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33章 喜欢和被迫
    几人诧异地看了眼宫映雪,金光大盛的御书房中,把他的脸映照得如同世外仙人,本就出尘绝世的脸庞,硬是多了几分撼动人心的光来,三人不敢再看,又齐齐挪开目光。

    太史令一震:史学编撰需秉笔直书,实事求是,不虚美,不饰非,不捏造,不惟上,只惟真,不做主观评议,不妄加揣测,只记不议,需尊重历史,尊重事实……

    他突然很想问一句:如果以后你登上那位子,我该怎么写,也是照实写吗?

    谋朝篡位啊,那可好看了!

    又谈了一阵,宫映雪才端茶拿起书半躺了回去,面生的公公迎着几位大人相继离开了御书房。

    人走后,一个满身是肌肉的健仆抱着一大堆明黄的折子放在桌上道:“公子,这两天收到了许多折子,大概那些个大臣忍不住开始探消息了。”

    宫映雪喝了一口茶,头也不抬地道:“送去重华宫。”清清淡淡的口气依旧冰冷如雪。

    “啊?”这健仆没有回过神:把这些折子,送去重华宫?

    他没有听错吧。

    健仆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公子就这样对待?不该自己登基成个皇帝啥的?至少也该成为一个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吧!

    公子也太懒了!

    他们想象的封王拜相呢?日登金銮殿呢?

    这不是到嘴边的肥肉拱手让人?不不不,是已经吃到肚里的肉还要吐出来?

    重重护卫把手的重华宫,宁辞坐在书桌前,认真地写写画画,那单薄的身影落在窗前,单从那影子的轮廓便让人心中升起无端的疼来。

    现在消息传不出又传不进来,每日师傅还是会教他练功,那人也没有管。

    宁辞勾唇一笑,本就极盛的容颜如同盛开的昙花,幽香让人沉醉:不就是拘禁吗?他被拘得还少?他长这般大,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

    突然重华宫走进几人,当先的一公公把手中托盘上放着的折子放在了宁辞的书桌前,再恭敬地退开。

    紧接着又是一公公放了些许,直到第三个公公进来,赵德忍不住问道:“这是?”

    几个太监也不说话,做好事情,躬身退了下去。

    宁辞拿过上面的一本,翻开,是一本奏请春日种粮发放标准的;

    他伸手拿过另一本,是奏请春闱开考科目的……

    都是一些小事,宁辞蹙眉:这宫映雪是什么意思,不想要这江山还是觉得这时机不对,可凭他的谋划,他可以立刻为皇称帝,世人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毕竟这场宫变,任何人都没有防备,他便占了这宫廷,可谓是速度快,流血还最少。

    宁辞拿过折子,一个个批复起来。

    又瞧了眼那奏请种粮发放标准的折子,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宁辞毕竟人不大,又是标准的皇子,所以一时也想不起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

    话又说回阳城,九公主睡得极不安稳,梦中全是两人在景山之巅的身影。

    索性也不睡了,她起身,走出屋中,院中清凉,还带着点点的寒意,驿站之前属于皇家行宫,所以这个院子大气中不失精致。

    院中种满了翠竹,凌晨的风一吹,满院都是“沙沙”的声响,在清寒明亮的月光映照下,叶片闪闪发亮,洒下一地月光、竹影。

    九公主望着地上斑驳的树影,有些出神。

    她抬眸望着皇城的方向,那里有宫,宫中有她在意的人。

    她自问那里有什么,那里又有谁?

