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31章 修正史学
    又一健仆进来,禀报道:“公子,已经发现了那人的踪迹,可要带回来?”

    宫映雪神情一下冷起来,淡漠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不用。”躲起来又如何,不过是让他苟且偷生几日。

    他以为他们找不到他了吗?还是他以为这江山人人都稀罕?

    他只是不想让这江山成为宁氏人的!

    那健仆又道:“重华宫的人今日又派人出去,说是想去瞧景仁宫的那位,被属下的人给拦了下来。”

    “哈哈哈……”宫映雪一笑,眼神凉薄入骨,紧抿着唇瓣,过了好一会才道,“这宁辞如此明目张胆的做派,反倒让人说不出不允来,既然如此,让他去那边又何妨。”

    健仆点点头,出去办事了。

    御书房中只剩下宫映雪。他拿着书,躺在美人榻上,望着御书房中的一豆烛火,陷入了深思:他本该杀了这宁氏一脉的,大概是答应了黑丫头呢,竟心慈手软起来……

    他虽有能力改了这朝代,可始终不喜欢这里。

    何况他的神志,还有家族遗传……

    宫映雪抬眸环视了整个御书房,这里虽不大,却处处金色晃眼,透着厚重的历史和沧桑之感。

    在他看来,这里就如同一个牢笼,深深地把他困在这,困住了前半生,甚至是以后……

    宫映雪敛目,好看的桃花眼中全是浓浓的思量。

    黑丫头到了吗?是不是恨着自己呢,可是他又何错之有。

    翌日,御书房,直到日上三竿了,三位大人才结伴前来。

    他们都是官场的油子,宫中这番情景,如果还不明白发生何事,也不用混了!

    那宁国公不过是诱饵而已!

    真正造反的便是雪苹楼的楼主!

    昨夜那人突然传出消息,让他们进宫,他们可是惊诧不已。来早了吧,怕后人、百姓、其他的官僚说他们墙头草,没有节气,又怕以后荣帝复起,找他们的麻烦;

    不来吧,想到家里那些大大小小的人,以及以后的荣华富贵,岂不是都要断送了。

    底下的人不知道这人,他们可是早有耳闻,雪苹楼在众国,什么买卖不做,只要是给得起银子,买个他国的皇帝位子都不成问题,这不,现在不就是亲自坐上了大国皇帝的位子了吗?

    他们敢反抗?不是嫌命长了吗?

    三人你望望我,我又望望你,瞧见对方都是朝中的重臣,心中安定了些:他们可都是荣国朝中的顶梁柱,他若是毫无理由的杀了他们,就不怕唾沫星子淹死他!

    再说法不责众,就算要死,他们三人也好作伴。

    一路前行至御书房,门口面生的小公公殷勤地迎着三位大人进去。

    秦丞相大腹便便,因爬了这层层阶梯有些气喘。

    跨过高高的皇家御书房门槛,这御书房还是之前的那个御书房,所有的东西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一边的榻上随意半躺着一个绝色出尘的公子。

    他慵懒地靠着,修长的手上拿着书,黝黑如墨的头发只用一跟碧玉簪轻轻地挽住,后面的头发披随意散着,如瀑布倾泻,穿着广袖的白衣,与金碧辉煌又带着厚重历史的御书房格格不入。

    秦丞相自然是知道这人的,没有想到这神秘异常的雪苹楼公子竟然是宫太医!不不不,是他没有想到,这风雪般俊秀的人居然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是怎么做到一边杀人一边救人的呢!不会纠结吗?果然矛盾、变态得紧!

    怪不得那些人对宫中的情形如此熟悉,才能在短短的一天一夜,把这荣宫的形式尽握在手!

    不过——

    反正不是荣帝在坐这江山,他心中就舒坦!谁让荣帝敢害他儿子!那可是他的逆鳞,他的底线,他秦家的命根子!

    另外两人见到这公子都有些不可置信,没有想到雪苹楼的公子是如此的风华绝代,又这么年轻。

    御书房中一暗,宫映雪把目光从书中移开,抬眸瞧着面前的三人。

    虽是坐着的抬眸看人,但这目光如同他在用鼻孔看人一般,让人无端的心生不爽!

    过了好一阵。

    三人被这样冷傲淡漠的目光瞧得有些不自在,开始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对劲起来。

    荣帝在时都没有这样的威压!

