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2章 简单粗暴
    两人走近顶楼,上面果然一个宫人,一丝灯光也无,明亮的月光洒进来,朦朦胧胧的把楼中的一切又照得分明,地上到处洒落着衣服,看不清是何种颜色和材质,帷幔中正是两个隐隐约约拥抱在一起的身影。

    九公主瞧见那如水波晃动不止的帷幔,神色僵硬地朝前走过去。

    宁辞赶紧拉住她的手,轻轻地摇头,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亮如星辰。

    九公主回神,不自觉地退了回去,躲在柱子后听那粗喘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

    后面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和喧闹声,九公主知道这是来“捉她们”的,宁辞又拽了拽她,九公主有些慌了:那人就算有千般、万般不好,也曾救过自己,那样惊世风华的人,不该被这卑劣的手段算计。

    何况也是因为她的错,才被人算计!

    她抽回被宁辞握着的手,坚定地走上前。

    宁辞跟上前,拉着她准备随时跑路。

    “呜呜——”闷哼的声音再次传来,九公主颤抖地伸出手,终是没有勇气拉开。

    外面的脚步声更近,她沉声道:“有人来——”

    里面的人动作不停,如交颈鸳鸯的影子落在白色的帘子上,九公主气急,一咬牙骤然拉开面前的帘子。

    时间如静止一般——

    九公主和宁辞齐齐呆住。

    他们想过无数的画面,虽然年纪小,也多多少少猜到了必然是这一幕,可任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人居然是父皇和那骁勇善战的——汤寰?

    汤寰!

    九公主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或者不该激怒宁欣,一时又怄又悔。

    且这不是她的,或者是宫映雪的陷阱吗,这两人怎么会误打误撞地闯了来!

    没有褪光的衣服遮住了两人关键的部位,一人身子白皙,可见常年养尊处优,一人身子泛着小麦的色泽,极为诱人,在月亮的清辉下,把两人生生照出了一股别有的风情。

    两人姿势暧昧,看着像是荣帝轻轻环抱着汤寰,偏汤寰一动不动,无力地歪在荣帝身上,面色沉痛,一双眼珠似要瞪出来一般。

    荣帝目光涣散,脸上是一副快活的表情,两人正“难舍难分”之际,被九公主和宁辞打扰。

    因被人打扰隐隐露着不快,荣帝却没有因为不快而停止动作。

    汤寰眼冒红光,一脸的惊怒羞愤,他愤恨地瞪着面前的两个小人,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

    九公主惊骇地望着眼前无比惊悚的一幕,一张脸红到了耳根,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宁辞面前,用摊开的手掌赶忙遮住宁辞的眼睛。

    自己也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

    宁辞的脸倏地黑了,伸手轻轻地拍掉面前的手:她、她把自己当小孩子吗?

    九公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才呼出一口气。

    “母后,据说今夜翔凤楼的月景正是一大美景,母后可一定要好好的瞧瞧……”下面响起宁欣的娇笑声。

    九公主听见这声音回神,沉声道:“外面有人来了,这是一个陷阱,快走吧。”

    下面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已经上楼了。

    九公主忙拉着宁辞快步从另一边楼梯走出去。

    宁辞边下楼梯边小声道:“九皇姐以后要小心汤寰。”

    “自然,我见他绕道走。”九公主点点头:有晋国那太子的破事在前,她不小心也不行!

    这汤寰本就是锦绣前程,心高气傲的,因着这一出,只怕不想活了,她们还撞破了这事,怎么能不让他郁闷!

    她还记得在宴会上出列舞剑男子,把律皇子击得节节败退;

    众国围猎,他机敏的反应,灵活的动作,勇猛的围捕猎物;

    还有在围猎时有条不紊的安排……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受到这样的侮辱!

    一时又想,原来男人和男人也是要先搂抱在一起才行……

    额……

    一会又觉得自己果然厉害,这个功夫还有时间想这个……

    总之上面不是那人,她居然有许多的轻松,又生出“还好不是他”的感悟来……

    才走到一楼的楼梯口,便瞧见楼下那人,锦衣狐裘,华贵冷清,正负手静静地、深深地凝视她,神色飘忽,令人琢磨不定,嘴角带着一抹弧度,有包容,有释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九公主猛然回神,一双澄净的眼睛就这样撞进了这雾气弥漫的双眸中。

    过了好一会,宫映雪目光中的浓雾尽散,温柔轻唤:“黑丫头,我寻了你许久——”

    他早以为自己的这颗心坚硬如石,可没有想到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这颗心变得软软的、轻轻的、柔柔的、飘飘的,他从来不知道人的心可以这般的千变万化。

