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0章 陷阱
    大胜回朝,众人都喜气洋洋,不一会便高谈阔论起来,纷纷向着年轻的汤寰祝贺,殿中气氛高涨,一派歌舞升平之象。

    宁欣坐在帝后身侧的公主位子,她今天穿着一身大红色绣着牡丹的裙装,望着越发美艳动人,宴会上没了那排名第一的四公主和排名第二的大公主,她是今晚当之无愧的国色,想至此及宁欣的下巴抬得越发高起来。

    可她环视一圈,好巧不巧地看见自己和谢飞采这个世家之女撞了衣衫,同样是大红色,只是她那花是茶花,虽不如牡丹的雍容华贵,偏偏带着朝气,心情不由得郁闷了几分,又瞧见那边神色寡淡,只顾吃饭的宁九,想起上次在她手上吃的暗亏,心中更是气闷。

    想到一会要做的事情,她打起精神,盯着谢飞采也觉得突然顺眼了许多:哼,跟本公主作对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今晚让宁九下地狱!

    九公主这次的座位被人安排在了角落的背光出,一开宴,她便放开肚子吃起来,似乎那鹿肉不错,那边的羊肉也不错……

    文珠瞧见九公主吃得越发多起来,微微地伸手拦了拦:他们公主怎么回事,自年后,就一直这样怪怪的,这都一个多月了,还这样!

    还有宫映雪也奇奇怪怪的,年后就没有来过她们那小院了!

    该不会是——

    是吵架了吧!

    文珠的眼角跳了跳,讪讪地收回手:也好,不等两年她们公主就该出嫁了,有些心思不如早断了的好。

    那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她若看不出点什么,就枉费从小跟在她们公主身边了。

    宴会上不知道哪个大臣们说了什么,惹得满堂笑声。

    秦丞相望着面前沸腾着的银锅,又瞧着前面大胜得归的汤寰,想到自己远在西疆的儿子,有些食不知味。

    他再笨也知道荣帝对他秦家忌惮了,何况他为官几十载,又岂会看不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膝下只有一个秦陌,他秦家人口如此的单薄,还能引起帝王的怀疑,果然不能把帝王的疑心小瞧了去!

    哼,他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让他儿子吃了那么大的亏,且看他这江山坐不坐得稳!

    想完,他把目光移至宁辞处,瞧见宁辞一身的华贵锦袍,虽长相如玉似仙,可始终还是太小了些……

    秦丞相心中冷哼:他还等得了几年,到时候且等着!

    今夜是满月,大大的月亮低低沉沉地挂在天际,洒下层层清辉,宁辞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九公主,她穿着一袭水绿色的裙子,虽然隐在黑暗中不打眼,但那绿色如阴雨天青山上笼罩的薄雾,轻柔空灵,眉目长开了些,呈现出女子特有的清秀动人气韵,她一个劲的只顾吃,吃饱喝足后带着自己的婢女走出宴会大厅。

    宁辞不动声色的抽回目光:她这是怎么了?

    宁欣见宁九出去,给自己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这饱含深意的眼色正巧落在了宁辞的眼中,他眉毛一挑:这宁欣要做什么?

    九公主走到外面的阶梯,两旁站着目不斜视的宫人,九公主放松地伸了一个懒腰,冷风一吹,她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起来。下腹一阵阵的坠痛传来,九公主纳闷:莫非是自己的葵水来了,可还没有到时间呀!难道是吃坏了肚子?

    一小太监走上前,把一本书塞进九公主手里小声道:“这是一人让奴才交给殿下的。”

    “放肆!”文珠瞧见小太监失礼的动作,立刻出声喝到。

    小太监听见这声怒喝,没有动也没有作声,似乎等着九公主的回应。

    九公主拿起手中的书接着华丽的宫灯一看,是一本《脉决考证》。

    医书?

    九公主拿起来略微翻了翻,是他在自己那里看过的那本。九公主纳闷,一直以来,他从来没有让人拿过东西给自己,现在拿书给是什么意思!

    “谁给你的?”

    小太监眸含敬畏,悄声道:“那人没有说,只说殿下需要。”

    九公主低头沉吟:“是么?”她需要?需要这本医书做什么,既然他不来找自己以后就断个干净吧,何苦还要有其他的牵扯。

    九公主抬眸望着眼前低头的小太监,刚想说话。

    “他在翔凤楼楼顶等着殿下,殿下快去吧。”说完,也不等九公主回复,便匆匆离开。

    翔凤楼?翔凤楼是通往太和殿门楼,是宫中最高的建筑,黄琉璃瓦铺盖,镶绿剪边,想来在今晚的月色下,别有一番景致。

    九公主脑海中突然跳出那人的身影,她能想象出他是如何负手立在廊前,定是一袭白衣,无风自舞,凉凉的清辉洒落在他的身上,更添他的冷意和苍凉。

    他脸上永远没有多余的表情,可眼睛却总是翻动着莫名的情绪,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有那样的一双眼睛,一时可以沉静清冷得可怕,一时又充满浓浓的迷蒙雾气,一时又带着数不清的浪潮翻涌……

