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27章 阳城啊阳城
    皇后侧目,手都止不住的发抖:那个时候陛下就起了那种心思吗?难怪,难怪……

    宁辞瞧着地上被点点灰烬污染的地板,这里昨日还是繁华无比,可今日只觉得萧索……

    “大皇姐嫁的西域太子,虽是一国太子,但母后不知道,那太子身体孱弱,性子更弱,只仗着西域可汗的宠爱,才得了那太子之位,下面的兄弟个个有勇有谋,那西域七皇子你也瞧见了的,那样的人怎可能屈居他人之下,而那太子又如何能成为西域可汗,可父皇还是把她嫁了过去……”

    皇后已经全身颤抖,她摇头,眼神癫狂:“不会的,梦儿还生了皇孙!”

    “母后为后宫之主,当知道生下皇子皇孙都不算什么,死在你手中的还少了?”

    皇后心一跳:是啊,皇子皇孙又代表了什么,不过是个孩子,一个没有强大背景的孩子那他的结局只有一个!

    宁辞扬脸扫了皇后一眼,放出最后一个消息,那目光温润如玉,不带半点情绪:“母后在后宫不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情理之中,可宁国公势力极大,这也算不得内幕,可他怎么没有提前告知母后呢……”

    皇后的脑袋“轰”地大了,只觉得眼前黑黑的,看不真切。

    宁辞瞧见她脸色灰败,如一个老妇,他攥紧了手,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眼如深潭,皇后瞧见这黑沉沉的目光,不自觉地被吸引进去。

    宁辞依旧轻声问道:“那被父皇斩杀的护卫曲辛,是你的人吧?”

    声音依然柔和温润如玉石碰撞,皇后还在在里面听见了一丝紧张和在乎。

    她定定地瞧着面前一直恨不能掐死的宁辞,突然回了神,讽刺一笑:“这才是你今晚过来的目的吧?”

    说着,她突然站起来,身体摇摇欲坠,“本宫还奇怪你过来怎么说这番话,原来,你是心中怀疑,怀疑那曲辛是景仁宫那贱人安排的!既然如此本宫告诉你又何妨,那曲辛不是本宫的人,本宫自己做的事情,不至于对着你这个皇子否认,”她森然笑道,“被自己母妃算计的滋味如何?宁辞,纵然你心思细腻,聪明机警又如何,那贱人还不是舍弃了你,哈哈哈,真是好笑……”

    “哈哈哈,真是好笑……”皇后仰头大笑,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细看之下,满是酸楚。

    她的一双儿女啊——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不,不会的,这宁辞是诓她的,一定是的!

    皇后坚定自己的想法,只拿一双阴郁的眸子死死地望着宁辞。

    宁辞没有再听后面的话,他已经知道了缘由,站起身来,缓步向门口走去。

    他一直觉得奇怪,王贵妃有孕期间,皇后为何在那时要置自己于死地,而不是寻王贵妃的麻烦,要知道自己那时候已经那般大了,宫中无子,就算是皇后也不可能枉顾家国社稷,为难自己。

    他百思不得其解,又一个个排出一个个地猜想,想来想去都落在了王贵妃的身上……

    到底是心存一丝侥幸,没曾想,她已经厌恶自己到了这般地步……

    他回眸瞥见兀自狂笑的皇后,心中思索:这皇后是不知道他身世的,不然也不会说这番话,那他到底是谁生的孩子!

