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九章 厕所的激情
    犹豫要不要见温文凯。觉得见他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如果我和寇东泽有了进一步发展,我再见温我会觉得对不起寇,对不起他对我的好。但我和寇东泽还没有进一步发展,如果温就是听从下半身,只有下半身需要,才找我,我一定不要再这么下贱还去见他。

    本来的确不想见他,可是又突发一个绝妙主意。我们在很多地方做过,在二四广场,在黄里桥,在宾馆,在日月明,汉庭,全季,联惠居家;在家里,在家里的每个屋,还有阳台。

    那是一个风景宜人的阳台,视野开阔,白天天气好时,左面看得到远山,右面看的到大海,还有数不清的广厦街道,看得很远的,尽管地处闹市区、市中心,登高望远,却能收获独一处的大好景色。真的可以称之为景色怡人。

    阳台很棒,夜晚辽阔的阳台,窗外是灯火辉煌,里面是欲海滔滔,爱浪滚滚,感觉像是在偷欢,但和自己最爱的人最信赖的人感觉那么踏实可靠,我们是注定在一起的,就像老公和老婆。我们被身体的感觉带动发出呻吟,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只是寻常的动作,却是有不同的感觉。我感到爱的结合,那一刻与他结合我感觉是那样幸福,和他在一起这是我一生中最喜欢做的事了吧。我感到酥麻,他扶住我的腰,随后他又放开我的腰抓住我的胳膊。我想老公真好,总是能满足我。

    那感觉一直都很好,不论在哪。这是我的心肝,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情人。但我们还没有在卫生间做过,这次我想试试,以后也许不会再和他联系了,不要留下遗憾。

    事情是这样的:一直没有等来他的电话,四点半我忍耐不住决定还是一如既往地犯贱,终于给他打去了电话,传来他睡梦中的声音。后来我问他还要睡吗,他说你想吗,我从来不喜欢主动,我说你还是睡吧。

    我多希望他只是单纯想我,想见我,而不是想干一下。但我们的语言我们都明白。他问你想吗,这样轻轻的一句话所省略的东西。挂下电话后,我突然一闪念想到了厕所里干会很刺激,又或许是我真的舍不得失去见他的机会,才硬找了这样一个理由。我便给他发过去一条短信:今天你要想见我,想做,也可以。也许我是真的想见他,因为我无论何时都想见他,跟他见一面怎么样都是值的。

    于是乎,画面一转,我们见面了。见面后他说要去开房,我说先溜达溜达。他就想开房,我说也不着急,不也没什么事吗,他说着急啊,火急火燎的,现在就想要,他很不耐烦,状态不好。我还是按照我的原计划带他去了新开业的商场里溜达,溜达了好几圈,我始终开不了口不好意思跟他说我的绝妙主意。我一直想跟他说,他也不温柔,很烦的样子,让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尽管我们老夫老妻了,但我就是不好意思。

    他今天很累,都没有睡好,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他说他也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他没有平时看起来那么精神那么帅,有点萎靡不振的,我闻他的头发也是脏兮兮油腻腻的味道,但他是我最爱的老公,我一点都不嫌弃他,他干净的样子,他邋遢的样子,都是我眼中最爱的样子。他说他就是想去宾馆干那个,洗澡,还有休息。我憋了半天和他上下电梯晃荡了半天,终于鼓出足足的勇气才趴他耳边说了出来,跟他供出了我的绝妙计划:厕所人很少,经常没有人,我们进里面干吧。他没有反对。

    这样一来我们找了某一个楼层进了一个男厕,这个新商场建得不错,很值得称道的就包括卫生间,位置相对主干道较为隐蔽,这样就很文雅地避免了人流,里面宽敞明亮富丽堂皇,装修的非常好,很华美高大上的感觉,比我们住的寝室好太多。我们随即又冲进一个封闭隔间,迅速把门关上。他朝我要套,好喜欢和老公。

    厕所总是人来人往,外面有各种声音,人渐渐多了起来,很奇怪,我们进来时空空荡荡没有人,此时听到外面却是人潮涌动,我们想出去还真是难,我们就这样陷入了困境。我同他说话,他让我小声点,怕别人听见。我们商量逃出去的对策,他又同我说话,他笑说我有了一个办法,我先出去,然后你厚着脸皮出来。他声音小我没听清,他又说了一遍,我才听懂。我白了他一眼,真是瞎开玩笑。后来漫长的等待,过了快半个小时我们才找到机会逃离出去,感觉外面没有声音了,他先出来了,然后他喊我名字,我听到后,快速跑了出来。真真好惊险啊。

