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53章 招兵买马
    再说谁添乱了,要不是她,那伙假扮的商人可就入城了!

    想至此,九公主凑近秦陌,突然恶趣味地开口:“表叔,你知道吗——”

    秦陌脸黑:“什么?”还敢叫他“表叔”!

    还抽空瞪了眼旁边准备“偷听”的士兵。

    “那一千人是我的人!”九公主侧眸,对着秦陌扬脸一笑,“本来想让他们跟着表叔的,可我忘记表叔最看不起女人,自然,女人的兵表叔也不稀罕才是,那表叔可得还我啊!”

    说完带着自己的护卫和暗卫走下城楼,独留秦陌在风中颤抖!

    她这一声声的“表叔”喊得真是欢实!

    让秦陌的脸又黑了一层。

    他什么时候看不起女人了!他只是觉得她弱不禁风的样子会做什么事情!

    她的人——

    她哪里来的人?!

    秦陌瞧见几人的背影,憋屈地踢飞了脚边的一个箭筒。

    秦东躲着,默默地收拾着战场。

    秦西望了一眼,躬身绕远了一些,直到离秦陌十米外的直径距离才停下。

    秦其摸不清状况,但是秦陌脸上的脸色他还是瞧得清楚的,他不动声色地继续指挥,为后面的守城做安排。

    九公主让身边的护卫通知袁茂带人先回去修整,当然如果还能兼并其他的山头,她也愿意养活。

    护卫抓了抓头,问:“公子,他们一天没有休息,回峰山恐怕更加疲惫。若到时章英突然来犯,可该如何。”

    九公主沉思一刻,瞥见了城门口正在安排的秦其,秦其穿着威风凛凛的盔甲,头上带着头盔,她记得这人便是秦陌等的人吧,好像是秦丞相下面的一员大将。

    九公主的眸子转了转,笑道:“你让秦其将军先安顿下他们,就说是我送给秦大人的护卫兵,”顿了顿,接着道,“让他好生安顿着!他们可是才保护了阳城的兵!”她现在就吃准了秦陌差兵,不会真的拒绝!

    “那个谁,”说着随便点了一个护卫道,“你再去知会袁茂一声。”

    说完,扬长而去,背影坚挺,一头发丝飞舞,让人移不开眼。

    好半晌这护卫才反应过来,忙去忙活。

    九公主还真的捏准了秦陌的脾性,秦其对送上来只吃几天饭,随时可能送死的人,当然不会拒绝,且这些人虽然不是勇猛无敌,但一个个身上都有一股子匪气和拼劲,正是前头打仗送死的好对象!

    阳城一下安静了下来,城中的百姓等了一下午,再加一晚上,没有等到开战的消息后,第二天,该摆摊的摆摊,叫卖的叫卖,逛街的逛街,赌钱的赌钱……反正是该干什么,绝对不含糊。

    秦陌等人好生的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精力充沛,想去操练下兵。

    路过两个公主的院门前。

    犹豫着、徘徊着,绕了好几圈之后,捏紧手中的东西抬步推开院门。

    院中正是几人,九公主正在抢四公主怀中的夜明珠,其他的几个女婢和小豆子看着,笑得前俯后仰,瞧见门口来人,小豆子微微咳了两嗓子。

    九公主站直身体,四公主也站直,两人因刚刚抢夺,双颊微红,今天穿的是一袭女子的衣服,虽不是宫装,却也是难得的好料子,把两个本来就是人间极色的公主,装扮得如瑶池仙女。

    九公主寻着躺椅,躺了下去,晃动着双腿,仰头瞧着站在院门口气质非凡的秦陌,扁扁嘴:“哟,这是哪个大忙人呀,来到了本公主的小院。”多稀奇!