    他们也不是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且自己似乎欠着他……

    何况他又做错了什么。

    心中一阵酸楚,还带着点点闷,盈盈压过了下腹的坠痛感,九公主抬步向翔凤楼走去,水绿色的裙子,随着她的脚步划出优美的弧度。

    文珠叹息一声,也没有阻止。

    暗处的两个宫人见九公主往翔凤楼走去,互望一眼,又飞快地消失在暗处。

    许是“近乡情怯”,九公主在不远处居然停了脚步,她要跟他说什么,虽不该怨他,可想到那些种种她心中也极不舒服。

    太和殿殿内,七公主受到旁边侍女的暗示,不仅心中一喜:她以前说要慢慢地折磨宁九,看着那贱人慢慢地挣扎等死,现在她后悔了,自那次宁九在树洞中伤了她的脸,她怎么也气不过,她现在就要宁九付出代价。

    今晚势必让她清白尽毁,身败名裂,想嫁人,门都没有。

    宁欣微微伸头瞧了眼荣帝的位子,是空着的,荣帝和汤寰刚才出去了,想来荣帝是问汤寰要什么兵符,现在还没有回来。

    那汤寰也真是的,打完仗也不把虎符主动交出来,还要她父皇亲自问他要,真是够厚脸皮!

    宁欣有些眼巴巴地望着那金灿灿的位子,等着荣帝回来,一会那好戏,少了他父皇可还有什么劲!

    宁辞瞧见宁欣那志在必得的神色,思考了一番,也没有想通这宁欣是要做什么。

    他对着身边的赵德轻轻示意,赵德躬身把耳朵凑近宁辞身前,宁辞淡淡地吩咐:“你让暗卫去跟着九皇姐。”

    赵德点头应是,疾步出去,现在他对他们家殿下的话不敢质疑,也不敢提出丁点的疑问,只照办就是。

    宁辞这一举动落入了大部分人的眼里,皇后首先笑道:“大皇子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皇后的声音不小,前面的臣子、宫人,后面的公主、宫妃都听得一清二楚。

    宁辞目不斜视,依旧优雅地进着面前的食物,似乎没有听见这话。

    皇后大怒,手上戴着红色的护甲微翘,在灯火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岂有此理,本宫问话,你竟当做没有听见!眼中可还有本宫在这个母后?”

    全场突然寂静无声,气氛异常沉重。

    旁边侍候的宫人,抖如筛糠地回禀:“娘娘,殿下自两年前生病后,耳力受了伤……大概没有听见。”

    周围的人听见这话,纷纷朝宁辞望来:他坐在荣帝座位的下首,一身杏黄色皇子衣,上面用深色的金线绣满了蟒,端坐在一旁,气定神闲,万事皆在心的气度,更显得他尊贵而优雅。

    王贵妃淡淡地瞥了眼,无精打采的轻抿了一口酒。

    王振飞也听见了这话,心中怒不可遏,一时恨这皇后,一时又恼自己的妹妹不给他们王家留路子。

    宁辞终于察觉到周围的人都望着自己,他在旁边宫人的示意下,侧目懵懂地、不解地望着尊贵的皇后娘娘。

    小皇子被奶嬷嬷抱着,立在她的身侧,彰显着她的地位。

    皇后瞧见宁辞的样子当下笑了,眸光如利剑一闪而逝:如果这个皇子真的是脓包,她派出去那些个侍卫一个都不曾回来,又是怎么一回事!

    听不见?哼,堂堂皇子怕是聋子了不成!之前不是说要死了吗?这不活的好好的!

    皇后身边的公公笑道:“殿下,皇后娘娘问您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办?”

    宁辞垂目一笑,恭敬道:“无事,刚叫赵德让人去拿本皇子的斗篷过来,夜晚露重,身子……咳咳咳……”话不待说完,便咳嗽起来。

    身边的宫人赶紧轻抚宁辞的背脊,但宁辞的咳嗽声依旧不止,大殿中顿时落针可闻,有的臣子纷纷摇头,这个皇子的前途恐怕是渺茫无望。

    宫人只好向着皇后辞行,先行告退。

    宁辞走后,皇后莫名其妙地望着王贵妃,她的儿子已经这般,她难道没有感觉?还是之前药物吃多了,失心疯了!

    一个耳背,一个失心疯,真是这样的,那就好看了!

    ------题外话------

    评论区好安静,我上传了这么多,就没有小可爱想要说些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