    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啊,真的好险好险,进去顺利,出来好难。不过有他陪我,我就永远都是开心且安心的,就算一辈子都在厕所,只要他在我身边,我都会无比幸福的。我在厕所马桶边时,我就这样想过,我感觉很甜蜜,因为他在我身边,我都不急于出去,若我们能困一辈子最好。

    今天结束时,我还不舍,想跟他再说些话,我又和他在小区的石头长椅上坐了会,他对我亲热起来,座椅上有一个棚,四周是石柱,周边还有很多藤蔓植物,非常茂盛,遮掩着这一处歇脚亭,能略微隐蔽一些。但实际上,这一个地方是非常不隐蔽的,它处在小区和学校的入口处,来来往往的人必经之地。没有人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放肆放肆,有人经过的话,我很怕被人看到我们的不轨行径。

    我们又说了很多。我之前有想过不再见他了,他今天本来态度也很差,对我很不耐烦的,他说因为累、忙、还有事。我本下决心以后不再见他的,但只要又交到心,只要我又感觉到温情,我就无法割舍,就又会有下一次碰撞了。这次没有让人完全失望,我就无法下决心不再见他。

    我说你就不能是因为想我了单纯来看我一次吗?他解释说来找我做顺便看我,以前许多次单纯来看我后来不也做了。

    确实是这样,这是真的,以前几次我们并不是要做而只单纯地见面,但还是情理之中地干了,孤男寡女,互有情愫,当然很容易受到彼此的诱惑从而一炮而终,似乎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做的事。

    我说你如果打电话说想见我了,一起吃个饭啊什么的,我会很乐意见你,见面后你再说开房,我就会觉得你是见了我后想到的,我会觉得很好。而你打电话就说开房,我就会觉得你见我只为了做爱,让我觉得不好。他说他只说真话。

    的确,诚实是无罪的。他对我一直很坦诚,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喜欢被别人骗,他的坦诚让我安心。

    提到我是A大毕业的,温文凯才知道我是A大毕业的,原来我以前告诉他他一直从始至终都没有信过。温文凯只是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学习好,和他一样好甚至比他好。我总是觉得他对我了解很多,对我一切都了解,就像是我最亲的人最好的朋友,超越了最好的朋友。实际上也许他对我并不是,从来不是多么上心,只是有欲望时恰好需要我这样的配置,又怎么会有多么了解我。一切是我想的太美好罢了。

    所有的人和事都经常让我觉得我是A大毕业混的最惨的了。

    搬到床位的那天,管理宿舍的老师与我攀谈,问我哪个学校毕业的,又说了他自己以前是理工某某学院的老师,好像不是教课的,是管后勤的,又说我学习好,对我一番称赞。人们总是称赞我又有什么用呢?只是让我难堪,心里很别扭,学习好都是过去时了,如今还不如学习不好的混的好呢。

    我搬家那天晚上,搬到新寝室,另两个室友下班回来了,三个室友都在,她们看到我装被的袋子上有A大的字样,也都询问我,谈论起来,她们都很惊讶我的学校,说你是A大的,你学习可真好怎样怎样,问我怎么学习如此好,能考上A大诸如此类。人们总是这样说,我就总是感觉到,A大是个光环,但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实惠,是沉重的负担,我是A大的败类。我能找得到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不用上大学的,也许也不用高中吧。

    我挣不到钱,我也找不到专业相称的工作,好像连自己都养不活。我白白上了综合实力全国前十的大学。我现在做的工作可能只需要初中毕业读中专就可以了。而我中考成绩很好,上了全区最好的班。高考又超出重本线六十分,上了算是全国重点的大学吧。

    总是把精力都投放在没有任何结果的虚无缥缈的感情上,学识和各方面能力都没有任何长进。但即使我们的知识没有那么多,生活的方方面面没有别人知道的那么多,也不用太羡慕别人,不是有那么句话嘛,破锅自有破锅盖,傻人自有傻人爱。人不管有多聪明还是有多笨,都可以快乐的过完一生,因为快乐只是一种心态,很多情况下,书读得少,思想简单一点反而更容易快乐一些。

    每个人的一生都应该写一本书,只要他有写的欲望,不管是平平淡淡,还是跌宕起伏的轰轰烈烈,又或许只有一个角色,他也一定有他的精彩特别之处,因为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会与其他人的完全相同,那么他就可以写出一本只属于自己的有趣儿的书。如我身经百战,有很多转瞬消失的配角,至少我和我的小说,我们是长情的陪伴,我们互吐心声,互诉衷肠,我们就不会太过寂寞。很多情绪缠绕纠结郁结于心会让人太难受,对人的热情减弱,对写的热情燃起,当所有人不再给我希望,我也要给自己希望,我希望说点什么,即便没听众,那就说给自己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