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十章 骗子吴伟
    昨晚我又是一宿没睡着,精神很累,心也疲惫。本来今天不想,但和他后还是觉得很好,这又重新燃起了我的欲望。也许还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会感觉好,所以随时随地有他就可以燃起我的欲望,我无法拒绝他的爱抚,那对我除了身体里的快感外更多的是一种爱的温暖感觉。

    我爱他,只爱他,我多想不顾一切地爱他。可他不给我机会,或者我自己也没有不顾一切地努力。如果我没有不顾一切地努力,那不是因为我不够爱他,而是因为自卑没有勇气,因为我长得太磕碜了,我太有自知之明,我过于自卑,我一点资本也没有,资本为负,我都不敢不化妆不做修饰而直接见他,我觉得我的鬼样子会让所有人讨厌我,我很怕失去他。

    也许是因为我们分别前又说了一些体己话,在小区入口一侧的石头长椅上,他开始摆弄我,把我放到他两腿前面坐,他又主动对我又搂又抱,趁着夜色手伸进我衣服里面,还试图亲吻我。

    晚风凉凉的,有他陪伴心却暖暖的。我还是喜欢他的爱抚,他突然对我又柔情似水的,之前他对我态度并不好还不耐烦的样子,开始那么凶巴巴,这会儿这么温柔,我觉得画风突转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便开玩笑说:“你这是在主动宠爱我吗?”他说:“是有反应了……”这个答案倒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原来如此。

    可是他并不需要我,宝宝的爸爸和我只是好朋友。如果寇东泽不算,那他就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又怎能失去他。没有朋友会太孤单。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放肆的恋爱呢?

    只要他要,我就会给,他不要了,我还想要,就像好吃的东西,越吃越想吃。

    我以为他心灵上喜欢我遂和我卿卿我我对我突然温柔,但他没有去这样想,他只是受到下面的驱使本能地表现出了这样的边缘性行为。我想起以前对我挺好的一个人刘桐野说的一句话:男人啊,就总是小头管住大头。

    我无法对他再有任何要求,但我只要他对我好一点,一点点,不要让我觉得他并不喜欢我,不要让我觉得他就是冲着开房的唯一目的来找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要的感情的回应可以很少,但是一定要有。他一度是我最完美的情人,我一度粘着他,无法黏到他的真身,也黏着其它的,例如微信,也够了,足够我表白真情,沟通心灵。我希望每天都有他的存在,他在我的生命里如同空气如同阳光如同水源是不可或缺。

    现在我躺在床上,还想和他在一起。他有时给我最棒的感觉,激发出人内心的需求,让我欲求不满,总是很想再次和他,痛痛快快酣畅淋漓,让他舒服,让他高兴,取悦他。

    但这些都建立在我没有极度伤心而是还感到幸福的基础上,如若伤怀,我定不会再见他。

    现在的生活简单了许多,没有其他的男人了,没有其他的性了,不再人尽可夫。我可以好好去选择了,不再有任何非常规的干扰。可以选择一种平静的平和的对我没有伤害的生活。而我要最终选择一个,周旋在两个人中间对我没有意义。一定要在我爱的和爱我的当中来选择一个。

    我爱的人我会和他交流许多情感,在他有感觉的时候他会爱抚我,其它时候我会爱抚他。爱我的,他会和我交流许多情感,但我无法忍受他的爱抚。

    很多时候我错了,我爱一个人的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总是毫无保留,总是完全依赖,把他作为我生活全部的意义,他像是太阳,他是我的中心,没有他,我的生活就不转了。但他往往不是太阳,他是一种上瘾的毒药,我中毒太深,毒瘾太大,我的心灵和精神都在饱受摧残,每天处在崩溃边缘,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爱着他都在想着他。

    我想起以前另外一个恶魔:

    当我看不到他的时候,我在爱着他。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在我身上。这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感情,我对他爱的死去活来,他却无知无觉,只是把我当做发泄欲望的工具。这是一个噩梦,事情过了很久还是会想起,一辈子忘不掉的噩梦。

    我问他老公你最喜欢我哪,他说……,我说为什么还有嘴,他说因为我喜欢一边和你一边亲你。他永远无法成为完美的情人,不管我多爱他。他没有一点好,他忽视我所有的感受,对我没有一点陪伴,他的爱只是从我进入他那个办公室开始,他给我开门,然后等不及似的先去摸我……

