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09章 魔怔
    床上的人感到呼吸不畅,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她伸出双手,把脖子上的那修长的手抓住,那手上的力道微弱,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黑丫头——

    她是黑丫头!

    她虽生在这浑浊不堪的宫廷,确是最纯净不过的一个人。

    他心乱也不是因为她……

    宫映雪突然泄气,不自觉地松开手,眼中又盛满了雾气,似轻纱柔柔飘荡。

    九公主抓住那只手,紧紧地握在手心,放在自己的胸口,依旧醉得没醒。

    这个动作让宫映雪顿时暴跳如雷,眼里的风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片刻后,狂卷袭来,他狠狠地甩开那双手,冲出了书房。

    凌晨,九公主是被渴醒的,睁眼便瞧见了这是陌生的地方,房中透着一点霉味,想来这里的床榻不常用。

    她起身去找水喝,走出暖阁才发现这里是一间书房,笔墨纸砚一应器具齐全,后面便是一大排书架,九公主眼睛一亮:这是宫映雪的书房?

    她随手拿起一本书,借着暖暖的灯光看起来,是崭新的医书,她又拿起一本,还是医书。

    九公主翻翻白眼:这人果然无趣得紧!

    她坐在书桌前,椅子上铺着软软的兽皮,极为舒适,她想象着那人平日是怎样翻开书本,是怎么写字书画,好像没有见过他写的字,不过他花钿画得不错,想来字也不会差吧……

    九公主唇边荡着一抹笑,远远地看去有些发傻。

    “你在做什么?”清冷的声音传来,带着外面冰雪的寒烈,九公主吓了一大跳,连忙起身,正好与俯身下来瞧她在写什么的宫映雪撞在了一起。

    宫映雪下巴撞得生疼,不禁退后一步,这一步正好碰到了后面的书架,几本书和画卷掉落下来,好巧不巧正好落在宫映雪脚边,宫映雪的脸又阴沉了几分。

    九公主木然无语,也不觉得痛了,心中只觉得自己惹了这人,现在他生气了,该怎么办。

    宫映雪一身冷气压,直直地瞪着这个女子,他正准备发脾气,却见眼前的这小丫头揉着脑袋笑了起来,脸颊上浮现出一对酒窝,纤尘不染的眸中含着情带着水波,亮得惊人。

    九公主扯了扯他的宽袖:“你别这样板着脸,我错了,我道歉。”清婉的嗓音带着刚刚苏醒的鼻音,柔柔的,扰人心扉。

    可能被撞痛了,眼泪汪汪,对着他摇尾乞怜的像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宫映雪看着这样的笑,听见这丫头这番讨好的话,再也生不起气来,把一肚子邪火又收了回去。

    九公主忽视他的火气,蹲下身快速地收拾着掉落的书本和画卷:“我出来找水喝,谁叫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还出声吓我,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人动你的东西,可我们也扯平了,你不也是还动我那院子……”话没有说完,拿画卷的手一顿。

    宫映雪察觉到她的异样,低头望去,只见落在他脚边的画卷微微展开,正巧露出画卷中一张绝色女子的脸庞。

    宫映雪心蓦地一紧:这画怎么会在这,他有多久没有瞧见了。

    画中的女子眉目与四公主有五六分的相似,嘴角含笑不语,眼泛秋波,端的是姿容绝世,神采斐然,那画栩栩如生,显然作画之人极为用心,这么看着只觉得那画中人的笑如俯视众生,带着对苍生的怜悯、宽容和温暖又带着绵绵的情谊。

    九公主呼吸一滞,突然想起,父皇有个最小的妹妹,被封为长乐公主,一直备受宠爱,据说四公主长相便与那长乐公主极为相似,后来也是因为和亲,那长乐公主抵死不从,还说了一句至理名言:“宁嫁田舍翁,不嫁异国君”。

    因抗争得太激烈,年纪轻轻的便香消玉殒,她生之尊贵,死因神秘,死后连尸首也消失不见。

    长乐公主去世时,她们这辈的公主都已经记事,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是以她们便对和亲没有那么排斥,毕竟她们都知道,反抗毫无用处,那长乐公主那般受宠不一样也无法自己做主吗。

    九公主心中那模模糊糊的影像,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在看见这画卷上的人后,豁然明朗了起来。

    她记得那次上课他易容成那雪先生,给自己化妆后的样子便极肖似四公主,与其说像四公主不如说他是把自己化成了那长乐长公主!

    原来那句话“……怎么化,你也只是你,变不成别人,且先丑着吧。”是这个意思!