    憎恶的,喜欢的,挂念的,腻烦的……

    似乎都在那里,从没有的思念默默流淌,一缕缕,一丝丝,刻入心房。

    月光静静地流淌,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霜,她的背影默默地伫立在院中的竹下,遥远,沉静。

    四公主躺回去,心中闷闷的疼。

    九公主看了许久,一时又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想,必须要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练功吧。

    好久都没有练功了,也不知道退步了没有,以前宫映雪就跟她说,她所学的是轻功,速度、灵活度、反应、韧性都是需要练习的,但首先一个需要“静心”,把心收回来,什么都不要想,全身心地轻松。

    可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脑中满是杂念,如何能练习……

    她索性搬出了躺椅,静静地躺在上面,遥望着天空的明月……

    天一亮,秦陌快速地收拾了自己一番,含糊地扒了两口饭,就找来了。

    他知道九公主逢此变故,心中定然忧思,于是想到一个主意,拉着九公主就出去,四公主因葵水至,外出多有不便,便呆在了驿馆。

    秦陌是谁,皇城中锦衣玉食长大的公子,自小就在纨绔堆里长大,把纨绔的那套学了一个十成十,因早早在朝中任职,是以近几年来成熟稳重了不少,但并不能改变他吃喝玩乐样样会的事实,他能想到的主意,便是拉着九公主去逛街。

    女人嘛,谁还不喜欢买买买!吃吃吃!逛逛逛!

    连理由都跟九公主编好了,那便是她和四公主是从宫中出来的,衣服首饰虽然素净,但均是出自宫中精品,让人怀疑,所以去买点备用的,不过要比着买才合适。

    九公主才多大,且又没有走过那么远的地方,当然信了他的话。

    于是秦陌带着她和黑脸护卫秦东还有一个暗卫去了一家成衣店。

    老板看见贵客来临,均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其中一人如妖精一般好看得紧,顿时觉得小店蓬荜生辉,热络的上前招呼,把人迎上了二楼。

    “店家把你们最好的男装拿出来。”秦陌一进门就吼了一嗓子,一派清贵优雅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位子上,端起旁边桌上冒着热气的茶,吹了吹。

    “好咧!”老板赶忙应一声,赶紧张罗衣服去了。

    九公主奇怪:“为何都是男装?”

    “定城公子莫非还要穿女装不成?”秦陌喝了一口茶,笑嘻嘻地道。

    九公主垂目不语,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有微微的颤动。

    秦陌瞧见她的神态,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怎么,还不愿意?

    实则,九公主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回去的想法。

    “被迫如此”和“喜欢如此”还是有区别的。

    她可以穿男装,那可以是因为她偶尔兴趣所致,偶尔觉得新鲜,心血来潮时穿着,那是她的自由。

    并不表示她喜欢,也不表示以后但凡出去都要以男人的形象示人……

    老板抱着衣服走了上来,把衣服给了秦陌,秦陌未接,眼神示意了一下:“给那位……姑娘。”

    老板笑呵呵地抱过去:他才不管这些,有的人就有这癖好,他只要银子到手就成。

    片刻又想起两人的身高不一样,又风风火火地跑下去换了稍小一点的衣服。

    过了一阵才重新上来,递给九公主,九公主接过,走进里间去穿试衣服,当先便选了一套红装,这套男装给四公主穿上一定是绝色无边,她们两人身高现在差不多,她穿上的四公主也一定合适,这么想着,她便试了起来。

    因文珠不再身侧,层层叠叠的男装还是有些费劲,特别是这套衣服轻薄,有些巾带,本是为了突出飘逸之感,九公主扯了半晌才套上了,可那边又剩下一个带子,她有些欲哭无泪,只好脱了重新来……

    过了一会,下面的一个护卫上来,对着秦陌道:“爷,您等的那人已经带兵来了,就在城门下等着公子!”

    秦陌一听,眼睛一亮,直接站起来,往前走着:他等的这人原是他们秦家的家奴,名唤秦其,因有些本事,得他爷爷格外看中,放出去在军中任职。

    后来,不知道是他很有本事,还是下面的人看着秦家的面上,还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将军,常年带兵在外,荣国虽少战事,但他也毫不忽视。

    这次若不是他,秦陌这个世家公子如何能在攻打南国时立功!

    他走时便让人给他传递了消息,赶紧带兵前来。

    ------题外话------

    评论评论评论

    看我可怜兮兮的眼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