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十三章 痴情女子薄情郎
    昨天周一11号下了一天雨,晚上和寇东泽在大商吃了寿司还有盒饭。

    在超市排队结账时我们前面排了一个男的,我看轮到他结账时,他又伸手拿了一盒杜蕾斯放到收银台上。经我打量,我觉得他并不是非常年轻,皮肤略黑,长得不帅,有点接近中年男子。

    我又发现他旁边站着的另一半,想到他最后拿的这盒杜蕾斯是和她用的,我就观察了一下女孩儿,女孩儿长得蛮漂亮的,很甜美的样子,笑嘻嘻的和男朋友说话,一副乖巧可爱小鸟依人的模样,我都感觉到那个男的很幸福。我想他们可能是夫妻,也并不一定是情侣。

    我知道处对象的情侣有一些是不发生关系的。而且在我以前纯洁的世界里,在我圣洁的纤尘不染的爱情观里,我总觉得,同居的情侣也是不过性生活的。因为喜欢,所以在一起,因为爱,所以克制。

    我想的更多的,就是想到了我和温文凯,我们是非法的,无爱的,不正常的,而刚才那一对应该是合法的,恩爱的,正常的。这又勾起我那种经常袭来的哀伤,我悲伤而心痛,很是心酸委屈,我感到自己很恶心,我感到一切很不值,我很难受。

    爱上一个人后,爱着一个人时,哀伤辛酸可谓是如影随形。我突然又感到自己太贱了。就像曾经大物老师说过的,总觉得那些出去开房的男女太贱了。

    而我得不到他的爱,而我没有那个女孩那样的漂亮可爱,我差的太远,我和他并不配,我深深地自卑。这让我觉得自己更贱更不好。

    或许我是又想多了,经过了这么多年,不要再这么敏感了好不好,想这么多于事无补,心累的还是自己。好像你可以拒绝似的,到那时我又迷醉了,又忘乎所以了,又觉得我们是一对情侣或者夫妻了,又无所顾忌了,又开始又搂又抱了。我本就是拒绝不了的。

    只是此刻我知道,我们什么都不是,充其量算是个炮友,看到别人稳定的爱情,这让我格外伤感。我们只有今夜,没有明天,或者说我们只有夜晚和上午,没有更多的了。

    性功能那么好,上午肯定还是要来一次的。恢复体力了,晨勃也是一直硬的。

    我对他的身体有一种迷恋,近乎疯狂的迷恋,一直以来,我痴迷于他的肉体我喜欢他的每一寸肌肤。如果情况倒过来,我是男的,他是女的,我不知道我会是怎样一个禽兽色狼,怎样贪慕他的身体,也许和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他的身材,也许是从他自恋说他有人鱼线开始,我被他影响,就觉得他是最好的。

    我又为什么觉得他好看,也许是从他自恋说哥的魅力无人可挡时起,我当时觉得好笑,觉得他故意说笑的,他没有自知之明,但我其实被他的自信乐观打动了。

    有一次我们好像是听到电视上说人鱼线还是马甲线吧,他就对我说我也有人鱼线,我从没有听说过人鱼线,我就问他,人鱼线是什么,人鱼线有什么用啊。我一直追问,刨根问底,他就笑呵呵的,他说什么有什么用啊,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有问题问百度。原来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后来他赤裸的给我指示看了,他说他那个是人鱼线,我又特意上网百度了一下,在百度百科查了什么是人鱼线。

    也许他只是逗我,他平时也不怎么锻炼,也许他那不是真的马甲线或者人鱼线,只是他瘦,没有肚子,天生长的那两个纹。

    他是没有那么色的,他对性也没有那么大的需求,他工作都很忙,难得休息,有时一个月休息两次,那一个月他就两次就够了。是我一次次索要,在他已经累的动都动不了的时候,好像真的筋疲力尽了,我有时还在索要。我让他不断的给我性,给我爱,我都需要,我太爱他。

