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7章 二月二
    宁辞在屋中遥遥望着伫立在雪地上的九公主,她满脸的黯然,让人心生隐隐。

    许久后,宁辞才站起来,心中思付:那人心思全在他不明的“大业上”,怎么会被这情爱束缚,以后只怕有九皇姐哭的时候……

    还有——为什么知道她心悦那人,他的心竟闷闷沉沉的呢……

    他取过旁边柜子的古琴,轻轻拂了拂,一曲动人好听的月下海棠从屋中缓缓流淌出来。

    琴声悠扬,让人觉得这时不是漫天飘雪的冬日,而是置身于春日大好的春光中,令人心旷神怡。

    过了一会,那春光消散,似天地间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柔绵的雨丝落在头上、身上、心中。

    软软的、轻轻的、麻麻的,像是女孩子心中那不可言说又无处可说的心事……

    众人都被这琴声惊住,静静地听起来,忘记了一切。

    九公主回眸,只瞧见一豆灯火的简陋屋中,一个身影兀自抚琴,灯火阑珊中,少年身姿矜贵如玉。

    又过了一阵琴声才渐渐地消散。九公主抽回目光,心下好了许多。

    秦陌扔了一把油纸伞在九公主的脚边,有些气闷道:“小九站在雪中不冷吗?”话毕,扫了眼旁边的一树海棠,恶狠狠地剐了九公主一眼,声音中带着点点愠怒,“哼,好个‘解语花’,小九你当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堂堂的荣国公主,你们两人天天在一处,当真无所顾忌了不成,你可还知道男女有别?”

    见九公主不动于衷,有些尖刻地道,“你还在看什么?”敢说不是再看那人!都走了多久了,她竟然还在望,那人就有那么好看!

    秦陌突然觉得这一年多以来他错过了许多……

    不仅错过了她的成长,还错过了在她有难时,自己帮助她的时机……

    一年的时间那般短,却又那么长……

    九公主低头捡起地上的油纸伞,指尖没入雪中,冰凉沁骨。

    文珠瞧见两人的斗鸡样,任命地走上前拿起九公主手中的伞,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发和衣裳,抖落了不少的雪花。

    九公主的小嫩脸一板,夺过文珠手中的油纸伞,还给秦陌,不服气地争辩道:“表叔说得是,那你快走吧,男女授受不亲,你是我表叔,这么晚了还在我院子里做什么?”

    话一出,那护卫首先脸黑了,实际上有隐隐的兴奋:了不得,第一个对着他们爷这样说话的女子。

    秦陌笑了,笑得妖娆动人,他道:“小九果然无情,我真没有看错。”枉费他心心念念地念着她,想着看完太后后第二天便会来瞧她,结果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九公主也有些疑惑:这表叔跟之前大不一样啊!莫非也是被人掉了包?

    想着抬起头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得,就这眼睛,一看就是奸诈狡猾的,谁能仿了去。

    秦陌不满地撇开头:看什么看!

    还有她眼中是什么神情!瞧不起他?!

    其实这事也不难理解,秦陌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一直备受宠爱的世家公子哥,这次却遭此变故,性格难免往极端的方向长了长,以前有点那什么邪魅霸道啊,都渐变成了掌控欲;

    偶尔的潇洒散漫,成了我行我素……

    总之最近脾气大着呢,纨绔的本性暴露无遗。

    他的贴身护卫都躲着!

    九公主也不客气地回吼:“对啊,我本来就无情!”真是气死啦,左一个无情,右一个无情的,她对不起谁了?

    “你且记得今日,看他以后对不对得起你这般情深付出,”说完,抿唇桀然一笑,“你可知道雪苹楼是做什么的?”

    九公主抬眸,大大的眸子带着迷惑,不过一瞬间的功夫眼中又恢复了清明,她平静道:“表叔要说便说,何必打哑谜……”

    说完瞧也不瞧秦陌和他的黑脸护卫,走了进去,岂知进去后瞧见宁辞那如闷葫芦的样子,旁边赵德是一脸仇深地瞪着地上,她更觉不好:这些人就没有眼色吗?还不快走,要在她这里呆多久!没见天黑了吗?

    秦陌气结:要说便说……如果真的想听,怎么会自己先走开!

    宁辞站起来,凝视着面前这双迷蒙的眼眸,对着她绝尘笑道:“九皇姐,我们先回去了。”说着与她擦身而过。

    九公主哼了哼声:算你识趣……

    ……

    节后第一天,百官上朝,许久不来的宁国公汤月龙也执板前来,在朝堂上奏请荣帝立三岁的嫡皇子宁衡为太子,朝堂上的武将除了新调来的孙炳南几乎都跪下奏请。

    家国大事的时候,这些人不见得出来,现在不过是立太子一事,这些人就站了出来,荣帝心下不愉,以皇子太小为由,暂时揭过。

    哪知翌日,宁国公再次奏请,荣帝一脸阴郁,他不是不立这个嫡皇子,都是他的种,他也只有两个皇子,他忧虑的是小皇子倒底太小,且母族汤家又太强。到时来一个后宫干政,外戚专权,他岂不是葬送了老祖宗打下来的江山?