    秦陌扔出了手中的东西。

    九公主伸手眼明手快地接过,原来是昨天她拿出去典当的盒子,这个盒子正是宁辞给她的十四岁生辰礼物,里面放的那耳环她最终还是舍不得,只拿了盒子出去。

    九公主细细地瞧着手中的珍宝,盒子不大,上面描绘雕刻着祥云、牡丹图案,你说,她昨天怎么舍得呢,可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出来了,她都明白银子的重要性,没有银子能谈成什么事情。

    她昨天思量了许久,才决定让小豆子拿这个去典当的。

    宫中的东西,自然是好的,虽然典当也换了不少银子,她当时就命人带给了袁茂。

    盒子回到了手中,如果再让她拿出去,她定然舍不得,舍弃后再回到手中,何其难得。

    秦陌优雅的声音响起:“小九把宫里的东西拿出去典当,是想让人发现一国公主在这个驿馆?”

    昨天小豆子出去典当,护卫就来给他禀报,他立刻去看,险些没有被气死,他这才给赎了回来。

    秦陌继续问,“小九很差钱,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九公主黯然一叹:“招兵买马啊!你说我差不差钱。”

    秦陌一噎:她还在提这一茬。

    四公主伸手拧了一下九公主的胳膊,凉凉地嗤笑出声:“可不是差钱吗?连我手中的夜明珠也要抢去卖!”臭丫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是公主,就算是死她也要保存她的东西,岂有变卖的道理,这是她的珠宝诶!

    这么大一颗夜明珠多难寻,怎能变卖了去招那批土匪!

    九公主哀怨地揉揉被她拧痛的胳膊,恶狠狠地说:“就抢,等会还抢!”

    四公主傲娇地白了眼,赏了一个字给她:“哼——”

    “公主现在可方便进食?”小豆子推开院门走进来问道。

    九公主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对着小豆子道:“在院里也就罢了,若是在外面或是当着其他的人你叫我‘公主’,你小心点!”

    “哎哟哟,公主可别吓奴才了,小豆子再也不敢了……”

    “必须罚你,让你长点记性。”说着,灵动的眸子转了转,“这样好了,本公子差钱,若是谁说错一个字,罚钱!”

    “啊,别啊——”小豆子哀嚎。

    “公主,罚多少?”文珠笑问。

    “一次罚一个士兵一个月的军饷!若是想知道是多少,文珠可以先尝试下。”

    “算了,文珠穷得很,”半晌,幽幽地叹息一声,“穷使我胆怯。公子,我记住了。但是您现在穿的是女装,叫您公主,没错啊!”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霞光铺在几人身上,让几人看起来温暖,和谐。

    秦陌桀然一笑:“你打算怎么招兵买马?”他就要看她要怎么玩。

    九公主白了他一眼,捏紧了盒子,放进自己的袖笼中,放好后,才道:“告诉你有用吗,有的人不知好。”

    “你可以试着说说。”

    九公主嗔了一眼,躺在躺椅上,用手盖住了眼睛,吸了吸鼻子:“表叔,之前秦其就说了,章英是老将,作战经验定然丰富,且他手下那么多兵,而这边高达不出兵,我们光是守着阳城守不了几日,不如把周围各山头的人联络起来,投在表叔门下。”

    秦陌点点头:“嗯,这个主意不错!”

    九公主闻言,一下从躺椅中坐起身,“表叔同意啦?”

    一头的青丝随着她猛然的动作如墨汁散开,秦陌怔了怔:好想伸手揉揉。

    想起上次在城门口,他不过是揉了一下,她就哭了,想到这,秦陌有些怵。

    好半晌秦陌才道:“那你让你的人去联络吧!”哼,他岂会要这群土匪兵,随小九高兴就好!

    吕洛已经带兵过来,到时候他岂会怕这小小的章英!还有那高达——

    秦陌的眸子一瞬间幽深:那高达,等吕洛一到,他一定结果了他的命,反了天,对着他阳奉阴违!

    九公主皱眉,少顷又松开:“我联络就联络,表叔到时候可不要再为难那些人。”

    秦陌冷哼:“我岂是那么小气的人,当时没有计较,后面便不会再计较。”小九居然这么看他吗?

    九公主咬牙:她可不相信!

    院门口有响动,文珠走过去开门接过东西又掩上。

    她端着托盘走过来,上面放着三碗晶莹剔透的燕窝粥,小豆子连忙上前,一一端出来放在石桌上,请两个公主并一个大人进食。

    九公主起身,走过去。

    瞧了眼里面的食物,有些肉疼,虽然这不是花的她的银子,但这节约下来不知道可以供一个士兵吃几天!

