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23章 找一个如意郎君
    九公主委屈得不得了,“你去哪里了,你躲了小九那么久,一点消息也无,知不知道我寻了你好久!还有你要传递消息可不可以多写一点,纸上写那几个字,谁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还记得这茬。

    宁辞听见这句话,蹙眉思索了一番:传递消息需要多写一点吗?不过是为了让人确定是本人带的消息而已,可以话语交代,如何还要多写!

    四公主心中欣慰,只有这人一直念着自己,关心自己,可她也抱得太紧了些,她烟眉微蹙,伸手推了推面前的人:“快松开——”见面前的人抱得紧,推也推不动,她伸手拧了一下。

    九公主吃痛一下跳开:这人怎么还是老样子呀,一言不合就动手。

    不过这就是她那四皇姐!真正的姐妹之情。

    “你们跟我来——”说着带着人朝梅林深处走去。

    几人一头雾水地跟着,前面的暗卫听见后面一直跟着的小公公,回头意味不明地撇了眼。

    这一眼,落在本就没有多少风骨的小豆子眼中那是犀利无比,直接吓得一哆嗦。

    小豆子心想自己都跟来了,何必再回去跟着钱公公。

    他没有停步,继续跟着。

    四公主在前面带路,边走边道:“父皇让我带你和大皇子从这密道中先走,这是荣宫中的秘密,也是保命符,你们两个可得好好的记住路……”

    两人纷纷响起暗卫的禀报,凌晨那暗卫就说,荣帝已经不在乾清宫中,大抵是早已经通过暗道走出去了。

    “父皇?父皇去了哪里?”九公主急道。

    四公主一笑:“我哪里会知道。”扫了眼身后跟着的人,凑近九公主的耳朵轻声道,“只说会让护卫来传消息。”

    九公主点点头:估计是躲起来了。

    “那四皇姐这两年可是在宫外?”

    “嗯。从暗道出去,正好是景山,我被父皇送去了山上的庙中,一直在上面清修。”

    九公主恍然,景山上有一座皇家寺庙,平日一些贵族的太太、小姐甚至是一些犯错的妃子均会在那里代发修行。

    荣国建立之初,还有公主为了躲避蛮夷之国的求婚,硬是在庙中躲避了几年,后面才寻到机会嫁给了想嫁之人。

    九公主这才发现,她这极爱美的四皇姐穿的竟是一身普通的青衣,上面无任何的花纹样式。

    九公主一阵心疼:堂堂的一国公主最后竟躲在庙中修行,又是年纪轻轻的绝色女子,她四皇姐这两年可是如何过来的呀……

    四公主知道她满心的疑问,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人,边走边对着小九说:“那次受伤回去,皇后乘机让人冒充了我,把我押在了明月殿偏远的奴婢屋中。你知道我身边的禄儿因之前秋围上受伤,一直在养伤,没有去殿中伺候……后面发现了那不是我,冒死找到了父皇,父皇也是真心疼爱我一场,让人假戏真做,安排人悄悄地接我通过地道去了景山寺庙。”

    想起那段时间她都想死!

    当她清醒后,却被人关在了黑暗暗的地方,她苦苦挣扎着,每日都想着怎么出去,可她身边的太监却说,明月殿里却出现了另一位明月公主!

    顶着她的脸,住在她的宫殿,用着她的东西,败坏着她的名声!

    后来,父皇让人找到了她,用同样的法子把她给替换了。

    “好一个忠心为主的丫头,好一颗七巧玲珑心。”九公主出声赞叹。

    宁辞眼眸幽深:果然是荣国的好皇后,不是她的子女,她都这般暗害。

    四公主点点头,轻声说着,本来是清凉如水的声音带着一点点柔和,“我知你在寻我,又怕你坏父皇的部署,才让人传了消息给你。”

    九公主挑眉:“是怕我坏事,才传递消息给我?”

    “不然呢?”

    九公主怒,恨不得当场揍她一顿:知不知道她寻了她很久,以为她不着急吗?

    她着急得,一头秀发都快被她拽光了!

    过了一会,九公主又问道:“那她……你说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四公主想到那人就没有好气,现在又闹出这样的事情,以后她岂不是一辈子都恢复不了自己的身份?由着那冒牌货顶替自己?

    文珠唏嘘不已,暗自摇头叹息:这都是些什么事。

    四公主带着一行人走到一个山坡的大石面前,突然停了脚步,在右边摸了一阵。

    跟来的人均有些疑惑,这里果然不显眼,大概是因为有人动过,所以石头上的杂草藤蔓少了许多。

    “轰隆”一声响,石头转了一个方向,露出一条黑黝黝一次仅供一人进入的暗道。

    四公主率先走了进去,从怀中摸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幽幽的绿光把洞中的情形照得分明。

    洞中石壁上全是绿油油的青苔,看着森然可怖。

    九公主有些瞠目结舌:四皇姐果然不同凡响,身上随便都能摸出宝物。

    九公主和文珠还有几个宁辞的暗卫随后跟着走了进去。

    宁辞站在门口没有动作,九公主回头诧异地望了他一眼。

    宁辞瞧着在洞中那依然明亮的眸子,因刚刚哭过,更显得清澈灵动,他缓缓笑道:“九皇姐你跟四皇姐先去吧。”

    “你呢——”

    “九皇姐忘记了吗,我刚刚说的晚一天就过来。”

    四公主蹙眉,清声道:“你跟着一起,父皇交代了的,你是宫中唯一的皇子,是国之大统,如何还能再入虎穴。”

    九公主瞧了眼四皇姐:唯一?难道她也知道小皇子已经身亡了不成?

