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29章 她要回去
    秦陌追上去,踱着步瞧着她好看的侧颜,笑嘻嘻地道:“怎么,生闷气啦?啧啧啧,看来小九这次真是伤透心了……”说着又伸出了手。

    九公主瞧见那烦人的手,打也打不掉,甩又甩不开,委屈又憋屈的眼泪哗哗地流落下来,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的花儿。

    她气急败坏地道:“你做什么啊,你看看你的样子,还有一国大人的样子吗?以后怎么让你的部下听你的话,也不嫌弃丢人!还有,我说了我已经长大了,你还这样摸我的头!你听不懂话吗?”

    “每次都是这样,我还要不要脸面,我是一国公主啊,那么委屈的求你了……你还要这样!”还要窃我的家国……

    说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说的谁。

    她内心慌乱,潸然泪下,这半月的辛苦和自责都和着这泪水掉落在地。

    秦陌瞧着那泪水顿时慌了手脚,他年纪虽然不小,可跟小九这样的女子接触得不多,现在小九的泪水如珍珠一般掉落,从来没有见过女子哭的秦大人,实则心中有些慌乱。

    撇了眼风尘仆仆的几人,心中顿时转过了弯。

    秦陌俯身低头,对着九公主勾唇一笑,这笑容跟平日里灿烂的笑很不一样,这笑虽然不耀眼,却让人觉得安心无比,他伸手抚开她小脸上被泪水打湿的几缕乱发,九公主难得听话的没有动,柔声道,“别哭了,”秦陌瞧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眸,突然很想把她揽入怀中,许久后才道,“小九,你已经到了阳城,以后,你不再是公主,而是定城,一个叫定城的人,明白吗?好在你这封号听起来像是公子的名字!”

    这大皇子何其用心,独独护送她来到了这里,只怕是让他好好的照顾她吧。

    九公主愣愣地望着她,眼泪越涌越凶,却没有再哭出声。

    她不再是公主了?

    落日隐在地平线,最后一丝余晖也无,天空暗了下来,城墙上的灯火一瞬间大盛,把前面的几人照得渺小又温暖。

    秦陌走到四公主面前,清声道:“你们旅途疲乏,今晚就先简单就餐,好好的歇一歇,明天我再让人安排你们的住处。”

    四公主微不可察地点点头:“有劳秦大人了。”

    秦陌点点头,心下奇怪,这四公主怎么跟着出来了?四公主这两年的名声不好,留她在这里,更需要改名了……

    他带着一行人进入阳门关,里面便是阳城的地界。

    护城河把阳城紧紧地包围着,这阳城有四个门,平时只有阳门关和西城门可以进,其他的两个门是关闭的,这也是为了减少兵力驻扎。

    几人走过护城河,又走了一阵才进入阳城。

    阳城灯火辉煌,道路齐整,因这队人马的走入,马蹄踏飞灰尘在灯火下轻扬。

    虽不如皇城,却也显得别有风情,可见王家富庶不假。

    一对兵士整齐地跟在几人身后,护送着他们进入阳城驿馆。

    阳城的驿站,也被称为皇家行宫,落座在阳城官邸的一截位子上,是阳城的政治中心,也是皇家专用驿站,后来皇室的成员渐渐少了,特别是少了驻守的皇子,这驿站便渐渐的成了接待前来阳城考察,巡防等官员的住处。

    这才改成了驿站。

    虽不如其他皇家行宫的恢弘大气,却也占据了阳城最好的地段和景致,分成了十几个大小不同的院落,每个院落又各有特点,里面的陈设也均是臻品,恰如其分得体现皇室的尊严。

    几人被带到一个种满翠竹的院子,秦东给几人分别安排了住宿,又都收拾一阵,才有厨娘端着饺子给几人,几人瞧着这热乎乎的饺子,都有些激动莫名,想他们这十几天风餐露宿的,哪里吃过一顿热和的呀。

    厨娘是被秦陌临时安排过来的,是个极为热心的大娘,瞧见一行人脚步轻快,虽满面的风霜,但面容严肃,眼神犀利,且一行人还以前面两个女子为尊,两个女子跟个仙女一样,不知道是怎样尊贵的人,平日话多的她有些怯场。

    可现在这个时间,又这么多人,她哪里有准备,只乐呵呵地对着一个好相与的姑娘道:“晚间准备得急,只有这饺子方便些,要不众位大人先将就一晚,明儿个我再让人准备些丰富的。”

    “好,有劳了。”文珠看看几人,忙应声,他们哪里敢嫌弃。

    九公主和四公主走进里间,这里干净简洁,摆设无一不精,虽没有明月殿的奢华夺目,可两个公主都是受过苦的,瞧见这里只觉得好很多。

    秦陌一手端了一个碗,快速地放到桌上,似烫着了赶紧伸手摸向自己的耳朵。

    这滑稽的动作让九公主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

    四公主瞧见这样的秦陌,再次惊掉了下巴:这是第一公子秦陌?

