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24章 景山决裂
    “好。”九公主应声。

    大家向潭水走去,清凉舒适的潭水让人一个激灵。

    这小豆子极有野外生存的本领,已经在潭水中开始捞鱼,一个暗卫沉声扫了一眼,闭目养神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扰。

    不一会摸出好几条大鱼,一个人站在水中笑得开怀,显然平日在宫中那偷鸡摸狗的事情没有少做。

    当小豆子准备好鱼,准备生火烤鱼的时候被暗卫制止,原因是这山就在宫后,山上冒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小豆子心升怒火:早点怎么不说,抓住了鱼,已经收拾好了才说!这些个暗卫呀!

    想到人家的功夫只得作罢,摸着扁扁的肚子,四处望哪里有野果子,一股子机灵相,这还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出宫,他从小被卖入宫中,净了身。以前只听人说外面的生活有多安逸,外面的景致有多美,在外面如何捕鱼网鸟,他从来只敢想想,连做梦都梦不到,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成真了。

    九公主瞧见他摸肚子的手,这才想起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未曾进食。

    九公主心中始终不知道为什么那人要做这些,为了那位子就如此的不择手段吗?

    一颗心纷乱不止。

    过了一会,一个暗卫才上前,把怀中的一块玉佩交给九公主道:“这是殿下让属下交给您的,让您带人去阳城,那里殿下自有一番部署。”

    九公主瞧着那玉佩,正是她上次传递消息的那块,她抬眸望着前面其貌不扬的暗卫,纳闷道:“我们不等他一起走吗?”

    “殿下让属下尽快护送您过去,其他的没有交代。”

    九公主心中有一个猜想,莫非是宁辞从来没有打算跟她们过去,只想一个人呆在这里?

    “那他什么时候过来和我汇合。”

    暗卫摇摇头:“属下只听殿下的吩咐办事。”

    九公主蹙眉,见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也没有接那枚玉佩。

    “这东西极为重要,我不能接。”

    这时一个护卫跑上来,躬身对着四公主道:“四殿下,陛下让属下带你们过去。”

    四公主点点头,叫了九公主等人一起向着旁边的山走去。

    旁边是景山之巅,远离尘嚣,是灵隐寺所在,从荣国建立之初便是皇家寺庙,据说进入寺庙仿佛是从一个世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切的凡尘俗世皆不沾身,再浮躁的心也会得到净化。

    一行人望着那飞出茂密大树的庙宇,听那嫩绿的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漫山的花朵,灿然而放,明明满心的忧愁竟奇迹般的消散。

    九公主突然有些想哭,父皇,父皇还在那山上等她们,荣国的江山还在。

    一时又觉得这世间有她在乎的父皇、四皇姐还有文珠在身边,一切的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只要他们活着,在身边就好。

    一行人又走了一阵,几个女子都有点头晕眼花,大抵是又饿又累的。

    好不容易快爬到了山顶,还没有望到那肃穆的寺庙,便瞧见了一个白衣飘飘,负手而立的人,他站在稍微开阔的地势处,背对着他们仰望着下面巍峨的宫殿。

    九公主呼吸一窒。

    几个暗卫和护卫就要上前,九公主暗中拦了一下,摇摇头:你们如何是他的对手。

    “黑丫头,还不过来——”清冷淡漠的声音传来。

    一只鸟停在柔嫩的枝巅,被这声音惊飞。

    九公主背脊一僵:凭什么,他叫过去就过去,他这般所作所为,她还要过去!她才不过去!

    心中虽这样想着,可脚步却不由自主的一抬,似有千金沉重。

    四公主和文珠同时攥紧了九公主的手,九公主回眸瞧着四公主,动了动嘴唇:“带人先下去……”同时伸手在四公主的手心写着:父皇。

    如果父皇在上面,千万不能让他发现父皇的所在。

    就算她再笨也知道这个时候父皇被人找到,意味着什么,什么逼宫、交玺,历史上还少?

    四公主明了,放开了手,心中疑惑万分:那人是——

    九公主走近那人。

    宫映雪听见脚步声,回身瞧见来人,桃花眼中满是雾气缭绕。

    他身后蓝天深邃,白云飘渺,群山叠嶂,让他周身全是仙气。

    雾气中九公主瞧见了里面的点点红血丝,以前她就好奇,为何他有时候总是一副疲惫之态。

    九公主心中冷嗤:原来是心中一天计算着这些事情,如何不疲惫。

    宫映雪只静静地望着她,那眼中闪过各种情绪,最后他一笑:“你是要去哪?”

    九公主没有好气地道:“关你何事?”

    宫映雪被带着冷漠又带着赌气的语气惊了一下,好半晌才道:“你可怨我?”

    九公主抬眸望向他,澄澈的眼中全是狠绝:“不怨,”顿了片刻又道,“除非我死了或者你死了。”

    “你何必如此说话。”

    “那你要我怎么样,还如之前一样对你吗?宫映雪你莫不是把我当成傻子,你在我院中图谋那位子,最后还屠我宁氏血脉,我现在只恨不能杀了你。”

    宫映雪心中升起薄怒,浮浮沉沉,最后还是冷却了下来,语气带着沉痛:“你如此问都不问我,就给我定罪了吗?”

