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22章 亦正亦邪之人
    太和殿前。

    宫映雪静静地凝视着面前的小皇子,粉妆玉琢的,想来平日定然可爱得紧,这皇子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他曾费尽心思替年纪较大的皇后保住这个孩子,可惜——

    他似不敢相信般,再次伸手探了探小皇子的脉息,眸中看不清神色,口中轻语:“最是无情帝王家,下辈子别投错了胎。”

    宫映雪眼眸瞬间冰冷,他轻轻地抱着这个孩子踏过一具具横七竖八的尸体。

    小皇子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一丝生气也无,不知从哪里流出的血染红他的白衣。

    九公主心中大痛。

    这是那常常出现在她院中出尘绝世的宫映雪吗?

    不,他不是;

    这是那个为她修眉执笔画钿的雪衣公子吗?

    不,他不是;

    这是那个风雪不沾身,在树下执棋凝思的男子吗?

    不,他不是!

    这人满身带血,一身戾气,那般陌生和遥远,明明就是一个恶魔。

    可那人有着俏挺的鼻子,凉薄的嘴唇,一双桃花眼中写着生人勿近,看似有情却又无情,肌肤细致洁白如透明般,长若流水的青丝随着他慵懒轻缓的动作轻轻摆动。

    这人不是宫映雪又是何人!

    他教自己功夫时的认真;

    他下棋的凝眉思索;

    他吃东西时挑食的蹙眉样子;

    还有他躺在秋千上随意淡笑的样子……

    与殿前的那人的影像相重合,九公主茫然不知所措,一颗心渐渐地慌乱不已。

    “你别看……”宁辞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那纤长的睫毛划过手心,微微有些痒,他轻轻地开口,“九皇姐,走吧,我让人送你去阳城。”

    阳城是他的地方,在年前他为了南边的战事,早已经有了安排,没曾想在这里起了作用。

    再过一段时间,吕洛便会得到消息,带兵过去,到时候也会保护她……

    九公主没有动,一双澄澈的眼眸中满是疑惑,她望着宁辞,嗫嚅着辩解:“他不坏,我认识的那人虽然冰冷,但是一次次地救过我,你不是说还救过你吗?”说着摇头道,“根本不可能这么坏,那不是他……”似乎要得到宁辞的肯定一般,直愣愣地望着他。

    宁辞叹息,墨玉的眸子荡着着层层光彩,他温声哄道:“诚然,他不坏,亦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好,这世间多的正是那亦正亦邪之人!九皇姐,你早该明白,你们立场不一,为何还要这般心悦于……”他。顿了顿又道,“九皇姐走吧。”声音中带着恳求。

    九公主瞧着那带血的身影,他轻柔地把小皇子的身体放在一旁的汉白玉石雕旁,这动作似母亲抚摸孩子的温柔,她还是不敢相信,拥有这般纯净的天人之颜,会是一个恶魔。许久后才呐呐出声:“他不像……坏人。”

    宁辞似是知道她的想法,抓住她的双肩,缓缓说道:“九皇姐,你瞧这辉煌洁净的宫,实际上是藏污纳垢之所,同样的,世人往往只看人面相,容易被纯净之颜所欺骗,可你心里清楚,越是有谋者,越加表现得无欲无求,越是利欲熏心之辈,外表看着越是不染尘埃,以图让人相信。”

    他眼眸如沉静的湖泊,九公主看着那眼神渐渐地冷静下来。

    利益熏心之辈……

    宫映雪吗?

    不,他不是……

    她不想再看,转身,飞身离开太和殿殿顶,宁辞瞧见那抹身影,赶紧示意两个暗卫跟上。

    自己和一个暗卫急忙离开殿顶,小豆子和赵德瞧见两人下来,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满目疮痍,御花园中名贵的花草被践踏,以往干净的道路上落着无数的灰烬,有的地方还落着字画没有被烧毁残缺的一角。

    九公主奔回院中,倒是有不少的红甲士兵瞧见这女子,想起将军的吩咐,说只杀别有用心的宫人和兵士,于是没有管这个飞奔的女子。

    心中只是有些惊骇:宫中的女子怎么会有如此的轻功。

    也许是整整一晚上没有休息,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好半晌才想起,这人功夫之高,不是别有用心他们才不信——

    抬头再寻人时,哪里还有身影。

    九公主落回自己的院中,想像只乌龟一样缩进自己的壳中。

    文珠见她回来,赶紧迎了去,似找到主心骨一般,关切道:“公主——”

    “门口的护卫呢?”

    “被皇子带来的暗卫打伤了,现在不知躲在何处。”

    九公主点点头:宁辞居然来过这里……

    眸光瞥到角落那颗要死不活的小树,几年了,这树没有长大一点,现在真是万物生长的三月,它还是老样子,恹恹的,没有一点生机。

    想到有一次,她不过是提了一句要把这树挖掉,那人的脸登时就冷了下来,她还骇了一大跳。

    神使鬼差地,九公主走过去,轻轻摇一摇,那树颤了颤,不似那些大树是树枝摇动,这树是树根在摇动,九公主费力地把这树提了提。

    下面竟然松了,这哪里是一棵长了两年的树!

    文珠瞧见九公主的样子,一起帮忙来挖:这棵树总也长不好,她早就想挖了,可为何公主是这个时候来挖?