    突然觉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且这人虽占了这宫廷,却没有表明身份,也没有言明要登那至尊之位,三人也不知怎么称呼和行礼。

    几人神情一顿,身子不由得抖了抖。

    宫映雪轻启朱唇,清声道:“今日请三位大人过来,主要是帮我把这段历史修正,你们觉得如何。”说着白皙纤长的手指指着书中的一段。

    几人眼尖早已经瞧见了书上的内容,特别是那如瘦老头的太史令,这可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书啊!

    上面可还有他走访查阅的资料记录,他的笔迹,他的心血。

    修正?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打他的脸,打之前帝王的脸吗?

    自己的“作品”就跟自己家那不争气的娃一样,自己人打骂可以,外人要是打骂一下试试?

    这人是谁,凭什么在这里指手划脚的!不过是一个处心积虑,窃位造反的乱臣贼子!

    呸!他算哪门子的“臣”、“子”,就是一个有几分蛮力的土匪!攻占了这个皇宫而已,他凭什么听他的!

    这个时候他早已经忘记了家里的百来口人,哼声道:“这是荣国史书,记录的是荣国的历史,不知为何要修正。”花白的胡子还一颤一颤的。

    秦丞相忍了忍没有忍住,拉了他一下,可这太史令牛脾气上来,又怎么会注意道。

    反倒是宫映雪注意到秦丞相的动作,望了他一眼,幽幽开口:“秦丞相,秦陌秦大人不在皇城,是躲在了哪里,又在密谋些什么。”

    清清淡淡的一句话,还是标标准准的肯定句,让秦丞相肥胖的身体出了一层汗。

    宋文凯掀了掀眼皮子:都说这秦家是百年世家,这秦大人是百官之首,怎么瞧着这样子,比他还要没有节气,一句话就吓成了软脚虾。

    随即想到秦陌,有些了然:也是,谁让他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且这秦丞相有且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嘿嘿,百年世家又如何,地位又如何,在子嗣上如何跟他比得!

    刚露出一点得意,突然想起自己所在的地方,所面对的人,一下紧张了:他子嗣多又怎样,若是不小心谨慎点,只怕一个都活不了,这么看来,他比秦家危险多了。

    想至此,宋文凯大气也不敢出。

    宫映雪把目光移到太史令的身上,平日迷蒙的桃花眼中满是冷冷的光:“不属实的史书,拿来做什么,便是民间野史里的内容,编撰得都比这合情合理。”

    这句话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把太史令的老脸打得白里带红,这不是说他堂堂荣国大臣,还不如那些个乡野书生?怎能不气:“如何不属实了?哪里不属实了,太史院编书,一字一句皆是按照当前发生的事情,如何不属实了?”敢说他不属实?感情你上下嘴皮子一嗒就给质疑他的专业能力吧!

    “史书的编写当严谨,有存疑的地方便标注清楚,而不是带着自己的感情去妄加揣测,也不可因个人好恶而妄发宏论,”宫映雪说着,翻开史书中的第一页道,“圣祖皇帝夺得天下,是才智过人,有勇有谋,却不是神人,连民间都传说他少年是乞丐出生,可史书中却把圣祖皇帝写成是紫微星下凡。”

    太史令一噎,没有说话,大凡开国之帝,无一例外的是给自己加上一点不一样的圣光,这历代历朝的史书都是这么写,有什么好稀奇的。

    这人到底懂不懂!不懂就不要乱说!

    再说,他敢写圣祖皇帝是乞丐吗?嫌脑袋在脖子上呆太久了?

    不对呀,这又不是他们这一朝代写的!

    ------题外话------

    中午二更,中午二更,中午二更。

    为什么分成了两章,因为本宁想在主页上多显示一次,所以,就分成了两章,请理解一个扑文作者这点麻烦的操作。

    如果介意的亲亲,可以中午一次性看两章!

    关于修正史学这个我也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我好像看过,是雍正皇帝还是谁,为一个着名的历史人物提出质疑,依然无法改变后世之人对他固有的看法……

    比如潘金莲这个人……

    可见这件事是有多么困难,文中的宫映雪不想称帝,但是想改变史学和后世之人的看法,他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大家都知道后世之君会对前朝末代的帝王做出抹黑(比如隋炀帝),但是却很难改变之前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