    他还有这样充满烟火之气的幼稚一刻?

    “好烫人呀,”说着把其中一碗推到九公主面前道,“尝尝味道如何?”说完狐狸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九公主。

    “又不是你做的。”九公主嘟哝道,筷子拨着瓷碗里的饺子,有些食不知味,这饺子的寓意是团圆,可现在她们这番境地……

    秦陌瞧见两人兴致缺缺,小九的筷子更是在碗里划呀划的,就是夹不起一个,他笑道:“小九,吃不下?”才发生这等变故,她心中忧虑也实属人之常情。

    九公主不想被他奚落,夹起一个咬了一口,食不下咽。

    秦陌叹息,为两人倒了两杯热水,道:“有些话,我本想明日再给你们说的,可瞧见你们这般样子,想来今晚也睡不舒服,”说着,顿了顿,瞧着四公主后又把目光落回了九公主脸上,“你们当明白,这番出宫,便是远离了那牢笼,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回去,刚才我就给你说了,以后你们不再是宫中的四公主、九公主。”

    四公主讶异:“宫中的形式怎么这般艰难了?”

    秦陌没有说话:如何好的了,那人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部署,一举一动,都按着了他的意愿和猜想。

    而他出来,不过是想要搏一搏,于其在皇城处处受制,还不如出来。

    九公主抬起头,反问道:“不能回去?可是我的父皇,我的姐妹们还有宁辞该怎么办呢?”说着澄澈的眼眸中满是动人的神色,她有些不安,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急声道,“宁辞说,说他晚一天会到这里的。”

    秦陌好看的眉头蹙起:宁辞这般说……是为了让她先走吗?

    如此年纪如此心细。

    秦陌转了话头:“你们回去又如何,且不说宫中现在的形式,就算是好好的太平日子,你们回去莫不是还要当那笼中鸟,等过一年,便嫁入其他的国家?世间之事难以两全,小九你需要懂得从中取舍!”

    “那宁辞?他会不会有危险?”宫映雪该不会伤害他才是,可宫映雪……

    她不知道。

    片刻后,她神色一片痛楚:宫映雪是薛家的后代,怎么会放过宁辞。

    秦陌沉吟片刻。

    “你放心,”秦陌叹道,“他们王家财力雄厚,势力遍布荣国,那人最多是拘禁他而已。”

    拘禁、拘禁……

    不知为何,九公主想到以往种种,突然为他心疼起来,他那般为自己筹谋,最后放她出宫,而自己却留在那里!

    她是喜欢外面,但喜欢的是那种自由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不是这么躲着,在他们的守护中偏安一隅。

    还有宫中的形式,她又如何能放心!

    她一定要回去!回到那座她好不容易逃出的牢笼,回去找到父皇、宁辞还有小十……

    她上次放风筝输了,第一次绣的帕子还没有给她呢……

    可如何回去……

    怎么能回去……

    她茫然无措。

    夜晚的阳城驿馆格外的冷清,九公主和四公主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两人身子都不住地颤抖,窗外一轮弯月挂在天际,如镰刀。

    “小九?”

    “嗯。”

    “别怕。”

    “不怕的,你呢?”

    “……不怕。”只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黑暗中,九公主伸出手,摸向她的额头,一片光滑,九公主放宽了心,她柔声道:“上次撞了那柱子,我担心了好久,怕留下疤痕,毕竟你那么爱美。”

    四公主:“这下放心了吧。”

    其实哪里会没有,只是那疤痕的位子巧,落在额头上方,隐在头发中,如何看得见。

    “四皇姐,你能给我讲讲你在山上的生活吗?那时候你该多怕?”

    “好,小九那时候我都过来了,何况现在这日子,只要有你在我身边……”

    ……

    ------题外话------

    中午二更,中午二更,中午二更

    进行下一个分卷了,在这里小九会遇到些什么呢,敬请期待。

    后面的文风有的会比较轻松一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