    哪有人生来薄情寡义,冷酷无情,他不过也是红尘中的一俗人而已,他也会难过,也会有欢喜,也会有爱意,也会有疼痛和思念……

    九公主突然觉得这不窄的楼梯上空气稀薄起来。

    那样的眼神,宫映雪的眼神也有这么温柔的一刻?让人不禁沉溺其中,永远地沉溺下去,不再苏醒……

    我寻了你许久——

    她的一颗心砰然一动,她开心,她激动,她狂喜,她放开宁辞的手,飞奔下去,扑入那人的怀中,怀中气息清冷。

    宫映雪被她一扑,差点没有站稳。

    他欢喜地接着面前的人,把那小人箍的紧紧的,那柔软、那馨香、那温暖,令人心旷神怡,似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情感把他的心房填的满满当当……

    宁辞捏着空空的手,愣愣地望着面前这莫名碍眼的一幕,感觉那甜蜜、那柔情、那渴望在两人之间涌动,而他是这多余的一个人,这深深宫中孤寂的一个人,这天地之间最悲哀的一个人……

    于多余、孤寂、悲哀中,他茫然不知所措,敛目从两人身边走过,一股莫名的愤怒、悲哀从心底最深处涌出,他回眸望着那相拥的背影,强压下心中的情感,如他这几年来最拿手的那样,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

    他生母不祥,父皇不喜,洁白的手上全是血迹斑斑,每天思考得最多的事情便是怎么活着、如何活下去、怎么一点点增加自己活命的筹码。

    此刻的他低落如尘埃,自身难保,如何能保护九皇姐,如何能让九皇姐离开这个别有用心的人……

    脚步沉重,华服拖地发出“沙沙”声响。

    皎皎月亮悬挂在上空,把他的背影添上了一层清辉,望之孤寂、深远……

    汤寰听见那两人走远的声音,心中恨不得杀死这些人:该死的,到底是谁把他抓了过来,偏偏给他点了穴,让他承受这无比屈辱的一幕!

    身下血流不止,痛的钻心,那荣帝还在动作!

    该死!

    他此刻多想把这混蛋的荣帝给一脚踢下去,可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无……

    屈辱,无比的屈辱,这比让敌人杀了他,比被敌军俘虏了还要屈辱!

    正思考间,眼前骤然一亮,接着便是杂乱、尖叫、灯笼掉地的声音。

    皇后瞬间回神,里面的人还没有清醒,他伸出颤抖的手赶紧拉上了眼前白色飘荡的帘子,让宫人堵了后面还要上前的宫妃和宫人。

    后面的人莫名其妙:怎么了?谁在里面?

    谁和谁在干什么勾当!

    皇后一脸阴郁:任她怎么也想不透,自己明明是跑过来看戏的,没有想到却瞧见了自己夫君和自己侄子在苟且的一幕,这到底是看谁的戏!

    而且男人和男人……她以后要怎么面对圣上,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个年轻有为的侄子,她儿子以后可该如何靠着汤家!

    皇后心中百转千回,一会想着面子,一会想着自己的儿子,一会想着汤家,一会又想着等会陛下清醒之后发现了该如何处理,要不要趁此机会要挟一番,顺便把她的儿子立为太子,莫非她的侄子就这样白让陛下给欺负了不成!

    皇后的脸一时间精彩纷呈,眸中精光一闪,随即想到宁欣这贱人说的话,她转身,在宁欣艳丽,惊诧的脸上落了一巴掌。

    这个一巴掌带着掌风,宁欣被呼在了地上,她捂着生疼的脸颊,心中暴怒,瞧见打人的是皇后,当下别开头,她自己也很疑惑的呀,里面本该是宁九和那太医的,或者是宁九和那些个护卫的呀,怎么会是她父皇和汤寰!

    且还是他父皇已经和这汤寰成了事!

    哪里出现了问题?

    这不是她宫人给设计的连环局吗?可恶!

    宁欣有些恶心还有些慌乱:一定是宁九那贱人弄的,一定是,可她父皇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

    皇后回神,嘴唇都气得颤抖,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疲惫地递了一个眼神给旁边的向嬷嬷,向嬷嬷心头一跳,赶紧出去吩咐护卫在下面守着,不准一个人出去,也不准一个人进来,楼上也不准人上来,又细细地把上来的人记了一个遍。

    就这样,翔凤楼闹了整整一宿,直到早上荣帝才清醒过来。

    那边宴会的臣子等快要宫禁都不见帝后回来,才在护卫的护送下一一离开。

    ------题外话------

    本来想写插菊花,写着写着,突然想起,我特么写的古言,没有穿越,什么菊花不菊花的,不和谐,于是就改了……

    后来想起有“后庭花”之说,从陈后主、杜牧写的诗词后,这三个字变成了预示国家亡国的靡靡之音。正好和文中的荣国相契合。

    然后在《金瓶梅》中,又变成了你们所想的那个意思,嘿嘿嘿……一词两意,我喜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