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8章 宁家女
    “噗嗤——”九公主耳力见长,自然听见了这番议论的话,当下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还没有叹完,几人感到一阵强大的气息袭来,灯笼熄灭掉落在地,几人赶紧做鸟兽四处逃窜状。

    文珠瞧着前面的九公主,笑道:“公主在笑什么?”

    九公主回头对着文珠做了一个神秘兮兮的脸色,又转头对着宫映雪笑道:“他们怎么称呼你为公子?”

    “不称呼为公子,难道是你以为的公公?”他那么年轻,要这群老顽固叫自己院首不成?

    “……”她错了好嘛!不该那么误会他,可他自己总是出现在后宫的呀,后宫中的男人除了父皇也就大皇子!多出的男人让她怎么想!

    三人走进堂内,堂中宽敞大气,挂着牌匾两旁的柱子上写着对联,细节处又带着点点的雅致。从里面可以看出这里主人的喜好。

    因新年,又换了门神、对联、宫灯等……屋中焕然一新,喜气洋洋。

    “公子,今儿个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宫中守岁吗?那可赶巧了,奴婢正好做了莲子羹,快来尝尝!”清扬婉转的声音传来,未见其人,便知道说话的女子定然是一个美人。

    九公主和文珠闻声望去,只见帘后走出一身形曼妙的女子,正是许久不见的秋叶。

    果然是美人,她体态轻盈,笑容可人,眉目饱含风情,穿着一袭新做的新绿襦裙,显得别有风姿,瞧见来人略微震惊,不可置信地唤道:“……公、公主——”

    手中的汤碗“哐当”掉落在地。

    接着她眸中闪过狂喜和眼泪,疾步上前,紧紧地抱着面前做公公打扮的九公主,九公主揽过文珠,三人哭做一团,哭了好一阵,九公主肩头那蓝灰色的衣服已经被一片泪水沾湿,变成了深蓝色。

    宫映雪失语摇摇头走了出去。

    “瞧见你好好的,一身的气度,比之前跟在我身边时判若两人,通身的气派倒像是一个世家小姐,我这心也便放下了。”九公主吸吸鼻子叹道。

    “我哪里就如公主说的,”秋叶抓住九公主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着,娇嗔道,“倒是公主长大了不少呢。”

    文珠笑道:“公主还有两年便及笄了,可不就是大姑娘了嘛。”

    九公主嘟嘴不满地望着文珠道:“你也笑我。”她转头看着秋叶,问道,“你离开的那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呢?”

    秋叶突然低垂着头,额头的刘海被风掀了一下,九公主瞧见了如白玉般额头上留着一条难看的疤痕。

    “这——”

    “这便是宁欣伤的……”秋叶低声道,紧紧地捏着双手,眼中露出恨意,把那宁欣如何伤的她一五一十地说了。

    三人难免又是一阵抱头痛哭。

    哭了一阵后,三人都有些疲累,想着这是守岁,怎么能这般掉泪伤感,心中只觉得不好,便止了哭泣,开始寻思怎么守岁。

    秋叶笑道:“打马吊吧,奴婢屋中有。”说着走院中,吩咐一个小丫头前去拿东西。

    自从四公主不见后,九公主已经有许久没玩过,听见玩这个眼睛一亮:“还是秋叶了解我。”

    “当然,公主的心思,奴婢怎么会不知道。”

    九公主捏捏她的手,激动莫名,过了一会又有些忧伤:这宫映雪不会如上次打叶子戏一样吧,直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文珠笑道:“瞧把公主给高兴得。”

    九公主望着屋中烧得旺旺的炭火,扁扁嘴:“节日难得玩几局,文珠可莫要说我。”

    一阵“哔哔啵啵”的响声传来,原来是外面的人在放爆竹,过了一阵宫映雪掀开帘子,走进来,弯腰俯视着九公主道:“可要出去放爆竹?”

    九公主刚想起来,便瞧见了自己身上的太监衣服,埋怨道:“都是你让我们穿这个衣服,现在还怎么出去玩,不是徒惹麻烦吗?”

    宫映雪缓缓一笑,不置可否,蹲下身来,直视着眼前人的眼睛道:“大过年的,你们在哭什么,眼睛哭得红红的像只兔子似的。”说着伸头去擦拭她眼角挂着的泪水。

    “秋叶姐姐——”一小丫头的叫唤声传来。

    宫映雪收回手,站起身。

    秋叶忙出去把马吊提了进来,放在四方桌上,麻将是竹块做的,光亮细滑。

    九公主捏了一块,仰起头:“你会不会玩?”

    “不会。”

    九公主一喜:“敢不敢玩?”

    “有何不敢!彩头是什么?”

