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18章 结发为夫妻
    三人坐定,文珠把一碗龙须面端给九公主,嫣然一笑:“殿下您尝尝看。”

    九公主夹起来,只见那面虽然条纤细,却只有一根,一根一碗,上面放着牛肉片和香菜叶。

    九公主尝了一口,果然味道不错,香而有味是她喜欢的。

    九公主眼冒红星:“文珠,你太棒了,怎么能把面条做这么好吃。”而且她们昨晚一直在一起,她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做的。

    “是厨房一个南地的厨娘教奴婢的,公主喜欢就好。”文珠有些小得意。

    “喜欢喜欢。”九公主忙不迭地点头。

    宫映雪在一旁却有些不好,这面条中香菜的味道好大:黑丫头竟然喜欢吃香菜,果然是糙得紧。

    埋汰了这公主的身份。

    门口处传来异动,院门被推开,宁辞和赵德站在门口,还未进来两人便闻着了满院的牛肉香菜的味道。

    赵德低头,微不可察的蹙眉,真想回去。

    宫映雪腹诽:这两人来做什么?一天阴魂不散的。

    九公主从碗中抬起头来,笑着招呼:“你怎么过来了?”

    宁辞微愣,瞧见她小脸如玉盘,眼眸清澈温柔灵动,头上的倭堕发髻如云,不知不觉的竟有微微的不自在。

    九皇姐这样真好看,长大了。

    好半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宫映雪,直接忽视那人。

    他走过去,把手中的一个方形妆奁,递了上去:“知道今儿个是你的生辰,我寻了这物给你,你看看。”

    九公主受宠若惊,忙伸手接过:“这怎么好意思呢。”

    手比话快,典型的有口无心。

    宁辞不自觉一笑:还是那个九皇姐啊。

    九公主看着手中这物,是一个巴掌大的雕花镜奁,精致小巧,上面还有细致的花纹,她打开,有两层,上层为盒,盒内安有镜子,下层是一个小抽屉。

    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对晶莹剔透的耳坠,下面是长长的流苏耳环,一看就价值不菲。

    不管是这妆奁还是里面的耳环都极合心意。

    她笑得合不拢嘴。

    宫映雪瞧见她那没有见过世面的妇人样子,脸上的笑容收了几分:黑丫头真是容易满足呀。

    宁辞不自觉一笑,目光落在桌上的面条上,柔声道:“这是长寿面?”

    “今天可得叫龙须面。”文珠道。

    “也是。”

    文珠想到那厨娘的交代,说面中放一物更好吃一些,遂问道:“公主要葱花吗?”

    “什么是葱花?”

    文珠一愣:公主果然是公主,葱花都不知道。

    想着忙从炤台边拿出一个瓷碗,碗里放着切碎的葱花段,碧绿,新鲜。

    九公主伸头望去,蹙眉摇摇头道:“不要了。”看着就不好吃。

    九公主瞧了眼面前的几人,清声对着文珠问道:“还有面吗?”

    文珠笑道:“有的,奴婢昨晚多备了一些。水是热的,只等把面下下去就好了。”

    九公主点点头,问左右道:“你们要吃吗?”

    宫映雪很不屑,傲娇道:“不吃。”谁吃这个。

    宁辞来者不拒,笑道:“好。”

    两人一同说道,内容却大相径庭。

    文珠闻言,去做了一碗过来,上面放着香菜叶子,赵德暗中着急:怎么能给他们家殿下吃这个呀,哎呀,真是的,味道那般大。

    想出手拿开,瞧见自家主子那带笑的容颜,他识相地闭了嘴。

    可宁辞毫不在意地吃起来,吃相依旧矜贵优雅,时不时地抬起头,笑望着九公主。

    两人边吃边笑,频频对望,这一幕落在宫映雪眼里极为碍眼:这皇子怎么回事,不是胆小怯懦?还有怎么对黑丫头露出这样的神情,黑丫头又不是他的娘!

