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155章 伸手借钱
    九公主自那天卖了宁辞送给她的妆奁后,又拿了几件小玩意去当,只是这些小玩意到底不值钱,她摸着银弓,思来想去的,倒是很想去当的,但这银弓出自宫中,一出手人家定然会发现,到时候徒惹麻烦。

    忍了忍,没忍住,去了秦陌的院子要银子,秦陌不在院中,她只好带着鹰空和小豆子去城门边的军营。

    一路上所见不是平日那热闹繁华的街道,而是处处争执,斗殴,争抢的景象。

    九公主侧目望着鹰空,鹰空这两天知道一点缘由,小声道:“有人从其他城池来阳城,把章英围困阳城的消息带了过来,百姓们听说了便开始抢粮食,已经有两天了。”

    九公主讶异:“难怪这几天粮食越来越贵,秦陌没有管?”

    小豆子插嘴道:“秦大人管了,管不住,公主……公子是不知道百姓家中无粮心中的恐慌呀。”

    九公主扫了他一眼:“你再叫错就给我回去!”她怎么会不知道,虽说她是公主,可从小手中就没有什么余钱的……

    这不是一个道理嘛!

    且这种事情,最怕的是众人跟着一起恐慌,人人都讨论,人人都在储备抢粮食,然后粮商牟取暴利,引起阳城民众消极对战章英……

    总之,后患无穷。

    军营布防严密,但有士兵认得九公主,都知道这人是秦大人的朋友,且那天箭法超群,他们很是崇拜了一阵,只是这人走得急,他们没有细细打听。

    现在这人来了,他们岂能不麻溜引路的道理。

    秦陌在自己屋中,负着双手,正在跟秦其和其他的将领商量防城布置。

    阳门关和阳城的简略地图挂在正面的墙壁上。

    九公主是一个人进来的,她悄悄地走近几人。

    “章英的人该是把这边,这边都围困了。”一人指着地图的两处道。

    “围困的消息是章英放进来的吗?”秦陌问。

    “是他,总之差不了!”

    “要我说,干脆出去打一仗,把章英打跑,这些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一副将大声道。再说了,这城中的事情,他们管这干嘛,高达干什么吃的!

    “说的轻松,你看看我们有多少人,章英外面可是密密麻麻的兵,我们该如何备战?”

    “吕洛的兵该到了,到时候就不怕……”

    “可现在城中的的形势要危急许多,这吕洛的兵啥时候过来,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

    “……”

    听了一阵,见几人都没有停下的意思,九公主走过去,低着头小声道:“表叔,那个……”

    话还没有说完,脸“蹭”地先红了:这辈子还没有伸手问人借过银子。

    且刚刚在路上的所见,让她借钱买粮岂不是跟那些百姓一样了?

    这……

    哎不管了,人员扩充,她没有办法,先拿到银子再说吧。

    秦陌专心地瞧着阳门关图纸,凝眉思索了一会,伸手在一处标记了一下。

    九公主见他没有理会自己,依旧低着头,声音大了点唤:“表叔——”

    秦陌突然被人打扰了,很不快,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他回头喝道:“什么事!”回头后,这才发现说话的是小九,有些后悔刚刚没有瞧清楚人,顿时软了声音道,“小九找我有事情?”

    九公主第一次问人借银子,本就不好意思,突然被粗暴的声音一吼,脸更加红透。

    屋中的人瞧见她进来,纷纷问好后退出去,最后房间中只有秦陌的两个贴身护卫留了下来。

    九公主见人离开,踟蹰了半晌,一句话才从嘴里蹦出来:“我,那个吧,就是……银子没了……你要是手头宽裕……”

    怕他没有听明白,九公主大了点声音,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乱用的,等以后……我、我还你。”虽然现在不知道怎么还,但总归先借到了银子再说。

    秦陌瞧见她的手,不停地绞着衣服,似乎要把衣服拽出一个洞来,有些上火:他短她的吃喝了吗?要银子做什么!

    随即想到了她的目的,又想到这两天阳城烦人的情况,都在问要粮食,而小九还在这个当口问自己要钱!

    他狐狸眸子斜睨了她一眼,当即哼了两声,好一顿奚落嘲讽,大意是他没有杀了他们,能容忍这些人与他的兵一起吃喝,已经够意思了,她还敢问他要银子去养这些匪!

    还有,事不过三,可面前的女子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他的意思。

    总之一句话:他不傻,没有那闲钱给一堆土匪!

    感觉跟自己的娘子拿自己的钱养小白脸一样膈应人!

    瞧见小九那不服气又纠结的样子,不禁又骂了两句,最后摸了摸身上,甩了几张票子。

    九公主到底是一国公主,哪里能没有点脾性,想当初她在宫中,没有任何背景和势力,她尚且敢和最受宠的公主叫板;

    明知宫映雪功夫高,都敢挑衅;

    当着一国皇后都敢正眼瞧的主!

    会怕秦陌?简直是笑话!

    听见秦陌的话,又瞧见他的动作,当即气冲冲地摔门而出。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她借点银子屯军粮怎么了?!

    秦陌听见那摔门的声音,有些火大,他咬牙冲着门口道:“摔啊,摔了就别再来找本大人!”