    汤家不倒,他如何放心册立小皇子为太子,简直是可笑。

    宁国公不依不饶,似是因为汤寰去世的事情在跟荣帝作对。

    朝堂上百官再次不欢而散。

    上元十九年,朝堂上的形式越发艰难,后宫也备受影响,这个当口,皇后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老实了许多,暗地里只派心腹之人天天往宁国公府问询消息。

    又过了半月,皇城内外积雪融化,四处都是一片春的景象,大公主诞下一名皇孙的消息从西域传来,皇城百姓无不欢呼雀跃,当时大公主出嫁,荣帝此大赦天下,他们无不得到里面的种种好处。

    听见这消息纷纷觉得上天有眼,让大公主得此爱子。

    皇城中有百姓听到了宫中的风声,开始四处传扬皇后仁德良善,生下一女一子均是福厚之人,荣国还没有太子,为什么陛下还不册立嫡皇子为太子?

    消息四处传扬,荣帝也听得了一些,现在百姓都敢妄议他的家事,他这个帝王当得可还有威严?这一切都是汤家人做的,真是该死!

    荣帝顿时怒气攻心,一时晕了过去。

    因着身体的缘故,一连好几天不曾上朝,朝堂上人心不稳,百官纷纷拥护汤月龙,以汤月龙为代表的党派开始拉拢秦丞相、宋文凯等朝臣,挤兑王振飞为代表的王氏文臣,打击吕氏、孙炳南、王锦鸣等被荣帝才扶持上来的武将,朝堂上一时乌烟瘴气。

    ……

    二月二龙抬头,民间有言:“皇娘送饭,御驾亲耕”。

    每到这一天宫中都要举行盛大仪式,皇帝会带领文武百官祭祀先农和亲耕皇家的“一亩三分地”。

    这一天艳阳高照,城中迎春花遍地开放,荣帝带领一大队人员出发了。

    这一天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那便是九公主的生日,她年十四,已接近成人的身高,丰肌秀骨,脸颊白皙,时而清纯,时而娇艳。

    这个年纪,一嗔一笑,皆是风情,令人白看不厌。

    文珠从头一天就开始准备,爆了玉米花,炒了香豆子,还炸了油糕,扯了龙须面等……

    九公主一早起来,便被文珠拉起来换了一身新衣裳。

    文珠让她站在海棠树下,自己则站在她的身后,为她修剪头发。

    一头青丝披散,如瀑布倾泻,文珠叹道:“殿下又长了一岁,以后可就是大姑娘了,这剪一剪,福星高照,鸿运当头……”

    说着,拿起剪刀轻轻地把发尾的一截剪掉。

    九公主侧目望了眼地上掉落的头发,生怕她给自己剪多了。

    “公主您别动,等会不整齐可别怨奴婢……”文珠笑道,拿起剪刀又剪了一下。

    细碎的头发掉落在草地上。

    九公主正在思量,晃眼瞧见一抹修长的白色飘然身影倚靠在院门处。

    九公主登时一激灵,望了过去。

    那人正是宫映雪。

    宫映雪直直地走近两人,夺过文珠手中的剪刀,蹲在她身侧,用心剪起来。

    文珠被人抢了工作,微微不快,也只敢在心头想一想,不敢表露出来,她转身去屋中拿好吃的摆出来。

    九公主有些紧张,还有些小甜蜜,又不敢回头望,只好再次嘱咐:“可别剪多了,只剪指甲盖那么长就可以了。”头发可是她的心头宝,可别手抖给她剪差了!

    “可真是啰嗦啊……给文珠说了还不够,还要给我说吗?”且他的手艺这人还不放心?

    她发质很好,如绸缎一般,自己的跟她的在一起竟没有多大的分别,宫映雪不知道怎么想的,神使鬼差地牵起一缕长发,“咔嚓”一下剪了下来,再悄无声息地收拢进自己袖中。

    不过一会,宫映雪已经给她琯了一个倭堕髻,把少女的脸庞衬得更加清丽可人。

    “你已长发及腰,”宫映雪唇角微挑,“过两年便可以出嫁了。”

    九公主咬着下唇的嘴角弯起,一时想到自己的婚事,又丧气地垂头嘟哝着嘴。

    文珠走上前,笑道:“您看这长头发一理,人也就有了精神,以后的好运会不断的。”

    “那就呈文珠吉言。”

    ------题外话------

    评论哦,今天记得评论哦

    本宁上架的日子。

    赶紧看,等会可要变V章节了。

    感谢书城的一个小可爱给我投的票和评论,我这边没有书城的账号,所以只有在这里干巴巴的说一句,感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