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3章 算账
    翌日,宫中各处的宫人都在相互打探昨晚上发生何事。

    有的说皇后无缘无故惩罚了宁欣,宁欣直到出嫁前都不许再踏出欣容轩半步,难得七公主那样的性子,居然没有大吵大闹的;

    有的还在说汤寰乘机交兵符之际,向陛下奏请立小皇子为太子,今上以小皇子年幼为由,拒绝了。这难免让汤寰心中不愉,这汤寰年轻气盛,又大胜还朝,怎么没能有点脾气,所以昨晚和圣上密谈了一晚,圣上大怒,是以早上才被宫人抬上舆车回的宫;

    还有的在说,昨晚皇后下令不准人进出翔凤楼,也是为了立太子之事……

    不过半天的时间宫中有各种传言和猜测,九公主和文珠听了一个大概,更为这一晚的风风雨雨惊出一生冷汗。

    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九公主叹息一声:“好险!”

    当天下午,去过翔凤楼的宫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除了皇后娘娘身边几个心腹,于是,这留言如冬天被冻住的水流,突然的止了声,只是埋在了每个人的心中。

    趁着黑沉沉的夜,九公主捏着琥珀摸进欣容轩,欣容轩最外面各处的门口是重兵把守着,里面还有无数的丫鬟婆子,显然宁欣在殿中已经被监视。

    “要进去真是不容易呢!”九公主咧嘴一笑,轻呢出声,这难不倒她,她之前跟这宫映雪学习,闯明月殿,可不是白学白闯的,她脚下更轻了几分。

    不一会一抹黑色如鬼魅的身影在欣容轩上面忽上忽下,飘忽不已。

    宁欣的屋中一片狼藉,金银玉器碎了一地,不多的几个宫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这让宁欣看着心中又窜起了无名火。

    九公主在屋顶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宁欣才挥退了一干下人,自己躺在美人榻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九公主拿开层层琉璃瓦片,飞身坐在一根描金的横梁上方,一双小腿在空中划呀划的,“七皇姐,是在等着我吗?”

    宁欣豁然睁眼,这一眼就望见了坐在横梁上面的宁九,一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先摸了身边的马鞭,率先向横梁上挥去。

    九公主最烦的就是她这马鞭,宁欣打了自己好几下,每一次都给她添了不少的伤痕,想忘也忘不掉。

    她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这次她不怕了,还会眼巴巴地伸手接着吗?

    她瞬间摸出身上的琥珀相抵,这琥珀自上次扔入湖中,一直不敢去拿,后来才寻了一个天黑的空找了回来,她一点也不担心找不回,毕竟自己扔的地方,她自己清楚。

    于是,两人便在殿中斗了起来,九公主身姿轻盈灵活,宁欣勇猛不畏,一时间,两人难分高下。

    一会之后,宁欣执鞭的手渐渐有些颤抖,毕竟这挥鞭需要力气。

    宁欣假惺惺一笑:“你想如何,本公主这番部署竟然没有想到你还能逃脱!”

    九公主面皮动了动,冷笑出声:“七皇姐这是在夸我?我之前就警告过你,看来七皇姐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呢!”

    还敢提之前,之前她说了什么?宁欣没有理会她的话,大笑道:“今日你进了我这欣容轩,还出得去不成?看本公主让你有来无回!”说着又挥了一鞭子。

    九公主轻轻柔柔一笑,躲过鞭子,凑到宁欣的面前,单手抓住了她手中的鞭子,认真地瞧着那张细致如花瓣的脸颊柔声道:“这个不用七皇姐操心,我过来就是来实现之前说得话的,你说你怎么还没有学会长记性呢,”说着,她伸出纤细的手,一巴掌打在了宁欣的脸上,“这一巴掌是替我打的,打你屡屡欺负我。”

    “啪”的一声响,清脆,爽快!

    宁欣被打懵了,又被她的气势所震,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巴掌,好半晌没有回神,眨眼的功夫,九公主又甩了一巴掌在她的脸上,同一边脸颊,同一个地方,火辣辣的疼。

    “啪”的一声响,响声有点闷。

    九公主手掌震得有些麻,但——

    过瘾!

