公主说着突然把头埋在自己的膝间,闷闷地道,“但宫映雪又是谁呢,有什么目的呢?林中那次,他既救了我,又伤了姬余……他不尊国母,国母却无意怪罪与他;他在宫中来去自如……我总是看不透他在做什么,一身的本事,怎么可能无人提及无人知道。”

    宁辞目光深深如一泓潭水:九皇姐说她喜欢那人……喜欢么?喜欢是什么?

    一缕淡淡的愁绪,落在了她的眉睫,九公主淡淡道:“他孤傲自负、脾气又差,一脸的寒冰,除了长相和功夫,一无是处,我常在想谁会喜欢他呢,没曾想是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我也问过自己,他救了我多次,又教会了我许多的东西,看见他我便觉得欣喜,瞧不见他我便觉得无趣……”

    宁辞听见这话,如鲠在喉,心中又突然升起一股恼怒,他翻身而起,跪坐在地上,直视着面前的女子,深沉的目光如深渊。

    他怒极反笑:“九皇姐既然知道他很危险为何还要喜欢上他!就算是他救了你,教你本领,你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报答,为何偏偏要喜欢他!你难道不知道你是荣国的公主,以后嫁的不是驸马,而是一国君主?你以后要如何自处。”

    九公主抬头,愣愣地望着面前这双深不见底的幽深眼眸,勉强笑道:“我知道,可……喜欢一个人这件事,哪里由得自己主张,”顿了片刻,她移开目光,“现在要打仗了,我心中越发惶恐不安,总觉得这战事跟他脱不了关系,所以才找你、找你谈……”

    她的眼神温柔而动人,宁辞一颤翻身坐了回去,依旧与她并排靠在后边的床榻上,地上凉得有些浸骨,宁辞等了好一会,才恢复了笑容,轻声道:“夜深了,九皇姐快回去吧,文珠该着急了。”

    说完,从地上站起来,轻轻躺回床上,拉过锦被自己盖好。

    九公主听见身后的声响,一腔柔情被恼怒的情绪代替,她“嚯”地站起来,看着床上那模糊的身影,气呼呼地飞身出去:什么臭脾气!哪里惹到他了!

    窗户在她身后发出“哐”的一声响,显然她飞走时,脾气也不佳。

    赵德扭着高肿着的屁股走进来,询问道:“殿下?”

    宁辞动也未动,赵德准备离开之时,才从床上传出清冷如冰的声音:“你让一个暗卫跟着她,远远地护着她周全回去即可。”

    赵德明白了刚才跟他们殿下说话的便是那个公主,他忙应声,走出去安排。

    这一夜,九公主突然失眠了,她不知道明天或者以后该怎么面对他,他说的话时不时地回荡在她耳边:

    “那你嫁给我,可好?”

    “黑丫头,你看我是不是男人。”

    “还要看吗?”

    “……”

    那些低低浅浅的话语,让她的心柔软成一团云彩,轻轻一搅,便能化成一场春雨,淅沥沥地下着。

    “公主……明日还有课呢,早点歇着吧……”那边的床上传出文珠的嘀咕声。

    九公主翻了一个身,刚眯了一会,外面的天已渐亮,做了好几个梦,梦中全是他。

    ……

    ------题外话------

    ……

    累死,今天撒了一万多……

    全是三人的相处,是不是够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