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5章 他国来犯
    宁辞想到白天看到的一个奏章,奏章中是说晋国送来求和的文书,只让四公主送去他们国家,便退兵,他知道这九皇姐跟四皇姐一向要好,虽然这段时间不如之前,到底不清楚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辞有些心不在焉,黑脸的师傅瞧见宁辞的样子,冷声道:“殿下今天不在状态,属下可明日再来。”

    宁辞摇头,可后来还是错了好几个动作。

    师傅走后,两人坐在凉亭中,九公主擦了汗,才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宁辞转眸:“九皇姐最近跟四皇姐的关系冷淡了许多呢?”

    九公主抓着他的衣袖有些着急地问询道:“她发生了何事?”

    宁辞瞧着那被抓皱了的衣袖,凝神细思:这般紧张,那怎么……

    “晋国再次求娶四皇姐,说让其和亲,便退兵!”宁辞道。

    九公主放了袖子,这可有些为难了,她沉吟片刻后道:“难道我们荣国还怕了他们不成,他们一个屈居荣国下首的国家,还敢这般要挟。且他们那恶心的太子不是早已经入土了,还提这样的要求,现在是谁求娶?”

    “就是为姬余出兵的三皇子,父皇还在犹豫,”说着,宁辞仰头瞧着外面的一片星空沉声道:“荣国已经大不如以前,朝中将领缺少,父皇到底不信任这些个节度使,又有……汤寰的事情,如果一个公主去和亲能解决这些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九公主低头不语:她们公主的命和地位竟然这般重要了,真是讽刺呢。

    过了好半晌才恨恨地道:“这三皇子真是一根搅屎棍!”

    搅屎棍?“……”

    好半晌宁辞道:“我是不知道这次父皇为何犹豫……”

    “我想我大概知道,”九公主顿了顿,接着道,“因为现在明月殿中的四公主是假公主,真的四皇姐被父皇安排在了其他的地方,连我也不清楚她在哪里,这大概是父皇犹豫的原因。”

    把这个假公主嫁过去,他当然不心疼,可真的明月公主以后怎么能出现在众人面前,且被晋国寻了机会发现了空子该怎么办,可不嫁,这等便宜,想来父皇心中一定很煎熬吧。

    这晋国当真是无耻,要战便战,关她们公主什么事情!

    宁辞一惊:这……还有假的?这事非同小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换一个假的公主,且是被父皇宠爱的公主,父皇还知道这件事,莫非一开始就已经心有所防备。

    随即想到自己都能不是贵妃亲生的,这宫中还有什么不可能。

    还有那孙炳南又是谁的人,他如何都打探不到孙炳南的底细,他几年前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现在突然就是荣国手握重兵的将军,如何不让人防备,现在皇后虽然极力拉拢秦家和秦太后,可最后因着秦陌的关系,想来秦家不会为难自己。

    宁辞想到这里,微微宽了心。

    片刻后又忧思,父皇犹豫只怕还有一个原因,荣国嫁公主去小国是为荣耀,现在被迫嫁公主出去,倒像是荣国怕了他们似的,父皇如何还肯。

    这时候如果还有其他国家来犯,荣国除了汤家的兵无其他有名将领可派,那么他之前所做的努力怕是便宜了汤家和皇后。

    他淡淡一笑,沙哑着声音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那次四公主拒婚后吗?”

    九公主闷闷地点头。

    夏日的夜晚,有微微的闷热,两人习了武,身上冒了一身的汗,却无人觉得难受。

    九公主抬头看了好久夜空,许久后才道:“以前就有这些国家来犯吗?还是只有这两年,就不能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吗?”