    九公主轻声道:“这一巴掌是为了我身边的那宫侍,你草菅人命,本不该是两个巴掌就完事的,可你毕竟是我皇姐呢,是以,我还是给你留了几分面子!”

    宁欣终于回神,冲上前,颇有些怒发冲冠的味道,也不要想着用鞭子抽了,她直接伸手。

    掐、拧、拽,能用的都用上,直接就往九公主站着的方向招呼。

    九公主早有防备,岂能让她乘机伤着自己,她一个转身,太监的衣服在空中划过飘然的弧度,便轻轻地落在了一旁的美人榻上,她嚣张地开口:“劝你小声着点,等会外面的人进来了,只会给你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毕竟谁让七皇姐现在已经失势了呢?”

    “你胡说!”宁欣大吼。真是可笑,她会失势?她是荣宫中最得宠的公主!

    “那便试试看,七皇姐向来胆儿肥,天不怕地不怕,汤家你也看不进眼,可是这次毕竟是汤家唯一的嫡子受到了这份屈辱,且看那汤寰会不会来找你算计算计,还有父皇若是知道这事后,你还有没有命呢,那晚上的药物我还寻了一点粉末呢,好像叫‘秋石’的春药,哦,对了,还有皇后娘娘呢,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再容你!”

    说着,她微微一笑,这一笑带着无边的风华和气度,仿若是暗夜盛开的美艳花朵,与宁欣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很不相同,九公主转身,啧啧地叹息一声后,接着道,“看吧,本公主可是好心好意给你说了,你又不相信呢。”

    宁欣回神,面目扭曲咬着牙,一双明艳的眼中全是恨意,那恨意似要把面前的人千刀万剐一般:“哼,本公主如何,还不需要你这个贱人生的来教训。”正准备叫人之时,只见那人又是淡淡一笑。

    笑容温暖而友善,九公主又是“哎呀”叹息一声飞走了,走前还留下一句话:“七皇姐,南国皇后的位子,虽然不怎么好,可三皇姐还有小十一,想来都是极愿意去那极乐国度的呢!”

    宁欣一惊,宁九竟然如此轻松地走了,她居然有那么高的轻功,是她小瞧了这个一直不出彩,一直低俯做小的贱人,现在那贱人终于爬到她头上了,怎么不来羞辱她一番,宁欣想至此,抽鞭打碎了一件玉石屏风。

    “哐当”的破碎声吸引了外面守着的宫女,宫女以为七公主又在发脾气,急忙调整了面部的表情,抿着唇,带着笑走进来收拾,抬眸悄悄地望了眼七公主的脸色,这一望之下,立刻尖叫了一声,察觉到自己失礼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全身抖如筛糠。

    “叫什么叫!还嫌本公主不够烦吗?滚——”宁欣挥了一鞭子,带着浓浓的火气和戾气,那宫人身上立刻有一道血痕冒了出来,却强忍着痛不敢叫出声。

    想着等会七公主回过神,一定也会责罚她的,说不定时间拖久了,七公主脸上的伤好不了,她的小命也交代在这里。

    打定主意,她趴跪在地,颤抖地回禀:“殿下,您的脸——”

    七公主心头一跳:她的脸——

    她慌忙地奔到屋中的镜子面前,镜中的女子眉眼绝色艳丽,一嗔一怒皆是风情,只是镜中的女子一边脸颊白皙如玉,一边脸颊红肿不堪,红肿中还裂了一条口,如一根细小的红丝线,上面还冒着一点点血珠,看着极其可怖!

    她刚才竟没有一点感觉,现在看着血珠,才知道这里痒痒麻麻的,那贱人给自己脸上放了什么药粉!

    宁欣理智全失,立马朝着外面奔去,又被外面守护的太监拦下来。

    宁欣尖声叫道:“该死的奴才竟敢拦本公主,本公主定要宁九那贱人的性命,快让本公主出去!”

    躲在远处的九公主听见这撕心裂肺的吼叫,心中更是痛快,上次就说她毁去她的容貌,这次她就真的毁去,哈哈哈……

    真是痛快!

    外面守着的太监是皇后娘娘派下来的,他还怕这公主闹?上下瞥了眼面前的人,冷冰冰地出口笑道:“七公主殿下,娘娘让奴才们好生守着殿下呢,您出嫁前,哪里也不能去!”毁容了吗?死了才最好!