    九公主懒得理他,径直走到军营门口,又想摔门,门旁边站着两黑脸的守卫士兵,她可摔不动,她不解气地踢了两脚漆黑的庄严军营大门,这才咬牙走开。

    她保证,这辈子她再也不问这个吝啬的纨绔借银子了!还什么第一公子,笑死她了,没有见过这么能气人、这么守财的公子!

    土财主还差不多!还公子,恶心人!

    两个守卫士兵瑟瑟发抖:这……么大的脾气?

    秦陌侧眸:“你说说她这是什么脾气!有借银子是这样的态度吗?还有人大清早就来问人借银子的吗?她拿银子干什么,敢说不是给那伙土匪!”

    秦东低下头,默不作声。

    实战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说话,当聋子哑巴方是保命的方法。

    秦陌又看向秦西,秦西眼皮子一跳:感情他们家爷是在问话吗?

    这让他怎么回,一滴冷汗从秦西的额头流下。

    秦东为自家兄弟默哀。

    “说话啊,哑巴了?”秦陌暴吼,脚下还踢翻了一个矮脚凳。

    这一脚仿佛踢在了秦西的腿上,他龇牙小心翼翼地开口:“爷,她毕竟是公主……”公主嘛,哪能没有点公主脾气,你看看那些个公主,杀人放火无恶不做,把奴才的命当玩似的多了去了,难得这个是一朵奇葩,没有那些个臭毛病,但也不可否认,人家是一个公主呀!

    自家爷就不能哄哄?还跟一个公主一个女的计较,也不嫌丢人。

    秦陌哼声,嘴唇扯了扯:“什么公主,出了那宫,算什么公主!”

    秦西可听不得这话,人家当了十几年的公主,您说不是就不是了?再说了,性格这东西,一朝一夕改得了?

    您一个大老爷们让着人家怎么了?!

    秦西忍不住再开口:“那她是一个女子吧,让着点总没有错……”话没有说完,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就朝秦西的脑袋砸了过去。

    秦西反应快,闪了一下,将将避过,砸人的玉碗这样壮烈牺牲了,摔得粉碎。

    秦东暗自摇头。

    事实证明,护卫这个行当不好做!尤其是跟在一个脾气阴晴不定的主子身边,还是贴身的护卫。

    总之是世道艰难,闭嘴是错,开口也是错,没有猜对主子的心思更是错上加错。

    九公主才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腔怒火还没有发出来,便被那天绑他们的矮个子男人叫住了。

    九公主对这男人绝对是有些怨气的,瞧见他居然能进驿站,有些吃惊,鹰空走上前解释:“属下带他进来的,他说袁茂和先生去周边山头游说,下山的时候,被虎山的人绑上山了。”

    九公主蹙眉,对着那小个子男人道:“你们也去劝了虎山的人?”

    孙大容摇摇头粗声道:“没有,他们山上有两千多的弟兄,比咱们峰山要大,老大想再过段日子,等咱们壮大了再上去。”

    也就是有这想法了。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虎山的人放的,让小的下来报信。”

    九公主眉头皱得更紧:“这是嫉妒了?还是什么意思,既然如此我亲自上山去一趟吧。”

    孙大容眼睛一亮:她要亲自上去,太好了,他怎么觉得这人上去,虎山的人归在他们门下是不成问题的呢。

    片刻后又想起这人是女子,眼睛瞬间暗淡了下来:女人上去做什么,给虎老大做压寨夫人?

    鹰空劝道:“公子,这不妥,山上陷阱重重,又是他们的地盘,很危险。”

    孙大容急了:“那我们老大和先生怎么办啊!”

    鹰空淡淡地撇了他一眼。

    孙大容瞧见这毫无情感的目光,脖子一缩,当即噤声,只心中干着急。

    九公主思索了一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队伍是一点点壮大的,就算那些人是土匪,她这时候也该考验下袁茂等人的悟性,别她一个劲的筹措银子,结果没有收回这些人的心,反倒弄出了一群压榨她的人来。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点是她可是从小就学会了的。

    还有一句怎么说来着:人是会变的。

    她相信那晚他们是绝对的向她投诚,可后面她又拿银子又给他们粮食的,多了,难免会让人生出贪心。

    她若是做了无用功,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转头对着鹰空道:“你和蛇卫跟我一同上去,多带上一些护卫,”又转头对着孙大容道,“我让小豆子跟你一起去给峰山的弟兄传话。让他们在虎山下面候着,如果我们傍晚还没有下山,你们便带人攻上去,军营里的兵器,你们每人都带着一柄称手的。”

    孙大容听得云里雾里地点点头:她是真的要上去呀?

    “公子您真的要去那里呀?”小豆子左右斜了眼,悄声道,“我听驿站的一个护卫说,这虎山的老大,叫张虎,每日必吃生肉!”

    九公主不禁莞尔:“可以吃熟食,他还吃生肉,这不是傻吗?还有既然他这么凶猛,怎么会让人把这不好听的名声传出来?”

    小豆子上下牙齿碰了碰:“公子,他们说的生肉是……”

    “什么?”

    “……人……肉。”

    九公主一个趔趄,心生后悔,她不去了,她想把话收回诶……

    这哪里是跟袁茂一样的兵匪,这不是野兽嘛!

    鹰空虽觉得那里危险,但这理由不一样,他们是担忧陷阱和安全,而不是因为那人的传言不同意。

    他走上前,轻飘飘地扫了小豆子一眼,道:“公子,世间之事,多是以讹传讹,世间之人更喜欢以貌取人,公子何不上去一见便知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