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6章 煮酒探阴谋
    九公主惊骇,心中微微一动,有故人重逢的喜悦之情,她忙站起来,急切地走出屋中迎上前,高兴地唤道:“表叔。”

    婉转的声音在小院中回响,显得更加清脆好听,秦陌闻言感受到她声音中的欣喜,动容一笑。

    雪地上的女子,一身火红色的宫装,举手投足间光彩照人。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如破茧而出的蝴蝶,从一个干巴巴的小丫头,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亭亭玉立,楚楚有致。

    秦陌伸手摸了摸她整齐的发髻,细长的眸子如同一只狐狸:“小九,好久不见!”

    九公主打掉他的手,嗔怪了一声:“表叔,我已经长大了,你怎么还摸我的头。”

    不知道女孩子的头随便摸不得吗?

    她笑语盈盈的样子好看的紧。

    秦陌灿然一笑,伸手把身上的一壶酒拿出来递给九公主,率先踏进来,一片雪白的地上顿时留下一串脚印。

    九公主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瞧见他与自己擦身而过,两人身上不同的香味在冷冽的空气中交汇。

    秦陌不待人招呼,自己走进屋中。

    屋中虽然小,却温暖如春,一床一榻,床边是一个柜子,榻上面放着被褥,叠的整整齐齐,中间铺着地毯,中间是一方小桌,显然是榻上面的四方桌,被移了下来,桌子周围放着几个蒲团。

    那人——

    原来是他,果然是他!

    秦陌望了坐在蒲团上的人一眼,他一身雪白,白的纯粹,白的如天地间的飘扬的雪花一般,坐在这小小的陋室中,让人觉得屋中亮堂了许多,整个人虽然坐着却长衣飘飘,广袖似流云,看上去如俗尘凡事不沾身的谪仙。

    没曾想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如此的绝色风采。

    他之前竟小瞧了!

    秦陌突然明白为什么宁辞叫他过来。

    他绕过去在宫映雪的对面坐下,面前的棋盘已乱,宫映雪伸出修长的手指正漫不经心地捡着棋子,动作矜贵好看。

    秦陌拿了面前的杯子到了里面的茶水,叫唤道:“小九,把我的酒温了拿过来。”

    九公主有些不安:拿什么酒,把她这里当什么了!

    想归想,她还是把手中的酒瓶递给文珠,自己也跟着走进屋中,感觉这屋子又小了许多。

    旁边的炉火旺了许多,把秦陌头上肩上落着的雪花,化成了点点水珠,煞是晶莹剔透。

    宁辞也跟着走了进来,学着他们的样子,挨着坐在宫映雪旁边的一个蒲团上。

    四方桌面前都坐着了人,屋中更显拥挤,文珠很快端上酒和其他的零嘴,各种零嘴放在多格盒子里,看着舒心也很有食欲。

    秦陌率先喝了一口酒,这酒是他从南国拿来的,比荣国的酒温润醇香,他直视着眼前的雪衣男子,细看下他五官绝美,面容恬静,一头长发服帖地顺在背后,整个人如世外仙人。

    枉自己被荣国百姓称为第一公子,可跟这个人比起来,着实有点名不其实。

    瞧见他飘然的动作,秦陌笑道:“久仰雪公子大名,且我们有好几次相遇,但今日才得以瞧见你真面目,真是不容易呀。”

    这一笑虽然灿烂耀眼,笑意却不达眼底,生生落着点点寒芒。

    宫映雪没有理会他的寒暄,依旧捡着棋盘上的棋子,看来这秦陌和皇子来者不善。

    秦陌见他不接话,接着道:“一直还不知道堂堂雪先生隐藏在这小小的院中,不出小院,便能谋定天下,雪先生当真好算计,”说着,撇了眼乱了的棋盘笑道,“真是下得一手好棋,这番下来,不仅让陌差点葬身他乡,还让汤寰身败名裂,最后竟含辱而亡!”说到最后语气中满是痛心。