    “怎么可能只有这两年才有,其他的国家边境都有皇子镇守,想来是我太弱了些,这些人便寻了机会来。”

    九公主听见这话一下坐正身体,认真地看着面前如玉般的皇子,肃然道:“既然是不可避免的,就不要说这番话,他们战便是战,怎么可以把这怪在自己身上,且你才多大的年纪,能有多强,莫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宫映雪跟她说过,不管以任何原因开端的战争,那些原因不过都是有心人捏造的幌子而已。

    宁辞微微一愣,缓缓一笑,点点头道:“九皇姐说的是。”

    谈了一阵话,天越加黑了,九公主闷闷地走回去。

    几日后,南国迎亲使者回国后,与宁欣举办了隆重的大礼,洞房当天晚上,南国皇上期待满满地掀开盖头。

    这一掀开不得了,他发现自己娶的美人竟变成了丑女,感觉受到了侮辱,想他堂堂一国陛下,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千里迢迢的求娶,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和心思,终于求娶到这个美人排行榜第三的荣国美人,谁成想是这么一个被毁了容的无颜女,怎么能不气。

    且那宁欣在宴会上那番表现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南国知道晋国和荣国再次开战后,明着派兵来荣国边境“讨公道”,实则趁火打劫,行一些有辱国家礼法的下作事。

    着实令人想不到那个只知道享乐的国度,还会有派兵来荣国的这一天。

    荣帝大怒,这不打他脸吗?

    他嫁一个女儿引来一场战争,他何苦要嫁女儿!

    他在朝堂上一番指责,平日里滔滔不绝的大臣在这一刻均变成了哑巴,只顾低头瞧自己的鞋子。

    数着上面的花纹针法。

    南国派兵来袭,因为之前来荣国参加小皇子百日宴,所以着对那边地形的熟悉。为此荣国南边连失几座城池,荣帝又是一番愁容,还没有责备折子又递了上来,原来是要银钱粮草的。

    “不知道那些个节度使把朝廷的银子用在哪里去了,要钱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积极,正式开战的时候一个个的都说没有钱草银两,都问朕要,朕去哪里拿!”

    荣帝看一个折子扔一个,毫无头绪之际,宁辞毫不避讳地提及王舅家祖宅在南境,王家有一支护卫军正在那边,可以先行御敌。

    荣帝从书案前抬起头,眸光锋利地扫过自己面前的儿子,宁辞不为所动,放下手中的笔,沉声道:“父皇,现在敌军当前,身为荣国人,自当该效力。且家国面前,自当该依靠这些世家。”他最近天天在御书房,是以知道一些国事。

    这番话大有深意,荣帝打量他半晌。

    在荣帝威压下,宁辞毫不退却,甚至没有一点怯懦的样子。

    荣帝打量半晌,没有瞧出什么,想到他是皇子,能忧国忧民是好的,于是点点头应允。

    宁辞清冽的目光望着前面,又道:“国中还有其他国家的质子、探子等,也一并遣回他们的家国吧,他们在皇城中,多半于文明不方便且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好事,特别是那卫国的皇子,如果卫国联合晋国一起来犯,会让我们防不胜防,到时候这卫律来个里应外合,我们……”

    “这……”荣帝为难,如果是平时还好,这个时候,万一引起众国的不满,联合起兵,荣国到时候该如何自处。

    宁辞笑道:“父皇所担忧的无非是怕他们反扑,可现在皇城中但凡发生一件小事,都瞒不过这些国家的耳目,何不现在就把这些人查出来,赶出荣国,也该让其他的国家看到我们强硬的一面。”

    荣帝思索一番,叹一口气,叫来太监,吩咐一番,不一会在外面等候的礼部尚书觐见,荣帝拟定诏书,让其照办。

    礼部尚书有些错愕,这荣帝改性子了?平日都是软绵温和的外交方式,这下到强硬了不少!

    这道诏书一下,皇城中喧闹、哀嚎,也乱了几日。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几日倒是查出不少他国的窝点,城中的钱庄、青楼、茶坊、赌坊……都有各国的产业。

    这一番明察不仅翻出了这些明面上的生意,还有一些什么培养暗卫、培养婢女、姬妾等乱七八糟的组织,而这些通过组织培养的人被送到各个重要的地方,不知道传递了多少消息。

    有的虽为他国办事,或是他国的人,但在荣国均已成家,还有的把妻儿老小留在了荣国,以往荣国秉着礼仪之国,又常年太平,对这些人也给予荣国百姓一般的待遇和安排。

    这些人吃住在荣国,却做着背离荣国的事情,瞧见荣国没有管他们,渐渐的胆子越发大了,行事也越发没了顾忌,这次朝廷难得的态度强硬,只要查出来不是荣国国家的人,均让其回自己的国家。