    文珠首先申明:“奴婢可没有银子。”

    秋叶倒了几碗屠苏酒,想了想,又去里间拿出了葡萄酒,又端了几盘子瓜果,建议道:“不如换成酒?输了的喝酒,这葡萄酒是奴婢酿的,一直给公主留着,正好让公主尝尝。”

    葡萄酒色泽红润,让人垂涎欲滴,几人无异议,开始坐着玩起来。

    可能九公主真的有些背吧,连输了几把,有些无语:“不是吧,秋叶牌技见长还是本公主运气真的很差!”

    “现在奴婢无事可做,每天竟是玩这个了,公主课业繁忙,如何能比得了奴婢的牌技。”

    九公主啧啧称叹:“了不起,倒是炫耀自己的清闲来了。”

    又打了一阵,还是以九公主输为主,文珠有意放水,她都胡不了。

    几杯酒全下了九公主的肚子,果然是为她准备的!

    一会儿后,九公主眼睛有些花,头有些晕,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打出去了什么,便向地上一头栽下去。

    宫映雪眼明手快地伸手拦住,抱着她入怀,这还是第一次这般抱着她,只觉得她瘦小。

    秋叶连忙站起来,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活泼劲,自责道:“这不醉人的呀,公主怎么?”她望向桌,上面确实只有五六杯。

    “公主在宴会上还吃了些酒。”文珠解释,瞧见宫映雪如此亲昵地抱着她们公主,她忙起身,想上前接过,宫映雪淡淡地斜了她一眼,这一眼,寒气渗人,如护食的狼。

    文珠骇了一跳,讪讪地收回手。

    宫映雪抱着这小丫头走出这温暖的房间,向自己的书房走去,他记得书房中有一方小榻,可供疲惫之时休息。

    一路上下着密密麻麻的白雪,宫映雪紧了紧自己的怀抱,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她一头青丝突然散落,随着宫映雪的动作,如瀑布倾泻摇摆。

    宫映雪听着踩在厚厚雪上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心头一团乱麻。

    秋叶瞧着脸色不好的文珠,知道她把公主和名节看得比什么重,当下开口道:“文珠姐,你别担心,公主定然是被公子抱去了书房,书房里面还有一间暖阁,暖阁中有一方床榻,你放心……公子不会……做……”后面的声音小如蚊音。

    文珠点点头,她怎么会不放心,这人已经在她们院中呆了两三年,她如何不放心。

    推开书房,一股暖气扑来,宫映雪抱着她走近里间的床榻,不自觉地呼出一口气,只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不爽快地加重了几分力道,毫不客气地把怀中小人甩在了床榻上。

    九公主不高兴地闷哼一声,眉头皱成一团。

    宫映雪失笑,伸出修长的手,在她俏挺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了一下:“知不知道我陪你做这场戏有多累。”

    九公主不满地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挥了挥,宫映雪突然来了兴致,他坐在床榻边,伸手隔空取过一根洁白的羽毛,轻轻地点点她的脸颊。

    姿态悠闲慵懒,如同逗弄那只橘猫。

    九公主感觉到痒意,伸手挠了挠:奇怪,好多蚊子……

    宫映雪失笑,眼中满是爱意。

    他换了姿势,从床榻上起来,坐在了地上,细细密密的目光落在床榻上人的身上,扔了羽毛,只拿洁白修长的手在她的脸上游走。

    九公主感觉脸上一直有丝丝的麻痒,微微皱了皱眉。

    那修长的手落在她的双眉上,轻柔地抚平她的眉头,又滑过她细滑的脸颊,最后落在她如霞般的唇瓣上,流连不止。

    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呀,能醉成这般模样,没有想到这黑丫头酒品还不错,喝醉了只顾呼呼大睡……

    他父亲对他说过:宁家女,或倾城、或纯粹、或洒脱、或善良、或奸邪、或高傲、或狡诈……不管是怎样的女子,相处久了,总会不小心爱上一个,可……你要切记不论是怎样的女子,她们只是我们的仇人……

    他父亲书这番话时,已经奄奄一息,那时他眼中的思绪复杂,神情却那般快乐,让他怎么也看不懂……

    现在,他也正经受着这些——

    桃花眸中如浓雾弥漫,带着点点寒意,翻腾缭绕:仇人吗?可这黑丫头做了什么,她何其无辜!

    他也曾努力过,想要给她换了名字!可黑丫头叫荣定城,就不是宁家女了不成?

    宁家女——

    她不是他的黑丫头,她是宁家的女儿!

    宫映雪忽地眼眸一暗,如万千波浪卷来,沉重地翻滚,杀机萦绕。

    想起最近他莫名的举动,和今晚旖旎的心思,他修长的手移向那细长的脖颈,慢慢地收紧。

    她不该乱了他的心,他的心早已经被练得坚强,容不下半点的怜悯和隐隐,如果再心生情感,那他以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他要杀了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