    他心中可怜汤寰,他是少年英雄,如此栋梁之才最后却落得个这样的结局!他们自小一起长大,那人一身的浩然正气。

    他们这些人出身显赫,在书院学习时,想的是斗鸡赛马,下了学想的是饮酒吟诗作乐。而汤寰从来和人不一样,他心中怀着的是天下安定和太平!长大后,因着家族的利益,自己也曾疏远过他,可那人还是如之前一般待他,既不显亲近,也不疏远,他只是把自己当着一个朋友而已……

    秦陌想到这些,心中升起怒气,越发看不惯此人,想到汤寰他就恨不得提剑把这人杀掉。

    九公主脸上的笑渐渐冷凝,她侧目望着旁边的秦陌,心下疑惑:不是说父皇有意为难秦家吗?怎么他说是宫映雪的部署?

    九公主的动作落在了宁辞的眼中,他瞧见她眉间的思量,没有作声: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总之跟这人脱不了关系!

    宫映雪抬了抬眼皮,对着秦陌勾唇一笑,轻巧地说:“秦大人当真看得起我,我不过是一个太医而已,当不起秦大人的这番称赞。”

    “呵呵呵,此番在边境,陌也是几经生死之人,怎么还会信你。”说着把手中的酒杯朝宫映雪扔过去。

    宫映雪手都没有抬,那碧绿的杯子便停在他的面前。

    秦陌又是一笑,这笑明艳如朝阳,带着初升的华光,他冷笑道:“现在又有人不知死活地在荣国兴风作浪,但你知道的,这些人就如海上的泡沫,翻不起浪花,这些图谋最终都不会有结果。雪先生以为如何?”

    宫映雪微微抿唇一笑,笑容极淡,比刚才秦陌那艳如朝阳的笑多了些深沉,九公主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有微微的愣神。

    宫映雪并没有说话,端着那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果然是好酒。

    过了一会才慢悠悠地开口:“秦大人说得很对。”

    九公主瞧见他喝了,心中感觉不好,宫映雪一喝酒,她心中就不高兴。

    他伸手从他手中夺过杯子,递给文珠道:“收了吧,他们不是来喝酒的。”

    话毕左右斜了眼:真是的要闹事就出去闹,这么久不见,这人还是这脾气!

    文珠向来在大事上听九公主的,她低头走上前,利落地收拾了。

    秦陌直视着面前的女子,刚才他看得很清楚,这人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淡笑,她都认真地瞧着,每到那时她眼中的光芒亮得惊人,加上她之前几次有意无意的对这人维护,秦陌心肝都气得颤抖,他笑问:“小九可是要帮他?”

    九公主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别开头微微敛目,长如修羽一般的睫毛有微微的颤动,她沉声道:“你们在外面如何我不管,这是我的地方,你们总该是顾及下我这个主人,还有他几次救我,你如何能在我的面前伤害他。”

    宫映雪诧异地望了九公主一眼,能得到她的维护,心中怎么会那般开心呢。

    秦陌眸子一下冷了下来,脸上的笑渐渐冷凝:“小九当真是无情之人呀,你只记得他几次救你,那我多次的维护你,你可曾记得。”

    语气中带着质问又带着委屈,这话让九公主不禁蹙眉:这是什么话,听着似是一个小媳妇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九公主一噎:他什么时候维护自己了!还几次?

    但这个情形,九公主很识趣地做和事老,她挠挠脑袋,咧嘴笑道:“表叔知道小九不是这个意思,你失了消息小九心中担忧不已,现在你回来了,还为国立了功,我听好多宫人都在夸赞你,把你当成真正的英雄,小九莫不是为你感到骄傲自……”

    “小九——”秦陌出声打断她的话,九公主噤声抬眸望着他,秦陌又道:“小九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九公主复杂地望了宫映雪一眼,他还是之前的样子,面容冷若冰霜,似乎只对着她才会展颜……

    她以为只要心悦一人,不管他是何种身份,有何目的,只要她喜欢就可以了,可她倒底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况且就算是民间也讲究门当户对,她现在连这人的身份都不清楚,她……

    半晌,她沉沉地呼出一口气道:“我只知道他是宫映雪,是太医院的太医。”这感觉不怎么好,好似自己的哥哥在查问自己喜欢的男子一般。

    宁辞打量着她眼中的神色,和这带着肯定的话语,他抽回目光,目光落在那一盆兰花身上,深深沉沉的,没有说话。

    “哈哈哈……太医——”秦陌大笑,一缕长发从耳后垂下,更添他的风情和邪魅,一双狐狸般的眼眸定定地凝视着九公主:“看来小九心中最是清楚明白呢,为何还要这般对他?”