    文珠还不了解自家公主,一瞥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当下哄道:“殿下,这是官邸那边的大人送过来孝敬秦大人的,没有花银子……”后面的话小若蚊蝇。

    九公主狠狠地喝了一口:“果然是贪官!这就示好来了!你看看,送出的东西还是好东西,本公主都没有!可见平日里这种事情没有少干。”这样子似是吃贪官的血肉一般。

    院中的人均笑起来,四公主掩唇一笑,容貌华贵。

    文珠抿唇笑,娇俏羞怯。

    小豆子嘻嘻地笑,没有顾忌。

    秦陌哈哈大笑,令人目眩。

    秦陌喝了一口好心情地道:“昨天小九在城楼上好是威武,怎地,今日手不酸?”

    四公主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抬眸望着九公主:“你还上了城楼?”

    九公主心中有些虚,恨恨地瞪了秦陌一眼:她就知道这人小心眼又爱记仇!偏偏这个时候提着一茬。

    秦陌死猪不怕开水烫,喝粥的动作更加悠闲。

    文珠疾步上前,上来撩袖检查一番,她就觉得奇怪,公主昨天回来的时候脸上居然有黑灰!

    她居然上了战场,知不知道刀剑无眼,若是伤着了她该怎么办!

    想着想着,早已经无声哭起来,九公主忙一阵安慰。

    四公主起身回到了屋中。

    九公主又瞪了秦陌一眼,起身追上,文珠也追进去。

    四公主躺在美人榻上,闭着眼,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下的淡淡青黑,这青黑在洁白细腻如晶莹花瓣的脸颊上极为不协调。

    九公主走过去,拉了拉她的衣角:“四皇姐,我想回皇城,想去救父皇,我知道很危险,可是就如你所说的,如果宁氏的江山不存在了,那要这条命有何用……”

    文珠噤声,走出去,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了下来:她们公主这是何苦呀!这好不容出来了。

    四公主掀起眼睑,目视着院中的翠竹,没有说话,到底是不愿意她这个傻妹妹出事……

    九公主蹲坐下去,把头枕在她的腹前,侧目同样地望着院中高挺的竹子,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倾泻滑落在地上。

    她轻声道:“四皇姐,到阳城的这段时间,我知你跟我一样,每日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心中放不下父皇,放不下宁辞,放不下小十……你那么爱美,眼下都有淡淡的青黑,我都瞧见了的,你别骗我……我在想,他们在宫中说不定也日日期盼着我们回去,四皇姐我不能躲在这里,让他们承受。就算是有不好的结果,我也要参与!秦陌那天的态度你也瞧见了的,根本不让我参与,可阳城中驻守的兵力不守城,城门兵力一片空虚,是我太着急了,这才……”

    “四皇姐,你放心,下次我不会了,再说有鹰空和蛇卫他们护着,我没有事的,我只是躲在垛口射箭而已,没有下去……敌人伤不着我,四皇姐,你别这样了……”

    四公主摸着她一头柔顺的青丝,又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一缕秀发,心中茫然又酸楚。

    茫然的是她也不知道现在、以后该怎么做,如何做,如果按照之前宫中所学的来要求自己,那现在小九所做的便是大逆不道,不为女子规矩所容,以后,她可该怎么办;

    酸楚的是,小九是她的妹妹,她才多大,便要承受这些,而她还说这些话……

    许久她轻轻地叹息一声:是她矫情了。

    九公主感受到她的动作,如同一只粘人的大猫,往她的怀中蹭了蹭。

    四公主心中早已经动摇,只是没有说话,享受着又摸了一阵这只“大猫”,别说一头毛还挺顺滑。

    袁茂带着自己的人,谨慎地跟着秦其的兵呆在阳城的兵营,手下的兵蛋子不明白,他可是很清楚,那秦陌本是存了灭他们的心,因那女子坚决不肯,他们的小命这才可以保全,现在他们名不正言不顺地跟着秦家兵一起在这里,算个什么事。

    虽然现在已经很好了,有吃有喝,又有敌人杀,他们以前是兵,死在战场也无可厚非,只是他到底是介意底下的兄弟没有“名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