    院中的气氛有微微的尴尬,九公主想起上次在她院中,几人的不欢而散。

    这次……

    今天是她生日总不至于如上次那般吧。

    文珠也有点不自在,脸上的笑容更甜了,希望别惹这几人生气。都不是好惹的主。

    好不容易吃光了面条,见几人大眼对小眼的,文珠建议道:“公主,今日外面天气好,我们去外面游园赏花吧,那迎春花可开了,黄色的一大片,很美得的。”现在宫中几个爱挑事的主子都不在,皇后也低调了许多,是以,九公主和宁辞走在宫中也无妨。

    九公主松了一口气,还是文珠聪明,她觉得这气氛很怪异,一行人走出院门。

    九公主侧目一看,险些吓一跳,宫映雪又变了一张脸,毫无特色,走在宁辞身后一点,看上去就如宁辞身边的宫人,只是一生白衣和那清冷淡漠的身影让人不敢生出轻视之心。

    九公主眉头紧了紧:不至于吧……还有他什么时候弄的,这么快的速度?

    她微微落后一步,把手伸到宫映雪面前,笑吟吟地歪着头问道:“我的生辰礼物,你可有准备?”

    “没有。”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不欢迎?”宫映雪反问,说着便待走开。

    九公主连忙拉住他的衣角,“我说笑呢。”

    宁辞驻足,停在两人的面前,对着九公主笑道:“九皇姐明年过生的生辰礼物,我都已经想好了。”笑语盈盈的样子,像是向大人邀功的小孩。

    “是吗?皇弟你最好了。”九公主欢喜地伸手拧了拧宁辞白净的脸庞。

    文珠和赵德动作一顿。

    文珠恨不得自己已经瞎了。

    宁辞脸色微微的一黑:她怎么总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

    宫映雪没有作声,一双眸子中全是冰冷的寒意。

    几人刚走过长长的西边小道,便瞧见了正拿着风筝等在梅林边上的十公主。

    十公主瞧见几人,当先的便是九公主,她一只手提着裙摆疾步上前,把另一只手上的风筝递给九公主喜道:“九皇姐,我们去放风筝吧。”

    她后面跟着的两名宫婢忙唤道:“十殿下,您慢着点。”

    十公主这才抬头看见了宁辞和他身边一个面生的人,这人面貌虽普通,眼睛却生得极好,如稀薄晨雾中的桃花瓣,看不真切却让人难忘,于是她又多望了两眼。

    直到那眼中薄雾尽散,露出寒冰来。

    十公主一惊忙对着旁边的宁辞行礼道:“大皇子安。”

    宁辞点点头。

    九公主想到今日民间有放风筝的习俗,且今天身后跟着宁辞和宫映雪,她正愁两人会觉得无趣呢,忙点头道:“好呀,这是你做的吗?真漂亮。”

    手上的风筝如一只巨大的花蝴蝶,上面缀满了花纹,色彩典雅,做工精细,栩栩如生。

    “嗯,九皇姐喜欢就好。”十公主腼腆一笑,白净的圆脸上浮现出点点红晕,可人得紧。

    她从身后的婢女手上拿过一只燕子风筝,同样的栩栩如生。

    几人走至一处离西边不远的开阔草地上,碧空如洗,春风袅袅,对面的宫墙上果然落着一排排迎春花,在风中摇曳舞蹈,煞是好看。

    几人带着风筝走至迎风处,宁辞呆呆地站着,九公主笑问,“你来放,我帮你举着。”

    宁辞道:“你去放,我来举着。”说着已经拿过她手中的风筝,举起来。

    他们殿下怎么能做这种下人该做的事情呢,九公主也太不体统了。赵德又待上前,被文珠暗拉了一下。

    九公主提着线,对着那边的十公主笑道:“小十,我们开始了,比谁放得高。”

    十公主牵着燕子风筝的线,她的宫婢在后面高高的举着,她扬脸笑道:“好,九皇姐,这次赢了的彩头是什么?”