    爱是怎样发生的呢?也许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噪,你也正好在笑,所以我动心了。就从我对你怦然心动的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你,我时刻思念挂念惦念着你。

    2015年5月12日周二,是个晴天,我去了一个电销中心报名,这将是我第四份工作。

    一月份我从第一个单位离职找工作时,就有几个电话销售的工作都要我去面试,当时我没有选择去。这一次找工作我又面试了一些工作,仍然没有什么合适的。记得之前找工作时去那家公司面试过,他们给我讲解的非常不错,很有挑战性和吸引力,于是我这次决定勇敢尝试,决定就做一次电销吧,尝试了做了也就没有遗憾。

    细数一周以来陪伴我的人,周一周二寇东泽,周三温文凯,周四是我在儿童职业体验馆工作的最后一天,是寇东泽,周五浪漫一夜是温文凯,周六失魂落魄恰逢谭国明来找我,周日周一就又是寇东泽。

    如果没有他们,我每天是会何等的孤寂。

    寇东泽对我好,而温文凯不属于我,这让我如何抉择,似乎又没有选择,因为其中一个选项并不属于我。

    和温文凯在一起我会多少觉得有愧于另一个人,一个为我付出了心血的人。我总在考虑我这唯一的性生活是不是对的。

    以前温文凯高于一切,他比金钱重要,他是我的至爱,他是我唯一的快乐,生活中的全部,只是爱他这样伤悲,可他是我的一种刚需,他再让我伤痛,我也无法离开对他的需求和依赖。

    否则我的事要对谁来说,衷肠对谁诉,情对谁痴。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我对他从没有隐瞒。我的心是透明的,我对他是极其渴慕迷恋的。我是属于他的,他也属于我。

    他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他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希望我满足他的所有愿望,我希望我们在一起快乐,我喜欢我们用身体相互取悦,我们的心是愉悦轻松的。

    在一起坐着,在一起吃饭,我都要挨着他,最好能握住他的手。我不能和他对坐,隔着桌子的距离,我无法接受离开他的身体,那样我会十分难受,坐都坐不住。我就是需要他的陪伴,我见到他就是要一直粘着他,绝对不可以分开,要始终处于最近的距离。

    有他的陪伴,我忘记所有的忧愁苦痛,只是满身满心的欢喜。当我依偎在他身边,我什么都不用去想,有他,一切就够了,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就是圆满的。

    能够握着他的手是那样的幸福,亲到他的唇是那样的甜蜜,和他交合是那样舒服刺激充满爱意。

    他是我最最平易近人的男神,是我的孩子,是我的老公,是我的一切。我疼他爱他深深痴迷于他,我见不到他的时候,我的心里装的满满的全是他,我的开心和伤痛全部是因为他,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只想着拥抱他,亲吻他,和他依偎在一起。

    他对我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像是强力磁铁,我无法拒绝。

    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死都不分离,我一直想。

    爱到底是什么呢?听到过这种说法,当你与一个人相处时,脑中分泌了过多的多巴胺,你就以为自己爱上了某人。

    我总是爱得那么快,进入角色太快。可能对那个人来说只是个开端预热,在我这就已经提前进入高潮炽热了。他只是喜欢我,也许喜欢我,可我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我感觉深深爱着,无法自拔。

    我会开始每天每夜地思考我们的感情,不断地思考着不尽如人意的感情,却永远难以割舍,将自己折磨的疯掉。我清楚明白我想要的感情是什么样,我总在想他到底爱不爱我,他真的喜欢我吗,我也总在想和他在一起真好,我好爱他啊。

    当我躺在床上,夜深人静,我经常会幻想,有一颗子弹过来,我为他去挡,我会让他明白我是真的爱他。而我,是真的爱他。

    你不明白我有多爱你,你不明白爱有多重要。我会为每一次见面或者每一次通话在台历上做标注。我早早地在手机日历上标注到设想的很远的未来。

    2015年8月2号,标注我与老公一周年,我标注到很远的时间,2016年8月2号,标注我与老公两周年……我恨不得标注每一天,标注每一个期待的未来。

    还有很多这样的标注,温文凯第一天没联系我,温文凯第二天没联系我……温文凯第七天没联系我,我每天痛苦地煎熬,然后我就又崩溃了。真的,他可以一直不联系我,他心里其实没有我。