    还有宫映雪的年纪,他应该有二十几了吧,这在荣国中算是极大的年纪,人也这般优秀,为何一直不曾娶妻,以前整日的呆在乱葬林中……

    后来他莫名其妙地来到她的院中,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长得跟长乐公主一样,入了他的眼……

    那银弓也是长乐长公主生前之物,他让自己夺了这银弓给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要,但不可否认,他是就是知道这银弓之前的主人,便让自己夺来的……

    九公主心中一时百感交集,眼睛酸涨,她垂目不语,长长的睫毛因心中的沉郁,微微的颤动,她卷起那画卷,轻轻地放在案桌上。

    做完这一切后,她与宫映雪擦身而过。

    余光扫到自己青蓝色的衣服,她突然觉得这太监衣服真的丑死了!颜色灰扑扑的不出彩,松垮垮地包裹在身上……

    那你嫁给我,可好——

    嫁给他?

    原来他仅仅是玩笑话,而她却当了真。

    “黑丫头……”宫映雪瞧见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和垂下的眼帘,心中突然变得沉沉的,他出声唤道,声音嘶哑低沉,仿若历经沧桑。

    他刚才在做什么,为什么又魔怔了,还想要她的命?!

    可笑,真是可笑!是要在意的人都离自己而去吗。

    九公主沉默了一会,良久,似是想通了,她背脊微微一松。

    眼中的迷惘散去,清亮的眸子,如被水洗过的夜空,悠远,干净,她回眸对着宫映雪微微一笑,虽是对着他笑,却不愿与他双眸其对视:“今夜叨扰你了那么久,我就先回去了,宫中一会要祭祀先祖,迟到了不好,”想了想不好意思地笑道,“文珠就烦你带回来,毕竟那城墙太高,我带着她飞不过,你替我给秋叶道个别吧,她既已经出了后宫,就不再属于我那里,我就先走了。”说完,逃似地迈开脚步。

    宫映雪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平静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你对我……怎地这般客气?”

    九公主身形微微一颤,哽了下,没有说话,抽了抽自己的衣袖和手,手腕被他捏得不重,轻轻一抽,便能抽回。

    宫映雪感觉手心一空,直觉还想再抓住她,哪怕是一片衣角也成。

    九公主突然想起什么,她打量了他全身。

    宫映雪瞧见她看着自己,心中回暖,不住地想:如果黑丫头不走,他一定会原谅她,这颗心交给她也不是不可以……

    九公主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前,她伸出手,快速地从他衣襟里摸出那块进宫门牌,接着便大步走出房间。

    她直直地往前走去,“咚咚”声传来,连着撞了好几根柱子。

    九公主一路跌跌撞撞,心中还有丝庆幸,觉得他教会自己轻功最大的好处就是,狼狈的时候,可以逃得飞快。

    宫映雪错愕的目光落在桌上,瞧着画卷上那张倾国倾城的笑脸,如失魂般,良久不语。

    过了许久,宫映雪才笑出声:果然是小气、防备心又重的公主,这个当口都还想着要怎么回去,还记得那令牌,呵……

    九公主回到院中,翻出那银弓,忽然觉得极为碍眼,她用力地甩出去,银弓打在红色的灯笼上,便掉落在雪中,瞧不真切,灯笼因被打了在空中晃动不止,忽明忽暗。

    元宵,汤寰和吕洛在对抗晋国和赵国的战事上大获全胜,荣帝龙心大悦,让汤寰即刻班师回朝,留吕洛带部分兵力镇守。

    汤寰带大军凯旋归来,荣帝当下表彰汤寰和众兵士,并升其为内廷侍卫。朝中的内廷侍卫官都是选拔贵勋子弟充任,待遇优渥,各种补贴和恩赏也多,且时常亲近荣帝,以后升迁容易,只是有心人一眼便能看出这官职是明升暗降。

    毕竟汤寰这次立了大功,朝廷也该封其为一个“将军”的称号。

    当天晚上,荣帝命人设外廷大宴于太和殿,特恩准群臣带其家属入宴。

    宴会由太和殿内御座至殿外台阶、台阶以下直到太和门檐下东西两侧,按品秩分设王公及文武大臣宴席,入座后,奏乐迎出荣帝和皇后入席,今晚预设的宴会席面是火锅。

    帝后用的是黄里黄面暗云龙的“金锅”,其他宫中主子面前是其他花纹的“金锅”,王公贵族是“银锅”,大臣命妇小姐的面前是“铜锅”,等级分明,制度严谨,虽然大家桌上的菜品一样,但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细微的差别。

    ------题外话------

    今天只有二更

    这一章啊,本来是我的喜剧……又被我写成了悲情,要疯了!

    不知不觉写了宫映雪很多戏份,可以看出我真的很喜欢他。

    但我很怕你们吐槽说为什么男主的戏份少。

    最开始我要表达小九“历尽千帆”后,得到的是宁辞给她的平平淡淡的爱情,毕竟主角是宁辞的啊……

    虽然平淡,却依然弥足珍贵……

    因为我一直在想什么样的爱情感人至深,想过无数种,也看过许多,然后才写了出来。

    要上架了,希望你们喜欢,也能在文中感受到每个角色的喜怒,当然上架后还是希望你们每章都看,不要跳订,毕竟一字一句我都斟酌了许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