    九公主想了想道:“这个简单,谁输了便给对方绣一方帕子,需亲自绣,不许身边的宫人帮忙。”

    文珠叹道:“公主,您是真的觉得自己能赢吗?”绣帕子,她什么时候见过自家公主绣过这东西,自己啥水平,莫非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十公主应声:“好。”绣帕子?她最在行了。

    一落声,十公主已经跑了出去。

    宁辞见十公主跑了,自己也放了手,九公主笑起来:“又不是我跑了,你干嘛放手?”

    文珠、赵德和那边十公主的宫婢也都笑了起来。

    宁辞抿唇一笑:“那九皇姐为何还不跑?”

    “我在等风啊,又不是比的速度,是比的高低。”

    宁辞抿唇不再作声,弯腰捡起来。

    风来了,九公主提起风筝慢慢地小跑起来,风筝也慢慢地飞升起来,大大的蝴蝶翅膀看起来透亮美丽。

    九公主慢慢地放了线。

    十公主的宫婢争相喊道:“殿下加油、殿下加油……”

    风力慢慢的弱了,九公主瞧见风筝有下降的趋势,慢慢地收了收手中的线。

    两个风筝起起落落,像是在翩翩起舞。

    过了一会,风筝又升上空中,九公主的后来居上,十公主急了,忙又放了线,再跑起来。

    九公主不遑多让,边跑边放线。突然脚下踩到一颗滑石,身子歪了一下,宫映雪快速地飞身过去,伸手带着她的身体站稳,袖中掉落出几缕青黑的长丝。

    九公主的目光随着那一缕断发,缓缓移到草地上,这似乎看着极其眼熟,她本能地摸向自己的头发。

    这才想起今天的发髻是这人琯的,琯的齐齐整整,她根本摸不出来。

    九公主瞪圆了眼睛,嚷嚷道:“我就说你不靠谱吧,你看看我头发都被你剪了那么多!你还好意思背着我藏起来,其心可诛。”到底会不会剪,给她剪掉了那么长,得多久才长得齐整!

    还说自己技艺好?就这水平!

    文珠、宁辞和赵德三人走上前。

    文珠一惊,悄悄地拿过九公主手中的风筝,自己放起来:得,她们公主有得计较的,这头发是她的命根子,跟保护什么似的。

    宫映雪脸色有些不好,头一回觉得那般丢脸,他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要剪下这屡头发。

    且这丫头还要嚷出来,真是丢面!

    宁辞的目光也落在了那几缕秀发上,心中一动:他剪这头发,莫不是……

    他侧目瞧着面前的男子,不知怎么的,脑中突然跳出两句话: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宁辞突觉无趣,他垂着手,沉闷地向着自己的重华宫方向走去。

    赵德一愣,赶紧跟上。

    九公主从自己那掉落的青丝中回神,瞧见宁辞远走的背影,心里一抽。莫名奇妙地望着宫映雪:“他、他怎么突然就走了?”真是别扭得紧。

    “哼。”宫映雪轻哼一声,甩甩宽袖,也大步离开。

    九公主望着两人的背影,一时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一个个刚刚还好好的,这是吃火药了?

    风筝已经飞上天空,远远的、小小的,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飘荡,婆娑起舞。

    ……

    ------题外话------

    今日上架活动:

    1、订阅奖励:全部订阅的奖励520XXB,订阅粉丝值第二的奖励288XXB,订阅粉丝值第三的奖励188XXB,另一个,排名8楼的奖励88XXB;这个奖励需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评论告诉我,这样后台才能给到奖励,不评论就给不了……

    2、评论奖励:长评的奖励288XXB,精评的奖励188XXB;六楼奖励88XXB,其他的也都有奖,都有奖!

    3、其他:凡是订阅的,都可以领订阅红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