    ……

    阳城啊阳城。

    是一座染血的城。

    这里背靠青山,护城河环绕,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着天险守卫着皇城,历来都为兵家所重视的必争之地,是几朝古都和荣国皇城的纽带,也是一个交通咽喉,夺天下者必先夺阳城,这样的地位可谓是冠绝天下。

    当初荣国圣祖皇帝打江山,便是先夺了这里,后来这里一直有荣国皇室的驿站。

    那里便有被称为天下第一雄关的——阳门关,意为过得此关者得生,关口雄壮,处处机关和守卫,是以多少敌人站在关下望关兴叹。

    而阳城中大半的兵力便属于王家,由此可见王家在朝中的势力。

    据说那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气候宜人。

    一行人下了山,这山下面,便是宫中深深的护城河,宁辞的暗卫带着他们又走了一阵,才在一处地方牵着了之前就备好的马匹。

    不知是宫中形式未稳还是宫映雪有意放他们离开,这一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也没有碰见什么人。

    九公主更倾向于后者,毕竟宫映雪心思细腻,这又是他多年部署,哪里会想不到这些呢。

    天已经黑了,九公主只听见几声如蛙叫的声音,才瞧见几个着黑衣,身姿矫健的暗卫前来接应,他们融在黑夜中,瞧不真切。

    又过了一阵,那几人瞧见来人,忙给他们牵了马,拿了水和食物,几人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现在已经是疲乏至急。

    这些人中这么看来只有文珠和小豆子不会骑马,其余的人,并两个公主都是会骑马的。

    文珠咬着唇,心中暗恼自己会拖累公主,好在有一辆马车。

    九公主瞅着那马车,心突然莫名的一紧:宁辞何时备下这些的,果真是心细如发……

    可她脑袋太过混乱,如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头绪。

    九公主喝了一口水,瞧见宁辞给的三个暗卫,对着年纪稍大的那个道:“你留在这吧,我们去阳城,有这两人护送,还有四殿下的护卫,应该够了,那人……不会为难我,只是大皇子那里……”

    暗卫怎么会不懂,他不敢私自做主。

    九公主又道:“你就跟他说,你不留下,我就不走,我以此为理由威胁。”

    暗卫纳闷地抬起头。

    九公主脸一沉,神情倨傲不容拒绝:“我是真的会这样威胁你,你信不信!”这句话说得极为认真。

    那暗卫无法,只得点头。

    四人上了马车,其余的人骑着马,连夜就开始赶路。

    九公主掀开马车的帘子,黑沉沉的夜,没有一丝月光和星光,树影往后退去,影影绰绰,什么也看不清,可她就是这么望着,望着后面越来越远的宫,模糊高大的轮廓如黑暗张开的大嘴,沉闷窒息。

    前面是什么?

    未来是什么?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在这宫中呆了整整十四年,也有几年真心快乐过,那时候有她的娘亲。

    大多数的时间,这宫廷留给她的都是艰难、低位,小心生存的记忆,后来慢慢的有了四公主,有了宁辞,有了他……

    她小心地守护和珍藏,拿真心去换的。

    可以后该如何呢?

    刚开始还好,走的是宽道,道路平整,几人被摇得昏昏欲睡,可后半夜,几人便被马车颠得有些反胃。

    小豆子跟他们一脸或迷茫、或悲伤、或郑重的表情不一样,他心中有些兴奋:他终于出来了。

    他干脆从马车中走了出来,坐在赶车的前面,吹着夜风,瞧着周围快速闪过的树木,虽然很冷,虽然树木如同鬼魅,虽然马车颠簸,可他的心中难得的跳跃活泼。

    文珠悄声道:“公主,你怎么让……”说着朝小豆子的身影示意了一下。

    九公主在一豆灯火中瞧见文珠担忧的脸庞,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他自己跟来的。”

    四公主把玩着夜明珠:“文珠就不要计较了,我们现在哪里还有人愿意跟着。”多半是想混出宫的,只要与她们无害,随便他……

    这一路直走了十天,近几天,他们也会在夜晚停下马车休息。

    几个暗卫和护卫都是常在江湖上行走的,对这一带的形式清楚。

    小豆子得到允许后,上天入地,倒是弄了不好好吃的,真是难以想象这人从未出过宫中。

    ------题外话------

    要进入下一个分卷了……

    祝自己节日快乐,祝你们节日快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