    又闹了一阵,宁欣各种办法用尽,还是不能出去。

    外面的淑妃知道自己女儿被软禁后,也闯了几次,居然连欣容轩的宫门都没有挨着,便被拦住,要知道,这是她生了宁欣后的头一回,心中把不准自己女儿是犯了什么事情,越发焦急不安。

    淑妃眼见不能进去,就去面见陛下,结果也被皇后娘娘给挡了下来,只说陛下最近国事繁忙,操劳过度,龙体微恙。

    淑妃警觉事情不对,又打探不到那晚的消息,她那天晚上没有去参加宴会,后面许多宫人莫名奇妙的消失,她怎么能不多想。

    一筹莫展之际,旁边的嬷嬷想到宫中最近的传言,对着淑妃悄声道:“娘娘何不去求太后,毕竟太后也是秦家女,且陛下病的蹊跷,什么都是中宫的那位在说,莫非这皇后要逼宫不成,娘娘此去名正言顺!只说皇后现在不让她见陛下,也软禁了公主,娘娘心中着急,让太后这个母后去问问……”

    淑妃听见这话眼睛一亮,第二天一早带着自己宫中的所有护卫和宫人,去找了太后。

    这边的动静当即被人报给了中宫皇后娘娘处,皇后冷笑带着人堵了淑妃的去路,带去了正阳宫喝茶声色俱厉地训斥了一番,大有你这个母妃这样的不懂规矩,难怪能把宁欣教导成现在这个样子。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皇后又顺便禁了淑妃的足,让宫人布了佛堂,只让她好生在宫中念佛诵经,为荣国为陛下祈福!

    这边荣国最年轻、最杰出的少年将军汤寰受辱,消沉几日后,越想心中越发气不过,想他还没有成亲,现在居然被一个男人给……

    他在皇城虽被人称为公子,可他要是没有一点血性,如何能领兵打仗,如何能管理三军,所以汤寰的气性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越想心中越是愤慨,他出去召集人马带着国公府的护卫就要闯宫,势必要把宫中这些魑魅魍魉给收拾了。

    因声势浩大,他还没有出宁国公府就被下朝回来的国舅爷汤月龙撞个正着,汤月龙让人拦下来,细问了一番缘由,这汤寰哪里肯说,汤月龙没有问出什么来。

    宁国公瞧见自己儿子这样,心下以为是因为兵符的事情闹别扭和不满荣帝的安排,板着脸教训了一番,让他以国事为重。

    当然他心里头是不是这么想的就不甚清楚了。

    汤寰仰天大吼一声,静了下来,让人看日子,尽快迎娶未婚妻谢飞采。

    一月后,汤寰婚宴,隆重大办,帝后出席。

    当天汤寰森然一笑,早已经备好了死士只等荣帝大驾光临。

    于喜庆热闹的婚宴上,剑光冲天,血流不止,这是荣帝为帝十几年来第一次遇见刺杀,且又是在重兵把守的宁国公府,宁国公府里连安全都不能保障,谈什么保卫家国!

    哼,这番部署,怕是要谋反吧!

    荣帝大怒,当即下令捉拿宁国公府一众人等,连参加婚宴的一众大臣亲属皆被限制外出。

    皇后惊慌失措,想告知荣帝实情,可荣帝哪里给她这个机会,别无办法之际,皇后抱着小皇子,跪在阶梯上,奏请陛下听她说几句话。

    重臣没有想到自己带着妻女出来参加一个喜宴,还会遇到这档子事情,战战兢兢地跪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荣帝看着嬉笑不止的雉子,又想到这汤寰将将才平定战事,大手一挥,允了。

    可皇后瞧见满院的人,和被禁卫军控制住的侄儿,加上这种事情,她哪里说得出口,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荣帝冷笑,心中气得更甚,正待发落。

    皇后急声反问道:“陛下宴请臣子那天晚上发生了何事,当真记不得了?”

    汤寰听见这话,拼命地怒吼和挣扎。

    ------题外话------

    今天本宁爆更!

    赶紧看哦

    看了之后,留下评论,我要评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