    他说他是处男,我为此长久地痛苦,我爱上了他,我每天痛苦的想死,我很后悔我不是处女了,我配不上他,这成了我的心病,我太爱他了,我愿意和他结婚,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但我很痛苦,因为他把第一次给了我,我却没有可以给他的东西,每天都在痛苦自责后悔内疚,每天以泪洗面。他是骗子,我很好骗。可就算骗,这么样只用生殖器不用心怎么能骗到美好顺利的感情呢。但他也不需要感情,他只要他想要的,他得到了,因为我傻,太傻了。

    我常想,他算不算是我一生当中最重要的男人,即使时间抹去了一些过去的痕迹,可永远无法抹掉所有记忆,即使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也算其中一个吧,否则我怎么仍会时常想起他,想起人生最最绝望恐怖让人窒息的时光,想起他,就一遍遍在痛苦中艰难挣扎,走不出来,就像掉进了一个坑,总是掉进那个坑。

    那段阴影,永远也挥之不去。那时每天都在哭,是在想他,是在可怜自己,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招数,他也没用什么,他都懒得用,我就是这样神魂颠倒地一直在痛,一直在爱。是我自己太偏执了,爱一个人学不会放弃,会一直一直爱。

    世人皆可以骂我,我傻、蠢、贱。男人很奇怪,他们瞧得起妓女,觉得人家解决了万千劳苦大众最基本的需要,服务人民,可歌可泣,值得歌颂,却瞧不起白给人草不要钱的,觉得这样的女的太贱,说出去就是让人耻笑让人骂。

    就像很多人说的歪理邪说,笑贫不笑娼。同样,人们笑你白和一个人在一起挨了不知多少炮什么都没得到,不笑那些公平交易的。

    爱本来也没有太多道理,有的人也没有哪里好,可你就是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他,爱上了,竟一发不可收拾,从此你肝肠寸断,你心如刀绞,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都是因为他吗,他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他没有,但你就是那样做了,事情就是那样发生了。对于女生,发生了性的爱更多时候像是一个正反馈,越爱越爱,深陷其中。也许这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多米诺骨牌,每一天都是一块,每一块都要一天,你没有从中间去干涉,于是噩梦就一直在发展蔓延直至自然的结束。这中间的折磨常人想象不到。直到结束,我才能够从地狱之门走出,人不人,鬼不鬼。

    他是个狠心的骗子吗?我可以怪他,但是是我爱上了他,还不知悔改,这是我的选择是我的宿命,爱的人伤心憔悴,痛苦不堪,被爱的人只是享用,不用道歉。

    但他还是有一些过失,我确定他一定是有。他的本质仍然是骗子。我相信了骗子的话,变得很惨很惨,那是我一生当中最惨的一次。他说他叫王强,实际上他叫吴伟。

    从此,我再也无法逃离伤痛。对温文凯的爱和痛,使我总能情不自禁想起吴伟,想起所有痛彻心扉的过往和折磨,他像一个阴影的始祖,是生命里记忆中永恒挥之不去的噩梦。那伤口很旧,但是太深,那伤疤一辈子都不会好,一遇到相似的情境,伤口就又发作,记忆又在脑海翻滚,所有恐怖痛苦重现,整个人被阴影吞噬都没法好了。所以,好几次,我对温说,我又想起以前的事了,心情很糟,感到很痛苦。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多的阴影和恐怖回忆,这是我独家的记忆。我无法承载那么多的苦难,但一切因我而起,我自作自受,我只能自食其果。我爱错了人,我谁也不怪。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有人爱爱对人,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去那样需要爱,那样马不停蹄地不断地去追寻。

    心理医生给女人的忠告是,无论你多么喜欢对方,在爱情里,主动的必须是男人,如果这个男人不主动,宁愿错过。但我喜欢的一步比较老的偶像剧《恶作剧之吻》里的袁湘琴就是倒追的江直树。偶像剧里很多女追男,都最后成功且颇为感人,让我流了数不清的泪水。可现实中我喜欢谁,都追不到啊。男生是很不易追的,男生比较理性,你很难感动他,他起初不喜欢的很难喜欢,女生有时候容易感动和依赖,起初不喜欢的人可能后来就越来越喜欢了。

    我永远都在去爱,都没有人来爱我。我喜欢谁,都追不到。

    越是想要的东西就越是得不到,在爱情里颠沛流离,在爱情里疯狂沦陷,是对爱的极度渴求让我一步步走向深渊,走向毁灭,我被逼无奈,我只想有个理解我的人,我越是渴求,越是爱,越是错,越是不堪。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从来没有痴心妄想想得到爱情,我不会伤心,我不会贪心,我不会犯错。没有第一个错,不会有以后无数的错。

    2015年5月6日周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