    礼部尚书因着这一缘故,大大地发了一笔横财,还收了不少的姬妾美人。

    因着皇城中把各国的产业清查了一番,各国的探子备受打击,传递消息也没有之前的便利。

    战事拖到年底才撤兵,各处回朝,这里面还有从南边跟王家人王锦鸣一起回朝的秦陌。

    据秦陌说,他知道南边在开战便先过去参加了战事,因着他是秦相的独子,这次南境的统领王锦鸣本不让他上战场,可秦陌是谁,是秦相独子,若是听一个小小将领的话,也不叫是邪非邪的秦陌了!

    他上了南边战场,后来还立下大大小小的功劳。

    秦陌名声大震,在军中更是有了自己的威望。

    这一回朝,反倒让荣帝无法再轻易的处罚他,甚至不得不安慰奖励他一番。

    回朝后,秦陌首先去见了太后,一年多不见,秦陌瞧见太后花白许多的头发,心中无不感慨忧心,秦太后一时见到自己心爱的侄儿,也是紧紧捏着手不撒开。

    秦陌一张俊脸上满是风霜之色,这怎么让太后受得了,心中暗自怨怼自己养大的皇上。

    秦陌陪了她一天,直到晚间才走出养心殿,在不远处的雪地中,就瞧见站在一棵红梅树下的宁辞,他一身皇子的淡黄色蟒袍,在红色的梅花映衬下,整个人娇而不艳,谦逊清绝。

    旁边的太监给他举着一把小油伞,伞下的他明眸皓齿,脸色绯红如霞,如风雪堆砌一般俊美好看。

    秦陌走过去,躬身行礼:“殿下。”

    宁辞细细打量了他一番,他不仅高了,还瘦了,脸上虽是一片风餐露宿的疲惫之态,却难掩其贵胄风华。

    宁辞微微点点头:“你一路辛苦,这是要回去了吗?”

    秦陌一笑,眼中流光一闪,没有回答他的话,只道:“还要多谢殿下相助。”没有想到最后救自己的居然是这个不起眼的皇子,小小年纪,真是好本事。

    宁辞没有管他的谢意是真是假,点点头,望着他笑道:“秦大人客气了,本不该如此与你相见,只是那人最近天天来宫中,我怕宫中会有变动,特地在此等你,如果秦大人不着急回去,你我一同去九皇姐处坐坐。”

    那人?!

    秦陌眼眸一转:这一年多,看来宫中的形式大变,这皇子居然要同自己去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处坐?

    他不再忌惮皇后了?还有小九也不再害怕了?

    宁辞率先走出去,风雪越发大了,天也暗起来,黑压压地如暴风雪要来一般。

    秦陌和自己的护卫抬步跟上。

    饶是秦陌知道小九住在偏远的冷宫附近,也没有想到是这般远!

    她平日是怎么来勤学殿上课的呢,怎么起得来?

    好一阵,几人才停在院门口,这里离冷宫极近,果然是偏僻至极。

    这会子天空骤然停了风雪,天也没有先前那边暗淡,几人敲门。

    九公主正在和宫映雪下棋,听见敲门声,有些疑惑:这个时间,谁会过来?且门外最少有四人!

    正疑惑的时候,宫映雪感觉这是熟悉的脚步声,他微微一勾唇,轻轻一挥袖,屋门打开,接着便是她的院门大开。

    一阵冷冽的空气流进屋中。

    九公主侧目望过去,门口处正是宁辞和赵德,秦陌和他的那个满脸胡渣的冷脸护卫。

    秦陌——

    来人可不是秦陌嘛,他穿着宝蓝色的长衫,外面披着一件玄色的大氅,显得庄重雅观,站在雪地中如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画。

    许久不见还是如之前的一样潇洒散漫,风流公子哥的派头十足。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题外话------

    三更了,猜猜还有没有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