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1章 将计就计
    宁辞才一走出来,赵德便迎上前,扶着宁辞道:“九殿下和她婢女朝翔凤楼去了。”

    宁辞微微蹙眉:“她去那偏远的地做什么?”

    赵德摇头。

    宁辞想到今晚宁欣的异样,心下还是有些不放心,必须要过去瞧瞧他才会安心。

    太医院。

    宫映雪懒懒地蜷在床榻上,面前躬身站立着一个毫不起眼的老者,老者回禀道:“……宫中派人来请了几次,属下调查是跟那……九公主有关。”

    宫映雪抬眸,一别往日迷蒙的目光,此刻里面如晨雾一般清冷,他饶有兴趣地问道:“说来听听。”一只手轻轻地扣在薄毯上。

    “是,属下查了,是荣宫中七公主宁欣身边的宫人几番在打探主子,主子这段时间没有过去,属下等也没有守在那处,便让那些人得了空。她得知主子是太医,便谎称有病,让宫人来太医院递牌子请了四五次,其他太医去时,均被她以医术不好为由赶了出来,非要让主子过去。属下觉得事情有异,便派人查了一番,原来那宁欣公主想趁着今晚,把主子和九公主约在翔凤楼中见面……大概把握不准主子会不会去,所以还特地叫了几个习武的侍卫候着。”

    宫映雪扣着薄毯的手蓦地一停,他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的月亮:“既然想要我们见面,何不成全她的念想……真是和黑丫头呆久了,一颗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低低的声音中带着无情和凉薄,让听的人浑身都冷。

    宫映雪说完飞身而出,几个黑影跟随,那速度不比宫映雪慢。

    翔凤楼有三层,历经风雨和沧桑,依然屹立在宫中,远远地望着,只觉得磅礴大气,庄严肃穆。

    宁辞和赵德赶来,却见翔凤楼前空无一人,宁辞抬头望着楼上,似乎也无一人的样子,他大惊,忙四处看起来。

    “殿下?”赵德唤道。

    宁辞说不清楚心中怪异的感觉,眼中有些茫然:她们是会怎么害她呢,这些公主一般会设计什么阴谋?

    找了好一会,宁辞才看见从暗处走来的两人,那人立在楼前阴影处,仰着小脸望着楼顶,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

    宁辞心下一松,走上前,压了压刚才跑急了而气喘的声音,轻声问道:“九皇姐为何望着上面?”

    九公主回眸,瞧见来人,他只静静地站着,虽言笑吟吟,却能给人一种矜贵之感,九公主微微一笑:“你不觉得月亮挂在楼上,很有意境吗?”

    “那为何不上去瞧一瞧。”

    九公主有些纠结:“还是不了吧。”

    宁辞忍不住一笑:“既然喜欢这样的景色,上去瞧一瞧当不辜负这样的景致。”说完,率先向前走去。

    “诶……”九公主跺跺脚,这算怎么一回事,等会两人见了面,别跟上次那样,让她浑身不自在。

    “文珠姐姐用膳了吗?跟咱家一起去吧。”赵德在旁边笑道。

    文珠伺候完九公主就跟着出来,何时用过膳食,现在听见这话,肚中也有些空虚。

    她侧目看了一眼赵德,这个公公长得跟他主子一样很是瘦弱,这两年倒是难得的有一股精明相。

    文珠想到等会他们相聚,她也不好打扰他们,且今晚宴会,不知道何时才能散场回去。

    可等会九公主有吩咐该怎么办。

    “你去吧,他身边有宫人的,你放心,我现在这般大了,还能让你时时守着。”九公主出声道。

    文珠当下点头跟赵德一同去了。

    九公主和宁辞走在大道上,静谧、祥和。两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异样,有些不可置信,还觉得这样的机会不多,更有那种两人本该如此的错觉。

    过了一会,九公主出声道:“怎么不说话?”

    宁辞一笑,还是没有说话,跟她在一起,心中安宁,哪怕一句话不说,静静的也好。

    过了好一会,宁辞才道:“刚刚你去哪了?”

    九公主脸色微红,片刻后从嘴中蹦出两个字:“如厕。”

    宁辞:“……”就每个避讳吗?

    ……

    宫映雪立在楼顶的栏杆,四周轻薄的帷幔在夜风中飘飞,如仙子一般摇曳舞蹈,轻纱的一角掀起,飘出若有若无的香味。

    宫映雪闻着这香味,不屑地冷哼:这什么公主还真舍得下血本,千金难寻的“秋石”居然被她拿来陷害黑丫头!

    这“秋石”,可熏香可服用,对男女均有效。只一点,便能让人欲罢不能,哪怕是意志力极高的人,也不一定能抵挡,且这药最大的好处就是,事后有心追查还找不出痕迹。

    秋石吗?他多得是!