    不过一会,这树便倒地,九公主瞧那树根,是好的,就是不发达。

    她刨了刨下面的松土,又往旁边刨深了些,指尖触到一物,九公主拿了起来。

    细长的,沾满了泥土。

    “啊——”她尖叫一声忙扔了出去。

    文珠登时看去,是一根骨头,人骨。

    文珠骇然,急忙挖深了些,下面全是骨头……

    宁辞带着几名暗卫走进小院。

    院中没有了那宫中的血腥之味,三月的海棠花繁茂,落英缤纷,灵动有韵,绰约曼妙,极其吸引人眼球,院墙周围的藤蔓上开着密密匝匝的花朵,把小院点缀得如同梦幻仙境。

    与小院生机盎然的景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树下那森森白骨。

    九公主目光落在那墙角的小灶上,突然觉得背脊发凉,毛骨悚然,她以为他是为她们好,才砌了这小灶,现在她才明白,那不是……

    他只是怕她们挖灶时,不小心发现院中的秘密!

    一天一夜的恐慌和忧心,让九公主的泪水如决堤一般汹涌流出来:“他躲在我这里,竟然是这种心思……而我在做什么,我真是傻呀!”说着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痛哭出声,“呜呜呜……我早就看透了,一开始也不信他的,为什么后来迷了心……现在想来,是我害了你们,害了父皇,害了荣国……”

    宁辞攥紧她的手,双手冰凉,带着点点泥土,他瞧着她莹白的脸颊上一个巴掌印,心蓦地一痛,宁辞急声道:“九皇姐这是何苦……谁也没有那先见之明。”

    九公主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他怎么会明白,女孩子那些旖旎的心思,她一腔的爱恋和欢喜,都被今天这事实击得体无完肤。

    她埋头又哭起来。

    她神情痛苦地抓紧自己的一头长发,那发髻松散,几缕青丝带落,长短不一,她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眸喋喋道:“我真笨,真是笨呐,明明知道他别有用心,还喜欢他,我在做什么……”

    文珠不明所以,蹲下身抓住她的另一只手哭道:“公主——”

    她自责、哀怨的神情令人动容,宁辞心咯噔一下,愣愣地伸出手擦拭她的脸:“九皇姐不要妄自菲薄,你不必任何人差,在我心中的九皇姐永远是最棒的,你善良,有勇气,冷静,聪慧……”

    九公主摇头,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宁辞只瞧见了她乌黑的发顶,他微微一笑,“关键是,九皇姐现在还很漂亮呢。”

    九公主瓮声问:“真的吗?”还安慰她做什么,她若是真的那么好……

    宁辞重重地点点头:“九皇姐只会比我说的要好……九皇姐走吧,这宫中形式大变,想来只有早点离开方是正理……”

    九公主抬眸,纤尘不染的眸中还是盛满了泪水,秀鼻通红:“那你呢?”

    宁辞柔和一笑:“一起离开行不通,我晚一天会来,且我到时候也会有其他办法的……”

    “好。”九公主点点头,顿了下又道,“那其他的公主们呢。”

    宁辞一笑:“九皇姐想一想他为何要害公主?”

    “那我为什么要离开?”

    宁辞轻巧又认真地说道:“你跟她们不一样,她们迟早是要嫁去其他国家的,他如何会计较这些公主,我只是担心你,你一颗心全系他身,早离开这是非之地也是对你好,难道你要他再为难你,要挟你?届时,你处于两难之地,该如何自处。”

    九公主木讷地点点头,没有细细思索他话里的意思。

    文珠利落地把两人的东西收拾好。

    九公主跑到自己的屋中,从床下翻出了那把本来被她扔掉的银弓,当时扔在了院中的雪地里,后来她到底是舍不得,留了下来。

    此时太阳高升,明媚的阳光从广袤深邃的天空洒下来,把这方小院照得耀眼刺目,那一堆骸骨下放着一个紫檀木的香盒,古朴、悠远、安宁,只是埋在更深的土下,无人瞧见……

    几人带着暗卫走出院子,对面的小豆子站在墙角,瞧见他们出来,忙站了起来。

    几人与他擦身而过,小豆子拘谨地拍拍身上的衣服,有些踟蹰的想要开口说话,却见那几人已经走远,小豆子下定决心般咬咬牙跟上几人:与其一辈子倒夜香不如跟着一块出去逃命,好歹也有一番不一样的见识!

    西边的乱葬林外面便是有皇家“后花园”之称的景山,也是被风水术士称为的“镇山”。

    乱葬林本来也属于景山的一座山头,只是被宫墙圈了进来,便成了西边的乱葬林。

    现在能出宫门的办法就是从西边的乱葬林翻墙出去,因宫墙高又险,是以不是功夫极高或者对后宫内院熟悉的人,根本就出不去。

    这就是正有正道,亦有旁门歪道。

    “小九——”一声清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九公主听见这无比熟悉的声音,不可置信地回头望去,只见生机盎然的梅林里走出几人,当先的一人娉婷婀娜,姿容绝世,如月光仙子一般,周身萦绕清辉。

    此人正是失踪了许久的四公主,她比两年前高了些,秀发也长了许多。

    “四皇姐?”九公主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小九——”那人又唤了一声。

    “公主,那人是四殿下?”文珠捅了捅旁边的九公主,擦了擦眼眶:莫不是她看错了?

    “四皇姐?四皇姐!”九公主狂奔过去,紧紧地抱住面前的人,鼻间是那熟悉的若有若无的馨香,九公主整颗心仿佛暖了起来,刚刚才憋回去的泪水,因遇见了熟悉的人,又决堤而下。

    ------题外话------

    中午二更,晚上三更……

    万更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