    从爱上你那天,我每天活在纠结痛苦中,因为我每天都需要你的爱,你却不爱我,一直没有爱,一直得不到你的爱。就这样,我标注了一个恒星的时间,你却只像流星在我生命中一闪而过。

    爱一个人,总是想到未来的,就好像这是我爱的意义,就是相伴到老,生生世世不分离,我要的不是曾经拥有,我要的是天长地久,如果你只是我生命中的美丽过客,玩玩就走了,我宁愿你从未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如果你不能陪我到天长地久地老天荒,你凭什么说你爱我,爱我的人不会轻易离开我。

    如果爱情不能在我生命里永驻,我宁愿永远没有爱情。那些虚假的、堕落的、罪恶的、肮脏的、轻薄的,怎么会是爱情。那不是我理解的爱情,我理解的爱情太过圣洁、纤尘不染,我理解的爱情绝对有突破生命超越生死的力量。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的大学,我的青春,我的梦碎。我一直希冀着渴望着爱情,我是爱情的忠实守候者,但爱情只是让我黯然神伤受尽折磨。心曾伤,梦已碎,空缱绻,何人晓。

    有时,男女的结合不是受到精神需求的驱使,而完全是受身体的驱使。

    这很可悲,我只是想要爱情,最单纯的爱情。

    赤裸裸的性让人领会爱的一部分真谛,原始的那一部分,动物一样的,没羞没臊。可我想要的是精神上的理解和陪伴。

    看BIG笑工坊时唐唐讲过一个笑话,都说社会不公,男女不平等。请问,男人纵欲过度会怎么样,会肾虚。那女生纵欲过度会怎么样,他妈的还是男人肾虚。所以说,造物主在造人时,就没讲什么公平。后来我给温文凯讲了这个笑话。

    男人女人就像来自不同的星球,有一本书叫做《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男人无法懂得女人的想法,而女人也不理解为什么男人总是让女人伤心和失望。

    自古多是哀哀父母不孝子,多是痴情女子薄情郎。

    我和温文凯的感情经历了几起几落,这是以我的视角和感受。当然,以他的视角,他无知无觉,他压根不会在意这些事,他只是毫无体会罢了。就如同寇东泽对我说过的,我和他有三起三落,而我却浑然不觉,因为我从没有对他动情,从没有在意过关于他的,他太在意我了。

    每个人都无法把自己囚禁在心灵的牢狱之中,我们只会任由自己的感情发展,追随自己的心的感受,去在意我们爱的,对我们不爱的抱有敌意。寇东泽是另一个我,我怎么会不理解他,我太理解他了。就像理解自己的痛苦一样理解他的痛苦。

    每每我与温文凯在一起吃饭,我一定要坐在他同侧,我无法忍受对面距离的遥远,我想在他身边和他很近,触手可及的距离,这样我才会安心。寇东泽也是一样,有一次吃麻辣香锅寇东泽非要坐在我旁边,那个位置很别扭,坐对面吃会很舒适,坐旁边太挤会很不方便啊。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他真的就是我,他就是翻版的我,他就如同我一样可怜,我爱温文凯有多么痛苦,他爱我也有那么痛苦。我完全能够理解他。我很想帮他,我只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就像没有人可以帮我。

    如果我一直渴求温文凯给我一次爱的机会,那我也该给寇东泽一次爱的机会。我想要的也是他想要的,我惧怕的也是他惧怕的,我爱的多痛他爱的也有那么痛。我万分理解他。以前我的生活乱麻一样,不正常,我并不可能去接受他的感情,现在我的生活平静正常起来,我可以去想关于他的,去考虑接受关于他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