    他的黑丫头只有他能够欺负,别人要是敢动她,等着吧!

    宫映雪眸中闪过一丝暴戾,把一颗药丸扔给身后的一护卫,沉声道:“去把那处的两人给我抓过来放进去。”说完飞身而下,如一只雄鹰,目光不住地寻找那抹小小的身影:那黑丫头那么笨,还不知会不会被人给诓过来!

    宫映雪的护卫瞧见那边的两人,眼皮子不由得抖了抖:他们家主子是认真的?不会吧,那么重的口味!

    护卫询问的眼神望着那老者。

    那老者须发皆白,在月光下,根根发亮,他沉声道:“既是主子的吩咐你们照办既是,本来就容不了他们几日了。”说完跟着飞身离开。

    皇后在宁欣的几次探望后,终于升起了火气,她笑道:“欣儿也是有要紧事,为何频频朝本宫张望?”

    宁欣心下着急:怎么父皇还没有回来呢,要个兵符需要那么久时间?

    现在怎么办,时间拖越久越不利,她不是白费了这番心思?

    皇后没有听见回答,轻笑出声:“莫非欣儿也是耳背不成!”

    宁欣回神,望着皇后的目光一下炙热起来:没有父皇,皇后瞧见也是一样的!

    宁欣站起来,行礼后回道:“启禀母后,欣儿是担心九皇妹,她出去了许久,都不曾回来,刚刚欣儿身边的宫人说她瞧见九皇妹和一个白衣的男子向着翔凤楼去了……”说着恍然想起这里是宴会,大家都在,当下有些吞吞吐吐地道,“欣儿……欣儿只是担心……九皇妹,毕竟九皇妹是已经被许配的公主,她还这般……”

    这是要她去捉奸吗?这点段数,真是丢人呀:“休得胡说!”皇后严厉呵斥,周围的臣子命妇纷纷望过来。

    皇后冷冷一笑:“宫中怎么来的男子,你们是公主,你这样说岂不是污了小九的名声!”

    “欣儿的宫人许是瞧错了,欣儿回去就惩罚这宫人,只是……小九确实不曾回来……这毕竟是前朝……今晚人又多……”

    皇后眼光锐利,却有些为难的开口:“这……”她早知道那两人的关系不简单,真是小瞧了宁九,随即想到上回答应了宫映雪不再计较,可——现在不是她挑的事,宫映雪以后要怪也莫要怪她,而且她也想瞧瞧宫映雪那样的人,有朝一日被人暗害狼狈样子不知道有多爽心!

    皇后蹙眉,脸上是一片担忧的神情,在宫人的搀扶下站起来:“那本宫亲自去瞧瞧。你们跟本宫一起吧。”

    “是。”宫妃和公主们赶紧应声。

    “皇后娘娘起驾——”皇后身边的公公扯着嗓子喊道。

    顿时满殿的人整衣下跪,恭送皇后凤驾离开。

    汤月龙不悦:他越发看不惯妹妹这小家子气的做派,这哪里有一国国母的样子!

    明明就如一个宠妃的派头。

    秦丞相低头喝酒的动作一顿:这荣帝和汤寰出去商议良久,都在密谋些什么!

    宁辞和九公主两人来到翔凤楼,内部果然是雕梁画栋,绚丽多姿,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轻微的声响,煞是好听。

    “唔唔唔……”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似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和爱抚,两人脚步齐齐一顿。

    九公主望着楼上,顿了顿,她现在也知道男女之事,和亲的公主都有专门的教导,只是她年纪小,但嬷嬷也会提一点。

    这声音让她形容不出来,总归是不想瞧见,遂笑道:“我下次再来赏这景致吧。”说着飞快地转身,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滚下去。

    宁辞一把抓住她,才没有让她掉下去,瘦弱白皙的手,坚强有力。

    九公主愣愣地抬起头,问了一句没有过脑又不相干的话:“你在练武?”

    “不过是强身健体而已,”宁辞走上前,拉着她的手紧了紧,“既来之则安之,何不自己看个清楚明白。”他眼神坚定,幽深如夜晚的湖水,暗沉沉的。

    九公主垂眸,有气无力的道:“还过去瞧什么?”

    “今晚宁欣神情有异,似有密谋,恐是对付你,所以我才寻了来,”宁辞缓缓一笑,冷光一闪而逝,“既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九公主听见他这么说,再想到今晚看似正常的“不同寻常”,一颗心才恢复了往日的跳动,她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还以为她会长教训,没有想到她在出嫁前,还想着暗害我,可是上面如果是他被陷害……那我岂不是……”是他吗,是他又该怎么办!

    陷害她和他什么,难道就是男女授受不亲的那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