    九公主垂目不敢与他对视,一双澄净的眼眸带着坚定望着门口,她道:“对我来说,他只是一个太医,他几次救我,人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岂管他……真实的身份。”

    秦陌听见这话,大笑出声:“小九真是单纯呢,”狐狸般的眼睛闪过点点光芒,“只是这番话说出来,小九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吧。”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宁辞听见这话微微一颤,依旧沉默不语,一双如繁星般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里面的思绪,他之前有特意让人调查,一直查不出什么,只觉得这人身份可疑,直到最近荣国清查人户时才有所收获,调查的一些资料,写得清清楚楚,这人的身份绝对不是一个太医,此人太过危险,可他九皇姐……

    宁辞抬起头,望着对面旁边的宫映雪问道:“你……你为何要救我?因为不知道缘由,所以一直未曾向你致谢。”

    宫映雪面色沉静,没有回宁辞的话,他救他不过是随心随性,还有当时的情况,如果这人当时死掉,他又要多增加一些麻烦而已,这才出手相救。

    宫映雪望着对面的秦陌轻声道:“那秦大人以为我是何人?”

    “当真要我来说不成,”秦陌突然按住宫映雪的手,眼神凌厉异常,他狰狞地质问道,“雪公子,雪苹楼的楼主,你日日躲在这小院中,到底有何图谋?你日日算计,是替谁争这天下!莫不是他国的探子?”

    他国的探子——

    九公主一顿,想起了在古刹上姬余和那洛公子的对话。

    “……只怕以他们雪苹楼之财颠覆几个国家不成问题……”

    “……他们雪苹楼什么业务都敢接,这些年越发猖狂……”

    一个江湖邪门邪派的楼主,竟躲在她的院中!

    可她早已经失了心喜欢这人,无法自拔。

    “我真是佩服秦大人的消息。”宫映雪轻巧地抽回手,缓缓一笑,这一笑如高山的莲花盛开,灿烂繁华,他轻轻一拂手,便把秦陌的手推开,秦陌不服气,伸手又向他袭击而去。

    宫映雪又是一挡,秦陌竟不能近身,门外的护卫听见里面的动静,刚想进来,便瞧见一白一青两道身影飞身而出,在院中的雪地上纠缠不休。

    凌厉的劲风卷起地上的厚雪,密密麻麻的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最后,秦陌的身体远远地被抛出,落在雪地上。

    风雪停止,院中也静了下来。

    秦陌的护卫赶紧上前扶起他。秦陌心中那个恨呀,一拳锤在雪地上,被他锤的地方顿时成了一个坑:打也打不过这人!白练了那么多年的功夫。

    宫映雪负手而立,冷眼瞧着趴在地上的人,静静地审视了一会,头也不回地说道:“秦大人这般瞧得起我,我自当不会让你失望。”

    说完飞身离开。

    金黄色的琉璃瓦上被他飞起的动作弹落了上面的雪花,如盐罐被打翻了,洒了下来。

    几人瞧着那抹已经远去的白色身影,都有些闷闷的,这下雪的天气,本该是煮酒弹琴论英雄的,结果弄成了这般。

    九公主痴痴地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静默不语。

    那目光如海之深,如日之杲。

    红色的裙摆落在莹白的雪地上,说不出的甜美又带着妩媚,两者相左相映。

    他走了,他竟然是雪苹楼的楼主,这雪苹楼到底是什么?

    九公主感觉自己的心沉沉的,如同这刻的天空,暗暗的看不到光明和明天。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