    “我都看见了一切,你还说我冤枉了你吗!还有我院中树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就开始算计,那尸骨又是谁的,把她那里当做什么了?另一个乱葬林吗?

    宫映雪眼中迷雾更甚,望着她似乎又透过她望着远方,他认真道,声音平静如湖泊:“那是她的骨头……”

    九公主避开他的眼眸,一愣:谁?长乐长公主?

    九公主想到这,心中更觉不舒服,自己果然是那小姑姑的替代品吗?

    虽然怨怼她,可听见这话,她的心还是很不舒服,涨涨的,酸酸的。

    她问出心中的疑惑:“我跟她像吗?”

    宫映雪想了想,摇摇头:“你是你……她是她。”他从来没有觉得她们一样,如果非要说像,那便是这双眸子,都一样的纤尘不染,令人动容。

    九公主不解,微微侧眸望过去。

    宫映雪接着道,声音轻缓好听,如春天的雨丝,带着一腔的柔情,“她身前尊荣,身亡后却连尸首都不存……她可是一国公主啊,最后还落到这般田地,你说这宫中到底有什么好。”

    “后来我好一番打听才知道她的尸首被人扔在乱葬岗中,树叶、天地为坟。我找到的时候发现是一堆的骸骨,分不清哪些是她的,哪些是别人的,只把确定的一些放好了,可还是缺失……”

    “后来我在旁边种了兰花,被你挖了……救了秋叶后,为查她的身份,我去了她所指的地方,便是你那院子,我瞧见了那株百年海棠。她生前极喜欢海棠,我想让她与海棠为伴,却依旧分不清、找不到哪些才是她缺失的骸骨,所以一并带过去了……”他眼中满是沉痛和怜悯。

    九公主突然不想听,别过头没有说话,心中那怒气被这悲凉的故事消散了一些。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许久后九公主才道:“善自获福,恶自受殃。你今天种的种种因果,终究也会让你来偿还,你且等着吧。”

    如仙一般的男子,轻声问:“什么是善恶,什么是因果,百多年前,我的先人委不委屈,黑丫头你可想过,为什么我要这般做。”顿了顿,宫映雪道,“我姓薛,是薛家的后代。”

    一句话恍若惊雷,九公主望了他一眼,心中大骇,竟然是薛家的后代!史学中有说,百年前的那场“荣宝之乱”便是薛家造反引起的,她们日日在勤学殿中学习,每隔一段时间便有先生提这段历史,好让她们谨记这教训,而现在这个薛家余孽竟然在宫中。

    宫映雪继续开口,他口吻一直都是平静的,“百多年前,宁氏先祖为了私心,让宁南将军汤瀛屠我满门,百多年对于我的家族也才是三代人的功夫,这三代人加上我,我们是如何度过的,你有想过吗?这是我家族使命,也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黑丫头……”

    “不要叫我黑丫头,”九公主打断他的话,有些歇斯底里,每次,“黑丫头”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清淡,好听,又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她慢慢地喜欢上了,可现在——他再这么叫自己,让她的心乱得无以复加。

    “我早已经不黑了,你跟我说什么薛家,说什么百年的恩怨,我不懂,也不想懂……”

    宫映雪轻轻地叹息一声,胸中都是沉甸甸的闷气,等了许久才道:“你真的要舍我而去?”

    九公主抬头望着这个依旧如谪仙一般的男人,肯定道:“是。”瞧见他冰冷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九公主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觉得有点畅快,她轻嗤道,“我还会回来的。”

    宫映雪眼中闪过一抹希望,定定地望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渐呈成绝色之貌的女子。五彩斑斓的蝴蝶在两人身边翩然起飞,凌空而舞。

    九公主勾唇:“你等着我,我回来之时,便是拿你命祭我那无辜枉死在你手上的宁氏冤魂。”

    蝴蝶远去,留下苍凉和孤寂。

    ------题外话------

    众位小可爱都知道这景山的原型,就是故宫对面的景山,只是因为情节的需要,我把它的位子挪了一下,至于名字,懒得没有换。

    我一直在想当年李自成攻城,崇祯皇帝自觉丢了祖宗的家业,砍了爱女和姬妾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其实崇祯皇帝是位年轻有为的帝王,他继位后大力铲除阉党,勤于政事,生活节俭,曾六下罪己诏,当然也有所有帝王的毛病,那就是疑心病。

    文文的荣帝是照他原型来写的,那小可爱又要问了,当时的明朝已经是内忧外患,可荣国繁荣强盛,怎么会改朝换代,这就是则宁自己的想像了,我是想突出宫映雪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几代人的部署,安排,终于让这个强大的国家,易姓换主。只是好多小可爱喜欢看你侬我侬的撒糖情节,所以这个就简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