    宁辞到底没有说,心中窜起一股心酸和落寞,他是皇子,如果他走了,这宫中当真就成了别人的天下,就会改朝换代。

    荣国也就不存在了,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史书后面会如何写,只怕都是后面掌权人的意思了,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宫中,作为一国皇子的身份殉国。

    且宫中还有王贵妃,她不仁,到底是养了自己一场,他如何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如果自己在这里,她们就会无事,如果他走了,那些人还有什么顾忌!

    宁辞缓声道:“九皇姐……阳城再会。”说着,他寻到开关,关了重重的洞门。

    此去,也许永不会再见。

    九公主只瞧见一丝阳光打在他的头上,让他的身影在洞口处显得那般遥远,他眸中含着浓浓的情感,又带着担忧、关切和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沉重。

    里面幽深似海,又如云海滚动,似有很多话很多话要说,却没有说,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他的那个眼神里。

    九公主心下一慌,急忙奔过去,洞门已经关闭。

    宁辞摸着冰凉粗糙的石块,心中一片空白,说不清是何感觉,只觉得他所有的光明都在那暗沉沉地道里的人身上。

    他九皇姐这人,眉眼长得很喜人,微微一笑更是让人心生好感,再加上浅浅的梨涡,总能拉近距离,她平日看着也是很亲切,似乎感觉她很好说话的样子,实际上她又倔,逆反心又强,如果不骗她,她如何肯远离这龙潭。

    以后在阳城,希望她能寻一方山水好好的长大,生活。

    找一个如意郎君,相伴一生。

    也愿她得一世欢乐幸福,远离悲愁。

    四公主瞧着进来的人,除了她带来的三人,小九,文珠和宁辞给的三个暗卫外,还有一个小太监。

    小太监?是何人?

    四公主唤道:“小九,快走,等会被人发现了行踪恐有变数。”

    九公主点点头,瞧见进来的小豆子,脸色有些不好:“你跟着我们进来做什么?”别是探子吧?

    小豆子忙道:“殿下就收留小豆子吧,小豆子怎么还回得去啊。”说着用衣袖擦了擦脸,泪水鼻涕糊了一袖子。

    九公主一噎,她如何还是殿下,如何还谈收留。

    不再说什么,一行人向前走去。

    黑窄的暗道中,全是霉味和滴滴的水滴声,文珠紧紧地攥着九公主的衣裙,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只猜测到宫中发生了宫变。

    四公主回头,柔声道:“小九……别怕,我刚刚还走过一次呢。”

    “嗯。”九公主应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她四皇姐是怕她不信任这些人才会亲自来接自己吧。

    ……

    九公主的小院。

    宫映雪那修长洁净的手,捡起那些骸骨放在檀木盒中,一根根地放整齐,动作温柔轻缓,似对情人的爱抚,丝毫不觉得这一动作有多不合时宜。

    一劲装护卫前来禀报道:“公子,这院的公主已经离开后宫,往景山方向去了。宫中形式已稳,各宫主子均没有异动,各大臣家属下也安排了人看守,也没有异动,只等寻到荣帝。”

    这一场打得太爽快了,毕竟之前长时间的部署,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只等后面他们公子的主意……

    宫映雪没有回头,只点点头表示知道,那护卫退下。

    好一阵宫映雪才把所有的骨头放整齐,大大的檀木盒放得满满当当。

    黑丫头要走吗,既然要走,也该见这最后一面……

    宫映雪打定主意,把那盒子葬在海棠树下后,带着护卫起身朝景山的方向追去。

    在黑乎乎的密道中走了两个时辰,几人才看见前面有一丝光漏了进来,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小豆子大喜,恨不能飞扑过去。

    瞧见前面的两个主子,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四公主的一个健壮的婢女背着简单的行李走上前,开启了洞门。

    一行人先后出来,纷纷被眼前的景色吸引。

    三月份,正是万物复苏,百花绽放的季节,山上的温度要低一些,是以花儿也比城中的开得晚些,点点新绿中是姹紫嫣红点缀,满山、满眼的绿和花。

    这里是景山的一座山峰,虽然她们在地道中感觉走了很远,实际上是一条上山的暗道,前面是一条飞瀑赫然入目,从峭壁上倾泻而下,如白龙一样跃入下面的潭中,山风吹来,水花四溅,波光粼粼。

    一泓清潭,给大山增添了不少灵秀之气。

    哗啦啦的声音不绝于耳,煞是好听。

    回身便能看见巍峨庄严的皇宫,昨夜的大火,让金碧辉煌的皇宫有些乌黑黯然,饱含沧桑。

    连绵蜿蜒的青山,望不到头,似一道天然的屏障把皇城保护着。

    旁边的一座高山上正是那皇家寺庙,殿宇嵯峨,飞檐峭壁,落坐在景山之巅,被茂密的大树挡个严严实实,若隐若现。

    “先歇一阵,等会我带你上去。”四公主瞧了眼天色道。他们进去时还是上午,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题外话------

    公主躲在寺庙中:这可以参考太平公主~在道观中呆了几年。

    太和殿俗称金銮殿,为中国古代宫殿建筑之精华,东方三大殿之一。中国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大殿。位于北京紫禁城南北主轴线的显要位置,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称奉天殿。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改称皇极殿,清顺治二年(1645年)改今名。建成后屡遭焚毁,多次重建,今殿为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重建后的形制。——百科。

    为什么心安则宁发这段简介,因为‘屡遭焚毁’这几个字让我脑洞大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